僚機里的三木信言囂張的說道。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轟炸機里。投單手已經開始轉杯,準備低空轟炸哈爾濱,為後續的大部隊找到所有的防空火力點。

他們雖然是有炮灰的意味,但一根筋的日本人並不在意,反而對於首戰出征抱著榮耀的念頭。

就在大家都很安穩的各自準備,觀察空中的時候。突然,飛機一震,緊接著機身薄薄的外殼就跟紙一樣被什麼物體撕開,同時,他們聽到了爆炸聲。

「防空炮!!拉升!!!」

帶隊的敬衛紗笊鋁?渾然沒有在意。

這時候的防空炮還不具備近爆的能力和內置鋼珠的這種防空方式,他們有理由相信。聽到的聲音是地面高炮發出的。

可就在這時,密集的轟轟聲中,敬衛裳矍耙歡潿淶難淘瞥魷?沒等他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他機艙的玻璃驟然碎裂,緊接著頭一疼,他的意識隨之迅速離體。

「中彈了……」

這是他最後一刻冒起的念頭。

在他意識消失的同時,天空中愜意飛行的飛機紛紛大亂。他們不斷被機身上傳來的咚咚聲驚的頭皮發炸,在空中,皮薄的飛機可經不起任何打擊。

就在咚咚聲出現的同時。沒等飛機拉升,這些雙翼的老飛機那沒有防護的郵箱、機翼、機體重要不菲紛紛被物體擊中。

「我們中彈了!飛機失去了控制!!!」

一架轟炸機上,駕駛員驚恐一邊大喊,一邊的操作著。

起他人員慌亂的背起降落傘,他們知道。距離地面五六百米,不及時跳傘的話,將沒機會離開墜毀中的飛機。

可沒等機艙門打開,他們做最後等待,看駕駛員是否能夠將飛機控制住呢,轟的一聲,一團火焰自機身底部噴出,劇烈的震蕩將所有人掀翻在地,雜物四散亂飛。

「中彈了!!跳傘!!」

失去控制的轟炸機冒著烈火,一頭扎向地面。

駕駛員大喊著,試圖離開座位,打開機艙逃命。

可爆炸損毀了艙門的控制,別說他在急速下墜中難以站立了,就來拿機艙門那裡的機槍手都無法打開艙門。

就這麼一耽擱的功夫,機艙內灌進大量空氣讓火焰迅猛燃燒,烈烈的,呼啦就將整個機艙灌滿,在凄慘的喊叫聲中,轟炸機下墜了不到二百米,就轟的一聲空中解體,讓空中暴起一大團的火光。

與這架轟炸機相比,那些攻擊機更是倒霉,他們體型小也就意味著駕駛員更靠近飛機的邊緣,那猩濺的鋼珠沒有阻礙的直接穿透了機身,擊中裡面的飛行員。

一架架日本人稱之為雷擊機的攻擊機在咚咚聲中,不等飛機失控,駕駛員紛紛斃命,十五架攻擊機在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裡,全部失去控制,尖嘯著,沖向下面的雪原。

看著天空爆出的焰火,陣地上的高炮戰士興奮的大叫,手裡的動作更快,搖著炮,跟張移動的飛機,繼續射擊。

卡車上的新式高炮和機關炮更是緊咬著已經飛臨頭頂的日本飛機,嗵嗵的不斷轟擊。

設定好的延時引爆讓飛起的炮彈在空中炸起一團團煙霧,讓一架架的飛機不是起火,就是失去控制,更是有幾架直接被炮彈擊中,連喊叫的時間都沒有,空中直接炸開。

「呼叫基地!!我們遭到了地面攔截!!請求返航!!」

「返航?」

看著應該起飛沒多久,按說應該抵達目標附近的轟炸編隊傳來的電文,指揮官不解的咒罵了一句,「八嘎!連被什麼攔截也不說清楚!」

可他再聯繫飛機,卻沒了動靜。

此時,天空中一朵朵的火焰翻滾著,一個個潔白的降落傘飄蕩著,一架架飛機拖著濃煙直衝地面的,在短短不足兩分鐘的時間裡,三十架轟炸機,十五架攻擊機,在五十餘門高炮,二十餘門機關炮的密集攔截中,一架沒能剩下,電文,也只發出去了一封,再無動靜。

