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諸位娘娘都與古清風之間有過一段因緣,有的甚至還不止一段因緣,而是三生三世的因緣,不過,所謂三生三世的因緣,只是諸位娘娘的布的局罷了。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甭說諸位娘娘與古清風之間因緣只是一場局,即使諸位娘娘真的念及舊情,哪怕真捨不得古清風,也不會開口讓古清風終止放飛自己。 「看來諸位娘娘都巴不得爺我放飛自己啊!」

古清風眯縫著眼睛橫掃著諸位娘娘,嘴角噙著自嘲的笑意,道:「得!看來是老子自作多情了。」

說罷。

古清風又看向遠處的原罪老祖,問了一句:「你們呢,是不是也和諸位娘娘一樣,巴不得老子放飛自己?」

沒有人知道正在放飛自己的古清風,為何會突然冒出來,而且還說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話。

場內的原罪老祖更加不知道,面對古清風的詢問,他們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覷,誰也沒有回應,也不知道古清風問這話究竟是何意。

「我想你們應該都不希望老子放飛自己吧,不然的話,先前也不會興師動眾的出手了。」

「就因為你們這些兔崽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搗亂,讓老子的心神一直不寧,甭說放飛自己,意識都差點瘋魔迷失。」

「老子本來以為你們意思意思就得了,有諸位娘娘在你們會知難而退,顯然,老子錯了,也低估了你們心中的執念,所以,老子不得不暫停放飛自己。」

「現在老子來了,你們不是想阻止老子放飛自己嗎?那麼就動手直接殺了我。」

「放心,這一回沒有人阻攔你們。」

這是什麼情況?

古清風故意暫停放飛自己,為的就是讓這些原罪老祖出手抹殺他?

是的。

至少看起來是這樣。

場內的原罪老祖有一個算一個,面對此間的古清風,誰也沒有出手。

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他們先前敢出手,那是因為古清風正在放飛自己,猶如陷入沉睡之中一樣,即使他們出手,古清風也無法抽身對付他們,故此,他們才敢出手。

而現在古清風暫停放飛自己,人也蘇醒了,他們自然也就不敢動手了。

儘管他們都親眼目睹古清風已經放飛了九種禁忌大道,也放飛了三位幽主的神識魔念,按理來說,喪失了九種禁忌大道與三位幽主的神識魔念之後,古清風差不多也就等於無牙的老虎,根本沒有什麼威脅。

問題是,古清風身上並不僅僅的九種禁忌大道,也不僅僅是三位幽主的神識魔念,還有一個古老族人的神識魔念。

古老族人的神識魔念,究竟被古清風放飛了沒有,誰也不知道。

即使古清風放飛了古老族人的神識魔念,他的肉身成就的是乃形不散,神不朽的永恆神話。

誰又能打破得了一個永恆神話?

答案是肯定的。

誰也打破不了。

若是永恆神話可以打破的話,永恆也就不是神話了。

「既然你們不動手,那麼老子就不客氣了!」

話音落下。

虛無飄渺猶如孤魂野鬼般的古清風突然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像從未存在過一樣,然而,就在他消失的同一時間,身影又出現在原罪老祖的人群之中,只見他手起掌落,砰的一瞬間,一位原罪老祖當場灰飛煙滅。

砰!

一位修出原罪本身的老祖灰飛煙滅!

砰!

一位修出原罪真身的老祖灰飛煙滅!

砰!

一位融入原罪之血的老祖灰飛煙滅!

砰!砰砰砰!

彈指間的功夫,數十位原罪老祖就那麼被古清風屠滅了。

這一幕發生的實在太快了,快的令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當原罪老祖們回過神來的時候,卻已經遲了,一個又一個的原罪老祖慘遭古清風屠滅。

面對古清風,他們根本沒有任何還手的機會,哪怕連逃離的機會都沒有,無論是修出原罪之身的老祖,還是融入原罪之血,融入原罪之精的老祖,在古清風面前皆如螻蟻一般不堪一擊。

轟!

虛空之中開始變化,滾滾原罪之力化作千變萬化的神通手段襲向古清風。

令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強大的神通手段擊在古清風身上,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一道兩道……百道千道!

無論神通手段多麼強大,多麼玄妙,多麼可怕,擊在古清風身上之後,皆會莫名其妙的從其身上穿透過去,就像穿過空氣一樣,仿若此間的古清風真的只是一道虛無的影子。

不!

就算只是一道虛無的影子被神通手段穿過,也會潰散吧?

不潰散也會動蕩吧?

不動蕩也會扭曲模糊吧?

再不濟也會受到影響吧?

可是在場的眾位老祖看到一道又一道神通手段擊在古清風身上的時候,古清風那虛無飄渺的身影,莫說潰散,也莫說動蕩,更莫說扭曲模糊,哪怕連絲毫影響都沒有。

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此間的古清風仿若壓根不曾存在過一樣。

為什麼會這樣?

這難倒就是形不散,神不朽的永恆神話嗎?

不知。

誰也沒有見過永恆神話。

殺!殺!殺!

殺戮從未停止!

也不會停止!

