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的侍者又大聲說了一句,已經有十幾個人推了一個更大的車子出來了,拷全象,不知道還有什麼東西他們不能烤的。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烤全象沒有像駱鴕那樣只分配了駐峰,不過大部分的大象肉還是被推開了,只有大腿和肋骨附近的肉被剔了下來,用黃金盤子端到了各位富豪的面前。

大象最好吃的地方是它的鼻子,也叫象拔,象拔做起來非常的麻煩,特別是燒烤,這頭大象全是人工烤制,整整烤了一百多天才完全烤熟,最關鍵的就是要有一個完整的象鼻子在上面。

象拔並沒有像列才的駝峰那樣每桌都有,象拔被切成了四份,只分給了四個桌子上,瓦利德和沙特王族富豪的那一桌,美國兩大家族的那一桌,吳庸的那一桌,還有歐州幾位富豪的那一桌。

對此其他人並沒有任何的意見,即使是富豪也是分等級的,像吳庸和美國兩大家族這種頂級家族的人誰也不會說什麼。而歐洲那一桌的富豪可能財富沒有那麼多。但他們的影響力卻很大,聽說還有人和羅斯柴爾德家族有著密切的關係。

「不錯,這二十多年來我還是首次吃到這麼美味的食物」。

吳庸嚼了一塊烤好的象拔。味道確實不錯,搞的吳庸都想著是不是這次活動結束后從瓦利德那裡要幾個名廚來,回去也能天天吃上這真正奢侈的美味。

「那是您以前比較節儉,東西在好吃,吃多了也是一個樣子」。

「不錯,霍多爾科夫斯基你說的很不錯」。吳庸認同的點點頭小心裡網升起要廚師的念頭也放了下來,這些偶爾吃點就行了,吳庸相信,他也同樣可以找到好的廚師來製作這些精美的食物。

九點,盛大的晚宴便結束了。吳庸這次吃的真不少,不像其他富豪那樣顧忌著形象沒有放開胃口。吳庸的小肚子都已經起來了,不過在場的那麼多人,也沒人敢去笑話吳庸。

「諸位,由於準備時間不足。這次的招待很一般,還請大家見

瓦利德重新站在主席台上。先是客氣了一句,接著又對大家說道:「一會呢,有本人和十幾位朋友聯合在一起舉行的一場小型拍賣會,大家可以看一看,我可以提前告訴大家,這次拍賣會上有很多不錯的東西,諸位可要把握住哦」。

「拍賣會?」吳庸疑惑的看了一眼霍多爾科夫斯基,他知道這種富豪的宴會絕對不是吃飯那麼簡單,但是拍賣會放在宴會之後好像也不怎麼合適吧。

「吳庸先生,像瓦利德這樣的人舉行的拍賣會那才真是頂級的拍賣會,這種拍賣會可不是那些所謂的拍賣公司能夠做到的,哪怕是世界第一地下拍賣場也比不過這種家庭拍賣會!」

霍多爾科夫斯基微微一笑。對吳庸解釋道,吳庸問的越多對霍多爾科夫斯基來說就越好,這樣可以更好的加深他們之間的感情。

「原來這樣,我明白了」。吳庸點了點頭,霍多爾科夫斯基說的並沒錯,今天所來的人全是世界級富豪,世界上能將這些人都聚集在一起的可沒有幾個,那些拍賣公司更沒有這個實力和能量。

「明天,我們還有一個非常好玩的節目,至於是什麼我先保密,不過大家請放心,明天的節目我相信很多人都會滿意!」

瓦利德在台上又接著說道,說完這些才走下台來,惹的下面的富豪們都互相議論,明天究竟有一個什麼樣的好玩節目。

吳庸又看了霍多爾科夫斯基一眼,這一次霍多爾科夫斯基也苦笑搖了搖頭,瓦利德明天的節目是什麼他也不知道。「

「那我們就聳明天看看。看來明天的事才是這次聚會的重頭戲!」

吳庸看了一眼那兩大家族所在的位置,慢慢的說道,吳庸有一種感覺,明天那所謂精彩的節目。一定和這兩個人有關係。 熱鬧的氣氛一直持續到深夜。

在吃完晚飯之後,夏目把之前就冷凍在冰箱中的布丁拿了出來,使用牙籤將其和模具分開,最後盛放在不同的杯子里,加上了一點水果和裝飾之後端了上去。

見到甜食的少女們興奮起來,比起去超市購買的布丁,自己做的布丁要感覺更加美味。

或許正是附和那句話吧,比起不勞而獲,自己動手才會豐衣足食。

看著她們細心品嘗的樣子,加上不同的讚賞聲,夏目思考著明天是不是該做一做糖醋排骨和宮保雞丁。

對了,家裡面的雞精似乎就要用完了,而且調味用的料酒味道也太淡,明天必須處理才行。

不不!靠在客廳門欄上的夏目使勁搖了搖頭,這種想法不就是表明自己完全變成了一個家庭主夫了嗎?

