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這都不重要,重要是這母子一臉貪慾,看得納蘭夢冷勾嘴角。

haohaoxue 2022 年 3 月 5 日 0 Comments

她不在乎對方的門第,但這種直勾勾的貪心模樣,讓她很反感。

把人領進來后,知書便道:「這位夫人,這就是我們家小姐。」

那夫人急忙抬頭,看向納蘭夢。

才看第一眼,她就在心中腹誹:這個女人漂亮是漂亮,就是太瘦了,可能不好生養。

不過,想到納蘭夢有錢有勢,她立即腆著臉,上前笑道:「你好,納蘭小姐,我姓王,聽說你最近在招夫婿是不是?」

「什麼?招夫婿?」納蘭夢驚得差點從椅子上滑下來。

知書立即道:「王夫人,誰給你說我家小姐在招夫婿的?根本沒有好嗎?你怎麼亂說話?」

王夫人忙道:「我聽到別人說的啊!大家都說咱們國家來了個漂亮的納蘭小姐,說納蘭小姐還未成親,現在正在相看夫婿。」

「如果被她選上了,就可以和她成親,所以我才帶我兒子來的。怎麼,難道不是嗎?」

納蘭夢狠狠地磨了磨牙,這話到底是誰傳出去的?

難道是因為最近上門找她結親的人太多,所以外面就這樣傳了?

傳言誤人啊!

她森冷挑眉,將手中的茶杯蓋一合,冷聲道:「這位夫人,我想你弄錯了!我從來沒有要招夫婿,你快帶你兒子走吧?」

王夫人看了這豪華的大宅一眼,是一臉的不舍。

她滴溜溜地轉了轉眼珠,「不會吧?他們說得有板有眼的,好像真有那麼一回事。而且小姐,我看你年紀也不小了,也是時候成婚了!再不成親,你會變成老姑娘的!」

說著,她把她兒子拉過來,「你看看我兒子,他可是我們家的九代單傳。不過這沒關係,只要你願意娶……嫁給他,我願意讓他做你的上門女婿。」

「我兒子還很聰明,是我們村數一數二的人才。你要是願意讓他上門,我們願意讓你們的孩子跟你納蘭家姓,且對你百依百順,如何?」

王夫人表面這麼說,心裏面想。

她可不想自己家斷姓。

但為了哄納蘭夢,她當然要這麼說。

等到納蘭夢死後,她就讓兒子霸佔了納蘭家的家產,再叫兒子把孩子的姓改回來。

這叫當代還宗,就像吃絕戶似的!

想想還真是美滋滋!

納蘭夢聽到王夫人的話,有些懷疑地挖了挖自己的耳朵。

她沒聽錯吧?

這王夫人這麼想她兒子做上門女婿?

不就是為了她的錢嗎?還說得如此清新脫俗。

她冷笑,是滿眼的高傲,「不好意思,本郡主對你兒子不感興趣。」

王夫人忙道:「小姐,話可不是這麼說的。你家雖然有錢,但是我兒子他也不差,他是我們家的獨苗。要不是家裡窮,誰願意讓他做上門女婿?」

「聽說你都二十歲了,這年紀大了也不好嫁人。而且你太有錢了,太有錢會嚇跑那些男人,現在我兒子不嫌棄你大,願意做你家上門女婿,你應該好好考慮才是。」

「否則錯過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

「哈哈哈……」聽到這話,納蘭夢看向旁邊的知書,忍不住冷笑起來,「知書,這哪裡來的人,怎麼這麼無恥?」

知書冷聲道:「就是,身上有根把就了不起了?真把我們家小姐當成收破爛的了?我家小姐可沒空收破爛!」

王夫人聽到這話,頓時氣急,「你,你們也太過分了!買賣不成還仁義在,你們看不上我兒子就算了,為何還要說話來損人?」

知書冷哼一聲,「是你先看不起我家小姐的,我家小姐身份尊貴,二十歲又怎麼了?四十歲都大把人搶著要。」

「你這老東西,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不自量力,異想天開。真以為帶根把就想貪我家小姐的錢財,還不快滾!」

王夫人聽到這話,氣得一雙眼睛都瞪成了金魚眼。

她顫抖地指著知書,「你這小丫頭,簡直目中無人。我實話告訴你,像你家小姐這種又凶又拽的老姑娘,沒有男人看得上。要不是為了她的錢,誰會上門來提親?」

她兒子也道:「就是,有幾個臭錢了不起啊?再有錢還不是女人,還不是得聽我們男人的!」

聽到兩母子的話,納蘭夢冷冷地站起身。

她不想再和這種人廢話,免得降低了她的身份。

她沉聲道:「這兩人膽敢擅闖本府,還敢在此囂張。來人,給本郡主打!把他們打出去!」

「是!」侍衛們應聲后,掄起棍棒就跑過來,開始打這兩人。 第一輪分組一共有五組,為遺落都市賽區、沙城舊址賽區、雨夜迷蹤賽區、瑪雅叢林賽區、埋骨之地賽區,地圖名只是作為賽區的稱謂,並不是說遺落都市賽區的只打遺落都市。