「報告獵鷹,這裡是高炮四號陣地,所有飛機已經全部攔截,正準備抓捕跳傘的日軍飛行員。」

當步話機里傳來彙報的聲音時,緊張等待結果的眾人立時歡騰。四十多架飛機,兩分鐘全滅,他們覺得不敢相信。這也有點太快了。

董庫並沒有太多擔心,也沒有過多的興奮,他太來哦接這是后的日本飛機了,鋼珠足以撕碎他們的機體,將重要部位擊毀。

看著雀躍的眾人,董庫笑了笑下令道:「快速隱蔽炮位,不留活口,我們不需要情報!!」

「是!」

那邊接到命令,利卡傳達,讓還冒著煙的高炮快速回到各自的隱蔽處,卡車紛紛開到為他們準備的偽裝網底下,再度消失。

董庫知道,日軍的第二梯隊到來之前,肯定會有偵察機先一步抵達,找到第一編隊被攔截的原因。他很慶幸,那架轟炸機發出的電文沒有提到是遭到了什麼攔截,這讓他有了更多的機會隱藏防空火力,打擊更大的轟炸編隊。

飛機炸毀、墜落的去矛距離哈爾濱不過十二三公里,劇烈的爆炸被躲進防空設施的市民們聽到了,他們既緊張,又恐懼,不知道轟炸倒地會是什麼樣。

可他們的忐忑持續了不足五分鐘,空襲警報解除了。

「大家不要亂,日本人的飛機被打下來了,已經不會靠近哈爾濱了,大家安心各忙各的吧,注意聽著空襲警報」

一個個先遣軍的戰士大喊著,安撫疏散躲避空襲的民眾。

「飛機就這麼被攔下了?」

一名小販不敢置信的念叨著。

「這有什麼?先遣軍什麼做不到?安心賣你的烤腸吧!」

一名熟識他的人回了句。

飛機殘骸那裡,已經被先前軍團團包圍,落在地面的日軍飛行員大喊著,舉起了雙手,他們用半生不熟的漢語喊道:「我投降……不能虐待俘虜……」

一名營長看了看周圍還冒著煙的一片狼藉下令道:「快點將這些打掃了,送回物資回收部。」

下完令,看著一各個被押過來的日軍飛行員,他一擺頭說道:「我們不需要俘虜!」

已經確認沒有遺漏,戰士們毫不猶豫的扣動了扳機。

一名戰士在那個喊著不要虐待的日軍飛行員的屍體,啐了口說道:「老子肯定不會虐待你……」

著邊打掃戰場,新京的機場卻一片的忙亂,每架轟炸機上都有電台,雷擊機雖然聯繫不上了,但轟炸機只傳回來一段沒頭沒尾的電文,就再無動靜,這讓指揮官們疑惑不解,他們太需要知道敵人的防空力量了。 振興農業並不是不發展工業,而是除了發展軍工以外,只發展優勢產業,以永磁電動機為代表的機電產是其中之一,再有就是化產,純鹼、合成氨以外,有機化產是其中重點。高中化選修五整本書講的都是有機化,而其中高分化更是介紹了兩種合成高分化合物的方法。

一種是加聚合成反應,另一種是縮合聚合反應。前者書中舉的例是聚乙烯,後者則是聚醯胺纖維,也就是錦綸66,美國人稱之為『比蜘蛛絲還細、比鋼鐵還硬』的尼龍。除了聚乙烯和尼龍外,書中還有酚醛樹脂、滌綸、順丁橡膠、聚丙烯酸鈉的反應方程式和反應介紹。

