其中那隻一直被歐陽絕攻擊的魔龍,此刻更是如同預感到自己的未來的一般,發出一悲吼聲,龐大的身體也在這一刻緩緩地倒了下去。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5 日 0 Comments

在它的胸口所在,一個巨大的傷口此刻正不斷地冒着黑色,不斷地吞噬着它的血肉,煞氣涌動,不斷地向着魔龍的身體涌了過來,似乎是想要修復着它的身體。

只是可惜,修復本來就需要魔龍的本源之力,而在剛剛被歐陽絕擊殺了敢麼多次,早就消耗得差不多了。

如今想要修復卻是極難,煞氣根本就起不了太多的作用。

“好機會!給我收……”

看到眼前的情景,歐陽絕眼中精光閃現,整個身體瞬間化做一道殘影,瞬間便來到了那隻魔龍的身邊。

下一刻,伴隨着他的一聲大喝,他手中也開始泛起淡淡的光芒,一股龐大的吸力傳來,只是那隻魔龍的身體便被歐陽絕給收了起來。

做完這個動作後,歐陽絕臉上露出一絲喜色,卻是沒有絲毫地停留,直接掉頭就跑,根本就沒有半點遲疑之色。

因爲他知道,在這魔龍谷的最深處,還有一個極爲恐怖的存在,算是魔龍谷最大的BOSS,這些魔龍算起來應該是那個傢伙的手下。

平時那個傢伙都處於沉睡之中,如果被它知道自己殺了它一個手下,它非要暴動不可,自己可絕對不是它的對手。

吼!

就在歐陽絕以極快的速度向着魔龍谷的出口趕去之時,魔龍谷的最深處,一聲驚天的咆哮聲在這一刻突然從裏面傳了出來。

煞氣沸騰,好像有一隻洪荒巨獸正在甦醒過來,歐陽絕臉色一變,臉上露出一絲決然之色,只見他猛地一拍胸口,一口血霧瞬間從他的口中噴了出來。

隨後,只見那團血霧似有靈性一般,直接將歐陽絕的身體給籠罩起來,他的速度在這一刻卻是一下子提升了不知多少。

血遁,能夠運用精血提升自己速度的一種手段,儘管效果不錯,但是事後卻是幾日的虛弱期,對於自身的修爲也有一定的影響,如果不是緊要關頭的話,修道者也不敢隨意使用。

顯然歐陽絕此刻正是到了緊要關頭,不然他是絕對不會這麼做的,那個傢伙竟然如此可怕,連歐絕也要這麼對待。

吼吼!咻!

就在歐陽絕既將要到達出口時,一股滔天的氣身從魔龍谷深處傳來,一聲吼叫,魔龍谷裏面的那些僞魔龍在這一刻全都忍不住跪了下來,每隻僞魔龍的身體都在不斷地發抖。

這是一種絕對的氣勢壓制,還有上位者的氣息,就好像一個王國的君主一般,讓它們都不敢有半點動彈。

下一瞬間,一道血光從魔龍谷深處傳來,卻是一道血芒,以極快的速度向着歐陽絕這邊擊了過來。

“該死,這傢伙的反應怎麼這麼快,看來只能使用那件東西了,實在是太可惜了……”

歐陽絕的臉上瞬間大變起來,這道向芒儘管不是很大,只有拳頭大小左右,但是上面卻傳來一股讓人感到膽顫心驚的氣息,如果被這一擊給擊中,歐陽絕縱然是不死,也會受到極大的重創的。

想到這,歐陽絕不由得嘆息一聲,隨手一翻,卻是直接掏出一塊青色的牌子,約半個手掌大小,通體散發着淡淡的光芒,上面還有不少玄奧的符文,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鐵劍令,這個小牌子正是鐵劍門中僅次於掌門令的東西,爲玄天子所造,一共就只有三塊,並沒有什麼攻擊性,不過卻擁有極厲害的防禦。

只要不要超過龍級的攻擊,基本上都能防禦得住,不過這個鐵劍令卻只能使用三次,算上這一次,只能再使用一次罷了。

原本歐陽絕是不想使用的,只是那道血芒實在是太可怕了,不使用的話,恐怕他的小命就要交代在這裏了。

“玄天在上,鐵劍守護!去!”

