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級洗髓湯:由六級魔獸玄鐵龜內臟為主要材料,加入一定的人級藥材,精心配置而成;其作用為:可以讓任何六級以下實力者,喝了這湯后,皆可洗脈伐髓,增加突破六級的幾率,並且增強一定的體質與魔法感應力。兌換價格:六十萬一級能量點。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呼!就這個,這個好!剛好對他們有作用,也不會太誇張!乃乃的,上面的那些太奢侈,太變態了!」石聖林看到這個洗髓湯的時候,眼前頓時一亮,這個最適合了!上面那些也好,但是至於嗎?一個鍋湯喝掉一個九級巔峰戰獸,不覺得那太奢侈了嗎?以後不知道,至少石聖林覺得自己目前還奢侈不來。

說的長,其實在石聖林閉上眼后,也就過了幾秒鐘的時間,而其他人,也都盯著石聖林,看石聖林能拿出什麼好東西來。

「哇!你們幹啥哈?」石聖林一睜開眼睛,頓時嚇了一大跳!任誰閉上眼,再睜開眼后,面前一堆腦袋正盯著你,誰都會嚇一縱。

「哈哈!石兄弟,你的東西放哪了?想起來沒?要不要我們幫你找找?」元秋搓了搓手掌,對於石聖林說的讓他們喝好東西,他們還是非常相信的。

因為這一天的相處下來,在他們看來,這石聖林還是非常神秘的,光憑他每次提前一百米感覺到魔獸這一手段,就極不簡單。

「呼!人嚇人會嚇死人的,而且特別是你們,晚上還出來嚇人,好了,找到了!」石聖林開了個玩笑后,便拿出了剛剛兌換的六級洗髓湯。

這是一個高三十厘米,直徑二十厘米,封閉好的玉壇。玉壇呈半透明,能清晰的看到裡面有著一些湯汁和一些黑色的塊狀物體。

咦?是玉?對啊,我怎麼忘了,兌換系統可以買到玉,那麼以後不就可以製作玉符器了嗎?玉還可以布置聚靈陣,那麼我不就可以在分身周圍再加上一個聚靈陣!

石聖林拿出來時,也是一驚,他也沒是第一次購買,自然也是才發現裝湯的竟然是玉,心下小小的鬱悶了一下。他可是找了很多商店,沒有找到一塊玉。有玉就可以布置聚靈陣,雖然比靈石要差一點,但是勝在可以永久使用,不像魔核,能量消耗完了,就完了,也不像靈石,太貴!玉石可以和陣法溝通,特別是聚靈陣,聚靈陣用久了,更是可以把玉石慢慢轉化成靈石!

「這裡面裝的什麼東西?竟然還是用上好的玉石裝的?好奢侈啊!」向文靜也和元秋一樣,搓了搓手,驚異的看了裝湯的玉壇一眼,驚訝的問道。

「是啊!我家的玉石器都被老爺子鎖了起來,平時一個人看,平常我想看都看不到。」茹希也是一臉好奇的看著玉壇,點了點小腦袋,然後歪著頭說道。

「好了,別看玉壇了,我們先嘗嘗這玉壇中的湯吧,要是讓我家的老爺子知道,我正在喝用他寶貝的不得了的玉石器盛的湯,不知道他會不會抓狂呢?」元秋則是打斷了眾人的想象,吸了下口水,兩眼緊緊的盯著湯道。

現在幾人心內是更加確定石聖林不簡單了,至少他們家的老爺子都捨不得用玉石器盛湯,可是人家就這麼幹了,而且乾的還很自然,如今看來他們曾經以為石聖林的背景最多和他們一樣的想法,可以丟到無盡海了。

「呵呵!那麼讓開吧,正好鍋開了,倒進去煮一下,一會就好!」石聖林笑了笑,打開同樣用玉雕刻的玉壇蓋,把裡面的湯倒入了正在沸騰的大鍋里。

石聖林剛把洗髓湯一到入鍋里,其他人便紛紛異口同聲的尖叫道:「哇!好香啊!」

「不行了,我一定要先喝一下,石大哥,這湯能喝了嗎?」茹希快速的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個小碗和一個勺子,兩眼放光的盯著正冒著熱氣和奇異香氣的大鍋。