古清風所到之處,那些原罪老祖皆如泡沫般一觸即潰,無人能夠抵擋,無人可以與之匹敵。

「玄冥老祖,如果老子沒記錯的話,動手的時候,就你叫的最歡吧!滾過來受死!」

古清風沉聲怒喝,抬手一掌,猶如擊破蒼穹一般,虛空都為之破碎開來,玄冥老祖的真身直接從虛空中墜落下來。

他看起來狼狽不堪,面如死灰,七竅出血,嚇的魂飛魄散,墜落下來,根本不敢有任何遲疑,欲要血遁逃離。

可惜還是遲了。

就在他從虛空中墜落下來的時候,古清風的人影已然出現在他的旁邊,手起,掌落。

砰的一聲,玄冥老祖當場灰飛煙滅。

「還有你!綠袍老祖!」

古清風一步踏出,身影在原地消失,出現在綠袍老祖的旁邊,又是手起掌落,一掌扣在綠袍老祖的頭頂,砰的一聲,綠袍老祖連哼都沒哼一聲,當場灰飛煙滅。

「你的身外化身也不例外!滾出來受死!」

死字落下,綠袍老祖蟄伏在虛空之中足足十八具身外化身墜落下來,古清風看也不看,直接揮手一掃,喝道:「統統給我滅!」

不見光華閃爍,也不見力道爆發,只見虛空之中,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響,綠袍老祖十八具身外化身隨之灰飛煙滅了。 所有老祖皆知古清風很強大,強大的不可思,也不可議,更強大的超出想象。

是的。

他們都知道,不管是原罪老祖還是大道老祖都知道。

正因為都知道,所以古清風醒著的時候,誰也不敢冒然出手,哪怕試探也都是用身外化身試探,也只有等古清風放飛自己之時,他們才敢出手去圖謀古清風身上的神識魔念。

本以為放飛九種禁忌大道與三位幽主的神識魔念之後,古清風已是無牙的老虎,即使無法將其抹殺,至少也沒有太大的威脅。

直至古清風毫無徵兆的大開殺戒,望著一個又一個的原罪老祖接二連三的灰飛煙滅,大家才意識到自己錯了,而且還是大錯特錯。

他們不是低估了古清風,而是古清風的存在根本無法估計。

放飛九種禁忌大道與三位幽主之後的古清風,非但不是無牙老虎,反而更像如虎添翼一樣,那些修出原罪之身的老祖在他面前不堪一擊也就罷了,就連融入過原罪之血的原罪之子也都不堪一擊,哪怕是身為原罪變數的玄冥、綠袍兩位老祖竟然也毫無還手之力被古清風一掌打的灰飛煙滅,更恐怖的是,綠袍老祖足足十八具身外化身也都在劫難逃。

望著這一幕。

聖道、天道、仙道包括各大洞天福地的大道老祖們,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神情一個比一個驚慌,眼神一個比一個恐懼,內心更是一個比一個顫抖。

在此之前。

聽聞古清風還沒有放飛自己的時候,他們都很激動也很興奮,而且也都蠢蠢欲動,內心都盤算著,即使放棄圖謀古清風身上的神識魔念,也要阻止古清風放飛自己。

當古清風大開殺戒的時候。

當一個個原罪老祖接踵灰飛煙滅的時候。

當綠袍、玄冥兩位原罪變數老祖都被古清風一招屠滅的時候。

各大洞天福地的老祖們,內心的激動興奮早已煙消雲散了,換之出現的只有驚慌只有恐懼。

數不盡的驚慌,數不清的恐懼。

所謂的蠢蠢欲動,也只剩下驚慌失措。

出手阻止古清風?

如何阻止?

原罪老祖們祭出的諸般神通造化,擊在古清風身上,如同穿過空氣一般,對他沒有造成任何影響,哪怕一丁點都沒有,還如何阻止?

那些原罪老祖面對古清風,皆如泡沫一般,一觸即潰,無不灰飛煙滅。

誰還敢阻止?

誰敢動手?

不敢了。

誰也不敢了。

莫說各大洞天福地的老祖不敢,縱然是九天子與九聖子,此時此刻也都被眼前的一幕嚇破了膽。

什麼狂傲,什麼自信,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有的甚至身體都在禁不住瑟瑟發抖,連站都有些站不穩了。

無法無天,不可一世的他們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是何等的渺小,渺小的猶如螻蟻。

哪怕是聖道的聖老,天道的天老,天道的仙老們,望著這一幕,亦都心生恐懼。

因為正在發生的一幕,讓他們不禁想到了荒古時代。

他們都清晰記得,當年三千大道的老祖阻止無道尊上的時候,漫天的神通造化擊在無道尊上身上,同樣沒有對無道尊上造成任何影響,亦如無道尊上不曾存在一般。

當年無道尊上是這樣。

現在古清風又是這樣。

這不得不叫他們懷疑一件可怕的事情。

那就是漫天的神通造化無法對古清風造成任何影響,究竟是因為古清風成就的形不散神不朽的永恆神話,還是因為古清風已經問鼎了原罪真主,人已不在大道之內。

不知。

誰也不知。

只知先前還密密麻麻成群結隊的原罪老祖,此刻已被古清風屠滅的七零八落。

沒有人知道古清風屠滅了多少原罪老祖。

也沒有人知道多少原罪老祖活了下來。

或許是殺累了,也或許是殺夠了。

古清風終於停手了。

他還是他。

如同出現時那般,虛無縹緲猶如孤魂野鬼一般。

古清風並沒有離開,而是佇立在虛空,望著緩緩旋轉的混沌漩渦。

虛空中各大洞天福地的老祖們,個個恐懼萬分,親眼目睹古清風屠滅了諸多原罪老祖之後,他們也不敢再去圖謀什麼神識魔念,三千大道也不想守護了,甚至連洞天福地能不能傳承下去,他們也不在乎了,他們只想活著。

只是……

如何才能活著?

拚死一搏?

不敢,也沒那個膽子,他們很清楚,即使自己拚死了也未必有一博的機會。

跑?

又能跑到哪去?

這裡的空間早已不知變化了多少次,變化的早已混亂不堪,他們根本不知道這裡是什麼空間,是離宮?還是其他九宮?還是荒古黑洞,誰也不知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