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他不會看錯。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那是鞭痕。

還有秦沐瑤的手??

秦沐瑤現在的手指就跟一個普通人的粗細無異。但這恰恰說明了問題–她原本的手,是如玉般修長纖細的,遠比一般人要好看。

姬墨抿唇不語,直接開始脫秦沐瑤的衣裳。

「言兮,別??「秦沐瑤退後了幾步,還是奈何不過。

衣裳一件件落地,露出凝脂般的肌膚。姬墨沒有任何旖旎的心思,因為那完美如玉的身體上,有一道道縱橫交錯的淺淺痕迹。

儘管已經很淡很淡,淡得幾乎看不輕。

卻無法否認每一道痕迹,曾經都遭遇了怎樣鮮血淋漓的抽打。

姬墨輕顫了幾下。

「??言兮。「秦沐瑤忙穿上衣裳,「我沒事的言兮,都已經好了??「她失策了。本以為遮得嚴嚴實實就能不被發現的,可言兮對她,當真是比她對自己都還要了解。

姬墨低下眼眸:「當時一定很疼。「

他從未覺得自己這麼沒用過。

一起看書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他姬言兮,四歲逐蝶成詩,十四歲馳騁疆場,二十一歲已是舉世聞名。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世人謂之神明,牡丹說他身份尊崇,可他還不是??連想要保護的人都保護不了。

