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星的科技發展,也是冷玉的責任之一,如果他為了自己的一時暢快,將CH研究院滅了,引發元星科技停滯甚至是倒退,那冷玉就有些對不起自己的身份了。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7 日 0 Comments

別人不是傻子,如果冷玉處理的不好,他就要從雲端跌落,相反,如果處理的很好,他將一步步加固自己的地位,甚至超過豪老頭的地位半截,成為元星唯一的『引導者』讓豪老頭成為一個副的。

同樣,如果豪老頭做的好,他也有可能成為元星唯一的『引導者』讓冷玉成為一個副的。

這就好比一個幫派,眼下,這個幫派內,有兩個幫主,兩個幫主平起平坐,各自管理幫中一半的事物,如果當某一位幫主做的比另外一位幫主好,幫眾弟子民心就向他,他就會成為唯一的幫主,而另外一個就會成為副幫主。

同樣,如果做的不好,就會被幫眾起鬨轟下來。

這就是權利的遊戲,如果在這場遊戲中利用武力一意孤行,那麼就會離心離德,落得一個被人孤立的下場。

回到現實

現在,擺在冷玉面前的就是這麼一個難題,如果他依仗武力一意孤行,就不會有人搭理他了,因為這傷害到了很多人的利益,影響到了整個元星的未來,所以冷玉要想一個萬全之策,在剪除掉黑暗集團后,CH研究院並不會因為資金斷裂,受到什麼影響,依舊可以運轉,給元星的科技發展做貢獻。

這樣一來,人們就會稱讚他,畢竟黑暗集團是個什麼性質,大家心裡都有數。

但讓冷玉感覺為難的是,他並不想讓CH研究院正常運轉,甚至想剿滅CH研究院,因為它是華贏天禾的。

華贏天禾這個人實在是讓冷玉太感覺頭痛了,如果冷玉殺了他就能全盤接管CH研究院就好了,但那是不可能的,華贏天禾統治CH研究院和進化大陸數百年,把整個進化大陸經營的跟鐵桶似的,一點亂子沒出,冷玉一個外來者,殺了他就想全盤接管CH研究院,有些…不太現實。

甚至,更殘酷的是,如果冷玉直接殺了華贏天禾,恐怕將會引起CH研究院和進化大陸的反撲,那個時候就更麻煩了。

冷玉不得不承認,有些事情,不是光靠殺就能解決得了的,殺,只會讓局面更加混亂。

冷玉坐在別墅內越想越心煩,始終都沒想到一個既能保留CH研究院對於元星科技的作用和貢獻,又能剪除掉黑暗集團和華贏天禾的萬全之策。

明天,剷除黑暗集團的行動就要開始,一旦開始,事情就無法挽回了。

與心煩意亂的冷玉不同,華贏天禾坐在自己的地盤中悠閑無比。

事實上,華贏天禾也受到了各方勢力的關注,自從一個月前,冷玉在世界安全大會上點名要他解散黑暗集團后,一些組織就慌了,亂了,他們通過各種手段,來探聽華贏天禾的口風,想問問黑暗集團被冷玉剷除之後,CH研究院還能不能正常運轉,他能不能將CH研究院保住,這要是不能運轉,不能保住,這些個組織,每年賺的錢要少百分之八十!

但是華贏天禾絲毫沒慌,他從世界安全組織回來之後,便一直在自己的地盤上,啥事情也沒幹,就整天悠閑的喝著小酒,誰也沒搭理,與冷玉那邊的情況成了鮮明的對比。

「冷玉!你的元星共同管理計劃出乎了我的意料,你的肅清計劃也鐵血的讓人害怕,但是,如果你想對我動手…」

明亮的卧室之中,華贏天禾舉著酒杯,透過酒杯望向了牆上的一幅照片,這張照片,是冷玉的。

「但是,如果你想對我動手,我就只能說一句,你這是在自找麻煩!」

紅酒一飲而盡,華贏天禾臉上露出了舒暢的笑容,今夜,他要的美人,就會有人給他送到了,這對他而言是大喜中的大喜!

當午夜十二點來臨

冷玉依舊在別墅內來回渡步,尋找解決華贏天禾這樁麻煩的方法。

恰在這時,一道黑影從別墅外突地躥出!

