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卻不料,女兒學校里……卻突然出了急事。

haohaoxue 2021 年 10 月 25 日 0 Comments

那隻能暫且,讓藝家……多蹦躂幾天了。

處理女兒之事,才是要事。

「是!」前排,警衛員花木蘭恭敬點頭,立馬調轉車頭,急速朝着湖西區實驗小學方向……飛馳而去!

……

十分鐘后。

「嘎吱!」一陣急剎車聲,回蕩在湖西區實驗小學門口。

迷彩軍用悍馬h6,猛地橫在了校門口。

車門推開,秦蒼穹一身西裝筆挺,腳步凝重下車。

他就這麼,面色冷漠,疾步朝着校園內走去。

警衛員花木蘭,美眸恭敬,跟在先生身後……

秦蒼穹穿過校園,直接來到了教學樓三層的教師辦公室。

「你在門外等候。」他語氣冰冷,淡淡叮囑了一句。

「是。」警衛員花木蘭點頭,嬌軀冰冷,就這麼筆挺的站在辦公室門外,駐守等候。

而秦蒼穹,面色冷漠,徑直推門而入。

此時,辦公室內。

場面有些凝重。

女兒秦小鯉,躲在班主任身後,俏臉複雜委屈,臉上含着淚珠。

而在辦公室的另一邊,三名男生,站在家長身旁。三個男生臉上都是淤青,模樣凄慘。

那幾名家長們,面色憤怒無比,正指著秦小鯉訓斥漫罵,口氣無比難聽。

直至,辦公室的門被推開,秦蒼穹走進了辦公室時。

那群家長們……這才終於紛紛停止了漫罵。

辦公室內,所有人都扭頭……將目光望向了辦公室門口。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 進入醉仙樓之後,映入眼帘的是棗色暗沉的對龍房柱和一幅巨大的美人醉酒屏風,殿中丹盈刻桷,寶玉明珠隨處鑲嵌,金色的光暈柔和舒適,名貴的繁花草木錯落擺放,牆上的字帖古玩裝飾點綴,暈墨生潤有色。

這裡儼然如同一個昂貴非凡的仙境。

陳佩提著大小包裹,卻沒有一個侍女來幫一下忙,但又想起自己當時是想著賺那些仙家王族的錢財的,就沒有想到這一朝,畢竟誰又會料想到這些仙家沒有一個方寸物呢?

看來自己還是失算了,有靈石的顧客那就是天帝,我們就應該為顧客把所有的小問題全部處理掉,一定要讓他們花最多的靈石得到受最為尊貴奢華的享受。

人家不需要這服務並不代表我們就不提供了。

此時整個仙樓之內是較為閑適岑靜的,偶爾得見幾個身著仙服道袍的修道者緩步踱過,亦或是錦衣華服的王公貴族輕聲交談著。

如同陳佩這般渾身提著大包小包,毫不仙氣,也毫不貴氣的人與這地方是顯得格格不入的,而與蘇青玉這般容顏絕美,仙姿動人的女子站在一起,那就更加的不仙氣,不貴氣了。

除了陳佩這張臨風玉樹般的俊臉較為應景,此時的他還真就好似一朵仙葩嫰蕊旁的臭石頭了,但也正是因為這張俊臉,令陳佩在他人眼中更是臭上加臭。

比如方才進入醉仙樓的林仙之。

最先引得他視線的顯然是美若謫仙的蘇青玉了,難以想象這世界上還有這般美麗的人,這次來長日城倒是運氣不錯,蘇青玉靜靜地立在那,墨發披散,白裙輕舞,雖是素雅寬鬆,也難以遮掩裙下引人遐想的誘人身姿,她眉目淡然,絕美的臉蛋上一片清冷。

好似遙遠天際的一朵如水青蓮。

就是一旁渾身裹著包囊的小白臉就有些礙眼了,一介侍從怎麼敢跟主子這樣不著邊形?

其實這也不怪他,這個世界上像陳佩這般愛惜女子的畢竟是少數,他沒認出陳佩身上的王霸之氣情有可原。

但同時這也讓這位風度翩翩的林公子心中一度升起了「我能」的可怕臆想,瞧這仙子竟然包裹都要自己提著,連一個用以儲物的方寸物都沒有,顯然是某個小家族的小姐了。

今天遇見我倒是小娘子你走了大運了,你的整個家族都將因此而飛黃騰達!

只是可惜了,是個沒有修習術法的凡俗之人,不過就憑她的姿色也可以彌補這稍許不足了。

林仙之理了理自己華貴精美的金色仙袍,將頭上玉冠端起抬正,雙手負后自信滿滿地向著美人兒走了過去,至於一旁的陳佩?