累她為他耗盡靈力,不遠萬里奔赴姜國,累她在雪裡下跪,他卻無法應答,累她被蘇南安折磨,他也沒能救她。

他無用至此。

「不止如此。他此番與百花樓樓主牡丹一道前來,還告知了剩下的藥材與另外幾枚碎片的消息。「姬墨說著。將牡丹與謝歡所言細細道來。

秦沐瑤聽得驚愕:「他們未免也知道得太多了??而且,他們怎麼會就這麼告訴你?「

姬墨搖搖頭:「不知。「

「??罷了,不想這些了。「秦沐瑤輕嘆,「楚軍已兵臨城下多時。至多明日,姜國的皇城就該守不住了罷。「

姬墨說:「是。「

秦沐瑤低聲:「蘇南安要怎麼辦呢?「

姬墨聲音微冷:「他這樣對你,總要付出代價。「

翌日,姜國城破。

大殿里,姜國的皇族與大臣都戰戰兢兢縮成一團。蘇南安靠在角落,神情漠然。

「都怪七皇兄!沒事招惹什麼秦沐瑤?她是嫁出去了,嫁了個大英雄,現在要夫君回娘家報仇來了!「八公主一邊哭一邊責怪。

雲執忍不住為自家殿下說話:「八公主。你這話就不對了吧?當初欺負九公主最狠的就是你,你害怕的是她找你算賬罷?九公主未出閣時我們殿下可沒招惹過她!「

姜皇后立刻斥道:「放肆!你一個小小侍衛,也敢頂撞公主?陛下你看看??到底是沒娘教的,老七連自個兒的侍衛都管不好??「

蘇南安霎時冷眼瞧了過來:「閉嘴!「

姜皇后一個激靈。有些后怕,可一想到反正現在國都要滅了,又沒什麼顧慮了:「你還敢叫本宮閉嘴?你??「

「夠了!「姜帝不耐煩道,「都什麼時候了還吵!你們就不能消停一會兒??「

「這兒很是熱鬧啊。「清冷的男聲傳來,大殿里的人們紛紛望去。

只見一身銀甲的絕色男子面若寒霜地走進來。他的身側,站了一名艷冠絕倫的女子。

秦沐瑤。

他們姜國的九公主,嫁到楚國后,現在跟著丈夫來踏平自己的國家。

昔日她在姜國皇宮宛如一個透明人,被他們踩在腳底下。如今風水輪流轉,他們匍匐在這裡瑟瑟發抖,她卻傲然而立風華絕代。

何其諷刺。

秦沐瑤目光淡淡掃過那些熟悉又陌生的親人們,沒有停留。

姬墨勁直走向角落裡站著的蘇南安。

蘇南安面色平靜。

姬墨走到他面前,問:「沒什麼要說的嗎?「

蘇南安輕哼:「成王敗寇,沒什麼好說的。「

姬墨動了動唇,突然就一拳打上來。

蘇南安一驚。

君子動口不動手,就算動手也是用劍這樣光明磊落的兵器。蘇南安是真沒想到姬墨說動手就動手。大庭廣眾之下一點形象都不要。

??雖然姬墨赤手空拳打鬥的招式也很流暢就是了。

蘇南安的驚訝只是一瞬間,隨即本能地進行反擊。兩人沒用兵器,就這麼用最原始的肉搏來解決問題。

姬墨出招,蘇南安格擋。他本以為姬墨那夾雜著內力的一招就很是兇險。因而也使了十成力道去抵禦。他武功遠不如姬墨,心裡已經做好了會受傷的準備。

誰成想,兩兩相對,竟是姬墨微微退後了一步。

蘇南安這下已經是錯愕了。

姬言兮的武功??怎麼會變得那麼弱?

倒也不是說很弱,只是相較而言。姬墨現在的武功放江湖上依然是一流高手,只是這遠遠達不到姬墨的正常水準。

蘇南安還來不及多想,姬墨的下一招就上來了。他內力削弱可招式還在,加上一股子狠勁。依然壓制了蘇南安。

姬墨一手將蘇南安壓在地上,冷冷問:「知道該說什麼了么?「

蘇南安挑眉:「殿下好身手?「話音未落,姬墨就一拳揍得他偏過臉去。

「你該對她道歉。「姬墨盯著他。

蘇南安舔了舔唇角的血:「都說了成王敗寇,我被你打得無法反抗是我沒本事,我不否認。同樣你沒保護好她也是你沒本事,你可別怨別人。「

姬墨起身,居高臨下地俯視他:「我是無能,但至少我可以將你如何對待她的,都千百倍奉還到你身上。「

「受上三天鞭打,再施以拶指之刑,這樣的千百倍,你能承受么?「姬墨溫柔地問。

蘇南安神色不變。雲揚卻已忍不住出聲:「楚太子殿下,請您別這樣!我們殿下也是,也是一時衝動??「

姬墨輕笑:「一時衝動?「

蘇南安的一時衝動,換來的是秦沐瑤的遍體鱗傷,也是姬墨的痛不欲生。

雲揚看了蘇南安一眼,像是鼓足了勇氣,喊道:「殿下,殺母之仇。奪弟之恨,將心比心,若是換成您,您難道不會不惜一切代價討個公道嗎?!「

蘇南安那一貫平靜的表情皸裂了:「雲揚你–「

「殿下。抱歉,當初那件事,我無意間知道了。「雲揚低聲道,「我知道那說出來是揭您傷疤。所以一直深藏心底。可是我今天必須要說!您以前不是這樣的??是那些人逼得您這樣的!「

「楚太子殿下,當年姜楚之戰,楚國戰敗蓄意報復。是您的母后家族裡的人,派了名女子到姜國當細作。想要藉此禍亂宮闈,把姜國一步步弄垮。那女人心腸歹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殺了我們殿下孕中的母妃,剖腹取子,一屍兩命!那女人成了貴妃得了聖寵還生了九皇子,可原本的九皇子本該是殿下的親弟弟!殿下一直以為娘娘當年是難產而亡,後來得知了這麼一件事,怎能不對楚國恨之入骨!他帶走九公主是為了牽制你,因為唯有牽制了你,殿下才有可能對您母後下手!「

他是真的沒想到楚帝和皇后還做過這種事。那會兒姬墨還年幼,又常年在宮外休養,許多事他也不知道。

剖腹取子,殺母挖弟,也難怪蘇南安從一個原本只是有些冷漠的少年變得那樣喜怒無常。

「如果是為了這個理由。「姬墨說,「何必對瑤樨下手呢?冤有頭債有主,你要找他們報仇就去,我不會攔著。「

蘇南安冷笑:「那可是你的父皇母后,你不會攔著?「

姬墨:「不會。「

蘇南安:「??「

「楚太子堂堂君子,竟也是個不孝子嗎?「蘇南安諷刺道。

「他們無恩於我,我自無可奉還。「姬墨早就在一次次的失望中。還清那生養之恩了。

蘇南安笑了笑:「果然自古無情帝王家,就連楚太子也不能倖免。「

姬墨神色平靜:「把他帶下去。「

蘇南安身世可憐情有可原沒錯,但他仍然虐待了秦沐瑤不是嗎?

