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在這裏的掩護身份是一對親兄弟,都是李幫主的侄子,這次來是幫助李幫主管理武器走私生意的,李幫主打算暗中拔除對他的潛在威脅,所以儘量低調的安排了我們的身份,目的就是引出敵人。”瑪麗解釋道。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5 日 0 Comments

“唉,你們真好,可以扮成李幫主的侄子,我們只能辦成你們的保鏢!”巨人苦着臉說道。

“在這裏還不都一樣!”重拳無所謂的笑了笑,“山狼呢?他也辦成侄子?”

“不,他扮裏幫主的私生子。”巨人一臉八卦相的說道。

“我靠,剛來就認了個爹。”重拳有點暈,“這不好吧?”

“任務需要。”山狼苦着臉出現在他們的面前,“我現在知道李幫主爲什麼出那麼高的價碼僱傭我們了,既當誘餌又當兒子!”

“僱傭我們來可不單單是做保鏢那麼簡單,我們要以幫主親人的身份頻繁出行,引誘殺手上鉤!”莽漢也穿上了一身西服,一身的肌肉將衣服撐起來,看上去有棱有角,按照樹妖的話他就是個大號的衣服架子。

“李幫主已經六十歲,和我們的父輩差不多,這麼想也就不算什麼了。”山狼自我安慰。

“哈哈。”重拳大笑。

午餐很豐盛,酒菜中西合璧,都是上好的佳餚,李幫主長的白白淨淨慈眉善目,面孔混合了亞洲和歐洲的特點,一身唐裝、布鞋,身材微胖,看上去也就五十來歲,和實際年齡差距很大,人很隨和,不瞭解他底細的會把他錯當作一個商人,其實連他自己也這麼稱呼自己。

“我是個商人,只不過經營的商品不被官方認可罷了,又在經商的過程中用了一些鐵腕手段。”李宏介紹着自己,“這次麻煩各位不遠千里來幫我們真是過意不去。”

“李先生客氣,現在您是我們的老闆,有什麼需求請直接提出,在能力範圍內的我們會盡量做好。”山狼端着酒杯說道。

“沒什麼特殊要求,我只想知道誰對我不利,然後除掉他們。”李宏把玩兒這酒杯,直到這時他才顯露出黑幫老大的一面,說話的口氣不像是要殺人,好像是在談論怎麼除掉後院的雜草一樣輕鬆,只聽他繼續道,“縱橫黑道幾十載我還沒遇到過查不出的對手。”

“您有沒有懷疑的對象,比如近期有生意衝突的對手?”重拳問。

“我的仇家太多了。”李宏嘆了口氣,“我動用了官方和私人兩方面的力量追查卻毫無結果,警局那些白癡一點線索都沒查到,枉費了我多年來對他們投入的資金。”

山狼思索了一下道:“您最好給我們提供一份名單,包括您的仇家和競爭對手,您最大的威脅或者您可能威脅到的勢力,我們也好有方向。”

“如果有方向我們還請你們來幹什麼?”李宏的孫子李豪傲慢的說道,自從山狼他們進屋這傢伙就一直滿臉的不屑,看得出他並不覺得“黑血”有什麼過人之處,反倒對瑪麗和蘇珊更有興趣。

“對於這邊的情況我們並不是很瞭解,需要一些相關資料作爲參考,如果只靠我們自己追查恐怕要走很多彎路,就算查到幕後主使也需要相當長的過程,我想李幫主比我們任何人都想知道對手是誰!”