「呃!剛放進去,等會吧!」石聖林摸了摸鼻子,把玉壇收進了儲物戒指道。轉頭一看,卻見其他八人都和茹希一樣,也是一手拿著小碗,一手拿著勺子,口中不斷乾咽著,兩眼死死的緊盯著大鍋。

似乎感覺到了石聖林詫異的目光,茹珊這個平常有點冷冰冰的小丫頭,此時小臉微微一紅,有點不好意思了。

實在是這個太香了,就連石聖林都有點忍不住了,他現在想的是,光六級洗髓湯就這麼香了,那麼七級呢?八級呢?甚至是那十億一份的巨龍湯呢?想到這,石聖林更是暗暗咽了下口水。

「哇!這好香啊,他們吃的什麼?怎麼那麼香?」暗影小隊眾人就埋伏在山洞不遠的地方,在石聖林把洗髓湯倒入大鍋的時候,一絲香味也從山洞裡飄了出去,飄進了暗影小隊十二個成員的鼻子里。

「咕咚!」十二個人因為要跟蹤石聖林等人,中午的時候也只是吃了一點肉乾,喝了一點水,現在聞到這麼香的湯,頓時一個個都開始咽起了口水。

「隊長,要不我們現在就上去把他們都殺了,反正只要堵著洞口,他們一定都出不來!」一個隊員輕輕后移一點,移到一個個子稍矮,身材瘦弱,兩眼泛著無情光芒的黑衣人身邊道。

「不行!現在還沒到魔獸大舉出動的時候,要是突然有一個試練小隊團滅,一定會引起上面的注意,到時候我們一個都逃不掉!等夜晚魔獸全部出來的時候,那時候就算有小隊被團滅了,也不會有人注意,也只會以為是他們運氣差,被魔獸群遇上了。」那個隊長冷冷的搖了搖頭,眼中同樣閃過一絲掙扎,淡淡的說道。

說完,他看了旁邊的副隊長一眼,道:「等會就交給你了,你帶四人去引五六個六級魔獸上來,要是他們被魔獸殺死的話,我們也不用拼著暴露去殺死他們,畢竟是精英學院的預備學員,雖然現在還不是正式成員,但是一旦被發現,誰也救不了我們。」

「嗯!我知道!」那個比隊長高大許多的副隊長,淡淡的點了點頭,雖然如此,卻依然能清晰的發現,他那平淡的表情下,深深的隱藏著對這個隊長的忌憚之色。

「哇!好好吃,我要,我還要!」茹希一把拉開站在鍋邊正準備盛湯的元亞,衝上前去,把她的小碗再次盛滿,還運氣好好的盛到了一塊玄鐵龜內臟,這次這小丫頭第一次開始覺得自己的小碗是不是有點小了?

