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聞北辰風曾隻身闖西漠,與西漠老佛論道辯佛,三天三夜,不曾動用一絲修爲,卻是將整片西漠變爲了不毛之地,從此成爲讀書人心中的儒道至聖。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夏公子有鎮元國相助,又獲取了聖魔宗的進修名額,祕境之行,必有你一席之地,小女先恭喜夏公子了。”

王若仙掩面輕笑,夏劍很是受用。

“良辰曾經見過一名金丹期的鎮元國國師,他的地位在鎮元國如何?”

李小白問道,這是他比較關心的一個問題,畢竟當初在鎮元國直接把人家的國師做成了傀儡,要是被發現了,恐怕不好交代。

“在鎮元國,金丹期以上皆可成爲國師,享有俸祿,在我鎮元國,金丹修士遍地走,根本算不得什麼的。”

“那元嬰期修士呢?”

“兩位數。”

“渡劫期呢?”

“葉老闆似乎有些過於關心鎮元國的實力了,鎮元國留有儒家傳承,底蘊雄厚,不是你我能夠想象的。”

夏劍淡淡說道。

李小白心中鬆了一口氣,金丹期在鎮元國沒啥地位,這麼說來被發現的機率應該是很小了。

“是良辰唐突了。”

“葉老闆確定不離開這個位置嗎?”夏劍冷不丁的問了一句。

“嗯,坐着挺舒服的。”

“好,今日葉老闆坐於挑戰席位,夏某對葉老闆心有好奇,還請不吝賜教!” WWw.「阻止他,」魂宇感受著魂鎏身體上愈發強橫的威壓,臉色一變,他的身後,十道黑暗羽翼舞動,手中的黑色大劍,一劍劈開一直與自己纏鬥的魔將,

這是十道羽翼,是魂家的血脈力量-噬魔的最終形態,但是,魂宇卻知道,十道羽翼,並不是終點,在十道羽翼之上,還有十二道羽翼,

十二道羽翼,是噬魔的禁忌姿態,一旦施展,就擁有了世界最強橫的力量,這股力量,甚至能夠暫時提升到禁脈階之上,擁有能夠破開域外屏障的力量,但這股力量畢竟是暫時的,它擁有的過於逆天,所以被天地所不容,若要開啟,必定需要海量的靈魂能量,

此刻,魂宇終於知道,為什麼魔軍要收集那麼多凡人的靈魂了,這不僅僅是為了提升魔軍的實力,還有充當他施展十二道羽翼的貯存倉庫,

「大哥,我們上,」仇楓聞言,臉色也是凝重了起來,他的身後,萬千道黑劍散開,在這些黑劍的攻擊下,糾纏住他的魔將節節潰敗,

與魂宇不同,仇楓的血脈之力在那名魂族先輩的改造下發生了變異,也正因為這種變異,才是仇楓的血脈之力晉陞到與魂宇一樣的品級,可以這麼說,這個世界上,唯一能夠阻止魂鎏的,就只有仇楓、魂宇倆兄弟了,

孫子與爺爺的戰鬥,這種情形從某種意義來說,不得不說是一種諷刺,

「攔住他們,」

魂鎏看著狀若瘋狂的兩兄弟,眼中掠過一抹莫名的意味,對於這兩個人類,他的這具身體還是有一些反應的,畢竟對於這具身體來說,他們還算得上他的孫子,不過這一抹反應,對於魂鎏來說,不足為慮,

吼,

魂將身上的光芒涌動,對於魂鎏命令絕對服從的它們,頓時癲狂地攻擊著,哪怕是被兩兄弟攻擊到要害,亦不閃不避,

在這般阻攔之下,兩兄弟一時間竟然被阻攔在那裡,不得寸進,

至於那些魔軍,因為放棄了抵抗,因此在祭司的指揮下,被人類聯軍大量地擊殺著,但是,面對如此輝煌的戰果,祭司非但沒有開心,反而內心愈發凝重,他知道,決定戰爭的時刻,終於要來臨了,

「莫痕,快恢復過來啊,」祭司看著魂鎏身旁,宛若傀儡的青年,內心祈禱道,

然則,內心的祈禱終究沒有作用,頭頂那顆被烏光纏繞而成的光繭,驀地裂開一道裂痕,而後裂痕蔓延,點點烏光落下,而後,在人類驚恐的目光中,六對巨大的黑色翅膀,宛若盛開的彼岸花,璀璨地開放了,