“我們付給你們佣金,就是讓你們查出真相,過程和手段我們不管,最好不要讓我失望。”李豪冷着臉說道。

“李豪。”李宏面色平和地說道,“不得無禮,他們是我們的客人,不完全是受僱者,我們要以朋友的身份看待他們的到來。”說到這他轉頭對山狼道,“年輕人不會說話,請不要見過。”

山狼點了點表示理解。

李宏繼續說道:“情況比較特殊,我已經放出了有幾位親屬即將到來協助我管理生意的消息,所以各位以我親屬的身份外出活動會很危險,我已經給各位準備了應手的武器,我希望在半個月內解決掉這件事情,我相信大名鼎鼎的‘黑血’僱傭軍不會令我失望。”

李宏的話讓李豪閉了嘴,看得出他很懼怕爺爺,在“黑血”的人看來這個李宏不單是老謀深算這麼簡單,一開始就把他們的身價擡高,給予比僱傭者更高的地位,這讓他們無法拒絕李宏的一些要求。

“李先生放心我們一定盡力而爲。”山狼並沒有做出什麼保證,他當然明白,期限的意義,李宏的這個“希望”是有着強到和命令的意味在內的,只是李宏名沒有以僱主的口吻去要求他們而已。

“嗯,那好。”李宏點了點頭,“下午我會將你們需要的名單擬好,有什麼需要可以向陳伯提,沒關係,任何要求都可以,不要拘謹,我還有事先告退了,各位慢用。”說着李宏站起身,“陳伯,帶我招呼好各位。”

“李先生慢走。”衆人起身相送,李宏擺了擺手走了。 149、超級保鏢(04)

通知一下不知道的朋友《龍焱》和《全職特工》已經完結,謝謝大家的支持,另外推薦一本朋友的新書《第七特種部隊》作者紅河,他在鐵血發展,有情趣的朋友可以去看一下。

————————————————————————————————————————————————

一羣肌肉男和美女住進了李宏的別墅這件事引起了當地幫會的注意,李家有異動,究竟是要針對誰?各大小幫會都提高了警戒水平,密切注意李家的動向,很快他們就得到了確切的消息,李家要擴大武器走私市場,新來的這些人就是李宏調派來的得力干將。其他幫會全都緊張了起來,他們害怕的是李家藉機擴充勢力,威脅他們的生存,於是各大小幫會開始暗地裏招兵買馬準備應對突發事件。

李家別墅內,“黑血”住的小樓前面停着四兩奔馳SUV,衆人正將各種輕重武器往車裏裝,山狼的原則是不怕用不上,就怕用的時候沒有。

“你確定要帶上巴雷特?”幽靈抱着M82A1狙擊步槍問山狼!

“當然,這裏是墨西哥,不是非洲,武器氾濫嚴重,每天從邊境走私入境的槍支就有上千支。”山狼將轉輪式榴彈發射器塞進後座,“防患於未然,我們可是去當誘餌。”

“我們有巴雷特對方也能弄到,就這車!”巨人拍了拍奔馳車,“就算加了防彈在巴雷特面前和紙糊的一樣。”

“這就得憑運氣了。”重拳將大量的彈藥塞進車廂,“希望對方的狙擊手是夠業餘。”

“做好充分準備吧,這次沒有支援,沒有情報來源,只能靠我們自己。”山狼踢了一腳奔馳的防彈輪胎,“按照原計劃我們分成三組,一組外出,一組留守保護李家人,女士們負責機動。李家人不出門,我們很有可能成爲第一刺殺對象,所以大家都打起精神來。”

“Yes。Sir。”

第二天開始山狼、重拳和幽靈開始以李家新成員的身份出入各種場合,從武器交易宴會邀請,甚至參與黑幫火拼和搶地盤,然而半個月過去了卻相安無事,這麼一來李家的人坐不住了,最先吵着要出去的是李家的小女兒李莉莎。

“爲什麼不許我出去?這裏不是監獄,是我家!!”李莉莎站在門口和樹妖對峙,今天他當班,“黑血”來了沒多久整個花園別墅的防禦部署和指揮權都交給了他們,李宏對他們還真放心,除了他和夫人所住的之外“黑血”的人何意隨意活動。山狼的確沒讓他失望,經過他的調整,花園別墅的防禦立即變得風雨不透,安全級別跟着提升了一個等級。

