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認識的時間還太短,這小子看似傻乎乎的,但其實很多事情都一清二楚。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除了演戲,這還是頭一次見他主動開口爭取什麼的。

夫人囂張我慣的 沒辦法,小奶狗都開口了她還有什麼好說的呢?

她勉強答應了下來,「行吧。」

*

之後的拍攝日程很快安排好了,蘇宜貞的大部分戲份都是跟燕未雨一起的。

應該說不愧是氣運之子,剛開始的時候可能還需要有她帶著才能入戲,但是他的進步非常快速,沒幾天就可以很自然的演戲了。

隨著NG的次數越來越少,連魏導都經常誇他演戲有靈性了。

蘇宜貞作為陪跑,心裡也是十分安慰的。

她戲份少,於是拍完之後就心安理得的坐在一邊看戲。

不得不說黎重華雖然是個渣男,但是演技真的非常好,完全配的上影帝這個名號。

不是現在初出茅廬的燕未雨能比的。

黎重華也經常用一種奇怪又複雜的視線看著她,但始終沒有再做什麼多餘的舉動。

蘇宜貞倒是樂得輕鬆,到也沒去管他。

直到有一天,導演忽然讓她去準備準備,嚼個口香糖之類的。

蘇宜貞:「?」

【宿主不會不記得了吧?你今天有跟黎重華的吻戲。】

蘇宜貞:「……」

糟了,完全不記得有這回事。

她懶得背台詞,所以直接偷懶讓系統下載了劇本傳輸到她腦子裡,就跟電子書一樣,用的時候載入到那個地方就行了。

她只了解了大致的劇情,對於細節完全……不知道。

蘇宜貞下意識看向了黎重華,後者似乎也感覺到了她的視線,意味深長的對她笑了一下。 魯魯修的確知道白露是中華天子帝師的身份,畢竟最近幾個月中華的變化太大了,引人注目,但凡有些眼界的人都會留意打探,魯魯修和柯內莉亞也知道了白露在中華做了什麼。

魯魯修真正想要知道的是中華髮生的變化是否是白露的意志,他有些計劃需要藉助中華的力量展開,鑒於白露的特殊存在,才一直沒有行動,現在得到白露的確切回答,他準備了很久的計劃也可以實施,而且隨著中華的崛起,說不定能夠給布里塔尼亞狠狠一擊。

布里塔尼亞雖然是世界第一強國,表現一直很強勢,但是國際情況卻不怎麼樣,用舉世皆敵形容並不為過。

原本的布里塔尼亞僅僅是歐洲一小國,在現任布里塔尼亞皇帝登基之後,才迅速擴張,用了幾十年的時間成為世界第一大國,擴張的手段自然是以戰爭為主,而且如今還在緩慢擴張。

因此布里塔尼亞在其他國家看來極具侵略性,就連同為超級大國的EU和中華的矛頭都對準了布里塔尼亞,其他中小國家更是如此。

否則以布里塔尼亞的霸道,吞下了日本這個世界最大的櫻石儲蓄和出產地,何須每年舉行國際會議對開十一區采出的櫻石進行分配?

之所以布里塔尼亞在舉世皆敵的情況下還能保持內部穩定並對外緩慢擴張,主要還是EU和中華這兩個和布里塔尼亞平起平坐的大佬不給力。

EU精於算計,想要用最低的代價得到最大的收穫,不肯做出頭鳥,一直在背後慫恿小國對抗布里塔尼亞,但僅僅是給布里塔尼亞造成一些不痛不癢的阻礙和麻煩,無關大局。

中華則是內部大宦官掌權,目光短淺且貪婪無度,搞得國家民不聊生,空有龐大的國土面積和人口卻沒有相匹配的戰鬥力,僅僅阻止布里塔尼亞東進就心滿意足了。

原本魯魯修打算控制大宦官,通過影響中華的高層和EU的高層談判,搞出一個聯合軍的陣勢逼迫布里塔尼亞,造成布里塔尼亞內部空虛,然後他從十一區起事,趁機發展壯大,席捲布里塔尼亞。

現在中華崛起導致原本的計劃無用武之地,但魯魯修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好,反而有些高興,因為中華的崛起也代表著他能借用的力量更強了。

魯魯修並不打算成為布里塔尼亞的皇帝,他只是想要毀掉布里塔尼亞,毀掉布里塔尼亞一生的成果,殺死那個給他和娜娜莉製造了所有不幸的男人!