東西雖多,但都少有催化劑的介紹,這是一個為嚴重的問題。合成氨的原理早就有人知道,但反應條件,反應所需的催化劑才是合成氨工業的關鍵。高分材料也是如此,以聚乙烯為例,其雖在十年代就已發明,並在二戰前投入了實用,但真正實現低成本生產,還要等六十年代末中壓、常壓高效催化劑出現才得以實現,而即便那時,產量也才七萬噸。

技術發展的細節並不是楊-★銳所知的,他只知道這些東西日後必大行於世。現在即便不能實現工業化生產,也還是要持之以恆投入,今日高分實驗室拿來的尼龍絲襪就是其中之一。

沒有顧及依偎在身側的女人,他把玩著已經從女人大腿上脫下來的絲襪想著事情:這東西能賺數十億打死他都不信,現在生絲絲襪的價格在十美分到四十美分之間。尼龍襪即便能翻五倍,那也只能賣兩美元一雙。全世界十七億人口,唯有歐美女人才能消費得起生絲襪。而比生絲襪貴五倍的尼龍襪,以歐美不到五億的人口計算,全世界的潛在客戶不會超過一億二千萬。這一億兩千萬潛在客戶多少人會買尼龍襪,會買的人又能買多少雙絲襪?

楊銳對尼龍襪預估是年銷售額在一億美圓以下,十年之後如果不推陳出新,那不說銷售俄會在爆發後下降,技術也很有可能會被歐美公司破解。真要是那樣,那高額利潤將馬上消失,尼龍最終變成一種比人造絲高端一些的原料而已。

尼龍如此。聚乙烯那就更是不堪,因為要反應要在100-300mpa、300的環境下反應,高昂的成本使得得產量低,工部提上來的一個計劃年產量只有可憐的一噸;滌綸也是如此,催化劑的限制使得其成本高;酚醛樹脂德國人已經做出來並投入使用了;而合成橡膠更是坑爹,成本是天然膠的好幾倍,即便擴大產量結果還是要比天然膠貴,項目負責人認為除了保證戰略軍事物資的供給以外,合成橡膠毫無意義;最後就是尿不濕了。這東西或許可以賣給那些收入高的家庭,可銷售終究有限。

男人眼睛混亂混亂的轉,程莐用手撫著他的臉,柔聲道:「又有事情想不開啊?」

「嗯?嗯。」男人應了一聲。好半響才道:「這襪覺得怎麼樣?要是賣一塊錢一雙,你會買幾雙?」

「一塊錢一雙?」程莐驚訝道,她接過那襪道:「這價錢貴了。怕沒幾個人能買得起。還有,這……。這襪這麼薄,誰敢穿出去?最多只在家裡穿。」

「嗯。」楊銳想著整個高分化產業。根本沒心思說話。和後世遍露大腿,恨不得不穿的女人相比,這個時代的女人是為保守的,不說亞洲,就是歐美也是如此。難道這襪只能做成情趣,勾引男人用嗎?

上有所思,下有所動,貼著他的女人大腿忽然感覺到了『異動』,嫩白的臉再次修紅了。就在她以為又要大戰回合的時候,男人卻一骨碌掀開被起了床,很正色道:「很忙啊,很忙啊,很多報告還沒看呢。」

書房的門關了一小時后又打開了,找了半天娘的楊無名一見來就蹭到程莐身邊,追問她剛才去哪了。夫妻倆好笑下只得編了一個謊把孩騙了過去。待母倆走後,楊銳點上煙翻開了農部關衙前遞上來的件,新鄉村建設報告看了起來。

這是農部幾個留生在遼東諸縣調查之後寫出的報告。與全國其他縣不同,通化、懷仁、寬甸等縣的識字率高達分之六十,鄉村的道、校、衛生、藝、農業、林業、組織、經濟都出乎意料的好,這裡彷彿不是中國,而是日本或者是西歐國家。