“對不起大小姐,目前的情況不適合出行。”樹妖很客氣地說道,但絲毫沒有退讓的意思。

“你有什麼資格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你只是個保鏢,給我讓開。”李莉莎厲聲喝道。

“對不起,恕難從命。”見她如此跋扈樹妖也懶得和她廢話。

李莉莎哼了一聲擡腿就走,她想直接闖過去。

“請留步。”樹妖身手擋在她面前,“不要讓我難做。”

“滾開。”李莉莎嬌呵一聲突然抓住樹妖的手臂上步扭身就想給他來個過肩摔,動作準確果斷有力,一看就練過,而且水平頗高。樹妖接近兩百磅的身體如同棉花袋一樣居然被她掄了起來。

李莉莎的動作雖快,但樹妖是誰?久經沙場的老兵,近身肉搏能力一流,雖然身體在空中但他已經從時空中反應過來,完全可以用另一隻手繞過她的頭顱鉤住她的下巴,利用身體向前的衝力扭斷她的脖子,可他不能這麼做,對手可是僱主的女兒。

李莉莎原本以爲自己已經得手,但就在樹妖的上空“飛過”的時候她明顯感覺自己緊緊抓住的手臂突然傳來了一股大力,迫使她不由自主的鬆手,樹妖在空中一挺腰穩穩地站在了不遠處冷着臉對她說道:“再也不要這麼做,對你沒好處。”說完一揚手將一個東西丟了過來。

李莉莎下意識的接在手裏才發現是一根項鍊,就是自己脖子上那條,居然在這一瞬間被樹妖摘走,自己卻一點感覺都沒有,她仔細一看才發現相連的斷口非常整齊,明顯是被利刃切斷的,樹妖完全可以一瞬在她的脖子上來一刀,人在空中就能這麼準確的割斷項鍊而不傷及她分毫,想到這她不由得被嚇出了一身冷汗,可她始終沒想明白樹妖是什麼時候出的刀。

見李莉莎站住不動樹妖又客氣地說道:“如果想要外出需要李幫主的批示,請不要讓我們爲難,謝謝合作。”

“哼!”李莉莎轉身就走,再也不敢往外闖了。

樹妖呼了口氣低聲罵了一句:“*。”

李莉莎回去找李宏,不是去告狀,而是去求父親讓她出去散散心。

“不可以。”李宏直接回絕。

“父親,這裏不是監獄,你不能把我們都關在家裏。”

“外面不安全!”李宏無奈的說道,“我不希望你們出事!”

“可是你請了保鏢,如果他們不能保護我,那花錢僱傭他們還有什麼意義?”

……

父女二人辯論了一個小時,最終以李莉莎的勝利而告終,李宏無奈的同意了她出去的要求,但作爲條件他必須聽從山狼的安排。

山狼接到通知之後很無奈,同意她外出無疑增加了風險,但不同意又有損與在李宏眼中的能力,最後他只能安排重拳、幽靈和瑪麗貼身保護李莉莎。

“Shit,這可*是個苦差!”重拳罵道。

“表親一起逛街是很常見的事兒。”山狼看着遠處歡喜的衝上車的李莉莎,“也可能是我們引出敵人的一次好機會!”

“你要拿她做誘餌?”瑪麗驚訝的問道,“她可是李宏的女兒,這樣做太危險了。”

“這是你說的,我可沒說。”山狼意味深長的笑了笑,“機會送上門,我們不能浪費。” 150、初遇敵襲(01)

李莉莎坐在重拳的車上,這是山狼要求,如果她出去就能自己駕車,莉莎開始不同意,但最終還是妥協了。

在快要出門的時候李莉莎讓重拳把車停下,降下車窗指着樹妖道:“我要他陪我一起出去。”

其他人都是一愣,樹妖道:“我在值班!”