自己的任務可不是為了替這群少女做好吃的東西,而是來『戀愛』的。

就算再討厭現實的、真正的世界,也不可能輕易的放棄,因為那是僅僅屬於自己的現實。

每個人都無法逃離自己的現實,正如太陽會從東邊升起一樣,是一個王道的存在。

「該澆水了嗎?」

看著窗外,皎潔的明月正高掛於夜空,它的光芒放佛是為了照亮黑暗中演唱著的夏蟬一樣,替他們準備好了舞台的燈光。

因此,夏目想到了門外的那一個花圃,那是由村雨令音小姐運過來,說是花圃裡面種植著一些稀有藥材,所以需要夏目照顧。

明明skr上有專門的設施,不過村雨令音還是囑託了自己,看來她不是討厭自己就是故意想要捉弄自己。

側身走進廚房,記得澆水壺似乎就放在柜子下方。

走到漆上了綠色膠的柜子前,因為之前夏目擦拭過的關係而閃閃發光,在這耀眼的光芒前蹲下,夏目拉開了柜子。

漆黑的柜子立刻被日光燈的光芒所填滿。好似漸漸登上舞台的藝人一樣。澆水壺出現在了眼前。

一把將其拿起來,夏目提著它朝門口走去。

雖然途中遇到了拿水的琴里,但是她沒有說些什麼,反而是用感激的眼神盯著夏目。

料理固然美味,可感激的眼神盯著多少有些難以接受。

這可能就是廚師的一個好處吧,美味的料理總是會得到誇獎,得到別人的讚許,為此製作者便會和那些獲得榮譽的科學家一樣,感到無比的成就感。

人的存在有兩種,一種是為了他人而存在;一種則是為了自己而存在。

兩者之間並無什麼不妥的地方。逼近『自私』也算是一種『美德』。

夏目認為自己可能介入兩者之間,也可能是屬於第二種。『自私』的人類。

不過現在的他卻對誇獎感到由衷的開心,這一點讓他的定位有些難以把握。

走到庭院,緘默於黑暗中的精靈在此刻好似悅動起來,它們吹動了風流來干擾夏目的行動,讓花圃的花朵和綠草開始搖擺,發出輕微的拍打聲。

拒絕了太陽擁抱的星星,目前正護衛在月亮四周。充當閃光的警衛。

在花圃前蹲下,夏目把澆水壺的蓮蓬頭對著花圃壓下去,細細的水流從出水口噴出,灑在綠葉和花瓣之上。

晶瑩的露珠即便是在夜晚也看得十分清晰,好事珍珠一般的它們輕浮花瓣的表面,裝模裝樣的企圖奪走它的芬芳。

「夏目老師一個人出來覺得有趣嗎?」

「別我當成什麼有孤僻症的主人公,只是出來澆水而已,你怎麼出來了……錄,不對。是平坦小姐。」

「別總是拿人家改變不了的地方說事!你這個變態紳士夏目老師。」

沒有回頭,夏目想著如果是在白天澆水的話,可能會在眼前形成彩虹吧。

彩虹嗎?

說起來彩虹這種東西曾經聽人說過,它不是什麼美好的存在,而是為了迎接生命即將走向終結之人,搭建起來的天橋。

就和大雨初歇,從雲間灑落的太陽光束一樣,名為『天使階梯』的它似乎也是作為的登上天堂的道路。

「夏目老師,可以繼續之前的話題嗎?」

「之前的話題是?」

「就是那個啦,別假裝不知道哦,前不久在我們一起談過的話。夏目老師的任務是戀愛,不過人家覺得這是一個相當困難的任務,畢竟夏目從根本上來說缺乏感性,不是嗎?」

「我才沒有。」

遇到傷心的事情也會哭;覺得痛苦的時候也會躲起來;並不是像錄說的那樣缺乏感性,就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

那是一件恐怖的事情,就個人而言,如果自己都無法理解自己的話,那麼不是永遠得不到理解了嗎?

