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室的門剛一被打開,小花就跑了過來,搖晃著尾巴沖著吳桐「汪汪~」的叫著。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吳桐蹲下來摸了摸它的腦袋,然後才往裡走。

好幾天都沒有帶小花去遛彎了,但是大街的話吳桐又不想要逛了,於是意念一動帶著小花進入了須彌世界。

小花現在身體還太小了,須彌世界里的野草都快要把它給淹沒了。

須彌世界里的靈氣比外面的要濃郁很多,小花雖然不知道這代表什麼,但是它的本能知道呆在這裡感覺更加的有活力了。

小花撒歡的在草地里奔跑,在一片綠色中淡黃色的小花顯得非常的顯眼。

見小花在這裡適應良好,吳桐就從須彌世界里出去了。

織夢獸在一片草葉子上安家落戶,當見到這個須彌世界的主人吳桐進來了還有一點緊張,暗中悄悄的觀察到吳桐沒有注意到自己,鬆了一口氣。

在吳桐出去后織夢獸抓緊時間建造自己的小窩,這個地方靈力濃郁,她決定就在這裡安家了。

而另一邊,吳桐出去后,呆在休息室里覺得無聊,於是將古箏的布掀開,坐在絨布墊著的小凳子上,開始練習彈琴。

枕上歡:天降鬼夫太磨人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就悄悄的溜走了。馬上又要到傍晚的吃飯高峰期時間,早在一個小時前,賈岩等人就因為處理食材的速度太慢,在客流量高峰的時候差點把自己給累趴下,於是在問過陳東下午的營業時間后就提前到廚房去準備。

吳桐還是和早上的時候一樣,來到廚房幫忙因為吳桐做葯膳的口感比其他人的要好,於是食客們大部分都是指定她,就算等的時間長一點也沒關係。

雖然菜單很多,吳桐處理起來還是比較遊刃有餘的。下午的營業時間是五點到晚上的八點半。因此當送走最後一個顧客時間也差不多了,吳桐也就讓他們提前下班。

賈岩等人的工資都是當天發的,於是每個人手裡都拿著一張一百元大鈔。

拿著自己掙來的錢,賈岩等人心情有些複雜。在吳桐詢問他們明天是否還要過來的時候,毫不猶豫的點點頭。 第432章、他是拍什麼電影的?

對於一個行動不便的女人來說,坐飛機上最讓人難堪的事情是突然想尿尿。

剛開始蘇子一直想憋著,準備等到下飛機后再解決身體問題。可是,機長突然間廣播說是燕京天氣不能降落,可能要在上空盤旋一個鐘頭左右時間。

這樣一來,蘇子的堅持和忍耐一下子就崩潰了。

「秦洛—–」蘇子紅著臉說道。

秦洛放下手裡的雜誌,看了蘇子一眼,一下子就醒悟過來,握著她的手說道:「是不是要去洗手間?」

「嗯。」蘇子點頭。雖然在見面兩次后就把自己的身體給了身邊的男人,可是在一些私密事情事情上,她還是有些不好意思。

「走。我抱你過去。」秦洛解開了蘇子的安全帶,把她從座椅上抱了起來。坐在後面的菩薩門女弟子看到秦洛的行為,也趕緊解開安全帶跟在了後面。

機艙空姐看到秦洛抱著個人走向洗手間,走過來問有沒有什麼需要幫助。她們知道,自己的這架飛架上有一位特別的客人。當時登機的時候,這個女人也是被這一個身穿長袍一臉秀氣的小男人給抱上來的。

秦洛笑著說沒有,他知道蘇子的性格,這種事情她不會同意讓一個不熟悉的人來接手的。

洗手間里恰好沒人,女弟子幫忙拉開廁門,然後進去把座墊鋪在馬桶上。秦洛抱著蘇子進去,把她放在軟綿綿的座墊上,笑著問道:「要我幫忙嗎?」

「不用了。你出去吧。」蘇子說道。在飛機的廁所上,她怎麼好意思讓男人留在裡面?