感受着那道血芒離自己越來越後,歐陽絕不敢大意,只見他雙手在胸前不斷地交錯,結出幾個奇怪的手印,隨着他一聲輕喝,那塊青牌在這時也飛了起來。

青光閃現,青牌發出耀眼的光芒,上面的那些符文在這時彷彿也活過來般,不斷地流動着,下一刻,那幾個符文卻是徑直地飛到了半空,最終化做一名老者。

發鬚髮白,雙眼似有萬千星辰在閃爍,他緩緩地擡起手,隨既向着那道血芒給拍了過去。

砰!轟隆隆!

下一刻,一聲驚天巨響在這時突然響了起來,一股滅世的能量風暴瞬間從倆者交匯處散開,狂風大作,聲震如雷,原地卻是憑空升起了一道巨大的蘑菇雲,方圓十里之內都能看得清楚。

“嗯?怎麼回事,竟然有這麼大的波動,啊,竟然是魔友谷的方向……”

蠻彎十八城的最高樓,也是城主府所在,一位中年男子在魔龍谷發生劇烈波動時,整個人突然在原地站了起來,臉上露出一絲震撼之色。

龍在天,蠻荒十八城的城主,也是這裏的掌控者一身修爲深不可測,可以說是這裏最厲害的高手了,歐陽絕在魔龍谷的情況竟然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在原地思索了一會,隨既想到了什麼,身體也忍不住一震。 龍在天感應到了,剛剛那股波動分明是龍境高手所傳來的波動,其中還有一股氣息竟然是龍境之上,在他的所知道的魔龍谷,也就只有一位存在能夠達到這個級別。

那個傢伙是當年魔龍的殘靈所化,經過這麼多年的修行,修爲早就到達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縱然是他,在面對那個傢伙時,也不能說能全身而退。

只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現在竟然有人去惹那個傢伙,那簡直就是膽大包天。

“咳咳,這個傢伙,實在是太可怕了,幸好有鐵劍令,不然這次肯定會栽在這裏的,還真的是好險。”

距魔龍谷不過幾公里的一片樹林裏面,咳嗽聲在這個時候突然傳來,在一顆大樹上,現出歐陽絕略帶蒼白的臉。

只見他此刻衣服破爛不堪,嘴角也是有鮮血流出,顯然是受了不小的傷,剛剛那魔龍谷Boss的一擊實在是太可怕了。

儘管他鐵劍令幫他擋住了大部分攻擊,但是還是有一小部分衝擊在他的身上,那一刻,他才感覺到對方的可怕之處。

最後他是帶着傷來到了這裏,按照他的估計,這次的受傷,他至少也得休養好幾個月才能恢復過來。

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算是撿回了一條小命,而且還抓到了一頭僞魔龍的屍體,準確地說,應該是一付骨架。

僞魔龍由於長久都生活在魔龍谷,又有那麼多煞氣地衝刷,本身便進化成一種不可思議的生命體,幾乎是不死不滅的存在。

而它們最珍貴的莫過於就是它們的骨架了,血肉一般都可以讓煞氣氣修復,但是骨頭卻不一樣,經過那麼多年的修煉,僞魔龍的骨架堅硬無比,是絕品的煉器材料。

像歐陽絕所得到是敢付骨架,至少也能打造出十幾件武器,在整個蠻荒城中,基本也是屬於有價無市。

又休息了老半天,歐陽絕感覺恢復了將近三分之一的實力,這才身子一動,向着蠻荒十八城的方向趕去。

三分之一的實力盡管有點少,不過在歐陽絕看來卻是夠這龍境中期的人他也敢跟對方大戰一場。

半天后,等到歐陽絕走到城門所在之處,天色在這刻也緩緩地暗了下來,夜晚降臨了。

“呼,總算是回來了,總算是完成了任務了,魔龍屍首!呵呵,估計到時會震驚不少人吧,我們鐵劍門算起來也有好久都沒有參加大會了……”