喝完湯后,茹希等九個人皆慢慢陷入了昏迷狀態,躺到了地上,石聖林知道這是洗髓湯在發揮作用的時候了。石聖林便一手一個,拖著幾人,一一把他們送回了他們自己的帳篷中。

現在,是開始幹活的時候了!石聖林留了兩隻八級戰獸急速影貓在洞口后,身形一閃,貼上符咒,背上帶著一件飛行之翼,悄無聲息的向暗影小隊眾人飛去。

「隊長,等會那些魔獸就要開始活動了,我們現在動手嗎?」副隊長望了那個山洞一眼,低聲對隊長道。

「嗯,你們去引魔獸,要快點,如果有七級魔獸也能引來就最好了。」

就在暗影小隊成員準備分頭行動的時候,突然一聲戲謔的聲音在眾人身後響起。「呵!不用了,今天你們就都留在這裡吧!」

「唰!」暗影小隊成員一驚,然後便即為默契的做了一個同樣的動作,就是頭也不回的向前躍去。躍過十幾米遠后,眾暗影小隊成員這才回過頭向後看去。

一看頓時大驚,只見應該是他們目標的人,那個十幾歲的少年,此時卻一臉寒霜的站在他們原來的位置,還一手抓著一個暗影小隊成員的脖子,舉在前方。

「等等,誤會。。。。」暗影小隊的隊長剛要說誤會,卻沒想到那個看似年紀不大的少年,手下卻極為狠辣,根本不給他們任何解釋的機會。

「啊!~~~」

「啊!~~~」

「咔嚓!咔嚓!」隨著兩聲極為怪異的慘叫,接著才傳來兩聲清脆的頸骨捏碎的聲音,顯然這個少年是在兩人的恐懼中,慢慢的捏碎他們頸骨的。

「你。。。閣下好狠的手段,不是說了誤會嗎?為何還要對我兄弟下如此毒手?」暗影隊長對石聖林能輕易在眾人的監視下,跑到他們身後,並輕而易舉的擒殺兩個七級刺客感到了一絲震驚及忌憚,心底更是產生了一絲不安,就算是他也不可能在其他十一個成員監視中,毫無聲息的潛到眾人背後,現在他隱隱感到,這次似乎踢到了一個鐵板上,還是個很硬很硬的鐵板。

給讀者的話:

八月剛開始,第一天,小五求各位大大給力哈!今天三更九千字送上!求訂閱,求收藏,求打賞,求月票哈! 「哦! 總裁追妻:嬌妻拒婚大作戰 原來是誤會啊,你們不是要來殺我的?」石聖林把殺死的兩個暗影小隊成員收進了系統空間,這才拍了拍手笑道。

「那當然,那當然是誤會,我們是試練秘境測試員,專門為保護你們而來的!」暗影隊長在石聖林這隨意的動作下感到了巨大的壓力。

「我今天要殺十三個人,還不夠,你說怎麼辦?」石聖林輕輕一揮手,然後盯著暗影隊長問道。

「十三個人?」聽到石聖林說十三個人,頓時在場的暗影小隊成員皆心下一沉,看來這小子早知道了。

「殺!」暗影隊長一看無法善了,頓時目光一寒,嘴裡冷冷的吐出一個殺字。然後快速從空間戒指中拿出兩把不反光,卻泛著暗綠之色的匕首,當先向石聖林衝去。

「來的好,今天本少爺就拿你們練練拳!」石聖林一看十人撲來,也是興奮的一聲大吼,然後運起超越決,在雙拳和雙腳上運滿真氣,一拳向暗影隊長轟去。

「哼!找死!」暗影隊長一看這傢伙竟然敢和自己的匕首硬碰硬,頓時不屑的哼道。手上更是加了幾分力,右手上的匕首迅速刺向石聖林的拳頭,而左手的匕首則是快速刺向石聖林的喉嚨。

「砰!」暗影隊長想象中的先刺穿石聖林的左手,然後再刺穿喉嚨的戲沒有上演。反倒是他,被石聖林這一拳打在他六級的匕首上,匕首上的刃口更是瞬間卷刃,整個人也向後連退了五步,而石聖林同時也是向後退了五步。

石聖林一看,眼中更是興奮不已,本來他還以為要戰獸附身才能打過他們這些地級強者,沒想到現在自己本身竟然就有一拼之力。

對於暗影隊長的那對匕首,石聖林心下大為不屑,要知道他手上的那對拳套可是和魅雪的一樣,皆是中級法器,相當於八級兵器,怎麼可能是六級匕首所能抗衡的?在加上石聖林本體現在是八級凡體,相當於中級防禦法器的身體,八級巨龍的力氣,要打碎一個小小的六級匕首,還不是很輕鬆?

「好,看來你隱藏了實力,你到底是誰?為何要與我們伊克家族做對?」暗影隊長看了看已經報廢了的六級匕首,眼中閃過一絲心疼之色,心疼過後,也是更加憤怒,你八級實力還來參加什麼試練啊,直接報出實力,不就可以直接進精英班了嗎?

「和你們伊克家族做對?哼,你們還不配!」石聖林哼了一聲,接著使用學自《破天格鬥術》中的身法,身形一閃,閃到一個七級刺客身邊,一拳轟了過去。

「你!。。。欺負弱者,算什麼強者?」暗影隊長一看石聖林的身形,頓時暗叫不好,被一個地級實力者正面近身,一個七級刺客還有啥用?