帶和這樣的驚異,在研究兩年之後,農部希望能把遼東鄉村模式推廣到全國。即通過教育消除青壯盲、德育農民,使其擺脫『愚、貧、弱、私』之舊性,成就一個健康良善之新農民;在教育農民、改變農民舊習的同時,再通過合理的經濟規劃、有效的科技推動、良好的農戶村莊協作,共同建設富裕的新鄉村。

在這份報告中,楊銳能看到開國前中國教育會所實行的那些東西,也能看到自己以前所教授的區域經濟的內容,還有農會的組織辦法、增產增收的科技術等內容。這報告基本把以前中國教育會、關東銀行遼東經濟規劃工作組、東北農村信用合作社、農會四者的工作有機的整合在一起。提出『以土改和教育為基礎、以合作和科技為手段,達到豐富鄉村化、繁榮鄉村經濟、改善鄉村衛生、穩固鄉村政治之目的』的新鄉村建設方案。

報告做的很全面,對遼東開國前農墾公司、農貿公司、農會、農村信用社、農村合作社的工作做了中肯、積的評價,而在這個基礎上所提出的鄉村未來規劃,很像後世的日本、韓國的農協;特別是考慮到中國農村地塊狹小。小面積種植成本高昂的缺點,報告提出要以遼東鄉村的農村專業合作社為模板。將其在關內各省推而廣之,以真正實現的農業科化;而因為遼東各縣都有榨油廠。報告上又認為可扶持建設鄉鎮工業,以繁榮鄉村經濟。

看到鄉鎮工業楊銳就笑了,他提筆把鄉鎮工業改為鄉村企業,而後再細細思考這些鄉村企業包含什麼內容。很明顯的,鄉村企業只能像在溫州的柑橘合作社那樣,有全體柑橘種植戶投資,也由全體柑橘種植戶經營,各戶農民按照產量將一定的資金停留在合作社,以保證合作社的運行。這種美國新奇士模式。只適合農產加工銷售,並不代表所有工業都能行如此實行。

一些外來的工業,比如農資用,農具、農機、化肥、農藥等,只能在臨近礦產資源或綜合工業園附近生產才最合理;而生活用,肥皂、鞋襪、服裝、日用貨,則應該在交通更為便利、經濟更為繁榮的地方生產。

農村真正能做的還是初級農產加工,為全國各工業區提供原料。只有那種本就處在交通節點上並臨近城市的農村,才能真正的發展成工業園。不然。最終還是像張謇建設南通一般,再怎麼建設也只是紡織和製鹽,其他工業想建設也建設不起來,畢竟江對岸就是中國經濟的中心滬上。有滬上在,南通怎麼能出頭?

後世的鄉鎮企業起家的時候在鄉鎮,但等發達之後。全部會離開農村,進入更高層次的經濟圈。之所以還稱呼其為鄉鎮企業,不過是因為從成鄉鎮起家而已。

鄉村企業是農村專業合作社發展的第一步。第二步那就看造化了,要是本身具有資源、地域優勢,同時管理者能抓住機遇,那或許能變成後世的鄉鎮企業、最終做大,不過這其中的概率實在是小了。

鄉村工業和城市工業相比,其真正有優勢的地方還在於就近的資源和廉價的勞動力成本。不過資源優勢不是絕對的,現在張謇的大生紗廠就能感受到西北的棉花要比通州的棉花,不管是在量還是質上都有很大的優勢,當西北的棉花產量超過江浙,甚至整個中國都不再進口棉花后,那大生紗廠只剩下交通優勢;而再當全國鐵網建設完畢,大生紗廠的優勢只是熟練工人以及多年以來在棉紡產業上的產業、市場管理經驗,除此以外一無所有。