白露並不在乎魯魯修要做什麼,這個世界的中華和他的關係並不大,只是前世的幾分情懷讓他有些怒其不爭才選擇去做天子的帝師。

作為後盾支持天子一系清除了最大的蛀蟲大宦官利益集團,前序已經做好,能不能帶著中華崛起,那就是蔣麗華自己的事情了,說到底他只是師父,而不是保姆。

魯魯修離開之後,白露看向C.C詢問道:

「神根島的遺迹石門你和我一起去嗎?」

說得好像要去旅遊一樣,事實上白露也的確沒有太認真,一方面他的絕對武力碾壓整個世界沒有認真的必要,另一方面則是白露不認為布里塔尼亞二皇子修奈澤爾真的能有什麼成果。

布里塔尼亞皇帝用了大半輩子謀划的東西如果真的能讓修澤奈爾輕易得到,豈不是說硬生生將一個小國發展到世界第一超級大國的布里塔尼亞皇帝是個廢柴?

「沒什麼意思,你自己去吧。」

C.C滿不在乎的樣子,全世界的遺迹石門她都去過,布里塔尼亞皇帝綃魯魯和皇妃瑪麗安娜也去過,不管哪一扇門都能進入同一處空間,但那不是C世界。

綃魯魯、瑪麗安娜,還有綃魯魯的弟弟,也就是和C.C一樣不老不死並賦予其他人GEASS的V.V,以及C.C,兩個世界上智慧頂尖的人和兩個對C力量最了解的人,四人當年合力才想出了通往C世界的道路,或許那不是唯一的方法,但目前而言,沒有人能夠找到第二條路。

當然,找不到路並不代表找不到有用的線索。

「好吧」

白露聳了聳肩,他和C.C的想法其實差不多,既然C.C不想去,他本尊也懶得動彈,分了個分身去了神根島附近的遺迹石門。

事實不出白露和C.C的所料,一群從無到有的新手,不論怎樣的才華橫溢,關於遺迹石門的研究都比不上布里塔尼亞的皇帝,神根島附近遺迹石門的研究員的新發現只不過是找到堪堪激活石門的程度,連打開石門都做不到,讓白露大失所望。

不過白露也不是一無所獲,遺迹石門小島上不僅僅是研究石門的研究隊伍,還有機動兵器的開發組,搭載了各種先進模塊的機動兵器『高文』。

在亞瑟王的十二圓桌騎士當中,高文爵士是和蘭斯洛特騎士齊名的強者,在這個世界,機動兵器『高文』用的核心編程和技術與『蘭斯洛特』也是相同的。

不過『高文』裝備的模塊更多,背上有像蝴蝶一樣可以張開翅膀的FLOATSYSTEM(懸浮飛行系統),因此能在空中飛行。搭載了名為DRUID(德魯伊系統)的情報分析裝置,兩肩搭載有強子炮,手指可藉由內藏鋼索射出捕捉敵機,且鋼索之銳利可切割敵機機體。

設計上可以讓兩人搭乘,也可以單人操作。

關鍵是『高文』比起『蘭斯洛特』要更加高大,體型也更加飽滿,飽滿的體型很好的將駕駛艙容納在了體內,完全沒有突兀之處,整體造型十分協調。而且漆黑色的塗裝金色線條的點綴格外霸氣。

這才是機甲啊!

白露在心中點贊,這個世界的機動兵器技術更新換代,現在已經第七代了,但是唯一能讓白露看順眼的也只有面前的『高文』。

那些尋常的二代、三代機動兵器就不用說了,最先進的第七代『蘭斯洛特』結構精簡,速度和靈敏完全碾壓前幾代,但駕駛艙依舊在背後突出一大截,大大的破壞了美感,遠不如『高文』來的霸氣,完美的將暴力與美結合。

—————— 換好戲服之後,蘇宜貞看著面前站著的黎重華,目光略挑剔的審視著他。

黎重華一身白袍,長發高束,手握長劍,一雙桃花眼看似溫和,實則眼底毫無溫度。

這場戲演的是成年之後的禹風在秘地尋寶的時候,遇到心魔試煉,而這個心魔當然就是她飾演的這個雲漪仙子。

在這場戲里,她作為頂著雲漪仙子外貌的心魔,不僅要主動吻他,還得勾.引他,好讓他心神大亂,找機會趁虛而入。

「蘇小姐是第一次拍吻戲吧?」

「是又怎麼樣?」這個狗東西想說什麼?