“我不管。”李莉莎板着臉說道,“那是你的問題。”

“陪她去。”山狼在後面說道。

“可是……”樹妖還想再說什麼,但見山狼肯定的表情就直接閉了嘴上了副駕駛。

“能出去兜風還不高興?”瑪麗在後面對他說道。

“嗯。”樹妖沒多說什麼,他明白,莉莎可能想借機報復他。

車子出了大門,幽靈的車經過的時候放慢了速度問山狼:“你不怕莉莎找樹妖的麻煩?”

“沒關係,樹妖有分寸,這次出去很危險,多一個人去保險一點,路上小心。”山狼擺了擺手,“走吧,看好她。”

“Yes,sir!”幽靈有些滑稽的用左手敬了個禮之後開車走了。

“去哪?”重拳問後座的李莉莎。

“先去吃東西,然後看海,然後做理療,然後……”李莉莎興奮的安排着行程。

“我們在天黑之前必須回去,所以不要把行程安排的太滿。”重拳提醒她。

“你能不能不這麼掃興?”李莉莎很不高興的說道,“還沒開始玩兒就想着回家,我已經很久沒出來了,怎麼也要玩兒個痛快。”然後她又對一邊的瑪麗抱怨道,“你怎麼看上這麼一個笨蛋,難道他就會在別人高興的時候說喪氣話?”她並不知道重拳和瑪麗的關係很微妙,甚至連正式關係都沒有確立,但見瑪麗一直對他很好,所以理所當然的認爲他們是一對兒。

“他就是這麼個人,大多數時候都很欠揍。”瑪麗笑着說。

“怪不得見到他就想揍他。”莉莎撇着嘴說道。

瑪麗抿嘴笑個不停。

樹妖看了看重拳,只見他正一臉的苦相的開着車,被兩個女人數落的感覺可不怎麼好受。

與莉莎對“黑血”男人的刻薄相比她對瑪麗和蘇珊等幾個美女要好得多,尤其是和瑪麗很投機,可能是兩個女人的審美類的緣故吧,她們彼此欣賞對方的衣着搭配和飾品選擇,甚至會彼此共享,如同多年的閨蜜,其實她們相識也就半個多月。

相比重拳車上的熱鬧後面車上幽靈可算是清靜,因爲這輛車上就他自己,蘇珊被山狼派去參與李宏夫人的保護工作,這老太太的是個信徒,今天去了教堂。

他們的第一站是個意大利餐館,莉莎胃口大開吃了兩千多美元的東西,這倒是讓重拳始料未及,看不出一個女人居然比男人還能吃。

他們離開餐館沒多久就發現情況有點不對,身後有尾巴,一輛黑色越野車不緊不慢的遠遠的跟着。

“莉莎,我們恐怕不能去海邊了。”重拳掃了一眼後視鏡道,“有人跟蹤我們。”

“在哪?”莉莎馬上回頭去看,除了涌動的車流之外沒發現什麼特別之處,她疑惑的轉回頭道,“你不是不想陪我出來玩兒嚇唬我吧?”

“這種事情恐怕不能隨便開玩笑。”瑪麗從座椅下面抽出一支M4A1橫在腿上。

“拜託,不用這麼緊張。”重拳從後視鏡裏見她的舉動有點過激就勸告的說道。

“這不是緊張,這是在做準備。”瑪麗拍着槍說道。

“別搞的要打仗似的。”蘇珊表情淡然的說道,她倒是冷靜的讓其他人有點意外,不過仔細想想也就不覺得奇怪了,畢竟她是李宏的女兒,黑幫火拼的場面應該見的不少,這裏是墨西哥,黑幫槍戰是很平常的事兒。

“幽靈,擋住他。”樹妖通過單兵電臺聯繫後面的幽靈。

“小意思。”幽靈放慢了車上,開始故意當在越野車前面,重拳趁機加速,想借機甩掉尾巴。

後面的越野車開始的時候只是按喇叭示意幽靈的車讓開,幽靈無視,繼續擋在前面,越野車上的人怒了,開始搶道,但還是拿幽靈沒轍,就在他得意的在前面亂晃的時候越野車裏突然鑽出一個人來,肩膀上扛着一支火箭筒……

