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先生說道:拿水研開。蘇夢棠趕緊端了桌上一杯水走過來幫忙,付先生又道:「慢點,別把毒粉攪起來。」一時間芙蓉齋里的小丫鬟們都嚇得緊緊捂住了口鼻,生怕吸了分毫的毒藥進去。付先生掏出銀針,蘸了一些和了水的蛇腸散,聞了一聞,說道:「實在陰險,竟加入了很多活血的紅花粉末在裡面,幫助毒性更快在人身體裡面遊走。」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蘇夢棠心下一沉,知道可能真的沒戲了,卻聽見付先生忽然笑道:「不過,制毒之人聰明反被聰明誤。真是成也紅花,敗也紅花,兩個丫頭有救了!」 「選手入場——!」

在頂著地中海的主席念的長而又長的開幕致詞結束后,終於輪到了他們這些選手入場。站在最前面的禮儀舉著各個學校的牌子。從關東到關西,九州,四國……

明明不在一個縣的青學和立海大卻偏偏站到了一起。作為上一屆的冠軍,立海理所應當的站在了最中間的位置,而相鄰的兩邊正好是青學和冰帝。

幸村笑的越加柔和,尤其是對上站在右手邊的手冢君的時候,在真田將上一屆勝利的旌旗交給主委會後,再次接過話筒的委員開始又一次長而又長的講話。

「終於可以和手冢君正式對決了,呵呵,真是期待。」幸村笑著側過臉,對上一臉沉默的青學部長,眼神里的暗色越加明顯。但同時看起來也越加溫和有禮。

雖然知道自己想的有點多,但面前的手冢君對不二來說,的確是個特別的存在。畢竟是一直以來讓不二甘願站在身後的領導者,不同於他和真田,在立海一切的主導權都在他身上。也不同於跡部和忍足,看似霸道的跡部卻總是能聽進去忍足的意見。不二可以說完全信服於手冢,卻也帶著天才的玩世不恭挑戰著手冢的忍耐力。而獨斷的手冢卻同樣縱容著不二。

那樣的關係,太過危險……

「作為同樣重回賽場之人,來一場不留遺憾的比賽吧。」手冢同樣側著臉點頭。面前的人笑容滿面,卻讓手冢莫名的感覺到一絲寒意。想來畢竟是王者立海的部長,溫和也不過是表面的客套。

「那就在決賽場見吧。」幸村鳶紫的眼笑的微眯,讓感到莫名熟悉的手冢再次一寒。似乎很危險,立海的部長。

在這兩個人不自知之時,給對方定義竟都為——危險。雖然意義完全不同就是了。

幸村沒有正過身子,而是順著側著的視線看向站在第三排的不二,和沒有想到的不二直直的交上。後者有著瞬間的慌亂,卻也在對方真正柔和的笑意下被撫平了,內心的無奈中夾雜了些許糖分,有些發甜。眯著的眼睛鬆了開,一雙湖藍的眼微光流露。

好在只是相視了下就轉了回去,不然不二不敢確定自己是否還會如此的淡然。

「喂喂——你們是在無視本大爺的冰帝嗎?啊恩。」本來結束的對話被新加入的人再次提起。站在幸村左手邊的正是冰帝的跡部,大爺的指尖抵著眼角下的淚痣,低著的聲音略帶懶散,卻也充滿挑釁。

「手冢,你還是先期待著本大爺的復仇之戰吧。」跡部越過幸村,雙眼直射手冢,裡面是熾熱的戰意及濃濃的期待。

「啊。」手冢依然點頭,像是來邀戰的是誰都無關緊要。但誰也看不出的眸子里略帶暖意,像是鬆了口氣。相比應對幸村,他可能更擅長和跡部交流。

「呵呵,那也期待和跡部君的比賽。」幸村笑著應答道。

他突然覺得與其擔心不二和手冢的關係過於危險,不如和不二再來幾次深度交流。因為和手冢君關係危險的人,太多了。

「哼……」跡部從鼻子里哼出來的聲音有著別人不可比擬的韻味,估計也就只有大爺專有了。想通了的幸村此時看跡部真是無比的順眼。

此時不得不提,站在手冢身後的大石暗自握拳的緊張感,在他看來此場景是還未開戰就火藥味十足的修羅場。而幸村身後的真田只是瞄了兩眼手冢和跡部,黑著一張臉站直了身體沉默著。其實他也很想上去邀戰,但直覺告訴他這時候不要打斷幸村。最後是站在跡部身後的忍足,此君一臉的無力,看著自家部長的神情就更加的無力了,而內心的吐槽隔著眼鏡都能看出來。此時難道不是應該專心聽委員講注意事項嗎?不要仗著都是全國強隊就開小差,說小話啊,沒看到委員不時撇過來的眼神嗎?