鄉村工業不是楊銳關注的重點,農村專業合作社才是他真正在乎的東西,一旦成立合作社,小戶經營的模式將被改變,數戶聯合購買拖拉機是能買得起的,不過人口一定控制,不可因為人口增長而分攤了社會財富。

開徵人丁稅後,生育率一定大減——在這個時代,控制生育並不是一定要靠避孕套,幾千年來歷代王朝都開徵人丁稅,而人口控制因為明代士紳官紳免稅產生的隱戶開始失控,在清代則因為攤丁入畝徹底崩潰,重新開展人丁稅,因為要交稅,那流產避孕、吃藥避孕、時間避孕、甚至是溺嬰都會重現;溺嬰是違法的,但民不告官不究,為了控制人口,這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事情。

至於人口紅利,只有人口接受教育后才能成為紅利,不然以後世非洲的人口,早就脫貧致富了。全國畝產提高后,農戶真要是把增產的那部分糧食全拿去養孩,那不說教育成本增加的問題,以後這些人長大后怎麼安排?不實行外貿模式走改開線,人口多了有何意義?再說即便是現在人口也是過剩的,當全國大部分農戶都加入了專業合作社,採用機械耕種后,節省下來的勞動力城市根本消化不掉,所以節育是必須做的事情。

楊銳在此想起由稽疑院代表獨自製定的人丁稅法案,其徵收對象為神武四年八月十五后出生的人丁。和個人所得稅一樣,它也實行累進稅率:兩夫妻兩個孩以內的,依照舊例每丁二錢;超過兩個不超過四個的,每丁四錢;四個以上,那就翻倍計算,第五丁為八錢,第六丁一兩六錢。第七丁兩二錢……,至於第八丁。累加前面的那些,窮苦人家根本出不起。他們最後的結局就是移民,移民到西域、黑龍江、還有新占的外東北,這些地方是不收人丁銀的,在那他們可以放開肚生。

而對於少民,唯有西域、蒙、藏、雲南這四地是特殊的,蒙、藏人丁銀由地方政府,其實就是舊貴族出面徵收,中央政府只監督其不能超過徵收標準;而雲南和西域,前者控制后將實行和其他省份一樣的標準。而後者則不是控制人丁這麼簡單了,那裡的一七十萬白民,留下終究是個隱患,以楊銳之前的計劃是想將其移民至巴爾喀什湖,也就是現在俄國的七河省,那裡土地肥沃,但哈薩克人不少,讓他們兩者互相牽制也是個辦法,即便不成西域也是清空了。

將隱患其中在一處而不是分攤在各處是楊銳的想法。而巴爾喀什湖地區並不是他在乎的地方,他的目標最低是想和波斯國土接壤,最高是能獲得裏海海岸。不過這個計劃現在想來十分可笑,這實在是一廂情願了。

中國和波斯接壤。那等於蘇聯失去了南下的通道,英國是高興了——在他失去阿富汗這個屏障的控制后,可蘇聯和布哈拉、希瓦兩個汗國是不會同意的。蘇聯是不是會滿意於西伯利亞鐵和海參崴的租借權不說。布哈拉和希瓦兩個汗國人口有四多萬,全是虔誠的白民。中國的鐵要想連通波斯,那就要從布哈拉汗國穿過。而不走布哈拉汗國,那就只能從後世吉爾吉斯南部和塔吉克翻越帕米爾高原。

楊銳還沒把這個設想告訴運部,只和楊增新討論的時候,他就驚的掉了下巴。他認為這條高山峻岭、白雪皚皚,就是一年也修不成鐵,且就是鐵過去了,還是要有要穿越布哈拉汗國的土地。布哈拉汗國和阿富汗是接壤的,按照楊銳的想法——不想布哈拉和希瓦兩個汗國成為中國的領土,以免綠化;同時又要求領土接壤波斯甚至裏海,那就只能強行佔地,將布哈拉汗國的南部重鎮泰爾梅茲拿過來,再將土庫曼部落南面的馬雷,或者是再南面一點靠近阿富汗的邊界之地拿過來,才能實現這個想法。