果然,但聽咔嚓一聲,這個七級刺客被石聖林一拳打在喉嚨上,直接打斷了頸骨,瞬間死亡。接著石聖林就像剛才一樣,再次隨手把這具屍體收進了系統空間。

石聖林卻沒想到,他這個行為讓暗影小隊大為驚恐,這個世界上,需要屍體的人,只有亡靈法師、以及鍊金術師兩種職業!鍊金術士還好,只是有些邪惡的鍊金術師喜歡用屍體來製造小型傀儡,幾率不大,而亡靈法師就不用說了,但凡被亡靈法師製成奴僕亡靈戰士,那是連靈魂都不用想逃了。但是這兩種情況都不是他們想遇到的,死了,屍體還要被侮辱,這更加加深了他們的恐懼,士氣瞬間大降。

「上,他就一個人,地級的實力,我們這邊還有兩個呢!」暗影隊長咬了咬牙,又從空間戒指中重新拿出一把六級匕首,低吼一聲,再次向石聖林躍去。其他八人也跟在暗影隊長的身邊,把石聖林圍了起來,向石聖林攻去。

「金鐘罩!」石聖林一看四面有九人攻來,邪邪一笑,身體一動一運氣,用上了幾個前世學不到,現在卻有一大把,隨便練的功夫的武功。

「砰,當、叮!叮!」九人握著匕首瘋狂的向浮在石聖林體外,半透明的一個金鐘刺去。但是就算幾人吃那啥的力氣都用出來了,卻依然無法破壞金鐘的任何一點,只是刺出了一聲聲的金鐵交擊的響聲。九人使用的五、六級匕首,根本就無法破壞石聖林的金鐘罩,更何況是石聖林時刻都穿在身上的那件玄武幻神呢!

「天山折梅手!」石聖林一見九人都破不了金鐘罩,放下了心,接著雙手一伸,快速在四面動了起來,宛如抽風一般。

「咔嚓,咔嚓!」

但是暗影小隊可不覺得這是抽風,他們只感到手腕一痛,接著右手便紛紛瞬間失去了知覺。就連暗影隊長和副隊長都感覺自己的手腕一痛,雖然沒有像其他人那樣,直接斷掉,但是也至少半個月是不能再用右手了,於是九人紛紛向後退去,現在他們九個人都打不過一人,自然是要戰略撤退了。

石聖林在九人紛紛後退的時候,便快速使用傳送系統,一個瞬間移動,移動到一個七級後期的暗影小隊隊員後面,一掌切在他的頸骨,咔嚓!又是一聲脆響,暗影小隊再次減員一人。

一看又一個人死掉了,而且石聖林還露出了瞬間移動這種大殺器,暗影小隊的眾人一陣絕望,這個變態太厲害了,真的只有十五歲嗎?

其他暗影小隊成員一看已經逃不掉,眼中閃過絲絲絕望,然後一個個眼中便含著決死的決心,瘋狂的向石聖林撲來,這次沒有再留一份力了,完全是全力進攻,拚死一擊!

而石聖林則是不給他們再近身的機會了,開始大玩瞬間移動,連連閃身出現在一個個,衝來的暗影小隊成員後面,然後打斷他們的頸骨,再把他們的屍體收起來,打斷,收屍!石聖林便重複著這動作。

如此幾次過後,場上還剩下的四人,皆兩兩背靠背在一起,四人圍成一個圈,緊張的盯著前方。他們都快崩潰了,本來光是殺死他們,他們還無所謂,殺得人多了,總有這個覺悟的。

但是現在看到石聖林不僅殺人,還收屍,誰知道石聖林會拿他們的屍體做什麼,所以要是換個對手,有這樣的戰鬥力,估計他們早自殺了,但是現在他們卻連自殺都不敢。

暗影小隊的隊長一看知道這次是真的完了,於是臉色一苦,眼中透著恐懼,拿出一個黑色的圓球,狠狠的捏碎了。

於此同時,在離這裡幾十公裡外,正舒服的半躺在一個躺椅上,手中握著紅酒的昂溫,正想著等這次測試結束,就出去找小紅,或者還是小花好好樂樂!卻沒想到突然,一顆放在他桌子上,大約乒乓球大小的黑色圓球,猛然碎了開來,變成了一地碎片。

本來喝了點紅酒,昂溫還挺高興。現在這黑球突然碎了,剛開始昂溫還沒回過神來,這是怎麼回事,因為他從心底就根本沒把石聖林等人放在眼裡,十個五級和十個七級以及兩個地級強者能成對比嗎?

