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巴亞知道事情的緊要性,所以他不敢託大!一個至聖期的高手想要逃跑,他恐怕還真的攔不下來!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2 日 0 Comments

「這個問題我想到了!沒關係!我會想辦法邀請朱總教員和蒙石教員留下來一段時間!剩下那些人要他們提前回國,這樣應該沒有問題了吧?」

伊利巴亞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好!保證完成任務!」

「老師!我登基以後,你就是我的左丞相!這件事情就勞煩您老了!對了!到時候我也會親自指揮你們的行動!哈哈哈哈!克萊爾不知道你就劍法精進到了什麼程度……」

回到客棧不久,克利威爾就把陸韻鍾單獨找了出去。 兩人來到了一個無人的地方,克利威爾忽然一把抓住陸韻鍾的肩頭,一臉鄭重地說道:「三弟!這段時間以來,我們幾個兄弟朝夕相處,這是我最快樂的時光,原本想要和你一起再回到『天宇學院』,可是現在看來不太可能了,我有事情要先走了;

老三!你我剛認識不久,我就知道你的實力遠遠地在我之上,回去后要照顧好二弟和四弟,還有……范姑娘和蘭姑娘!」

陸韻鍾微笑著說道:「大哥!我已經猜出來你要走了!你跟天狼帝國的太子認識對不對?而且我覺得不只是認識那麼簡單!你好像很怕見到他!有什麼事情就說給兄弟聽聽,咱們結拜的時候可是說過有難同當的!」

克利威爾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沒有什麼!你別亂猜!我現在要趕快離開這裡,以後你我兄弟再見面時再跟你細說吧!」

「大哥!你遇到危險了對不對?什麼話也別說了!『天宇學院』正好我也不想回去了!我陪你一起走吧!」

「兄弟!謝謝你」

克利威爾感動地說道。

陸韻鍾沒有再問他什麼原因!陪他一起走就是不放心他的安危,就是要跟他同甘共苦,生死與共,克利威爾當然明白這意味著什麼,所以一聲感謝裡面卻包含了很多非常複雜的感情。

「別多說了!要走趁早咱倆也別告辭了!現在就走!」

陸韻鍾拉著克利威爾的胳膊說道。

「也好!趁著現在城門還沒有關閉,咱們趕快出去才是。」

當下兩人再不廢話,轉身直奔南城門而去,要知道其他的方向都不對了,只有往南才是離開「天狼帝國」的最佳途徑,此時日近黃昏,斜陽草樹;尋常巷陌盡籠罩在這落日餘暉之中。

南城門已經遙遙在望,眼前是一條五六百米長的寬闊的大街,這裡任何建築也沒有,空曠而寬敞,以往這裡總是熙熙攘攘地匯聚著很多往來的行人,可是現在卻空空蕩蕩的只有寥寥幾個行人在南門口遊盪,這裡顯得異常冷清!

「大哥!情況不對!咱們先觀察一下再說吧!」

克利威爾也發現了這裡的異常,可是時間拖的越久對他們就越不利!

「三弟!不管了咱們硬闖出去!諒這些守門的士兵也不是你我的對手!要是等著援兵來了恐怕出去就更困難了!」

於是兩人立刻加快了速度,對著南城門沖了過去。

寬闊的大街上,兩道快如閃電般的身影顯得格外扎眼,立時就引起了這裡所有人的注意,就在距離南門只有二百米遠的地方,忽然四個原本在那裡遊盪的行人卻並排站住,攔住了他倆的去路。

陸韻鍾和克利威爾在離他們只有十幾米的地方硬生生地停下了腳步,他倆不敢硬闖了!四人的身上散發出的強大氣息讓他倆感到無比震驚。

陸韻鍾看了看眼前這些人,他有種感覺:這四個人的眼睛幾乎同時落在克利威爾的身上,看來他們的目標非常明顯,就是針對克利威爾。

雙方都沒有說話,就這麼對視著,幾個呼吸后,站在中間的一個清瘦的老者對著克利威爾揚了揚下巴說道:「沒錯!就是他!要活口!」

他說話簡單明了,語氣嚴厲不容置疑。

話音剛落,最左邊的一個身材比較矮的胖子大踏步走向克利威爾。

「小子!還不束手就擒!」

克利威爾知道眼前的形勢萬分緊急,要想出城必須闖過眼前這一關才行,但是從這些人所暴露出來的氣息來看,沒有一個人的實力低於自己;他從劍鞘里抽出細劍,握在左手!目光中才出現了一抹殺氣!

這是他頭一次動了殺心,眼前這些人無疑是「天狼帝國」太子宋文山派來的!由此可見自己的身份已經暴露無疑,現在也沒有在隱藏實力的必要了!