「……開幕式到此結束。」

雖然不知到底有多少人認真的聽了講話,但整體回答的時候,倒是十分鏗鏘有聲。開幕式在所有人陸續退場后,到此也就結束了。

場外是不少學校的巴士,其中尤其以冰帝銀灰色的大巴顯眼,明明就在東京都卻依舊開著大巴,也就跡部能做出來了。畢竟按照學校預算,最多在你挺進八強后,再派個專車來接送,當然這也只是指東京的學校。離的近的立海大先不提。遠一些的如四天寶寺,就只能坐新幹線了,畢竟預算都交住宿費了。

幽君的三生妻 ……

這是不二最近第一次主動聯繫幸村,當後者手機響動時,上面的名字讓本人都有些驚訝。

「真田,今天下午的訓練,我會明天補上。」幸村掛掉電話。而正在上車的真田聽到聲音后疑惑的轉了過來,今天下午的訓練並不多,畢竟明天比賽就開始了。對於大病初癒的幸村來說,大家都不會強求他多做些什麼,甚至不希望他急於恢復巔峰。在立海大,有幸村在就是種力量,一種如同信仰的力量。

但最近一直很是刻苦的部長突然的開口,引來了一片人的視線。

「怎麼了,精市?有什麼不適嗎?」柳第一個出聲詢問道,其他人也或多或少從目光中傳遞著這樣的信息。

「不是,只是有點個人的事。」幸村笑著搖頭,然後接著補充道:「應該不會耽誤很久,我回去大家應該還沒訓練完,不要讓我發現有人偷懶喲。」

幸村知道隊友們眼裡的含義,抿著嘴角微笑著,鳶紫的眼裡有著暖意浮現。有這樣一群隊友是他的一大幸事。

「我知道了。」真田點了下頭,壓著帽子轉身上車。比起其他人,認真的真田或許對於幸村的行動有些不認同,但同樣不會阻止。幸村精市在立海大每個人眼裡都是特殊的存在,包括真田。

「謝謝。」幸村點了下頭,而其他的人跟在真田身後,逐個上車。

不二本以為要等很久,甚至有可能不會來。但那個人從遠處逐漸清晰的笑臉讓本來有些不確定的心,瞬間被填滿了。不知名的濃烈感湧上心頭。似乎是一種微妙的情緒,有些說不出口。

「本來以為要等到大賽結束,才能單獨相處。周助真是讓我意外。」幸村還背著網球包,肩膀上披著的外套在走路間揚起,含笑的眼有份期待。

「和我走一趟。」不二內心有著些許的緊張,但看著來人笑的自然的臉,又不知怎麼的平靜了下來。幾乎是強硬的語氣對著幸村說道,帶著連自己也不知道的任性。伸出的手拉了下愣住的來人,在走了兩步后又甚覺不妥的放了開。不二內心輕嘆了口氣,走路間回過頭對上的正是雙充盈著溫柔的笑眼,裡面似乎有著濃濃的縱容。