裏海先不要想,就說接壤波斯,如果波斯會將土庫曼重新接納為自己的領土,那事情就簡單了,只要解決泰爾梅茲就好;可要是波斯和以前一樣,懼怕土庫曼部落,寧願失地也要將其丟給俄國,那和土庫曼又牽扯到領土問題。土庫曼是俄國在中亞最後也是最難征服的民族,佔領土庫曼俄國花了數年時間並屠殺了無數的土庫曼部族才吞併此地。中國離那裡實在是遠,楊增新建議如果只是為了謀求一條通道,那就不應與土庫曼部落交惡,也不應與布哈拉汗國交惡,能做的辦法就是換地或買地。將膏腴之地費爾干納盆地一部與布哈拉汗國交換泰爾梅茲;同時幫助土庫曼部落建國,代價就是其將南部無用的五千平方公里土地賣給中國。

土庫曼只有一萬人口,每人十兩也只要一千萬兩白銀,這些錢遠比開戰的軍費、日後武力維護的軍費少,而且既是買賣,那以後就不再有糾紛。不過這只是單對單的臆想,楊增新認為,俄國、英國、甚至是阿富汗對此都會有意見,當初阿富汗劃界的時候,有很多部族劃在了俄境,現在中國大善人解放中亞人民,他們勢必會要求歸還之前被占的領土,比如塔吉克和土庫曼南部地區。

建設新鄉村的報告扔在一邊,再次打開已經快被翻爛了西域中亞地圖,楊銳凝重沉思起來。中亞和外東北是難以兩全其美的,即便趁著俄國沙皇政府垮台的時候佔領中亞,那也只能派駐小部分軍隊,而這個時候美國應該對德宣戰了,中國再次發起進攻並佔領俄國領土,那英法美必定大怒,可這又是戰爭生意的關鍵時期,為了不觸怒協約國,楊銳能想到的對策就是將東北被俘的二十萬俄軍交給協約國,並且自己也要明確對德立場,甚至是對德奧宣戰。

如果這還不能讓協約國滿意,那也沒有關係,一旦布爾什維克奪權中止和德國的戰爭后。那和協約國的外交又將轉變。趁著沙俄勢力消退、布爾什維克還在內戰時,是否可以將中亞的邊界穩定下來?

楊銳想到這裡腦海里忽然閃現復興軍聯合中亞本地軍隊被蘇聯紅軍虐翻的場景。忍不住搖頭。那裡遠了,西域鐵按照進要連通上俄國中亞鐵。最少需要到神武十二年底。即便是這樣,有限的軍隊,唯一一條鐵也未必能在蘇聯紅軍潮水般的進攻下守住巴爾喀什湖到裏海北部海岸這一段平坦的草原。

打不過那就只能談判,可憑什麼蘇聯失去遠東后又要再失去中亞呢?以情報局俄國科的研究結果,俄國並不指望從中亞南下印,他們失去中亞后最無法忍受的是失去中亞的棉花,這對俄國是至關重要的物資。且在失去遠東這個軟肋后,俄國已沒有必要再顧及中亞,如果鐵修築時間過晚。大戰結束后的俄軍很有可能還會佔領西域的天山地區。

鐵!鐵!!莫名其妙的轉到中亞問題上后,楊銳再次念叨起那條最長的鐵,他站起身給秘書處打了個電話,開始是要找西域鐵負責人詹天佑,但秘書處回話卻說詹天佑還在蘭州沒回來,電話最終轉到了盛宣懷的宅里,老頭一會就來了。

「西域鐵怎麼樣了?」楊銳劈頭就問西域鐵,這是他最最關心的。

「總理大人,鐵已經過了寶雞。快修到天水了,只要過了天水很快就能到蘭州。」盛宣懷本以為是什麼急事,一來卻是西域鐵,當下就放心了。「修都是用機器。這進要比之前想的要快,真正難的還是此段地勢險要、隧道多。」