矮胖子被克利威爾忽然爆發出來的殺氣所震撼!他連忙站住身子非常慎重地從手中的儲物戒指中,取出了一柄寬背薄刃的大砍刀。

砍刀在手,矮胖子的眼神瞬間變得無比狂熱,雪亮的大砍刀對著空中虛劈了一下,對著克利威爾喊道:「來吧!」

刀鋒閃過,一道淡淡的紫芒在空中劃過,留下了重重刀影。

「至尊!」

克利威爾和陸韻鍾幾乎同時喊道。

眼前這個人竟然是「至尊初期」的高手,要知道至尊期和大乘期那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可以這麼理解跨過了「大乘巔峰」步入「至尊初期」就像是鯉魚跳過龍門一樣;「大乘巔峰」就是後天煉體的最後一關,跨過這個門檻,就可以進入先天之境。

陸韻鍾這下可不敢讓克利威爾獨自冒險了!他連忙從儲物戒指里取出「盪雲鞭」,跨出兩步擋在克利威爾的身前,右手一抖一個深紅色的光圈將他和克利威爾籠罩在了其中。

「大哥!我負責防禦,你趁機偷襲!」

陸韻鍾小聲說道。

克利威爾輕輕地點點頭,現在他也顧不得許多了。

矮胖子很顯然沒把陸韻鍾放在眼裡,在他看來對方不管是一個人還是兩個人,結果都不會有什麼改變。

「小心點!這小子是異丹!」

忽然,清瘦老者大聲提醒道。

「明白!」

矮胖子看著眼前這兩個年輕人,站在後面左手持著細劍的,一頭金色的長發向後飄飛,面色冷峻,正是自己要活捉的目標;前面這個黑髮的男青年,看起來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一身元力竟是紅色的「出塵巔峰」,經過精瘦老者的提醒,他才感覺到此人的不同尋常。 他手中的黑色長鞭開始的時候籠罩的範圍足有兩米多,他揮舞的速度極快,可是到了後期,長鞭的速度越來越慢,而且黑色的長鞭一點點被壓縮成了直徑不足一米的圓球。

這麼奇特的招式他還從來沒有見過,但是他可以肯定對方絕對沒有達到至尊境界,他能厲害到哪裡去?

「狂妄的小子!你以為自己的鞭子就能阻擋至尊高手的全力一擊嗎?」

矮胖子心中冷笑,手中的大砍刀高高舉起,對著陸韻鍾的「盪雲鞭」就劈了上去!

天空中原本只有一米多長的大砍刀,此時忽然憑空暴漲出一米多長,帶著淡淡的紫影砸向陸韻鍾手中的長鞭,他要一刀將這長鞭連帶後面的人一同劈為兩半!

「刀氣!一米多長的刀氣!這是至尊高手和大乘巔峰本質上的差距,他可以發出刀氣傷人!只是這狂暴的刀氣就足以驚心奪魄了!

陸韻鍾還從沒有過跟至尊高手過招的經驗,是否能夠擋住這驚人的一刀,他也沒有把握,所以他將體內所有的元力都運到了「盪雲鞭」上。

紫色的刀芒凌空而至,恍如一條紫色的長龍「撲!」的一聲,紫影消散,陸韻鍾仍然無恙地站在那裡,黑色的圓球依然揮舞,剛才就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緊接著,大砍刀的本體也劈了下來!這是對他最嚴峻的考驗!

「轟!」

一聲爆響,「盪雲鞭」化作的圓球被大砍刀一舉劈散!地面上沙石俱飛,煙塵瀰漫,陸韻鍾向後倒退了十幾步,地面上留下了幾十個一寸多深的足印……

大砍刀竟然也被這圓球彈起兩米多高,矮胖子卻也被震得雙臂發麻,幾乎握不住手中的大砍刀。

煙塵未消之際,克利威爾動了,他的身體如靈貓一般敏捷,左手中的細劍一抖,以最快的速度刺向矮胖子的心臟!他的出手好不留情,力求一擊必殺。

細劍無聲無息,可怕的是細劍的前面一道一尺長的黃色劍芒吞吐不定,憑空而至!

「不好!」

精瘦老者身體一晃,猶如空中飄蕩的幽靈一般滑出十幾米,同時在離克利威爾近二十米遠的地方,右手抬起對著他手中的細劍凌空劈了出去!

矮胖子的大砍刀被震向空中,同時他的雙臂揚起,恰巧將自己的要害全部暴露在克利威爾的細劍之下,他此時也感到了危險的降臨,但是已經來不及回護,死亡的恐懼瞬間籠罩在他的心頭。

忽然,一道深紫色的氣團疾如閃電般撞向克利威爾的細劍,氣團的力量霸道無比!細劍被震得偏離了方向,只是劃過了矮胖子的左肩。

「嘭!」

一股血霧從他的左肩噴了出來,矮胖子只覺得自己的左肩一涼,隨即一陣巨大的痛感傳進大腦,他的左手一松,大砍刀「咣當!」一聲落在地上!