不二回過頭不再去看,眯起的眼掩飾內心的動蕩。一個人在前面一言不發的走著,一個人在後面滿面溫和的跟著。

像是不用言語,不用表達。不論是縱容還是溫柔,只要面對前面的那個人,幸村精市就會沒有原則的聽從。

街景越來越熟悉,幸村想了想大步走到了不二身側。他大概知道不二要去哪了。

「會路過你家,要不要去看七奈。」不二從這個人並肩走上來就知道,對方已經看穿了他的目的地。像是妥協了般,開口詢問著幸村。

「七奈在神奈川,私塾的補課已近完成了。她最近和我住。」幸村笑著應答,雖然不知道不二到底為何帶他回家,但不妨礙他愉悅感急速的攀升。

「嗯,這樣啊。」不二對上面前笑得過分的臉,眯起一張眼暗自微笑。這樣的話,對方應該連拒絕的理由都沒有了吧。暗自打算著什麼的天才不二再次彎了彎眼睛。

不過一個拐角后,寫著不二的宅子終於到了。

此處不論是對不二還是幸村來說都過於熟悉,打開玄關們的不二看著走進來的人動作一派從容,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回自己家。

此時的家裡一個人也不在,不二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看了下客廳的鐘錶。幸村本以為不二會把他安排到客廳,但當不二引著他走進卧室的時候,幸村表示,他真的不想想歪。

回頭看不二的視線暗了暗,鳶紫逐漸變深。

或許,他上回做的還不夠,不二似乎還沒意識到他的危險性。

「精市,其實……」不二在幸村進來后就關上了門,一步步的靠近幸村,抬起的頭像是有些苦惱,睜開的眼裡水色蕩漾。

「……」幸村知道事情的古怪,但當眼前的人睜開一雙眼直視著他的時候,完全無法拒絕。

「其實……」不二再次重複。

幸村喉結微動,暗自吞咽了下。

熱門推薦:

「選手入場——!」

在頂著地中海的主席念的長而又長的開幕致詞結束后,終於輪到了他們這些選手入場。站在最前面的禮儀舉著各個學校的牌子。從關東到關西,九州,四國……

明明不在一個縣的青學和立海大卻偏偏站到了一起。作為上一屆的冠軍,立海理所應當的站在了最中間的位置,而相鄰的兩邊正好是青學和冰帝。

幸村笑的越加柔和,尤其是對上站在右手邊的手冢君的時候,在真田將上一屆勝利的旌旗交給主委會後,再次接過話筒的委員開始又一次長而又長的講話。

「終於可以和手冢君正式對決了,呵呵,真是期待。」幸村笑著側過臉,對上一臉沉默的青學部長,眼神里的暗色越加明顯。但同時看起來也越加溫和有禮。

雖然知道自己想的有點多,但面前的手冢君對不二來說,的確是個特別的存在。畢竟是一直以來讓不二甘願站在身後的領導者,不同於他和真田,在立海一切的主導權都在他身上。也不同於跡部和忍足,看似霸道的跡部卻總是能聽進去忍足的意見。不二可以說完全信服於手冢,卻也帶著天才的玩世不恭挑戰著手冢的忍耐力。而獨斷的手冢卻同樣縱容著不二。

那樣的關係,太過危險……

「作為同樣重回賽場之人,來一場不留遺憾的比賽吧。」手冢同樣側著臉點頭。面前的人笑容滿面,卻讓手冢莫名的感覺到一絲寒意。想來畢竟是王者立海的部長,溫和也不過是表面的客套。

「那就在決賽場見吧。」幸村鳶紫的眼笑的微眯,讓感到莫名熟悉的手冢再次一寒。似乎很危險,立海的部長。

在這兩個人不自知之時,給對方定義竟都為——危險。雖然意義完全不同就是了。

幸村沒有正過身子,而是順著側著的視線看向站在第三排的不二,和沒有想到的不二直直的交上。後者有著瞬間的慌亂,卻也在對方真正柔和的笑意下被撫平了,內心的無奈中夾雜了些許糖分,有些發甜。眯著的眼睛鬆了開,一雙湖藍的眼微光流露。

好在只是相視了下就轉了回去,不然不二不敢確定自己是否還會如此的淡然。

「喂喂——你們是在無視本大爺的冰帝嗎?啊恩。」本來結束的對話被新加入的人再次提起。站在幸村左手邊的正是冰帝的跡部,大爺的指尖抵著眼角下的淚痣,低著的聲音略帶懶散,卻也充滿挑釁。