看到眼前的城門,歐陽絕整個人在這一刻不由得深深地鬆了口氣,到了這裏,他終於可以徹底放下心來,以他如今的實力,基本上也不會有什麼危險。

無敵瘋狂兌換系統 想到這次大會,他的嘴角頓時泛起一絲笑意,鐵劍門很少參加到大會,並不代表着他們不願意去參加,,而是有點不屑,覺得那樣的大會實在是沒意思。

不過事到如今,他也知道鐵劍門如今的情況,這個大會是無論如何,都得去參加的,剛好他最近也聽到這不少風聲。

有些稍微有點實力的家族都開始蠢蠢欲動起來,甚至還準備聯名上書向城主請願,申請加入六幫三派十八門。

衆所周知,如今的門派都是以前傳下來的,都是擁有城晶的門派,那些家族想要申請加入,自然是想要廢掉幾個,其中久未出名的鐵劍門和青蓮幫便是在這名單裏面。

歐陽絕剛好也想趁這個機會,讓那些家族知道鐵劍門的厲害。

一個時辰後歐陽絕總算是來到了店鋪所在,只是當他看到眼前的眼景時,整個人在這一刻不由得有點愣住了,還以爲自己是不是走錯房間了。

原來歐陽絕在回來的時候,陳煜的店鋪早就關門了,他是從側門直接進入到裏面,隨既看到跟以前完全不一樣的店鋪。

店裏的環境不知道乾淨了多少,就連東西的擺放也有了講究,這個卻是秦家兄妹倆人人弄的,用秦小月一句話,原先那樣子實在是太老土了,根本就不夠神祕。

在徵得陳煜的同意後,他們倆人也很快行動起來,以至於有了眼前的情景。

“喵嗚!是誰,竟敢闖進本喵爺的地盤,喵呃……你放開我……還不束手……喵嗚……我錯了……”

正當歐陽絕臉露困惑之色,不知道怎麼回事之時,一道白影卻在這時從樓上熟衝了下來,隨既化做了一隻通體雪白的小貓。

小傢伙原本是在樓上休息的,並且陳煜也特別爽交代過它,記它守着這裏,如果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也允許它先出手。

顯然小傢伙如今是覺得機會來了,幾天下來,這裏的生活早就將它給悶壞了,它都巴不得趕緊有個機會來表現一下。

“嗯?白貓?好有靈性的傢伙,難道是傳說中的靈獸,哈哈,我的運氣也太好了……”

歐陽絕此刻也是有點愣住了,當他看到那隻小貓竟然口吐人言時,眼睛更是當場便放出光來,只見他隨手一抓,可憐的小傢伙便直接被他給抓在了手中。

靈獸,修道界中一種奇異的存在,也是一種生命體,外表看上去跟妖獸差不多,不過卻少了一絲兇悍,多了幾分靈動。

在整個修道界中,數量也是極少,初期修爲確實是差了一點,不過卻能夠陪主人一起修行,有些甚至有特殊的技能,能夠幫助主人加速修煉的速度。

“嗯?好像有點不對……我怎麼感覺跟只普通的家貓差不多,怎麼會說話呢?該不會是我聽錯了吧……”

歐陽絕將小貓給抓在手裏,不斷地揉捏起來,上看下看的,幾乎將小貓的全身都給看了個透,他修爲強大,僅憑氣勢就壓得小貓不敢動彈半分。

可憐的小傢伙此刻可真的是欲哭無淚,如果早知道來人的修爲竟然這麼厲害,打死它它也不會出來的,這不是自己尋罪受麼。

此刻它也不敢動,因爲它感覺到,歐陽絕的修爲實在是太厲害了,恐怕對方只要一隻手便能殺了自己。

“喵嗚!喵爺我錯了,請你高擡貴手,放了我吧……” 小傢伙帶着哭腔,忍住內心的恐懼,卻是不敢有絲毫亂動。

此刻的它也是徹底沒有辦法,只是希望歐陽絕能夠看出它的普通,將它給放了,否則它的美好貓生就要斷送在這裏了。

“嗯?奇怪,老實交代,你是怎麼來到我這裏的,還有……你到底是啥東西……”