黎重華慢條斯理的理了理寬大的袍袖,「我就是想說,一會兒不用太緊張……」

他壓低了聲音,用只有他們兩個人能聽見的音量說,「畢竟,你應該早就已經習慣了吧?」

工作人員都在忙著布置場景補妝之類的,他們倆站的位置在角落,倒也沒引起什麼主意。

「有話直說,不用試探了。」蘇宜貞冷笑了一下,「還是說羞辱我一下讓你這麼開心呢?」

「好。」黎重華點點頭,臉上的笑意徹底消失的一乾二淨,「我想知道你出現在我的劇組,到底想要做什麼?」

「你的劇組?」她嗤笑一聲,「你叫它一聲看它應你么?」

他眼底冷凝一片,「蘇宜貞,你最好別在我面前耍什麼花招,我對你的耐心是有限的。」

「你搞搞清楚,現在我才是這個劇組最大的投資商,這是我的劇組。」

請你對金主爸爸尊重一點,謝謝。

「費了那麼大力氣接近我還真是辛苦你了。」黎重華往前走了一步,縮短了兩人之間的距離,「但是你做這些只會讓我越來越厭惡。」

他的語氣里是毫不掩飾的惡意和惱怒。

平時在他面前搖尾乞憐的母狗,現在居然也敢耀武揚威了。

蘇宜貞戾氣隱現,「是不是之前那頓打沒讓你長記性?」

如果是,她不介意再打一頓。

暴躁的鳳眸凌厲十足,帶著盛氣凌人的霸道氣息,竟然讓黎重華感到尤其的陌生。

纖長的手指輕輕在他肩膀上推了一下,將他推的後退了一步,她一身紅裙,笑容魅惑冰冷——

「你放心,我對你這種被別的女人用過的貨色不感興趣,來這裡也不是為了你,別想太多了。」哪來的野雞強行給自己加戲!

他握緊拳頭,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她的臉看了半晌,神色陰晴不定,「……你真的還是蘇宜貞嗎?」

蘇宜貞不會用這種眼神看著他的……

本來準備轉身離開的腳部頓住,她回頭唇角勾起一絲涼薄且帶著惡意的笑,「你猜猜看啊……」

一直到她走遠,黎重華都站在原地沒有動。

沒走幾步遠,蘇宜貞就看見了站在不遠處看著她的燕未雨。

她走過去,表情很自然的攬住了他的肩膀,「都看見了?」

他垂眸看著放在他肩膀上的手,點點頭。

她不在意的摸摸他的頭,「我跟他之間……有一些私人恩怨,不過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燕未雨抿了抿唇,用極低的聲音說,「隱婚、施暴、囚禁、虐待,這些在你眼裡都不算什麼嗎?」 白露看著高文喜歡就順手拐走了,當做自己白走一趟的辛苦費。

可憐那些研究員和士兵卻吃了掛落,受到了頻繁且嚴苛的審訊。

其實試驗機雖好卻談不上重要,重造一台『高文』的開銷和時間並不算什麼,修澤奈爾並不在意一台機動兵器的製造費用,他不能接受的是一台機動兵器丟的不明不白。

原本將『高文』放在遺迹石門這裡,一方面是因為隱蔽,另一方面是用作遺迹石門的守衛,而且遺迹石門所在的無名島也是嚴防死守的,在這種地方丟了最先進的試驗機,想想都覺得荒唐離譜。

然而試驗機『高文』丟失一事註定是無頭冤案,白露是直接用飛雷神往返住宅的,來之前就用魔術隱去了自己的身形,離開的時候用魔術清楚了所有活動痕迹,談不上天衣無縫,普通人的手段肯定是查不到分毫有用線索的。

也就在修奈澤爾來到神根島附近的遺迹石門查看,以及等待手下關於試驗機高文失蹤審訊結果的時候,十一區同時發生了一件令世界側目的大事。

十一區的副總督,布里塔尼亞第三皇女,尤菲米婭·LI·布里塔尼亞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十一區改為日本特別行政區,簡稱日本特區,秉持自願自主的原則,允許十一區人和榮譽布里塔尼亞人更改戶籍,日本特區人能夠獲得與布里塔尼亞人同樣的學習、工作的機會。