「手冢,你還是先期待著本大爺的復仇之戰吧。」跡部越過幸村,雙眼直射手冢,裡面是熾熱的戰意及濃濃的期待。

「啊。」手冢依然點頭,像是來邀戰的是誰都無關緊要。但誰也看不出的眸子里略帶暖意,像是鬆了口氣。相比應對幸村,他可能更擅長和跡部交流。

「呵呵,那也期待和跡部君的比賽。」幸村笑著應答道。

他突然覺得與其擔心不二和手冢的關係過於危險,不如和不二再來幾次深度交流。 總裁爹地超給力1:天才萌寶 因為和手冢君關係危險的人,太多了。

「哼……」跡部從鼻子里哼出來的聲音有著別人不可比擬的韻味,估計也就只有大爺專有了。想通了的幸村此時看跡部真是無比的順眼。

此時不得不提,站在手冢身後的大石暗自握拳的緊張感,在他看來此場景是還未開戰就火藥味十足的修羅場。而幸村身後的真田只是瞄了兩眼手冢和跡部,黑著一張臉站直了身體沉默著。其實他也很想上去邀戰,但直覺告訴他這時候不要打斷幸村。最後是站在跡部身後的忍足,此君一臉的無力,看著自家部長的神情就更加的無力了,而內心的吐槽隔著眼鏡都能看出來。此時難道不是應該專心聽委員講注意事項嗎?不要仗著都是全國強隊就開小差,說小話啊,沒看到委員不時撇過來的眼神嗎?

「……開幕式到此結束。」

雖然不知到底有多少人認真的聽了講話,但整體回答的時候,倒是十分鏗鏘有聲。開幕式在所有人陸續退場后,到此也就結束了。

場外是不少學校的巴士,其中尤其以冰帝銀灰色的大巴顯眼,明明就在東京都卻依舊開著大巴,也就跡部能做出來了。畢竟按照學校預算,最多在你挺進八強后,再派個專車來接送,當然這也只是指東京的學校。離的近的立海大先不提。遠一些的如四天寶寺,就只能坐新幹線了,畢竟預算都交住宿費了。

……

這是不二最近第一次主動聯繫幸村,當後者手機響動時,上面的名字讓本人都有些驚訝。

「真田,今天下午的訓練,我會明天補上。」幸村掛掉電話。而正在上車的真田聽到聲音后疑惑的轉了過來,今天下午的訓練並不多,畢竟明天比賽就開始了。對於大病初癒的幸村來說,大家都不會強求他多做些什麼,甚至不希望他急於恢復巔峰。在立海大,有幸村在就是種力量,一種如同信仰的力量。

但最近一直很是刻苦的部長突然的開口,引來了一片人的視線。

「怎麼了,精市?有什麼不適嗎?」柳第一個出聲詢問道,其他人也或多或少從目光中傳遞著這樣的信息。

「不是,只是有點個人的事。」幸村笑著搖頭,然後接著補充道:「應該不會耽誤很久,我回去大家應該還沒訓練完,不要讓我發現有人偷懶喲。」

幸村知道隊友們眼裡的含義,抿著嘴角微笑著,鳶紫的眼裡有著暖意浮現。有這樣一群隊友是他的一大幸事。

「我知道了。」真田點了下頭,壓著帽子轉身上車。比起其他人,認真的真田或許對於幸村的行動有些不認同,但同樣不會阻止。幸村精市在立海大每個人眼裡都是特殊的存在,包括真田。

「謝謝。」幸村點了下頭,而其他的人跟在真田身後,逐個上車。

不二本以為要等很久,甚至有可能不會來。但那個人從遠處逐漸清晰的笑臉讓本來有些不確定的心,瞬間被填滿了。不知名的濃烈感湧上心頭。似乎是一種微妙的情緒,有些說不出口。

「本來以為要等到大賽結束,才能單獨相處。周助真是讓我意外。」幸村還背著網球包,肩膀上披著的外套在走路間揚起,含笑的眼有份期待。

「和我走一趟。」不二內心有著些許的緊張,但看著來人笑的自然的臉,又不知怎麼的平靜了下來。幾乎是強硬的語氣對著幸村說道,帶著連自己也不知道的任性。伸出的手拉了下愣住的來人,在走了兩步后又甚覺不妥的放了開。不二內心輕嘆了口氣,走路間回過頭對上的正是雙充盈著溫柔的笑眼,裡面似乎有著濃濃的縱容。