平原上修鐵那一年可以五六公里,從山西鐵修到西安后。往西的工程就一直沒有停過,可這一年多下來。鐵還在山裡打轉。楊銳長嘆道:「西北的安定,甚至中華的國運都和這西域鐵什麼時候修好息息相關。不趁著俄國勢弱從他身上咬下一塊肉來。那我們,哎……」

楊銳在總理的位置上越久,積威就越盛,他如此長嘆,盛宣懷心中也開始著急,他道:「總理大人,鐵雖然堵在天水,但夏季趁著黃河能通航,一些修的機器和工人已經調到蘭州去了,這樣就不是天水這邊一段再修,蘭州那邊也在修架橋。這條標準之高超過所有鐵,再有寶雞天水段、蘭州過去的烏鞘嶺隧道、入疆的星星峽、入疆后的里風區,還有沿途很多段缺水少人,這些都是拖慢進的關鍵。這畢竟是千多公里的鐵啊,沒有十年,怕是難以修成。」

「俄國人西伯利亞大鐵可是七千多公里,沿途也是冰雪高原,了無人煙,它只花了十一年就建成通車,即便加上後續收尾工作也才用了十五年。我們這條千多公里,難道就不能早些完工,缺水少人的段是慢,可從蘭州過去到張掖,這一段可不是缺少少人啊。」楊銳道,「這條鐵的修築速事關國運,了不是領土不領土的問題了。運部務必要想出辦法,提前兩年,在神武十年、甚至是神武九年開通。」

偉大領袖拍腦袋決策,盛宣懷欲哭無淚,只得應下回府想辦法。十多年前,和李中堂不對的左宗棠率兵入新疆收復失地,十多年後,他這個當初不贊同左宗棠入疆的人卻要急著把那麼長一條鐵修到新疆,這真是說不出的諷刺。在他看來,收回遠東已是了不得的好事了,現在卻要再去收復西北失地,那裡能有多少價值。

盛宣懷出身江南魚米之鄉,對西北新疆的印象只是一片黃沙,不過既然身居運部尚書之位,那就得盡其責。回到府第他也沒歇著,當下就把顏德慶和胡棟朝兩人找來了,也是開門見山的道:「總理大人又問西域鐵了,大人對修的速不滿意,催促著要我們想想辦法,看看是否能在神武十年通車,你們說說吧,都有什麼辦法?」

盛宣懷此話說完,顏德慶和胡棟朝就面露苦色,當初估計十年修成已是冒險,現在要提前到八年,這是萬萬不成的,顏德慶道:「鐵的標準高,很多地段地形況又複雜,要想八年通車,誰敢擔保?」 日軍的空軍指揮官『小笠原數夫』中將盯著手裡的電文臉上陰晴不定,他想不明白對方會用什麼辦法攔截轟炸編隊,並快速剿滅,連消息都來不及發出。

本來該三六年八月一號晉陞路航中將的小笠原數夫有著非常豐富的飛行作戰經驗,在政變中提前就任了關東軍飛行部隊的最高指揮官。

此時,這是他上任以來第一次進行飛機作戰,既讓他期待,又讓他忐忑,緊張複雜的心情在確認全隊編隊無一生還后,他剩下的不再有緊張,只是滿腦海里盤桓著對方會有什麼樣的能力攔截炯蓯頻耐跖評諄骰?br/>

這時候的日軍飛機還處於仿製階段,大多都是中島系列和三菱系列,飛行的速度大多200多公里。不過,雖然照比一兩年後的飛機落後很多,但也不至於就這麼快速的被全部擊落,尤其轟炸機,最起碼也會有消息傳回來,可卻只有一條沒頭沒尾的電文。

經驗豐富的敬衛梢裁荒芴踴?這讓小笠原數夫很是不解。究墒僑站尚性崩鐧耐跖拼嬖?數次獨力對抗敵人兩三架飛機全身而退,並戰績輝煌,怎麼可能躲不過對方攔截呢?