“****,上來就動重武器,瘋子。”幽靈趕緊踩油門就跑,雖然這車是防彈的,但他可不敢和火箭筒硬抗。

但是他的速度再快也快不過飛行的火箭彈,從後視鏡裏可以清晰的看到火箭筒冒出一股煙霧彈頭向這邊飛了過來,幽靈猛地一打方向,火箭彈幾乎是貼着他的左側車尾飛過去將一輛小駕車直接打成了一堆火球,劇烈的爆炸中小轎車翻滾着撞翻了兩輛車之後衝進了路邊的一家店鋪。

馬路上一陣打亂,剎車上、車輛碰撞聲、驚呼聲、叫罵聲響成一片,扛着火箭筒上街就已經很過分了,還他媽遇上個隨便開火的瘋子。

“好懸!”幽靈剛鬆了一口氣車身有被一排子彈掃中,一陣丁當亂響中奔馳車毫髮無損,不愧是加固改裝的防彈車,效果真不錯。

“*,來真的。”幽靈抄起一支大口徑的沙漠之鷹深處窗外看着後視鏡就扣動了扳機,“嘭嘭……”的巨響震耳欲聾,儘管他開着車,而且是利用後視鏡瞄準,但還是有兩搶打在了越野車的風檔玻璃上,防彈的風擋玻璃變成了蜘蛛網,居然沒被打穿。

“*,佔不到便宜,走!”幽靈一踩油門奔馳車猛衝出去。

越野車在後面猛追,車上的人不斷的鑽出車窗掃射,子彈追着奔馳車打,路上的其他車輛很多被殃及,幽靈開着車在車輛縫隙中來回亂竄,而越野車是相當的剽悍,除了比自己大的車裏躲一下之外對一些小車就是直接撞過去,霎時間街道上一片狼藉,到處都是被撞傷或者刮花的車輛,越野車卻毫無顧忌的繼續橫衝直撞。 151、初遇敵襲(02)

“來吧小子!”幽靈盯着後視鏡裏越來越近的越野車一陣冷笑,他打着方向盤鑽進前面的車流,三晃兩晃就到了車流中間,他左右猛打,逼得其他車輛不是急剎車就是撞在一起,原本密集的車流更亂了,大量汽車橫在路上,將後面的道路堵了個結實,越野車開始還撞開了幾輛車,後來路上的車越來越多最終只能停下來。

“有本事繼續撞?”幽靈笑着說。

“幽靈,你那邊的情況怎麼樣?”耳機裏突然傳來樹妖的聲音。

“已經搞定了,放心,他們追不上來。”幽靈得意的說道。

“放屁,我們這邊有三輛車,快來支援。”樹妖大吼。

“三輛車?多少敵人?”幽靈大驚,趕緊加速。

“不少於十五個;媽的,火箭彈。”樹妖突然大吼,幽靈還從耳機裏聽到了莉莎的驚呼。

“馬上來!”幽靈一邊說着一邊猛踩油門,奔馳着低吼着在車流的縫隙中向前狂衝,他們的距離本來就不遠,加上他車速快,所以兩分鐘他就追上了重拳的車,只見三兩越野車正不間斷的對重拳的車發起進攻。

“*。”幽靈從翻開副駕駛作爲從裏面拿出一挺機槍單手擎着伸出窗外對着敵人的車輛就開始掃射,他一手開車一手端着機槍掃射,這可不是一般人能趕出來的,換做一般人根本就無法單手持槍,更別提掃射了,六公斤的M249通用機槍在他手裏就像甘蔗一樣。