不二回過頭不再去看,眯起的眼掩飾內心的動蕩。一個人在前面一言不發的走著,一個人在後面滿面溫和的跟著。

像是不用言語,不用表達。不論是縱容還是溫柔,只要面對前面的那個人,幸村精市就會沒有原則的聽從。

街景越來越熟悉,幸村想了想大步走到了不二身側。他大概知道不二要去哪了。

「會路過你家,要不要去看七奈。」不二從這個人並肩走上來就知道,對方已經看穿了他的目的地。像是妥協了般,開口詢問著幸村。

「七奈在神奈川,私塾的補課已近完成了。 將門夫妻混合雙打日常 她最近和我住。」幸村笑著應答,雖然不知道不二到底為何帶他回家,但不妨礙他愉悅感急速的攀升。

「嗯,這樣啊。」不二對上面前笑得過分的臉,眯起一張眼暗自微笑。這樣的話,對方應該連拒絕的理由都沒有了吧。暗自打算著什麼的天才不二再次彎了彎眼睛。

不過一個拐角后,寫著不二的宅子終於到了。

此處不論是對不二還是幸村來說都過於熟悉,打開玄關們的不二看著走進來的人動作一派從容,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回自己家。

此時的家裡一個人也不在,不二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看了下客廳的鐘錶。幸村本以為不二會把他安排到客廳,但當不二引著他走進卧室的時候,幸村表示,他真的不想想歪。

回頭看不二的視線暗了暗,鳶紫逐漸變深。

或許,他上回做的還不夠,不二似乎還沒意識到他的危險性。

「精市,其實……」不二在幸村進來后就關上了門,一步步的靠近幸村,抬起的頭像是有些苦惱,睜開的眼裡水色蕩漾。

「……」幸村知道事情的古怪,但當眼前的人睜開一雙眼直視著他的時候,完全無法拒絕。

「其實……」不二再次重複。

幸村喉結微動,暗自吞咽了下。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com)。 幸村的呼吸急促了下,隨著不二的靠近,瞳孔縮放間想要將眼前的一切棄之腦後,卻發現只是徒然。越想轉移注意力,越不受控制的移不開眼。

眼前人的五官精緻的有超出性別之美,輕易間就能抓住他的視線。順著溢滿湖光的眼向下,淡色的唇張合間讓幸村已經忘卻了聲音。不敢再去窺探,目光接著向下。藍白的衣服上紐扣隨意的敞開著,在呼吸間起伏的鎖骨,幸村暗著眼退後了一步。

「精市?你有聽我在說話嗎?」不二在面前的人後退一步后再次向前,本來有些平靜下的幸村再次吸了口氣。

「呵呵,怎麼了?」不二睜開的眼裡盛滿了笑意,腳步在幸村後退間再次緊跟而上。

「周,助……」幸村的聲音有些停頓。這樣被緊逼的經歷,讓他一面有些無力,又害怕不受控制再次做的過分。畢竟明天開始就是全國大賽了。

「吶,精市,我好像還沒告訴你。」不二定了下來,再次笑開。讓面前的人有著半分的失神,卻沒想隨之而來的是被推倒的身體!「後面是床喲。」

「咳……!」幸村幾乎是緊挨著床邊被推著向後倒去,雙腳根本無望移動半分,因為緊隨其後的是不二被他拉上來的身體。下意識的順著力度讓不二倒在了他的身上。

「唔……!果然是一點也不吃虧。」像是早預料的這樣的情況,不二在被幸村慣性的拉上后沒有半分吃驚。這樣更有趣不是嗎?唯一有些意外的是摔的有點疼。這人身上是和表象完全不同的硬度。

「吶,前幾天精市很滿足嗎?」在摔倒后的眩暈過去后,不二在身下人身上支了起來,一臉惡趣味的打量著似乎驚訝中還有些失神的幸村。撐著的身體放軟,和從驚訝變得深沉的鳶紫交上,不二緩緩的低下頭。

幸村幾乎可以完全感受到來之身上的熱度,不二詭異的笑容在他眼裡也變得分外美好,幾乎是縱容的讓身上的人為所欲為。呼吸越靠越近,交纏中帶了分曖昧。讓整個房間都變得有些悶熱。