而且,這裡面的空間也實在狹窄,面前站著一個男人,會給人莫大的心理壓力。

秦洛也只是調侃的問問,並沒想著要留在裡面。於是,他把蘇子安頓好,這才走出衛生間,並且幫她帶上房門。

秦洛正站在門口耐心等待的時候,一股濃香從後面襲來。

秦洛轉過身去,看到一個女人無聲無息的走了過來。女人下身穿格子條紋的七分褲,上身是心型領的黑色T恤。T恤的外面襯著一條修身的黑色西裝小外套。

長發披肩,身材高挑性感,腳上穿著一雙好像特意帶到飛機上來更換的GUCCI限量版夾腳拖鞋。即便是在飛機上,她也仍然帶著一幅墨色的飛行員眼鏡,看起來很有明星范兒。

一個漂亮女人願意站到洗手間門口,自然是因為她也要解決身體問題。

她瞟了一眼身邊的秦洛,很快的又轉移了視線。專註的盯著衛生間上的門板,好像那上面有著豐富多彩的圖畫。

一分鐘過去了,兩分鐘過去了,三分鐘過去了—-

五分鐘過去后,女人終於等得不耐煩了,怒道:「裡面到底有沒有人啊?」

「有人。」秦洛很肯定的說道。

「他還是人嗎?上廁所需要這麼長時間?就是拉金條也拉出來了吧?」

她這麼說,秦洛就有些不愛聽了。說道:「小姐,嘴上積德。」

「我積不積德管你什麼事兒?我罵他是不是人又管你什麼事兒?你是誰啊?憑什麼管我?」黑衣女人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膀胱憋的太難受,一肚子火氣突然間就朝秦洛發泄了出來。

「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她是人。但是你是不是人,我就不能確定了。」

「你怎麼說話的?你知道我是誰嗎?你憑什麼這麼對我說話?」

秦洛被這女人的話給逗樂了,說道:「我不管你是誰,如果你沒學會尊重別人,就休想獲得別人的尊重。你怎麼樣對別人說話,別人就會怎麼樣對你說話。」

他已經可以確定,這個女人的身份不會太複雜。要麼是京城裡面的新貴,憑藉一次投機取巧獲得了第一筆資本。要不就是西邊那群在華夏國成立后,靠壟斷煤礦或者金屬資源起家的土財主。

或許,還不如上述兩者。

他們這些人都有一個共同點:人生的大起大落來的太快,而又沒有足夠的底蘊來吸收和消化他們,所以,就表現的目中無人狂妄自大起來。就像有人在知道自己中了彩票大獎后,一下子就樂瘋變傻了一樣。和那種悲劇人物相比,他們人不傻,可是言談舉止看起來極傻。

「尊重?我當然會尊重了。只是,我不會尊重你這種人。」

「那你會尊重什麼人?」秦洛笑著問道。

「尊重我。」一個戴著眼鏡的中年男人走了過來,笑著說道。他若有所思的打量著秦洛,問道:「你長翅膀了嗎?」

「沒有。」秦洛搖頭。

「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把這架飛機買下來,讓人把你丟出去?」男人一臉冷笑的說道。

「我不信。」秦洛仍然是一臉滿不在乎的笑意,搖頭說道。

男人很是受不了他的這幅表情,怒道:「你這種人屬於典型的沒見識的土包子。你知道在華夏,有多少人能夠眼也不眨的買下一架波音客機嗎?你又知道在華夏,有多少人動一動手指頭就能把你按死嗎?」