「會長!屬下有急事稟報!」

一名黑衣人半跪在冷玉面前急說道,此人乃惡魔人公會情報部成員,本來被冷玉分派到了混亂大陸各地,沒想今夜突然出現了。

「你有什麼事情?」

冷玉整理了一下思緒后冷靜的問道。

「會長!HD調查團一位情報員在大荒浪原見到了殺無戒現身,他覺得此事有必要通知會長,便通過HD調查團內部網路,聯絡到了我,讓我傳遞消息!」

「什麼?」

冷玉聽到手下的報告,有些懷疑自己聽錯了,殺無戒? 重生異世尋 那不是被自己剁成肉醬了嗎?怎麼在大荒浪原出現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說清楚點!」

冷玉眉頭一皺,隱隱感到此事有些不對勁。

「是!」黑衣人點頭急說道:「根據消息,HD調查團的情報員於晚上11點54分35秒見到殺無戒背著一名女子從星空之門衝出,在其身後還跟著派往玄道界的天行等人,像是在被天行等人追趕,離去是往西南方而去!」

「11點54分?一名女子?天行等人?往西南方而去?」

冷玉聞言大皺眉頭,冷靜的問道:「那女子是誰?天行等人為何追他?」

黑衣人聞言一低頭:「不清楚,根據HD調查團的情報員的描述,那女子被黑布裹著,若是不發出了求救聲,他也無法判斷是一名女子!」

聞言,冷玉轉身看向了牆壁上的時鐘,此時剛過零點,想了想,冷玉覺得殺無戒再次出現必有蹊蹺,便張開世界地圖,準備判斷一下他大概目的地。

「西南方,西南方…」

冷玉眉頭緊皺,視線從地圖上一一劃過,最終,當視線落到了進化大陸上時,頓時驚呆了,從地圖上看,進化大陸處於世界地圖的左下角,與大荒浪原剛好成斜線,正處於大荒浪的西南方位。

「進化大陸?華贏天禾和殺無戒關係不淺,他往進化大陸去到是符合常理,但是他是去哪幹嗎?還有他背著的女人是誰?」

想了想,冷玉快步走到電話旁,抓起電話便想聯繫天行這位當事人,問問到底發生了什麼情況。

「嘟嘟」

萬幸,天行這小子即使去了玄道界也依舊帶著通訊器,在電話『嘟』了兩聲之後,便被接通了。

「喂!」

電話那頭狂風呼嘯,看來,天行等人正在狂奔之中。

「是我,冷玉!想問問你們追殺無戒是怎麼回事?殺無戒背著的女人又是誰?」

冷玉沒有廢話,直接道明了來意。

電話那頭,大海的上空,天行聞言一愣,停在了半空,身後是丑牛,寅虎卯兔等人,但帝尊不在。

「天行老大,怎麼不追了?」見到天行突然停下,卯兔便疑惑的問道。

天行搖了搖頭,沒有說話,而是對電話這頭冷玉說道:「你的消息好靈通啊,這才幾分鐘,我都還沒來及告訴你呢,你就接到消息了?」

「閑聊以後再說,先說正事吧!你們為什麼追殺無戒?殺無戒不是被我打死了嗎?他怎麼又活了?」冷玉平靜的回應道。

「也不是什麼大事情,我帶人在靈界執行任務時,偶然發現殺無戒的蹤跡,一路追蹤下來,發現殺無戒吃了點人,我就來火了,就追了,至於他怎麼活過來的,抱歉,我不知道,或許我想你根本就沒有打死他」

天行表情淡然,他始終都是一幅冷冰冰的表情,但在說道殺無戒吃了點人的時候,臉上卻浮現一抹怒火。

冷玉知道,這殺無戒肯定吃了不少人。

「那他背著的那個女人是誰?」

冷玉再問道

「不清楚,我們是在半路遇見的殺無戒,遇到的時候,他就背著個女人準備回元星了,所以並不清出他背著的那個女人是誰」 「不知道嗎?」

冷玉聽到天行話,微微一皺眉,不知道為什麼,他隱隱覺得事情有些大條。

「你們現在在哪裡?殺無戒逃到了什麼地方?」

冷玉覺得有必要過去看看,畢竟,殺無戒這個傢伙沒死,太反常了,明明都被剁成了肉醬,居然還活著有些逆天。

「我們剛追出大荒浪原」

電話那頭,天行平靜的答道。

「行,你們繼續追,我過去看能不能堵截一下!」

冷玉看了一眼地圖后,心中已經有了主意。

「好!」

天行應了一聲便掛斷了電話,帶著人繼續追趕殺無戒。

冷玉這邊,掛斷電話之後,冷玉回過身來,對半跪在地上的黑衣人吩咐的:「你留在這裡,向刑拳和嬴正他們說明情況,我出去一趟!」

「是!會長!」

黑衣人重重一點頭,便見到冷玉直接衝出了別墅,在別墅上空一個暴力轉折,便直接往進化大陸的方向飛去。

…….