歐陽絕看了老半天,幾乎都要將眼睛給瞪花了,還是沒有發現小貓的不同,最後只能嘆息一聲,最終將目光給放在了小貓的身上。

普通家貓,又口吐人言,關鍵是還有這麼大的靈性,這讓他內心產生了極大的困惑,他修道這麼長的時間,還真的是第一次碰到這麼神奇的生靈。

“喵嗚!是陳小子,我是跟着陳小子的,不信你可以去問他,我也算是這店裏的一員……”

小傢伙聽到歐陽絕的話後,此刻似乎是想到了什麼,連忙開口說道,它好像記得陳煜說過,他只是暫時管理這裏罷了,原先好像是別人管着這間店鋪好像。

如今聽到歐陽絕的語氣,想來他應該就是這裏的負責人了,爲了自己的小命,還是先將陳煜給搬出來再說。

“嗯?陳小子?我記得所有弟子裏面好像沒有……嗯?難道你說的是陳煜?”

歐陽絕此刻不由得有點愣住了,眉頭也皺了起來,鐵劍門的所有弟子他都認識,不過並沒有一個叫陳小子的,如果說有的話,那也僅有一個,那就是陳煜了。

“呵呵,我道是誰這麼晚過來,原來是歐陽師叔,陳煜見過師叔了……”

正當歐陽絕臉上露出困惑的神色,正在思索着小傢伙話裏的意思之時,一個笑聲卻在這個時候傳了過來,來自於二樓,伴隨着這個聲音,陳煜從二樓緩緩地走了下來。

此刻的陳煜臉上也是露出一絲無奈的苦笑,剛剛他正在龍紋空間裏面修煉,誰知修煉到一半腦海中卻是傳來小傢伙的呼喚聲。

剛開始他並沒有多想,還以爲是這個小傢伙閒得慌,又開始嘮叨起來,不過很快他便感覺到不對了,這個傢伙聽起來好像很是焦急,似乎是碰到什麼危險一般。

陳煜這才連忙從龍紋空間給退了出來,誰知剛一下樓就看到了眼前的這一幕,此時他如何不知道,肯定是這小傢伙吃飽了沒事做,跑來招惹歐陽絕了。

否則以歐陽絕的性格,他又怎麼會對一隻小貓感興趣呢。

“嗯?陳煜?這隻小傢伙是你養的?”

看到陳煜走下樓來,歐陽絕隨既開口問道,看樣子他似乎是明白了什麼。

“呵呵,實在是不好意思,給師叔你添麻煩了,這隻小貓確實是我養的,準確來說,應該是珍寶閣中的東西,算是我的劍吧……”

陳煜笑了笑,卻是沒有半點隱瞞的意思,很快便將珍寶閣所發生的事情給說了出來。

歐陽絕身爲鐵劍門的人,修爲也極爲高深,卻是不好意思對他隱瞞什麼,而且陳煜也知道,劍修者一旦確定了自己的劍意,就會對自己的道做出了選擇。

劍修者一生只修一劍,他倒是不擔心歐陽修會見財起意,還不如大方地說出來,憑藉對方的修爲,自己說謊恐怕也會被對方感應到。

“呃……原來是它,咳咳,想不到你竟然選擇了這個東西……我算是明白了……”

聽到陳煜的話後,歐陽絕身體猛地一震,望向陳煜的眼神也充滿了苦怪之色,看他的樣子,似乎是知道小傢伙的存在一般。

只是看他的神情似乎有什麼隱情,只是很快便消失不見,縱然是陳煜也沒有發現他的異常。

“喵嗚!陳小子,就是這個混蛋,你一定要幫我報仇啊,你看我的皮毛,都被那個混蛋給……喵嗚,你要幹什麼……”

“給我老實點,他可是我師叔,如果你不想變得一堆廢礦石的話……”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