「嗯?啊!混蛋、廢物、連十個五級實力者都殺不死,還有臉來求救?該死的!等回來一定讓你們好看。」現在一看竟然是求救黑球,昂溫大怒的一把摔碎了手中的紅酒,嘴裡連連怒吼道。

「呵呵!等你半天了,早就應該把求救信息發出去了,白痴!」石聖林的靈識時刻注意著暗影小隊的隊長,一看他捏碎了一顆黑球,明白了這應該是求救信號,頓時鬆了口氣,嘴裡暗暗輕笑一聲,接著便停下了手。

一見隊長終於肯把求救信息發過去了,於是其他兩個暗影隊員也是暗暗鬆了口氣,這個敵人太變態了,連空間系魔法都會,而且還是地級魔法的瞬間傳送,不僅如此,他還沒有停頓,連著用,簡直太變態了。

「哼!你死定了,等會我們昂溫大人就會趕到,他可是天級高手,就算你會瞬間移動,我想你也打不過昂溫大人,現在趕快束手就擒,等會說不定我們還會幫你求情,給你個痛快的死法。」剩下的一個隊員看石聖林在他們發過求救信號后,突然不動了,心下一松,自以為石聖林怕了,不由的威脅道。

「閉嘴!」一聽那個暗影隊員的話,暗影隊長一愣,臉色一變,便是大驚,不管人家是不是怕了,這話一說,不是找死嗎?可惜,在他閉嘴兩個字還沒完全說出口,石聖林便出手了。

「呱噪!」石聖林眉頭一皺,眼中凶光一閃,低吼一聲。

再次瞬間移動到剛剛有點放鬆身體的兩個暗影隊員身邊,在暗影隊長和副隊長目眥欲裂的仇恨眼神中,快速的伸手在兩人的頸椎減切過。

「咔嚓!」那個出聲的暗影隊員眼中閃著不敢置信的愕然之色,顯然到死也不明白,這個少年難道不是怕了嗎?怎麼又會突然出手?

「咔嚓!」而另一個暗影隊員,眼中則是閃過一絲仇恨和深深的絕望神色,顯然不明白,自己也不是那個白痴,也沒說什麼,為什麼還要殺了自己?

給讀者的話:

在一個陰暗的古堡中,一群穿著華麗,氣質不凡的男子正聚集在一起。眾人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似乎在靜靜的等待著什麼,也許,只是在等待著那夜晚的到來!隨著時間的過去,古堡中的人越來越多,新來的也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依然在靜靜的等待著什麼。今天是個相對比較特殊的日子,小五祝大家七夕快樂哈!嘿嘿! 石聖林似乎看到了他的迷茫,在他還沒咽下最後一口氣的時候,淡淡的道:「留著你們就是為了引昂溫前來,他在那裡我不好動手,畢竟我以後也要在精英學院學習,現在他來了,你們自然也沒用了!」

頓時,那個暗影隊員眼中閃過一絲明悟和一絲愕然以及解脫之色!

「啊!原來是這樣。」暗影隊長和暗影副隊長一聽石聖林的話,微微一愣,接著便是一喜,然後又是一悲,臉上的表情怎是一個複雜了得。

昂溫大人來了,這少年怎麼會知道?而且還一副就是等昂溫前來一樣!難道這少年比昂溫大人還要厲害?這想法讓他們渾身一寒,心下一緊。喜的是如果昂溫大人來了,說不定他們就有救了。悲的是昂溫大人如果在,卻眼看著他們的兄弟被殺,絲毫沒有出手的跡象,這不由得他們心下具冷。

「啪!啪!」隨著兩聲清脆的巴掌聲,一個身材圓滾,穿著黑衣,臉上帶著假笑的昂溫走了出來,邊走,邊笑道:「呵呵!不愧是英雄出少年,好厲害的少年人。我剛剛才到,沒想到竟然就被你發現了,還試圖挑撥我的手下,有勇有謀!不錯,不錯,怎麼樣?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伊克家族?只要你加入伊克家族,我們就會全力培養你,讓你儘快達到九級,說不定連聖級都不是不可能。」