這一條新聞發布之後在國外引起了不小的騷動,在布里塔尼亞國內更是引起了軒然大波,尤其是那些自詡高貴的純血布里塔尼亞人。

布里塔尼亞包括皇子皇女們在內的高層卻沒有人站出來阻止,就連在外鎮壓叛亂的十一區正總督,鐵血皇女柯內莉亞都沒有駁回,而是採取了默認的態度。

布里塔尼亞的國策就是對征服區域與本國國民進行區別待遇,尤菲米婭這麼做並不是沒有代價,她放棄了皇位繼承權換來皇帝同意日本特別行政區政策,某種角度可以說日本特別行政區算是尤菲米婭的封地。

不過尤菲米婭本來就不在意皇位繼承權,她是第三皇女,上面有兩位姐,還有數位兄長,與那些兄姐相比,她並沒有什麼能夠拿得出手的功績,就算有心去爭,成功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所以倒不如用可有可無的皇位繼承權換取日本一地的平等。

遠在中華朱禁城的蔣麗華和皇神樂耶,以及黎星刻等人也都收到了這條情報,一同來的還有zero的一封信。

蔣麗華沒有絲毫保密意識,樂耶是好姐妹,星刻是最信任也是最喜歡的人,打開信后直接放在桌子上一起看。

皇神樂耶看完之後張了張小口,欲言又止,最終什麼都沒說,她明白現在不同於以往,以前蔣麗華只是名義上的天子,實際上和普通的小女孩兒沒有區別,所以她和蔣麗華說什麼都行,但是現在蔣麗華是真正的天子,口含天憲言出法隨,就算黎星刻也不能輕易反駁蔣麗華的意見。

因此皇神樂耶很想請求蔣麗華同意zero的提議,卻不敢開口,她和蔣麗華依然是很好的朋友,但她的言行影響到蔣麗華對國家大事的判斷,黎星刻等臣子是絕對不允許的!

黎星刻讀完信件,目光微動卻沒有隨意發表意見,反而對蔣麗華道:

「天子大人,您的意見是什麼?」

「星刻~」

蔣麗華嬌嗔,她不喜歡黎星刻對她一板一眼的樣子。

畢竟還是個小姑娘,戀愛比什麼都重要,儘管已經不復以往的懦弱,在喜歡的人面前還是會露出小女兒姿態。

不過蔣麗華也知道zero的信件中的內容的重要性,嬌嗔一聲之後陷入了沉思,片刻後方才道:

「可以答應zero,但前提是他先幫我們平復了印度。」

蔣麗華也不是當初那個深宮大院中天真的小丫頭,最近印度跳的歡快,而zero正好有求於中華,乾脆先用印度試一試zero的能力,如果zero不是浪得虛名,那麼給zero提供一些幫助也未嘗不可,反正最後得利的是中華。

「遵命,我這就去給zero回復。」

黎星刻抱拳領命,起身離開。

蔣麗華見狀不開心的嘟了嘟紅唇。

皇神樂耶則鬆了一口氣,感激的道:

「謝謝天子大人。」

她也看過zero的信,信中的提議雖好,zero和黑色騎士團也是最適合執行的人,但並非必須的,蔣麗華完全可以選擇更信任的人去做。

「怎麼你也這樣啊,叫我名字就好啦。」

蔣麗華親昵的抱住皇神樂耶,頓了頓,幽怨的道:

「星刻那個木頭!」

皇神樂耶掩唇輕笑道:

「星刻大人應該不是不明白,而是害羞了。」

「星刻害羞?」

蔣麗華的美眸轉了轉,露出狡黠之色。

···——···——···

尤菲米婭建立日本特別行政區的提案違背了對征服地區區別對待的國策。

眾多皇子皇女們選擇無視,不置可否,也不在公開場合發表任何意見,但是很多人在心中偷著樂,私下嘲笑尤菲米婭為了一個小地方放棄繼承權,減少了他們的競爭壓力。

布里塔尼亞的大臣們也不在公開場合發表關於尤菲米婭建立日本特別行政區的意見,他們都是站在利益角度看事情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