「否定了嗎?夏目老師真是謙虛呢,過去,夏目老師曾經『殺過人』吧,同時也為失去的夥伴所哭泣,然而那真的是夏目老師的感情流露嗎?」

「當然,在那個世界的時候。」

在那個死亡遊戲的世界的時候,自己為了曾經隊友而傷心。

「不對哦,人家認為夏目老師之所以哭泣,不過是為了模仿,為了讓自己心安理得罷了。」

「讓自己,心安理得?」

「是的,就如同人類『悲傷就要哭泣』『開心就要歡笑』『痛苦就要哀愁』『冷靜就要淡定』一樣,夏目老師的眼淚,說到底只是為了履行義務吧,履行你心中所謂的『傷心』的任務,因此,夏目老師哭了。」

像個孩子一樣,如同一個失去了依靠的弱者一樣哭泣。

不過那是假象,錄的意思就是這個。

夏目十分理解,可卻覺得有些荒謬。

「我果然無法認同吶,我的情緒當然是由我自己決定,為了他們而悲傷不是由於履行什麼任務,而是真的感覺到痛苦罷了。」

我——

夏目將水壺移到另外一邊,替將要被自己拔掉的雜草也澆了水。

「比起任何人都——反正,我認為此刻的行動是正確的。」

「固執的夏目老師也相當可愛啦,不過真的能夠做到嗎?愛上他人的夏目老師,到底是一副什麼模樣呢?人家有些期待哦。」

「你就期待好了。」

「收到,畢竟人家是夏目老師的敵人嘛。」 子卜殘餘的食物很快被侍者們收拾干象驟駝也都駛牲了討去,大廳裡面吃飯的只有這些富豪們,他們的保鏢跟班都沒有吃飯,剩餘的食物會分給他們一些,讓他們快點進餐,一會好繼續為老闆服務。

看著桌子上新鋪上的桌布,吳庸心裡再次的感嘆,這桌布都是華夏最好的綢緞製作,傳聞沙特集族的生活最為奢華,不見不知道,一見還真嚇一跳。

些珍貴的水果點心和飲料再次擺在了桌子上,每張桌子旁邊都有一個身材完美,穿著很少的美女侍者在服務。這些女子沒有一個是沙特本地女子,全是從世界各地撥尋來的絕色美女,其中為吳庸那桌服務的就是一個非常漂亮的華夏女子。

「諸位朋友,首先我要聲明一下,這個小型拍賣會只是我和幾個朋友弄出來讓大家消遣的,大家不用太在意,純粹當作娛樂,玩玩而已!」

瓦利德首先從自己的桌子上站了起來。對大家笑笑說道,大廳內有二十多張桌子,不過很分散,倒也不顯得擁擠。

「王子殿下,您就開始吧,我們都相信您!」

另一桌比一個四十多歲的富豪爽朗的笑道。這些富豪大部分都是五十歲以上。像吳庸和兩大家族代表這樣的年輕人並不多。

「那好。我們的拍賣正式開始!」

瓦利德拍了拍手掌,並且坐了下來。

大廳內的燈光瞬間暗了下來,剛網吃過飯回到大廳的眾位保鏢急忙都站在了自己老闆的身後,志明悄悄站在了吳庸的後面。

「拍賣就這樣開始了?」

吳庸低著頭小聲的問了霍多爾科夫斯基一句,吳庸也參加過好幾次拍賣了。還從沒有經歷過這麼隨意的拍賣,以前的拍賣都是單獨的房間,哪像現在這樣就都坐在一個大廳里。

「是啊。您有什麼問題嗎?」

霍多爾科夫斯基也疑惑的看了吳庸一眼。吳庸看著非常明亮的主席台。想說什麼,卻沒有說出來,最後搖了搖頭。

「沒有。算了,沒事了!」

「這種拍賣會大部分都是這樣舉行的,在這裡,拍賣品沒有違禁不違禁之說,就算違禁品,這裡的任何一個人都有能力把東西變成正常的收藏品。還有,這種拍賣會不會出現假的東西,如果有假貨流進這種拍賣會,那組織拍賣會的人以後再也抬不起頭了!」

霍多爾科夫斯基不知道吳唐想問什麼,不過還是把自己感覺到吳庸所不理解的講了出來,吳庸邊聽邊點頭,經過霍多爾科夫斯基的解釋,吳庸也明白了一些。

這是頂級富豪的拍賣會,和普通的拍賣會有著很大的不同,參加的人大都互相認識,所以也就不會分成單間來進行。另外,每個人的身價都不低。信譽價值都非常的高,所以這樣的拍賣會也不會有押金存在,如果誰拍下了東西而不付錢,那會被全世界的富豪都看不起。

還有一點,由於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所以主辦方必須保證沒一件東西的真實性,這裡不允許出現質品來騙人,在普通拍賣會上你有可能買到質品。但在這裡不可能,每件物品都是經過嚴格鑒定的,沒有把握的東西絕對不會放上拍賣台。

「感謝各位先生的光臨,首先出場的是我們今晚拍賣會的第一件拍賣品。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二世的王冠!」