進化大陸,華贏天禾接到了殺無戒傳來的消息。

「華贏天禾!快來救我!我要被天行他們追上了!」

一開口,殺無戒的話便讓華贏天禾皺了皺眉頭。

「怎麼回事?你一個豪俠級高手,怎麼被天行他們攆著跑?」

華贏天禾有些不悅

「我TM實力沒恢復啊!不是早跟你說了嗎?你趕快來!你不來你的小娘子我可就管不了了!」

殺無戒心中氣急,他被冷玉剁成肉醬之後,雖然僥倖活了下來,但實力並沒有恢復,現在只有狂人級五等的實力,這點實力撞上天行等人,那就只有一個下場,被攆的跟狗一樣,而且外加殺無戒帶著人,他就更不方便了。

「你先別急,好好把事情說一遍!你是怎麼和天行他們撞上的?你事情敗露了?」

危機時刻,華贏天禾隱隱感到了不妙。

「沒暴露,我回元星的時候,恰好撞見了天行他們,他們一見到我就跟瘋狗一樣沖了上來,我見勢不妙就強行沖關,回了元星」

「你強行沖關回的元星?」

一聽到這個消息,華贏天禾驚得立即從座位上坐了起來,臉色鐵青。

「你回來的時候有沒有被人發現?」

華贏天禾冷靜的問道。

「不知道!當時情況危機我那管得了那麼多!?哎喲!你就別廢話了!快來救我!我在南方海域上空,去進化大陸的路上!」

元星一共有東南西北四大海域,靠近南方大陸的海域便叫做南方海域,此時,南方海域上空,殺無戒背著一個被黑布裹得嚴嚴實實的女子,正風馳電掣往進化大陸趕,一邊跑,還一邊往回看,猶如驚弓之鳥。

「惡賊!竟敢趁我閉關暗算我!快放我出來!」

殺無戒的背上,一女子聲音傳出。

「你TM閉嘴!要不是你個娘們老子會被那幫兔崽子攆?」

殺無戒心中怒氣騰騰,他乃豪俠級高手,但因為實力沒有恢復,被一幫狂人級狂追不舍,心中實在是窩火。

這頭,華贏天禾在沉思,在聽到殺無戒是強行闖關回來的時候,華贏天禾心中便隱隱感覺有些不妙。

「殺無戒肯定被人發現了!殺無戒在別人眼中,已經被冷玉打死了,如果他悄悄回元星,誰也想不到一個死人回來了,這本來是萬無一失的事情,但他強行闖關一定會被人發現,一旦被人發現,對方見到殺無戒這個死人居然活了,肯定會起疑心,目前冷玉在整個世界範圍內地位崇高,在玄道界『殺死』殺無戒的人又是他,現在殺無戒還活著的消息一旦被人知道,肯定回第一時間將消息傳到冷玉哪裡,詢問情況!」

華贏天禾冷靜的在房間內來回渡步,思考其中種種疏漏。

「殺無戒盲目闖關,還被人追著,肯定會將形跡泄漏!消息一傳道冷玉耳朵,如果冷玉判斷出殺無戒朝進化大陸而來,肯定會去堵截殺無戒!說不定現在已經動身了!」

華贏天禾想到此處,微微閉上眼睛,腦海之中一幅世界地圖便已呈現。

「冷玉目前在混亂大陸,從地圖上看混亂大陸的位置和進化大陸在一條直線上,從距離上看,混亂大陸到進化大陸的距離要比從大荒浪原到進化大陸近。如果他想攔截殺無戒的話,最合適的地方就是堵在進化大陸的前方,如他要去半道攔截的話,就拉長了路程,萬一錯開,他就失去了先機,甚至還有可能丟失掉殺無戒的蹤跡!所以,來進化大陸這裡等著是最好的選擇!只要殺無戒的目的是進化大陸,那麼冷玉在進化大陸前方等著,就一定會攔截成功!」

想到這裡,華贏天禾心中一緊,幸好他心細,想到了這點,如果他沒想到這點,萬一冷玉直接來進化大陸堵殺無戒,那麼他的美人將會被冷玉在自己家門口直接被劫走!

想到這裡,華贏天禾便準備掛斷與殺無戒的通訊;準備帶人去攔截冷玉,解圍殺無戒,只要冷玉敢來,他帶人就能把殺無戒救走!

但就在華贏天禾準備掛斷通訊之時,他的腦海之中靈光一閃,對通訊器那頭的殺無戒問道:「天行他們在追你?」

「你憋了半天就這話?你這不是廢話嗎!」

殺無戒此刻化為了一頭暴怒了公牛

反倒是華贏天禾卻越來越冷靜,此刻他的腦海無數道聲音在浮現,在推演事情的走向。

「這次派往玄道界的派遣團全是世界安全組織的首腦成員,十三隻執法者小隊首腦,除了子鼠以外,其餘人都在,現在,他們正在追殺無戒,這是不是一個機會?」

華贏天禾腦中急速思索,他需要在最段的時間內做出判斷,否則時間會來不及!