「啊!!!」

這一劍傷到了他的骨頭,差點將整個左肩給劈下來!矮胖子瞬間失去了戰鬥力!

陸韻鍾調整了一下內息,覺得自己沒有大礙!不過憑著自己的元力去對抗至尊高手,還是有些勉強,對方一刀就劈散了自己防禦最強的一招「雲開霧斂!」這中間的差距還不是一般的大!

當然!令他感到更加吃驚的是那個精瘦的老者,二十幾米外的隨手一掌,居然就能撞開克利威爾的細劍,那炫目的深紫色的氣團告訴他——這是一個「至尊巔峰」的高手!

「至尊巔峰!」他的心臟在急劇地收縮!

克利威爾一劍得手后,提著細劍來到陸韻鍾的身邊,他的臉色蒼白,急劇地調息著內息,顯然這一劍他的消耗非常大;要知道一個普通的「大乘巔峰」的人很難傷到至尊高手。

可他不同,他的劍很細,而且他元力的運用方法跟一般人也不同,可以將體內的大量元力集中運用到一個點上,發出劍芒,但是這麼做不能持久,而且元力的消耗也非常大,這是他的保命絕招,不到關鍵的時候是不能使用的。

「你們倆一起上!抓住金色頭髮那個人就行了,另一個格殺勿論!」

精瘦老者冷冷地說道。

「是!」

另外兩人同時抽出長劍向陸韻鍾和克利威爾逼了上來!

這兩人一個長著鷹鉤鼻子,另一個身材細長,年齡都在五十歲左右。

細長老者的周身散發著淡紫色的光芒;而鷹鉤鼻子散發出來的光芒紫色要深很多。

「至尊初期!」「至尊中期!」

「哪裡來的這麼多高手!」

陸韻鍾心中暗道:「今天看來要凶多吉少,不用絕招是不行了!跟他們拼了!」

想到這裡,他左手手掌五指分開,雙目微閉暗運「紫微心法」,幾個呼吸之間,大量的靈力紛紛湧入他左手的「手太陰肺經」的各個竅穴之中,此時空氣中發出絲絲的聲響,他的手掌和臉上也漸漸變成了微紫色。

「大哥!你站到我身後,由我來對付他們!」

他回過頭,輕聲對克利威爾說道。

身材細長的老者冷眼看著陸韻鍾,輕蔑地說道:「小子!死到臨頭了還在這裡裝神弄鬼,我就先超度了你吧!劍指山河!!」

他的右肩微動,手中的長劍一抖,幻化出無數點紫色的寒芒將陸韻鍾籠罩在其中。

就在此時,陸韻鍾蓄勢已經完成,他的雙眸中閃出兩道紫色的光芒,緩緩地抬起雙掌,對著迎面而來的紫色劍芒猛地劈了出去。

「紫微一式!」

他的雙掌上彷彿承載著無盡的壓力似的,去勢甚緩!

細長身材的老者嘴角露出了幾分獰笑,在他看來眼前這個年輕人簡直就是不知死活!此時他彷彿已經看到:對方的身體被自己的劍芒劈成了無數段;細密的血霧漫天飛舞……

「轟!」

一聲巨響,紫色的劍芒彷彿被一陣颶風吹散了一般,瞬間消失地無影無蹤,身材細長的老者向後急退了十多步,右臂下垂,手中的長劍已經飛得不知去向,整個右臂上的衣服像片片蝴蝶般在空中飛舞。

「哇!」

細長老者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陸韻鍾的身體晃動了幾下就穩住了身形。

鷹鉤鼻子本以為克利威爾才是最厲害的角色,沒想到眼前這個癆病鬼似的年輕人才是真正的硬點子,他猛地改變了方向,一抖長劍直撲陸韻鍾而來。

此時陸韻鍾剛剛消耗了大量的元力,正是舊力剛去,新力未生的時候,見對方長劍帶著一道長長的劍芒劈了過來,他最明智的辦法就是連忙躲開,但是他的身後是克利威爾,所以他不能退!

陸韻鍾一咬牙,強行提起元力,準備跟對方硬拼一下;就在此時,一道細長的劍芒從他的身後伸了出來,直奔對方的肋下!劍勢又刁又狠!對方要是敢不理會,保管刺個透明窟窿!

正是克利威爾!他以為對方一定會回防,那樣的話陸韻鍾的威脅自然就解除了,甚至連陸韻鍾自己也是這麼認為的,可是他倆都錯了!

鷹鉤鼻子是一個「至尊中期」的高手!一個實實在在的「至尊中期」高手!他倆跟鷹鉤鼻子的差距還是太大了!他用眼角瞟了一下斜刺里襲來的細劍,卻根本就沒有任何回防的動作,手中的長劍依然劈向陸韻鍾。

陸韻鍾此時的盪雲鞭早就收回到儲物戒指之中,他的手上不知何時多了一柄黝黑的小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