越野車的車尾被打出了成片的火花,卻毫髮無損,敵人發現有人跟上來,立即分出一輛車來對付他。採取的方式也是堵在前面不讓他過去。

“該死,也是防彈的。”幽靈大罵,“好,就給你們點驚喜。”很快他從一邊的裝備袋裏翻出了以黏糊糊的方塊,然後伸到窗外丟向了前面擋路的車,丟的有點偏,那東西砸在了車尾上就粘住了。

幽靈放慢車速翻出遙控器就毫不猶豫的按了下去。

“轟……”一聲巨響,前面的越野車在劇烈的爆炸中翻滾着衝出去老遠栽倒在路邊熊熊燃燒了起來。

“老子自制的黏性炸藥怎麼樣?”幽靈大吼着從燃燒的殘害旁邊衝過去。

“樹妖,我搞定了一輛!”幽靈摁着通話鍵喊道。

“還他媽有兩輛車呢?快點。”樹妖沒好氣的說道。

“操,老子已經很努力了。”幽靈抱怨道。

“別忘了,我們要抓幾個活的。”重拳提醒他道。

“幹,這種情況下怎麼抓活的。他們的車也的防彈的,除非你有辦法逼他們下車。”幽靈一邊開車一邊你說道,其實捉活口比把敵人都幹掉更有難度,敵人數量優勢明顯所以稍有不慎他們就會有致命危險。

“那就逼他們下車。”重拳開着車問後面的莉莎,“這一帶環境最複雜平民最少的是什麼地方?”

“兩條街外有個剛建好的商業樓,還沒有交付使用。”莉莎有些驚慌的說道。

“好,就那裏?怎麼走?”重拳問。

“前面第三個路口左轉。”

“沒事兒。”瑪麗握住她的手,“有我們在不會讓你出事兒。”

“但願如此。”莉莎驚魂未定的說道,“現在我知道你們爲什麼不同意我出來了。”

“哈哈……現在知道還不晚,有我們在你不會落在他們手裏。”重拳大笑着說道。

“小心前面。”樹妖一聲驚呼。

重拳猛打方向,躲開了一輛突然衝出來的汽車,車上的人被巨大的慣性甩向了左側。

“萬一我們被包圍了怎麼辦?”莉莎擔心地問。

“不會,這種情況是不可能發生在我們身上。”樹妖很肯定的說道。

“我是說萬一,敵人那麼多,你們只有四個人。”

“那很簡單,爲了保證你不落在他們手裏,我們會……”樹妖頓了一下,“我們會先殺了你,保證你不會變成他們威脅李先生的籌碼。”

“啊……”莉莎驚叫,渾身抖作一團。

“別胡說八道。”瑪麗責怪的瞪了樹妖一眼,“你嚇到她了。”然後她又安慰莉莎,“別擔心,他是在嚇唬你,沒事兒的,我們的任務是保證你的安全,就算我們全都戰死也會把你安全的送回家。”

“你混蛋。”莉莎發現自己又被耍了不由得大怒,身手去打樹妖的腦袋,“混蛋,混蛋。”卻被高速行駛的車輛甩回了後座。

“我只是開個玩笑緩和一下氣氛。”樹妖摸了摸鼻子,這種馬路飆車的追逐戰中他居然還有閒心開玩笑,如果不是他心理素質超強就是個沒心沒肺的瘋子。

“好了,別玩了,莉莎,下面怎麼走?”重拳問。

“下一個路口左轉,不,是右轉。”莉莎有些語無倫次。

“到底是左還是右?”重拳大怒。

“右,是右轉。”

後面敵人的兩輛車還在和幽靈的車纏鬥,一時間雙方斗車技鬥得不亦樂乎。

“帶上傢伙,準備戰鬥。”重拳已經看到了莉莎說的那棟大樓。

“外面還封着沒路進去。”莉莎還沒說完重拳就直接開着車裝向了外圍的牆壁。

塵土飛揚中奔馳車鑽進了大廈的外圍向裏面衝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