那當然是被忽略了。

林仙之嘴角微翹如春風拂面,清了清嗓子,朗聲道:「琈琈雲起,蒼蒼玉落。偶至斯矣,佳人得見。這位仙子,在下林仙之,偶窺仙顏,心中難以釋懷,不知能否邀請仙子酌飲一杯?」

蘇青玉有趣地望了陳佩一眼,而後望向林仙之,直接讓林仙之骨頭都酥了,看來是有個佳公子想在陳公子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魅力啊。

只是此刻的陳佩心中並未有多少生氣,只是感到很滑稽,多少年了啊,竟然有個不怕死的敢來招惹我。

「你誰啊?」陳佩用鼻孔看著他。

林仙之眉頭微皺,你這個侍從有些不知所謂啊,使了使眼色,一旁豹頭環眼的壯漢立馬出聲道:「主人家說話,下人插什麼嘴!你可知道我家少爺乃是桑落城的大公子!」

林仙之恰時地展開玉扇負手輕搖。

蘇青玉黛眉微蹙,清冷道:「他不是下人。」

陳佩亦是露出思索狀:「桑落城大公子?」

林仙之心中有些惱怒,好啊,竟然不是下人?那是什麼人,莫非這種中看不中用的小白臉你還真跟他勾搭上了?看來到時候不狠狠擺弄,把你弄得你嬌聲求饒淚痕點點,再打斷這小白臉五條腿,怕是難平我心了啊。

壯漢見林仙之不說話,會意地怒聲道:「小姐不必為他開脫,方才我就見他行為孟浪,根本不像一個下人該有的樣子,還是讓我來幫小姐管教管教他吧。」

說罷,壯漢就要使用出自己四境中期巔峰的實力狠狠震懾一番眼前的兩個土包子,只是不等他釋放出強大的靈力,就感覺自己的脖子被一道無形的巨手狠狠勒住,恐怖的壓迫感直逼神魂,就連靈力都無法動用絲毫。

豹眼壯漢冷汗連連,驚恐不已,這次自己是踢到鐵板了,想要出聲提醒林仙之,卻發現喉嚨根本發不出聲。

林仙之面露不快之色,這惡仆怎麼不動了?真是磨嘰煩人,「咳咳。」

林仙之催促著壯漢,只是背對著林仙之的壯漢此時滿臉冷汗,身體忍不住地顫抖,根本沒有動手的機會。

媽的,老子不過是想在桑落城掙點外快,想著跟著這些世家子弟吃香喝辣,誰能料想到以自己行走江湖多年的經驗連一個大仙都沒有認出來呢?

完了,這次恐怕是要栽了。

蘇青玉依舊是冷冷地站在那,飄若謫仙。

酒樓中已經有些人注意到這個滑稽的鬧劇了,有些人是在為陳佩和蘇青玉感到惋惜,竟然遇到一個惡霸紈絝,還有些人已經認出來這個提著大小包囊的男子是誰了,連忙找了個隱蔽地看熱鬧,免得殃及魚池。

陳佩不急不緩地將身上的包裹箱子放下,理了理衣領,鬆了松筋骨,背著手緩緩走到林仙之的面前:「你在咳嗽個什麼勁兒啊?桑落城的林大公子,我沒聽說過欸。」

林仙之目光微冷,原來不是個下人,那你一介凡俗子弟怎麼敢在我面前如此不敬的?看來這惡仆想的挺周到的,是要我在這美人面前展示一下仙家術法啊。

林仙之閃身往後一跳,大喝道:「大膽!」

周身靈力流轉,腰前佩劍射出一道銀光懸至半空,林仙之仙袍金光溢出,宛若神人,只見他腳尖輕點飄至長劍之前仙氣颯然地握住劍柄,足膝微躬,負手背劍,作凌雲踏空之勢。

「我身為明台境的修道者,本不……啊!」

還未等林仙之帥氣無比地使出那招仙劍之法,陳佩就不講武德地躍至半空一把將林仙之拉了下來,笑謔道:「哦?你知不知道上一個敢在本公子面前這麼裝的都投胎好幾百年了。」

林仙之怒目相視,好啊一介江湖武夫竟敢這樣落我面子,待會兒我要你死!