現在,是蘇南安落到了姬墨手裡。

「慢著!「一聲嬌喝,門外兩紅一白三道身影走了進來,其中一個是坐在輪椅上的。

是謝歡和牡丹,還把南淮也帶來了。

牡丹道:「太子殿下,你得讓他有恢復記憶的權利罷?「

謝歡看著蘇南安。輕輕一揮,一道藍光自蘇南安眼前劃過。

蘇南安茫然了一瞬。

隨即各種記憶漸漸湧上來。

「七哥哥,七哥哥??「

「阿瑤,沒事了??沒事了。哥哥保護你。「

「我和你不熟罷,九皇妹。「

蘇南安睜開眼,記憶已經消化完畢,他卻還是怔怔的,失魂落魄的模樣。

他緩緩抬眸,望向秦沐瑤:「阿、瑤?「

陌生又熟悉。

秦沐瑤忽然就別過頭:「算了,我原諒他了。「

她一直在想,就算蘇南安恢復了記憶。那還會是小時候那個蘇南安嗎?

他們真正相處的時間不過是兒時的幾年,對比後來各自成長的時間,已經太短太短。幼時那般珍視的感情,長大後會不會不堪一擊?

所以秦沐瑤不願讓蘇南安想起來。

那樣她記憶里的蘇南安,就永遠是那個把她捧在心尖上的七哥哥。他如今對她所做的一切,都可以用作失憶來充當借口。

可現在,聽到蘇南安用那樣熟悉的語調,喚那樣熟悉的名字,她突然就崩潰了。

他沒有變。

七哥哥,一直,一直,沒有變。

蘇南安眼中漸漸清明,卻又忽地臉色一白。

??

一語成讖。

他說他是她的哥哥,他不會傷害她。

可是他都做了什麼?

他冷眼看她十四歲回宮,在宮中遭受排擠,從未施以援手。

他目送她遠嫁楚國,袖手旁觀,一片漠然。

他在揚州試圖毒害她,被抓住后反手掐住了她的脖子,殺意做不得假。

他報仇心切,為此不惜刑訊逼供她,折磨了整整三天??

這就是他說的,不會傷害。

這就是他說的保護!

可說來也是個死循環。謝妍是怕蘇南安傷害秦沐瑤,才封了蘇南安的記憶。可也正因為蘇南安沒了記憶,才會對秦沐瑤那麼毫不留情。

如果蘇南安的記憶不曾失去,他還會這樣對她嗎?

這個答案永遠也不會知道了。因為事情已經發生了。

「對不起,阿瑤,對不起,阿瑤我??「蘇南安捂住眼,「我不記得了。「

秦沐瑤想上前,被姬墨拉了回來。

「瑤樨幼時承蒙你照顧,我很感謝你。今後她由我來照顧,你明白么?「已經造成的傷害不可能一筆勾銷。秦沐瑤原諒了,姬墨卻沒有。只是他尊重秦沐瑤的意見,不會再對蘇南安怎樣,只是也不想看見他。

姜國國破,這就是代價。

蘇南安低下眼,沒有說話。

那邊牡丹還嫌給蘇南安的刺激不夠似的,隨口就拋了個驚天大消息:「順便告訴你,你弟弟沒有死。「

蘇南安猛地抬頭:「你說什麼?「

一起看書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起看書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他沒有死。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懷胎九月被人活活從肚子里掏出來,一般人早死了,可他命硬,沒死,後來被人帶到了楚國。「牡丹沖南淮揚了揚下巴,「喏,就是他。「

命運多舛又堅韌無比的忘川之主啊。他好不容易得來的一條命,自然有極其強烈的求生欲。

他好不容易才從忘川河底爬出來擺脫宿命,怎麼甘心就這樣去死。

由於想著日後還要靠這孩子發家致富,南淮若恢復了皇子身份,可不得惦記著他們這對養父母?到時候可是取之不盡的好處,是以夫婦兩對南淮都挺好。錦衣玉食地養著。只是終歸是摻雜了目的的親近,聰慧如南淮,始終難以對這兩人生出真正的感情。

姜國與楚國山高水長,姜國皇宮裡死一個妃子的消息很難傳到楚國。等這對夫妻打聽到那位貴妃娘娘已經被七皇子扳倒后。已經過了十五年。

這對夫妻的心思又活絡起來了,姜國七皇子,不就是南淮一母同胞的親哥哥么?於是他們在書房裡討論,如何順理成章地把南淮送回去討要好處,又如何隱瞞他們當年剖腹取子的事情。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