「上一次,計劃夭折,鑰匙沒能夠得到,這次是不是一個機會?」

華贏天禾在沉吟,他回想起來上次的亥豬事件,在亥豬事件之中,他就是幕後黑手,那個名叫止戈的計劃,就是為了得到打開大惡牢最深處的鑰匙而精心設計的一出計謀,結果沒想到,夭折了,夭折的十分徹底,最後還讓世界安全組織提高了警惕,那是華贏天禾最失敗的計某,每每一想起,華贏天禾便夜不能寐,他實在無法想象,明明都計算好每一個環節了,可結果還是出了差錯,整個事件,從一開始就向著不可控制的方向發展,令他心中鬱悶不已。

那一次,他本想借著惡魔人公會考核召開,設計借世界安全組織的手,先殺冷玉的緋聞女友紅辣椒,激發矛盾,再殺大惡牢守護者老A的結拜兄弟,把老A引出來,強化矛盾,再殺申猴這位與未羊有著絲絲關係的執法者首腦,點燃矛盾,再策反辰龍,誣陷黑老怪,引爆矛盾,如此一來,將會引起世界安全組織和惡魔人公會的戰爭,他便好指示內奸盜取鑰匙,打開大惡牢,放出一位凶名盈野的惡人。

可沒想到,計劃一開始,便出現了巨大的紕漏,紅辣椒沒殺掉,矛盾無法激起,有矛盾的只是世界安全組織這邊單方面而已,冷玉和他的惡魔人公會完全沒有受到絲毫影響。

「那個時間點,鴛婆婆為什麼會在哪裡?她為什麼會在哪裡?」

華贏天禾百思不得其解,鴛婆婆她為什麼會留在大美食街,明明他發現鴛婆婆還在後,就連忙派人送信給內奸讓內奸去叫她走了啊?她為什麼還留在哪裡?

如今他的內奸已死,一切死無對證,他也沒辦法知道事情的真相了,他不可能傻傻的去問,那樣只會暴露自己,直接間接在豪老頭和冷玉面前承認是自己策劃的,那樣的話豪老頭絕對會殺了他的,畢竟,世界安全組織那一次死了那麼多人,而起還都是執法者首腦這些高層人員,豪老頭怎麼可能不動怒?

索性,上一次,冷玉和豪老頭他們沒有拿到絲毫證據可以證明是華贏天禾策劃的,他便逍遙法外。

而今天他又看到了一次機會

「除了子鼠以外,其他人都在,按照所獲得的消息,鑰匙一定在天行,丑牛,卯兔…新的亥豬這十二其中一人身上,雖然經過上次事件,豪老頭有可能再一次親自保管鑰匙,也有可能將鑰匙轉移,但…」

華贏天禾開始躊躇,開始猶豫不決,事實上,那打開大惡牢最深處的鑰匙本來是一直被豪老頭保管的,但以前發生過一件大事情,一名思維類覺醒者神偷膽大包天,利用詭異難防的空間異能,趁著豪老頭放鬆警惕,在靠椅上小憩之時,在萬里之外,在豪老頭身上偷東西,無意中盜取了藏在豪老頭身上的鑰匙,雖然豪老頭第一時間察覺到了異常,並將鑰匙追回,但這次事件卻將豪老頭嚇得不輕,從那以後,豪老頭便時常轉移鑰匙,以防萬一再出現一個神鬼難防的神偷,膽大包天到他身上偷東西,一旦將鑰匙偷走,那可就慘了,如果是不知道用途的還好,要是知道用途的人,天下就大亂了。

「鑰匙在豪老頭和在天行執法者身上的幾率是一半一半,在子鼠上的幾率不大,經過上次事件,在豪老頭上的幾率最大,但也還是有幾率在天行他們的身上!」

華贏天禾心中考慮著種種可能性,如果這次他成功,將會震動整個元星!

最終,華贏天禾決定試一試!

「殺無戒!現在!你聽我指令!」 冷玉出了混亂大陸后,亦如華贏天禾所料,直接朝進化大陸而去,準備在華贏天禾的眼皮子地下攔截殺無戒。卻不知,華贏天禾早已料定冷玉行蹤,更就此設計,謀劃一場驚天陰謀!

…….

南方海域上空,夜色漸深,下方是漆黑的黑水,如深淵一般,雖然表面風平浪靜,但卻隱藏著滔天的能量,一旦有普通人跌落其中,必將屍骨無存!

正在這時,一道銀光劃破長空,他的背上背著一個被黑布包裹的女人,正在竭力呼救,他的身上戴著一塊腕錶,腕錶投射出了一道光屏,光屏中,有一男子,正嚴肅的在說著什麼,一會兒,背著女人的男子點頭道:「行!我知道了!」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在與華贏天禾進行通訊的殺無戒!話音落地,殺無戒便背著女人,在空中一個轉折,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