一道猙獰的人影,出現在眾人的目光中,

此刻的魂鎏,已經不能再稱呼為人,他的身體被一層流動的黑色液質覆蓋,只剩下一雙猙獰的紅色眼睛閃爍著詭異血腥的光芒,

呼,

寒風頓起,裂陽只覺得眼前一花,旋即一道烏光人影,便這般出現在自己身前,同時,一股驚悚到極致的危機感在他身體上炸開,沒有任何猶豫,這名龍魔人一族的皇,便下意識地抬起了手,

然而,太慢了,

砰,

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自胸前炸開,裂陽只覺得一股極致的撕裂感自胸膛傳來,而後便砰地一聲墜落在大地上,轟其億萬噸的粉塵,

一擊,禁脈階四段強者,敗,

魂鎏緩緩收起前伸的手掌,一道道黑焰,在其手掌上漸漸燃燒,那妖異的色澤,令場中的眾人遍體冰涼,

好強,

人類聯軍的許多修者同時浮起這個想法,而後,被一股壓抑的絕望浸透,這麼強的人,他們能贏嗎,能嗎,

懸浮於虛空之上,魂鎏緩緩握緊拳頭,他的雙眼微閉,感受著體內強大到極致的力量,此刻的他,能夠感覺到這方世界給予他的排斥感,這片天,要將他轟出這裡,他的力量,已不是這個世界若能容納的了,

「這就是最強的力量嗎,」魂鎏陶醉道,

「一起上,殺了他,」魂宇大喝一聲,身後羽翼掀動,手中的黑色巨劍在虛空中劃過一抹璀璨的黑色軌跡,

劍絕羅剎,

仇楓睜開了眼,身後萬千黑劍轉動,一個巨大的劍陣驟然成型,劍陣中,一道淡淡的黑色虛影,在其低斥的剎那,瞬間劃破長空,

媚魘,

人形狀態的流觴張開雙手虛抱蒼穹,點點粉紅色的花瓣落下,將魂鎏掩蓋在一片花雨之中,而後,零落的花雨驟然一滯,猛地向著中心的魂鎏劃去,

吼,

裂陽自漫天粉塵中轟然炸起,他的肌肉一塊塊墳起,一根根血管猙獰得如一條條虯扎的樹根,那揮舞的拳頭上,一團血色能量轟出,

龍魔-皇拳

頃刻間,四大至強者爆發出最強大的絕技,而絕技中心,被眾人圍攻的魂鎏孑然而立,他淡淡地看著這些足以將世界崩塌的恐怖能量,嘴角輕輕一揚,揚起一抹嘲諷的痕迹,

轟,

四大絕技,宛若四道暴虐的狂龍,盡數轟在魂鎏身上,整個世界,為之一靜,

而後,看著那片陷入混沌,看不清模樣的爆炸中心,壓抑許久的人類聯軍,終於爆發出一聲振聾發聵的歡呼聲,

「太弱了,」就在這時,一聲淡漠的聲音,如死神的雙手,扼住了眾人的喉嚨,歡呼的人群,驟然而止,隨後,人類看到了,看到混沌漸漸散去,看到了一個黑色的球體,

球體緩緩顫動,如同鮮花般綻放開來,十二道黑色羽翼,在此刻竟然讓人類如此的絕望,因為那羽翼中,那道如同夢魘的身影,毫髮無損,

「表演完了么,那麼,就到我了,」

眼中掠過嘲諷般的神色,魂鎏的身體,驟然消失,隨後,無聲無息地出現在裂陽身後,

「第一個,你倒下吧,」

燃燒著黑焰的拳頭,在冰冷的聲音中,一拳轟中裂陽的后心,

噗,

仰天噴出一大口鮮血,裂陽的身軀,如斷線的風箏,再次墜落在地上,掀起漫天塵囂,

「然後…」

魂鎏邪邪一笑,出現在流觴身後,緊繃的左腿,如一柄巨大戰斧,掃向其嬌弱的身軀,而流觴,只來得及轉過身,雙手交疊,而後在一聲悶響中砸入洶湧地海洋中,帶起一道清晰的水線,