每個組內的隊伍通過各種數據精確規劃,特彆強的頂級強隊不會在第一輪里被分到同一組,所以五行和天宮的分組都不同,一個在遺落都市,一個在沙城舊址。

當然,把強隊分開對弱隊來說是非常有利,分組第一即便拿不到,但起碼可以爭取一下第二,如果所有強隊扎堆,這些弱隊怕是連前幾都進不去。

而根據大數據,瑪雅叢林最強的NO1是去年PGK排名第四的無雙,第二強的是排名第七的西域,接下來是排名第九的酒池肉林。

因為分組內沒有前三的隊伍,所以為了平均,前十的隊伍會稍微多一點,也不好說這個組比其他組難還是弱。

十九支隊伍除去暗黑童話,剩下的隊伍分別是——

1,無雙。

2,西域。

3,酒池肉林。

4,優米電玩。

5,彩虹少女。

6,古堡。

7,YAM。

8,戎馬。

9,404。

10,日炎堂。

11,盛源電器。

12,大同木。

13,刀和光和劍。

14,九雪。

15,木靈花。

16,頂頂頂。

17,打火少年。

18,落楓堂。

19,冰玉刀。

十九支隊伍里,有三支前十的隊伍,也有三支次級聯賽打上來的隊伍,把暗黑童話加入的話,他們應該能排到第18,比後面兩支同為次級聯賽的隊伍強,不管怎麼說,他們當時的分數遙遙領先所有次級聯賽的隊伍,18名也是十分正常的。

不過這是之前一年內所有賽事數據統計過後的排名,也不代表暗黑童話真就只能排到18。

至少暗黑童話所有人都是這麼想的,一年的時間看似很短,但其實已經很長了。有隊伍經過變動,陣容發生或大或小的變化,再加上PGK聯賽之間的間隔如此之長,選手們也沒有機會打過高強度的比賽,手感能不能保持,狀態能不能延續,還是一個比較大的疑問。

所以丁溫看到分組,倒不是覺得特別擔心,稍微有自信一點說,哪怕是他們跟天宮五行同一組,他們也能衝出首輪,進入次輪。

畢竟首輪不是爭冠,也沒必要拿第一,有那麼多名額,能進就行。

反正晉級后的積分會全部清零,第一第十都是一樣的。

「分析一下選手吧,咱們組內可是有不少實力強悍的選手呢。」李真皮收起隊伍名單資料,把選手資料調了出來。

「你們來看,今年選手名單變動大的隊伍是這幾個……」

…………

五行電子競技俱樂部。

相同的訓練室,不同的選手。

所有人都還在觀看那部賽前宣傳片。

「老丁牛啊。」路過嘖嘖出聲,稍有羨慕的看著丁溫從陰影來到陽光下,然後異常裝b的對吳沾說出了那三個字。

而作為當事人的吳沾臉色倒是沒起特別大的變化,因為還沒拍的時候,官方已經告訴了他,此次宣傳片的目的是什麼,要格外突出輔助職業。

其實不止是丁溫,宣傳片里還出現了十幾個輔助玩的厲害的選手,只不過把丁溫的陷阱專家放到最後罷了。

宣傳片不等於選手實力,出場順序也不意味他們的排名就是如此,所以吳沾覺得無所謂。

「咱們的分組出來了,是遺落都市吧?」他看完宣傳片,問身旁的白木。

後者點頭:「沒錯,是遺落都市,分組隊伍我看了,不用擔心,沒有特別麻煩的隊伍。」

吳沾嗯了聲,又道:「說的也是,畢竟只是第一輪,我們幾乎閉著眼都能晉級。」

白木:「真要閉著眼,還晉級呢,不到數第一就很好了。」

吳沾:「這是一個比喻啊!」

白木:「廢話,我能不知道這是比喻。你過於驕傲的習慣得改改了,今年的比賽其實不好打,先不說名額變成了兩個,就說那些補強威脅到我們的,就足足有十幾支隊伍。」

聽到這話,路過也跟著道:「聽說十大殺人王里有兩個去了酒池肉林,那個隊伍的戰力現在是真的誇張,比起咱們也不遑多讓。」

吳沾笑道:「但現在不需要擔心,他們跟咱們又不是一個組,下一輪才會遇上。」

白木沉吟:「他們是瑪雅叢林的隊伍。」

吳沾:「所以呢?」

白木:「那個分組裡……有暗黑童話。」

此話一出,訓練室內很多人的臉色都變了,雖然目前還有很多隊伍瞧不起這支新隊,覺得他們厲害是因為訓練賽對手都是替補的緣故。

可這些輕視的隊里一定不包括五行,畢竟白木早已以身試探了,讓他覺得恐怖的隊伍,那肯定就是真的恐怖。在某種程度上來講,白木的感官甚至比教練還要重要,也更為準確。

不過基於常年頂級強隊的自尊和信心,訓練室眾人臉色變過,很快又恢復為常態。

無論怎麼說,五行今年的陣容堪稱銀河戰艦,每個位置都是最完美的,所以也沒必要因為白木的看法而感到過於擔心。

暗黑童話到底有沒有那麼強,到時比過就知道了,不過在此之前,他們需要先從瑪雅叢林中殺出來,否則一切全是空談。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