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愛情事業雙豐收了,可也不能不顧我們這些當屬下的死活啊!看著那被攤到手上越來越多的工作,身為屬下的他們,已經快要被怨念填滿了。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4 日 0 Comments

摔啊!再這麼下去,撂挑子不幹了有沒有!

看那踏著沉穩卻明顯透著輕快步子進到辦公室內的人,聶斌莫白將目光定在了那道緊閉的門上。

如果目光能化為實質,那道門絕對會被射成千瘡百孔。

「小聶子,好想辭職怎麼辦?」

真的好氣噢!莫白頂著一張氣到鼓鼓的娃娃臉。

「呵呵!你在叫誰呢?嗯~」

幽幽的聲音從聶斌的口中吐出。淡淡的,卻讓聽著的人心底升起一股寒意。

「啊……不是,聶哥聶哥,你聽錯了,一定是聽錯了,我剛才什麼話都沒說。」

一瞬間清醒過來的莫白,立刻對剛才的話,作出了否決。

開什麼玩笑,自己剛剛是犯渾了嗎?怎麼會把暗給狐狸起的稱呼,就那麼叫了出來。

是腦子忽然間進水了嗎?嗯,一定是這樣,一定!

「哼!再在心裡給我起一些亂七八糟的名字被我知道,就把你送去到「炙迦納戈」數蚊子!相信那片熱帶雨林內的蚊子,足可以讓你數一輩子了。」

聶斌語氣森森的對莫白做出了警告。真是氣死他了,膽子越來越肥,都開始趕在心中詆毀了。

這樣子絕對不能放任。這人就屬於蹬鼻子上臉類型的,不好好的管一管,久了敢上天。

「不會了,再也不會了!這次是意外,我保證我說的是真的!哥您大人大量,就別和小的計較了。」

大丈夫能屈能伸,該妥協時別撐著。不是我方不給力,而是敵人太強大。

面對魔氣深深的狐狸,莫白表示,真的hold不住啊!

「長記性就好。」

聶斌說的一片溫和,眼中卻是讓人心底發憷的冷厲。

莫白頂不住那樣的眸光,心慌慌的轉身收拾要做的工作。只是在背對著人時,讓那沉下去的膽子,又浮起來一丟丟。

「就知道欺負我。大狐狸有本事去……」

低聲的喃呢,讓人聽不出是什麼。可猜也猜的出,不是什麼好聽的。

「又在嘀咕些什麼呢。」

「沒,只是在整理要做的工作。」

這時可不能再往槍口上撞了。

「這些是閻總今天下班前要的,快點弄好。」

說著聶斌遞過一沓要弄的東西。林林總總的什麼類型都有,將其忙完了,絕對會累得爬不起來。

報復?才不是!聶斌表示,這只是整治而已。

累狠了就不會想多餘的事了。

不得不說,聶斌這種能用腦子解決,就絕對不會瞎嚷嚷的人,才是狠人。

看著遞到面前的今天要完成的工作,莫白只覺得眼前有種陣陣發黑的感覺。

這麽下去會死人的……

可想的太多了,也不敢多說什麼。

已經將眼前的人惹毛了,不能再多嘴了,況且這些事情是上頭交代下來的。

就算有意見也得忍者。

「知道了,工作了。」

心底哀嚎,卻只能面不改色的結果。

看著人乖乖聽話,聶斌不在多言。這算不上什麼打擊報復,這些天的工作量確實很多,他只是稍微把工作又加了一點而已……

閻宸在辦公室內加快處理一天要完成的工作,儘可能把第二天需要做的事情,也稍作安排。

這樣一來雖然累點,時間緊湊點,但工作上卻能更僅僅有條。

寬敞明亮的辦公室內,是屬於閻宸簡潔沉穩的風格。

辦公室內的閻宸,周身透著嚴肅冷厲。雕刻般的面容上,完全是肅穆的神情。這樣子的閻宸,是和在慕尚情身邊的那個人,完全不同。

「叮鈴鈴~」

寂靜的空間內,被一陣急促的電話里所打破。

閻宸工作的狀態內退出,拿起放在辦公桌上正響個不停的手機。看著號碼,眉頭微微皺起。

一個沒有任何標註信息的號碼在上面顯示,說明這並不是存在手機內的任何人。

可這個號碼閻宸卻並不陌生,那是屬於壓在心底10多年的記憶。

心思微沉,將電話接起。

閻宸按過接聽鍵,卻並未說話。

他不出聲,電話的另一頭也未發生。兩邊都靜靜的,要不是手機屏上向前走動的時間,會以為這通電話已經被掛斷了。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走過,最終還是電話另一頭的人,耐不住性子了。