「呵!你不配,你的伊克家族也不配,這個世界上只有臣服我的家族,沒有任何家族配讓我加入!」石聖林不屑的撇了撇嘴道。

「哼!好大的口氣,你可知道我伊克家族有多少聖級強者?在這精英學院,我伊克家族的人就有幾十人,就算你今天逃掉了,我也不可能讓你進入精英學院!哼,就是我說的!」昂溫很是傲然,同樣傲氣衝天,以一種俯視的眼光看著石聖林威脅道。

「呵!我都沒準備讓你離開,上,劇毒蜘蛛!」石聖林在昂溫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的時候,突然怒喝道。

「嗤!」隨著一聲刺耳的嘶叫聲,一隻長八、九米,高五、六米,六足雙螯,通體暗綠色,有著六隻綠色眼珠的劇毒蜘蛛突然從一邊的樹上跳下,在空中便對著昂溫射出了含有劇毒的蛛網。

「什麼?九級的劇毒蜘蛛?該死的,你到底是誰?」昂溫抬頭一看,頓時嚇掉了半邊魂,邊用一生最快的速度向網外衝去,邊驚恐的尖叫道。

這可不是一般的劇毒蜘蛛,如果說昂溫已經可以不在乎五級劇毒蜘蛛的毒,但是這可是九級的劇毒蜘蛛,只要被一點蛛絲碰上,昂溫相信自己必然會中毒,而且還不輕。

就在毒網即將碰到昂溫,而昂溫也終於來到了網的邊緣,現在他只要幾分之一呼吸的時間,就可以衝出這該死的毒網。昂溫眼中不由閃過一絲喜色,但是突然昂溫的眼眶瞬間紅了,因為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死!」昂溫咆哮一聲,腳下不停,手上快速翻出一把火紅色的匕首,快速向前方身影的心臟刺去。

「呵!想出來?問過我沒有?」只見那道身影,也就是石聖林發出一聲不屑的嘲笑,右拳突然向後一擺,嘴裡怒吼一聲:「拳出不敗!」

「轟!」一股唯我獨尊,睥睨天下的氣勢,突然從石聖林的身上發出,這還是石聖林第一次在對人的時候使出這一招,這一招拳出不敗完全發揮的話,能一拳打碎星辰。雖然石聖林沒能完全發揮出這一拳的威力,只是學到了一點皮毛,但是這時候也足夠用了。

昂溫的這一刺實際只是希望石聖林能讓開,讓他順利脫離毒網的範圍,他卻沒想到石聖林會完全不在乎他的匕首,而是全力向他攻來。

只見石聖林這一拳在昂溫驚恐和不解的眼神中,似慢實快的快速打在了昂溫的胸前,咔嚓,在場四人明顯的聽到了一陣骨頭碎裂的聲響。

而昂溫看到石聖林那宛如同歸於盡的招式,知道自己這下必然會被毒網包裹,到時候不死也廢了。於是眼中閃過一絲瘋狂的狠色,他也不在乎石聖林的攻擊,而是把手中的匕首更加用一把力,快速向石聖林的心臟送去,妄圖和對方同歸於盡。

可惜,一聲清脆的骨裂聲加上一聲奇怪的金屬碰撞聲,讓昂溫的野望瞬間破滅了。那把七級的匕首在暗影小隊成員的慶幸以及一絲放鬆的目光中,迅速刺到了石聖林胸前那一件單薄的衣服上,卻沒想到,沒有匕首入肉的聲響,反而傳來一聲宛如金鐵交擊的聲音「叮!」那把七級的匕首居然被石聖林身上的那件看似普通的武士長衫擋住了,這怎麼可能?

「我說過,今晚要殺十三個人,你剛好是其中一個!」石聖林看著昂溫在毒網的包裹中瘋狂掙扎的身軀,在他不可置信的目光中,淡淡的說道。

說完,石聖林便把目光移向了還在震驚中的暗影隊隊長和副隊長!暗影隊隊長和副隊長一看石聖林看來,臉色猛然一變,對視一眼,同時一跪,道:「我們知道是什麼人讓我們來殺您,我們願意以這消息來保住一條命,同時我們也願意向你臣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