作為從基層爬到現在這個位置的小笠原數夫太明白飛行員不同於步兵,艱苦訓練兩三個月就可以合格,飛行員沒有一定架次的飛行和作戰經驗是不成的,而這些經驗則更要經過空戰的洗禮才可以積累,並非一撮而就的簡單訓練可以達到的。

也就是說,對方在陸戰,在炮戰上可以達到超過打日本軍隊的水平,但飛行員的培養卻不可能讓敵人擁有超過參加過很多空戰的日本飛行員的水平。那麼。攔截就只有一個,地面!

小笠原數夫憑藉對專業的了解直觀推斷出了先遣軍攔截的方式,但卻不知道攔截的手段時什麼。

半響,他放棄了思考,在將官們的注視下。下令道:「偵察機編隊出發!!我需要第一手資料,第二梯隊準備,原計劃不變,在偵察機起飛後半小時起飛!!」

隨著他的命令下達,機場上呼嘯著飛起了十五架偵察機,編隊飛向了哈爾濱。

這是小笠原數夫的誘敵策略。也是他第二波試探哈爾濱空防能力的辦法。

飛機在千米的高空編隊飛行,在下面很難分辨出飛機的型號,雖然偵察機體型較小,但沒有一定的經驗還是無法判斷的。

可他哪裡知道,那姓防哨位人手一份日軍這個階段的飛機圖形,各種型號。包括實驗階段沒有列裝的都在內,只要望遠鏡能夠看到,他們就無所遁形。再加上早就經過董庫模擬聲音的類別訓練,這姓防觀察哨只要聽到聲音,就大致能夠判別出飛機的類型。

當這支偵察機編隊飛過雙城的時候,董庫在指揮部里笑了。

「小鬼子還真夠小心,居然弄了一支偵察機編隊。」

劉忠不解的問道:「隊長。偵察機不是不能作戰嗎?弄個編隊幹嘛?」

其他人也看向董庫,想知道這是為何。

董庫微笑著看了眼眾人說道:「小鬼子這是想用偵查機來探明我方的防空手段,好制定空襲計劃。」

「哦……」

他這麼已解釋,所有人恍然。但大家並不知道空襲有多麼的可怕,對於董庫的防控手段也沒有太多的震驚,彷彿那就是應該有的效果。

董庫解釋完抓起電話下令道:「所有防空陣地隱蔽好,不得暴嗎力,輕機槍架到房頂,在敵機降低高度后,用機槍儘可能多留下幾架飛機。記住,提前量一定要掌握好,偵察機,兩個機身距離。」

「是!」

電話里傳來一片的吼聲。顯然,董庫這部電話跟炮兵的電話網路設置是一樣的。他可以同時給多個陣地下令。

偵察機穩穩的飛臨了哈爾濱附近,出於謹慎,他們編隊在哈爾濱的邊緣盤旋了一圈,見地面並無火光出現,這才降低高度,向哈爾濱低空飛來。

此時,他們的高度不過是四五百米,他們就是要用死亡來獲得哈爾濱空防的手段和力量的情報。

就架他們降低高度,向哈爾濱飛來的一刻,打頭的偵察機前面的駕駛員突然看到下面有火光出現。

「注意那個位置!!」

他一邊緊張的操控著飛機,一邊給後面的副駕駛之初位置,隨之,他身後的另一名負責觀察的日軍看到了火光的位置,照相機緊接著抓拍了照片。

緊張中,他倆都在祈禱,但卻並沒有拉升飛機。因為,他們一旦遭到炮火的襲擊被擊落,後面的飛機就可以看到是什麼擊落他們的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