「我知道。很多。」秦洛說道。「但是,不包括你。」

「你—–」男人氣的差點兒吐血。

秦洛笑笑,沒有和他繼續鬥嘴的興緻。因為他聽到了衛生間的門鎖響了,知道蘇子已經解決了問題,正在召喚他進去。

推開衛生間房門,秦洛把坐在馬桶上已經穿好了衣服的蘇子抱了起來,向外面走去。

黑衣女人瞄了瞄蘇子的腿部,譏笑道:「哼,原來是個瘸子。」

秦洛猛地轉身,雙眼犀利兇狠的盯著她。

黑衣女人沒想到秦洛的反應這麼強烈,被他這樣的眼神注視著明顯有些驚慌,說道:「你想幹什麼?」

「我是想告訴你,他只是雙腿有問題,你是腦子有問題。」

「你才腦子有問題—-」

眼鏡男看到自己的女伴受辱,反擊道:「小子,我不管你是誰,也不管你是什麼人,總有一天,我要你跪在我面前求我。」

「這也是我想說的。」秦洛點了點頭,抱著蘇子向自己的座位走過去。

「秦洛。」蘇子把腦袋埋在秦洛懷裡。

「當被狗咬了一口。」秦洛笑著安慰道。他知道,在裡面的蘇子肯定聽到了他和那一男一女的爭吵。

「等我的腿好了,我一定好好愛你。」蘇子摟著秦洛的脖子,保證似的說道。

走在這機艙狹隘的走廊上,秦洛突然間就覺得這是一條通往熏衣草園的花叢小道。

人生處處充滿驚喜。也許不小心被一坨狗屎滑倒,但是不要氣憤,也不要沮喪,當你抬起頭的時候,你會發現眼前繁華似錦,芬芳滿地。

在天空盤旋了近一個鐘頭后,飛機終於在燕京機場降落。

秦洛抱著蘇子下機,向外面的行李提取處走過去。因為蘇子的輪椅折起來后託運過來,還有兩門一派一些成員的行李也需要提取。

走在路上,秦洛發現每一位工作人員的臉色都很嚴峻,如臨大敵的模樣,一些身穿制服的保安人員不時的用對講機在講著些什麼。

發生了什麼事嗎?秦洛在心裡想道。

這時,一群身穿黑色西裝的男人迎面走了過來。

為首的一個中年男人走到秦洛面前,問道:「是秦洛先生嗎?」

「是我。」

「我是機場安保部的李健安。我們接到命令,現在由我們護送你出去。」男人說道。

「護送?」秦洛一臉茫然。「出了什麼事?為什麼需要你們護送?」

李健安看著秦洛的臉,笑著說道:「你的朋友來接機。」

「朋友?接機?」秦洛說道:「就算是朋友來接機,也不用勞駕你們出來吧?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主要是你的朋友太多了。我們怕會危害到你們的人生安全。」

當秦洛帶著一行人走出貴賓通道,看到外面排著好幾條長龍,黑壓壓一眼望不到頭的接機人群,聽著他們山呼海嘯著叫喊著自己的名字時,他這才明白機場為何會專門派保安來護送自己,這才明白李健安所說的『你的朋友太多了』是什麼意思。

是的,他的朋友太多了。

從出口一直蔓延到機場大門外面,整個大廳都擠的滿滿的,像是沒有盡頭一般。他們的手上牽著『歡迎英雄回家』或者『秦洛,我愛你』的條幅,舉著秦洛身穿長袍意氣風發的站在駐韓大使館主席台上的裝逼版海報,他們激動的臉色潮紅,淚流滿面,還有幾個小女孩兒在秦洛出現的那一刻捂著胸口暈倒,他們揮舞著拳頭,嘴裡叫喊著亂七八糟的口號:

「秦洛,秦洛,英雄秦洛。」

「秦洛,好樣的。夠爺們。」

「秦洛,我要請你喝酒—–」

「秦是秦皇漢武的秦,洛是洛水的洛,我是我們的我,愛是相愛的愛—–你就是秦洛。」

——

秦洛愣住了。

蘇子愣住了。

兩門一派的成員愣住了。

和秦洛同一架飛機走出來的乘客也愣住了,他們沒想到,自己竟然和一個大人物同乘一架飛架呢。

那對在飛機上和秦洛發生爭執的男女看著這一幕目瞪口呆,男人扶了扶眼鏡,問道:「他是拍什麼電影的?」

(PS:昨天晚上為了寫出第三章,連續喝了兩杯咖啡,害得老柳整晚都沒有辦法睡著。今天一整天的精神都處於崩潰狀態。今天只能更新一章,不敢再熬夜了。明天三更。) 店員下班後顧氏葯膳店又恢復了它以往的寧靜,雖然在店員們離開之前已經把整個餐廳都給打掃了一遍,吳桐卻覺得還達不到標準。