僅僅幾個呼吸,魔獸與龍魔一族的至強者,便這般乾脆的敗落,沒有絲毫抵抗力,眾人的心,如遭千墜,墜入無底深淵,

「仇楓,我們上,」魂宇緊握著手中的黑色大劍,面容堅毅,他不能退,在他身後,是整個人類,退了,他們就敗了,真正地敗了,

「莫痕,你是個男人嗎,你給我醒醒,你這個懦夫,逃避有什麼用,」

魂宇怒吼著,羽翼掀動,整個人化作一道黑色流光,與魂鎏戰成一團,頃刻間,零落的羽毛,布滿整片天地,

「白痴,你還是不是我兄弟,快給我醒來,難道你就這樣的看著嗎,洛曦的仇,你不想報嗎,快給我醒過來啊,」

仇楓咬著牙,遍布蒼穹的黑劍,將那團烏光緊緊地包圍住,一道道鋒銳的劍氣,不斷地射向烏光中,

砰,

烏光中,魂宇倒飛而出,昔日光滑整齊的羽翼,此刻凋零大片,一滴滴黑色的鮮血,自翅膀上滴落,無數道醜陋的傷痕,遍布全身,

「莫痕,很少有人讓我佩服,你是其中一個,但今天,你實在是太令我失望了,失望透頂,」

魂宇吐出一口血水,看著依舊無動於衷地莫痕,眼中掠過一抹濃濃的失望之色,而後,他強忍著身體的傷勢,化作一道烏光,再次與魂鎏戰在一起,

「就算是死,我也要給你來一劍,」

仇楓緊咬著牙,洶湧的血脈之力,不計代價地輸入黑劍之中,他的臉色,呈現出一種病態的蒼白,莫痕退了,但他,不能退,

為什麼要戰鬥,為什麼,

死吧,都死吧,

都那麼努力幹嘛,活著又能幹嘛,

都死了,全都死了,

師傅生死未卜,洛曦死了,父母死了,爺爺也死了,早晚都會死的,

打不過的,真的打不過的,

太強了,真的太強了,放棄掙扎吧,放棄吧,我們一直以為所能戰勝的,卻是我們所無知的,我們贏不了的,

這就是命運,這就是我們的命運,

這就是我們所不能抗拒的,只能絕望的,所謂的,死亡的命運啊,

黑暗的世界中,莫痕蹲著,他就像一個絕望的人,那雙眼睛獃獃地看著虛無的黑暗,眼中飽含的只有空洞,麻木,

生無所戀,大概,就是如此吧,

他的腦海中,如幻燈片般放映著,回憶走馬觀花地掠過,

回憶中,一個男孩絕望地看著殘破的廢墟,父母的身軀,漸漸被黑衣人吞沒,那鮮血,妖異得有些悲傷,

回憶中,一個男孩跪倒在染血的地面上,一塊塊血漬,像風乾了的黑斑,他的前方,火海吞沒了一切,火海中,有他的鄉親,有生他養他的爺爺,有他十多年童年的一切,而今,都埋沒了,在那個身著黑甲的黑衣人面前,那個人,他無法抵抗,

回憶中,一個少年看著身著白衣的男子遠去,他緊緊地攥著拳頭,他想去,但是他,太弱了,弱得一塌糊塗,

而如今,他所愛的女人,在他的面前,在噴洒的鮮血中,帶著對他的留戀,倒下了,那一襲素裙,再也無法在他的面前舞動,它,已經染上了血,

命運,就像是一個殘忍的神,它一次次地將男孩打倒,它折磨著男孩,從他的出生,到現在,男孩累了,真的累了,

他不想再抗衡下去了,他無力再去反抗命運了,他敗了,淋漓盡致,徹徹底底,

所以,放棄吧,

莫痕看著倒下了,又站起來的魂宇,看著滿臉蒼白,卻還仍舊輸出著血脈之力的仇楓,呢喃著,搖頭著,

我們打不過的,真的是打不過的啊,

嗡,

這時,寂靜的黑暗中,突然有了光,一柄長劍,自虛空中浮現,它滴溜溜地旋轉著,在溫暖的光亮下,折射出繁密的紋路,黑色的劍身,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