陳佩一見林仙之這不屈的樣子就知道他還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直接擰起拳頭,高舉至身後。

林仙之望見這情景魂飛魄散,驚叫道:「你!你想幹什麼!」

陳佩一拳砸了過去,一聲慘叫傳來,方才仿若神人的林仙之此刻卻像死狗一般躺在地上。

「啊!你敢打我?我爹是林鐧!我爹是林鐧!」林仙之搖晃著站起身來,捂著鼻子,悲憤斥罵道,鮮紅的鼻血從指縫間流了出來。

陳佩冷冷一笑:「我管你爹是誰?」一腳踢翻林仙之,擼起長袖,揮起拳頭就是一頓王八亂拳。

「啊啊,我爹是林鐧,你怎麼….啊!別打了!別打了,我錯了。啊,啊!」

蘇青玉望著對林仙之拳打腳踢的世子殿下,有些無言,怎麼跟個市井無賴似的,隨後瞧了那壯漢一眼。

豹眼壯漢渾身一顫。

醉仙樓中一些世家子弟此時看著直呼過癮,果然想要令自己歡樂的最好方法,那就是旁觀別人的悲慘了,拳拳到肉看著真他娘爽啊。

慘叫聲不絕如縷。

……

蘇青玉與陳佩此時正坐在一間裝飾典雅的廂房之內,窗外是鱗次櫛比的高矮樓閣,紋路精美的琉璃茶案之上,已是擺滿了精美的菜肴,對於來這享受的達官貴人來講顯然是不仙氣的。

陳佩看著蘇青玉清冷小臉上偶爾溢出的一絲歡喜,他就知曉了,果然身姿不俗的女子都是不太會拒絕美食的。

哪怕是蘇青玉也一樣。

他突然想起,要是那一日自己沒有一時衝動救下蘇青玉,那世間是不是就少了這樣一個美好的人了啊。

他輕輕搖頭擺脫思緒。

按照計劃,陳佩是不會救下她的,此刻的蘇青玉應該已經死去了,或著正處於青嵐宗的水牢之中忍受折磨。 然炎蛟艦隊想撤,可郎順天卻不想讓他們走的太過輕鬆。

於是他立刻命令道:「命令艦隊全力追擊,不要給敵人任何的喘息之機!」

但炎蛟艦隊撤退之意決絕,在一些受損嚴重艦船的拚死掩護下,那些倖存的艦船還是得以安全撤退。再加上炎蛟艦隊的艦船都是專業戰艦,速度本就比劍魚艦隊的艦船快,所以沒一會兒劍魚艦隊就追不上了。

「可惡!這些混蛋溜得還真快!」見己方艦船的速度實在不給力,郎順天不禁一陣惱火。

可一旁的邱應龍卻一臉的笑意,「好了,別不知足了!今天能取得這樣的戰果已經很了不起,沒必要吹毛求疵。再者炎蛟艦隊尚有餘力,逼急了魚死網破就得不償失了!」

「哼!就算如此,他們也別想走的這麼輕鬆!」郎順天冷笑一聲,隨即命令雷龍突擊隊和海騎兵尾隨追擊,將炎蛟艦隊最後面的幾艘戰艦全留下來。

「哦……喔……!兒郎們跟我上!」

只見鬼面嚎叫了一聲,就招呼海騎兵沖了上去。

今天海騎兵可是大殺四方,將炎蛟艦隊的海騎營壓的抬不起頭來,所以這次痛打落水狗更是當仁不讓。

「喔哦……!殺……!」

在鬼面的帶領下那些海騎兵,全都嚎叫着沖了上去。有些海騎兵身上還背着一支支的火箭彈,靠近敵艦之後一彈就能將敵人送進海底。

同樣雷龍突擊隊也是不甘落後,他們就像海上狼群一樣,瘋狂的追逐著敵人,並兇狠的撕咬着,畢竟這本來就是他們的活。

最後順利撤退的炎蛟艦隊,還不足其總艦船數的四成。

在炎蛟艦隊撤退之後,劍魚艦隊初戰大獲全勝,接着艦隊便駛向了東雲港。

東雲港可是炎蛟艦隊經營百年的重要軍港,各方面條件都極為優越。所以炎蛟艦隊敗退之後,東雲港自然也就歸劍魚艦隊所有了。

而劍魚艦隊進入東雲港之後,首先做的事就是構築海防炮台。其實並不只是東雲港,趙信攻陷福州后第一件做的事,也是構築海防炮台!

因為劍魚艦隊雖然大敗炎蛟艦隊,可這只是佔了出其不意,敵人不了解劍魚艦隊戰法的便宜。實際上劍魚艦隊同帝國海上的實力相比,依然處於絕對劣勢,並且這種劣勢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無法改變。

因此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面對帝國海軍,劍魚艦隊都將處於弱勢地位。所以藉助海防炮台,保護軍港及朱雀軍所控制的海岸線,將是非常重要的海防手段。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