來到收銀台將「暫停營業」的牌子給掛到門口,然後又在外面設了一層結界,確保不會有人能夠進來。

左右手作法訣的姿勢,然後中指向上一頂,整個顧氏葯膳店開始下起了淅淅瀝瀝的綠色小雨,當雨滴快要落在吳桐的身上的時候,就像是有一層保護膜一樣,自動滑開了。

大約三分鐘過後,雨就停止了。顧氏葯膳店凡是剛才進過雨水滋潤的,都變得非常的乾淨,很乾燥,帶著草木特有的清香。

吳桐開始解決自己的晚餐,廚房裡還剩下今天的幾樣食材,吳桐將它們全部做了炒了幾個菜。

做的都是家常小菜,於是一道道菜就被端上了餐桌。在吃飯之前,吳桐還記得小花也還沒吃飯呢,於是來到二樓將門給打開。

意念一動,原本在須彌世界里的小花就被放了出來。

原本青青的草地變成了大理石地板,場景的變換讓小花一時間適應不了,嗚咽般的沖吳桐叫了一聲。

吳桐淺笑著輕輕將跑到自己腳邊的小花給踢開,「你這樣擋著我,我怎麼給你拿狗糧啊?」

「汪汪~」

小花每一頓的食慾都很好,吳桐將之前開封的狗糧全部倒在它的食盤裡,然後又新開封了一袋,將食盤倒了個滿尖。

接了一杯飲用水放到另外一個盤子里,對小花說:「好了,快去吃你的晚飯吧」

下樓的時候她並沒有將休息室的門給關上,來到廚房用香皂洗了一個手,吳桐這才安心的坐在餐桌前為自己添了了一碗飯開始吃飯。

在餐桌上吳桐將電腦打開,選了一個自己愛看的綜藝節目,然後一邊吃飯一邊看視頻。

小花將食盆里的狗糧全部吃完以後,又添了添幾口水。然後顛顛動物下樓去了。

吃過晚餐,吳桐將碗筷都給收拾了一下,拿到廚房去洗乾淨。

現在已經是八點四十五分了,差不多還有十多分鐘葉景言就要過來了。吳桐馬上到須彌世界里抓了一條魚,這種生長在須彌世界里的怪魚,吳桐將它命名為七彩魚。

七彩魚的肉質蘊含靈力,但是對於吳桐來說確是雞肋,用處不大。然而對於人類來說則是一個很好的補品,而且還完全不用擔心有副作用。

葉景言對於吳桐而言已經是一個家人般的存在,平時葉景言對於自己無微不至的照顧吳桐都是非常的感動,於是當知道了七彩魚對人體有好處的時候,吳桐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葉景言。

雖然葉景言都有堅持運動還有吃的食物都很健康,但是一些細微的狀況人類察覺不到,吳桐還是可以用靈力觀測到的。

因此現在基本上只要葉景言來顧氏葯膳,吳桐都會將七彩魚做出不同的口味,就是要讓葉景言多吃一點。

W市

秦時在和秦族長彙報這一段時間秦氏集團的運營狀況。

在沒有接管秦氏集團之前,秦時不知道原來秦氏集團的內部已經腐朽成為了這麼一個樣子。

秦氏集團作為一個家族企業,高層領導自然都是秦家的嫡系旁枝,有的一些人就想著如何從集團里撈取好處填滿自己的腰包。

一些虧空的項目讓剛上任的秦時皺緊了眉頭。雖然他平時的側重點是修鍊,但是作為金融系的高材生秦時知道再這麼下去,用不了幾年秦氏集團就會變成一個空架子。

和秦族長彙報公司狀況的時候,這個問題秦時也提到。

秦族長的做法是讓他自己去解決。想要成為一個頭狼,就必須要心狠手辣和雷厲風行的手段。

秦時明白秦族長的意思,而且他還查到了關於當年的一些秘密,他爸媽的死並不像表面那麼簡單。

告別了秦族長以後,秦時自己驅車回別墅。

在W市,秦時雖然是年輕一代的修真者,但他的實力已經遠遠超過了老一輩的修真者。在他還沒成長起來的時候,W市還存在著一些妖類,有好也有壞。

能力都是在實戰中鍛鍊出來的,秦時在秦族長允許他去歷練的時候第一個拿W市的妖練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