「小宸……」

只一個稱呼,便沒了後面的話。千言萬語卻,可一時間卻又不知從何說起。

「哥。」

簡單的稱呼,卻帶著心底深處的觸動。

顧璟,這個從小到大,一直對自己全心全意的哥哥。

對於顧家的其他人,閻宸可以做到無視,可唯獨這個哥哥,是壓在心底卻不能無視的存在。

片刻的沉默過後,電話的另一頭又傳來了聲音。

「我在s市,出來聊聊吧。」

「好。」

兄弟再一次相約,情況卻是和上一次又完全不同了。

…… 有愛人陪著,和損友說一些有的沒的,少了那些惱人的人,時間倒也過得很快。

不知不覺間,酒會已經快到了尾聲,屬於最後的拍賣會就快開始了。

「走吧走吧,這個時間了,不能再躲在一邊不出現。」

看著滿天星斗,便知時候已經不早了,連月開始催促那仍沒有挪動意思的兩人。

看著時間,也確實不能再往後拖了。不想動的慕尚情,也只能移步。

不過就在這時,慕尚情的手機響起了悅耳的鈴音。

「什麼事?」

看著上面顯示的名字杜子良,慕尚晴知道一定是有事情了。

「天!可算打通了。」

電話里傳來不可抑制的驚喜,彷彿打通這個電話有多麼的不容易。

「怎麼了?」

不清楚狀況,慕尚情只能耐著性子再問。

「驚蟄來了,剛剛他給我……」

正說這話的杜子良,突然間沒了聲音。

慕尚情看著手機,並不是電話被掛斷了,而是突然間失去了信號,使之通話被中斷。

秀氣的眉頭瞬間蹙了起來。

一股不好的預感在心頭籠罩。

出事情了。

雖然還不清楚發生什麼,可那種繚繞在心頭的不適感,卻是越發的明顯。

掛斷時間依舊在走,卻完全聽不到聲音的電話。看著上面完全沒有任何信號的顯示,慕尚情的心中閃過千般算計。

杜子良雖然還未來得及說明任何的情況,但單單講出的那個名字,已經能讓她做出許多預測了。

「怎麼,出了什麼問題?」

看著接過電話后,周身瞬間被寒氣籠罩,臉色變得莫名的人,閻宸不放心了。

慕尚請你說話,只是把手機遞給了身邊的人。

接過手機的閻宸,看著屏幕上的顯示,臉色也瞬間冷了下去。

觀察入微的他,瞬間就發現了上面無信號的顯示。

「怎麼了?接個電話就都變得怪怪的,發生了什麼事?」

還處在不明所以狀態中的連月,全然不知這夫妻兩個人在打什麼啞謎。不過她向來是有話就問。

「你不是一直覺得這酒會乏味無聊嗎?馬上就不會了,熱鬧很快就會起來。只是到時候,希望你別嫌它太過熱鬧才好。」

話音意冷,但慕尚情的表情卻還是以往的淡漠。

「是出事了?還是有熱鬧看?」

事情還是問清楚的好,免得到時候措手不及。

「不知道。」

乾淨利落的回答。

可這個樣子,卻讓連月抓狂了。

「怎麼可以這樣!還是不是好朋友了?友誼的小船還能不能好好劃了?」

「哼!翻了!」

說完不再理會那瞪著一雙明亮大眼的人。

「阿宸,杜子良剛剛通話中提到了驚蟄。不過真說到這個名字后,通話便斷線了。」

聽到這個名字,閻宸的眉頭變皺了起來。「驚蟄」,這個人在他們那個圈子裡,也是有一些名頭的。

身份神秘,行事作風詭異,某些事情就彷彿是由著心情做出來的。見過他的人很少,見過他的死人很多。

圈子裡對這個人的評價不一,唯一能統一的便是,這個人不好惹。

而每一次這個人的出現,都代表著……麻煩。

很大的麻煩!

「信號被屏蔽了,對外面的情況也無法做出了解。硬闖出去在敵情未名的情況下,可能會出現不可預料的後果。

驚蟄出現,說明事情會很大。現在最好便是見機行事。」

看著外面茫茫黑暗,只有繁星灑下的光輝。看不出任何不同,可是也不能保證那黑暗後面是否藏著什麼。

「你們在說什麼鬼?信號被屏蔽了?那個驚蟄又是什麼東西?聽話好像很危險。能解釋解釋嗎?話別弄的這麼不上不下的。」

連月開口打斷了他們的交談,順便拿出了自己的手機看了一眼。果然顯示信號無服務。

「這個問題一時半會兒解釋不清。驚蟄是個人,你只要知道有他出現的地方,都會有**煩,這就可以了。

記住一會如果出現什麼混亂,見機行事,首先要做的是保命要緊。如果實在躲不開麻煩,就找一個不起眼的地方呆著。」

情況有點危急,有些事情必須要提前交代清楚。對於連月這個損友,慕尚情還是很照顧的。

「那個圈子的?這麼說,我們極有可能是遇到恐B分子了?這運氣是不是太好了點,都可以直接買彩票了!」

雖然人嘴上話說的輕鬆,可連月的心頭還是發緊的。

雖然說走南闖北見識多,跟在慕尚青身邊也經歷了不少事。但這樣的危險,還是頭一次直觀的面對。

「確實是不錯。到時候說是我若是顧不過你的時候,自己照顧好自己。」

「會的,不用擔心我。」

「擔心?你想多了。我只是怕到時亂起來,你慌不擇路會拖我們的後腿。」

「慕尚情,信不信要是出事,我第一個邀請你!」

連月覺得自己快被氣炸了。

「靜候。不過想要發出邀請,首先你要不在這個世界。死去另一個世界,你有那本事嗎?」

話說的略帶不屑,不過動作卻不慢。不能霍然闖出去冒險,那就只能先找一個比較好的位置了。

「從現在開始,我拒絕和你說話!我們的友誼,絕交……兩分鐘。」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