個典型的歐洲人站在主席上台上開始主持拍賣,他是世界上非常著名的一位拍賣師,被瓦利德特意請來主持這次的拍賣。

「古埃及王冠!」

吳庸眼睛大大的看著從後面慢慢推進來的第一件拍賣品,對埃及法老吳庸多少了解一點,畢竟埃及現在是自己的的盤,埃及法老是古代埃及國王的稱呼,而拉美西斯二世是三千多年前的一位埃及法老,也就是說這件王冠的歷史已經有三千多年。

不愧是頂級拍賣會,第一個出現的就是非常不錯的東西,這種王冠幾乎無法在普通的拍賣會出現,即使出現也是有殘缺或者不美觀的收藏品。不像這尊王冠,:千多年了,看起來仍然金光閃亮,尊貴、奢華。

「今天我們所有的拍賣品都以美元為單位。現在我宣布,這件王冠的起拍價為五千萬美元!」

拍賣師微笑看著大家,下面比上面暗的多。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看見下面的人。

「怎麼也不介紹就宣布起拍價了?」

吳庸再次低聲問了一句,不管什麼拍賣會。在進行一件拍賣品的拍賣之前。都會對拍賣品進行介紹,可這裡只說了這是拉美西斯二世的王冠,其他什麼都沒說。

「在這裡的人,沒幾個是真正的收藏家,心漲懸要的只是那種感覺和樂落,那此介紹並不重要,重要矚止小西的價值,所以這樣的拍賣會不會對大家介紹詳細資料,都是直接宣布價格讓大家競拍!」

霍多爾科夫斯基小聲的解釋道,吳庸再次點頭,霍多爾科夫斯基說的一點也沒錯,這些富豪們家中都有不少的古董收藏,可又有誰是一個真正的收藏愛好者,還不都是為了面子問題,吳庸自己也一樣,家裡的古董買回去之後就是擺設,吳庸很少去看。

「七千三百真!」

霍多爾科夫斯基給吳庸解釋的時間裡,這件王冠已經提升了兩千三百萬,王冠雖然不錯。不過在這些人的眼裡只能算是中等。現在競價的只有幾個人,大多數人都沒有吭聲。

「八千五百萬!」霍多爾科夫斯基急忙喊了一句,他要在埃及投資,把這件王冠買回去送給埃及政府,可以讓他們短期內得到埃及人民的支持。

「八千五百萬一次。八千五百萬第二次,八千五百萬第三次,成交,恭喜這位先生的到這件法老王冠!」

沒多久,拍賣師便重重的敲下了錘,這個拍賣會給吳庸的感覺更親切,也更原始,連競價都是富豪自己或者身邊的人替他們喊話,比按個按鈕來競價要舒服的多。』「下面是我們今天的第二件拍賣品,這是一件來自華夏的寶貝,相傳華夏有炎黃兩位祖先。這件拍賣品就是華夏黃帝的一件戰袍,這件戰袍的起拍價是八年萬美元」。

侍者推著一輛車子從後面慢慢的走了過來,車子上樹立著一件古樸的戰袍,這件戰袍顯得略微有些發舊,在外觀上還不如剛才的王冠看起來更好看,不過年代上還有大小上都比剛才的王冠強上許多。

「軒轅戰袍!」

吳庸身後的志明臉色猛然一變,還好他們都在黑暗之中,沒有人注意到這點,不過志明的心跳現在已經加快了許多。

「老闆,這件戰袍您無論如何都要拍下來,他和您有著很大的關係」。

吳庸的耳邊突然傳來了志明的聲音,聲音中還透漏著一股焦急,當然,志明的話只有吳庸自己才能聽的到。

「原來是來自華真的好東西,我出一個億!」

前面突然人笑著說道,聲音很年輕,位置也正是美國兩大家族那個桌子上傳來的,只是吳庸還不知道這第一個出來喊價的人到底是兩大家族的哪一個。

吳庸的肚子里猛然間升起一股火氣,現在就算志明沒有對他說那句話,吳庸也不會放棄這件拍賣品,那邊這麼說,明顯是針對他。

「沒錯,確實是華夏的好東西,我們華夏人都自稱為炎黃子孫,祖宗的東西怎麼能落入別人的手裡,三億!」

吳庸冷笑一聲,一億的喊價直接被他加了兩倍,喊出了三億的價格,或者也可以說。剛才那邊加價兩千萬。吳庸直接加價兩億。

「噓!」

在場的人有很多都微微吸了口氣,看來傳言美國兩大家族和吳庸家族不和的消息並不是假的。不過一直到現在石油方面洛克菲勒和吳庸家族一直都有很好的配合。根本看不出一點不和的景象。

「果然是好東西,才兩次加價就翻了幾倍,搞的我也有些心痒痒,那就六億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