「你不會以為我會吻上去吧。」不過一指的間距,身上的人停了下了。幸村只是縱容的看著,卻也不免因為過近的呼吸而失了神智。

只見話音剛落的不二笑著歪了下頭,順勢轉了個方向。下一刻幸村就感受到了從脖子上傳來的真切的疼痛。牙齒緊緊的親吻上了肌膚,不二的確讓幸村徹底的從一直沒走出來的失神中清醒了,並且是用一種很有衝擊力的方法。

「咳咳…」幸村此時真的哭笑不得,在他項間埋著的頭還沒有離開,可以清楚的感覺到牙齒尖銳的觸感,咬噬間似乎還帶著「泄恨」的摩擦,讓幸村可以感到十分明了的疼痛。

雖然真的很痛,但這也不失是不二第一次主動的親近。幸村有些苦中作樂的想著。本來一直很安分的雙手也攀上了身上人的腰間。似乎頗有讓不二咬的更加輕鬆點的意思。

不二在自己不知的時候早已放軟了身子,連嘴上的力道都不知覺的鬆開了。幾乎是放任自己縮進了幸村的懷裡。

答案,早就已經註定了,不是嗎?

但讓這個人太好過似乎也不是他的風格,不知覺的牙齒又磨了磨面前的脖子。

與風一起交纏的帘布,擺動間送進一縷清風。桌面上翻開的書籍被風劃過,翻開了新的篇章。不遠處的床上,交疊在一起的少年靜靜的依偎著,如同每一個安靜的下午。隔壁房子上的風鈴被吹的叮鈴作響,一同打破寂靜的還有突然傳來的貓叫。

「喵嗚~~」不知何時出現在床下的大貓蹲坐著,一雙滾圓的眼睛眨巴了下,目不轉睛的看著床上的兩人。讓本來忘記目的的不二君瞬間轉醒,笑著支起了身子,眼睛在腰際的手臂上掃了一眼,被壓著的幸村配合著放開。

已經從幸村身上起來的不二並沒有下床,而是坐到了單人床的里側。在幸村疑惑著想要爬起來時。不二君招了招手。

本在床下蹲坐的大貓如同得到了指令般,四肢站直。貓眼在測量好間距后,毛絨的尾巴搖動,矯健的後腿蹬地,一陣白影閃過。

「唔!」

「喵嗚!」

幸村再次承受了「沉重」的襲擊,而兇手正是那隻正蹭著不二的大貓,著陸的地點正是他的肚子!還沒有完全起身的幸村君再次躺了回去。

不二不亦樂乎的和納茲玩著遞爪子遊戲,偶爾分出一絲視線看了下躺倒的幸村。在後者嘆了口氣慢慢爬起來后,一人一貓睜著一樣顏色的眸子望去,滿滿的都是無辜。

「納茲,似乎變胖了。」幸村再次嘆了口氣,或許讓他遇到不二是個劫,但他卻自願沉淪。

「呵呵。」不二忍不住笑了起來,這麼狼狽的幸村,也許只有他見過。心裡的濃烈感是種滿足,是種被縱容的愉悅感。

「七奈既然在神奈川,那這隻就拜託你了。」不二將和他玩爪子的納茲抱了起來。在幸村的不解中塞進了對方的懷裡。

「姐姐最近很忙,裕太也有訓練。」看著主人和寵物一同盯著他的目光,不二下意識的解釋道。

幸村無聲的笑了笑,懷裡的納茲安靜的呆著。注視著不二走下床,從一旁的抽屜里拿出的ok綳,幸村抿起的嘴角上揚,愉悅感幾乎從眼裡溢出。拿著棕色ok綳的不二頂著面前人的笑臉,嘆了口氣將自己剛才製造的傷口貼上。順便摸了摸納茲的腦袋。

「周助,等下。」幸村在不二準備起身時緩緩的開口。不二停了下來,直直的看著傾著身子在他唇上觸碰了下就離開的幸村。「我可以當你已經答應了嗎?」

不二放在兩邊的手不由的握緊,像是在坐著最後的心裡鬥爭,微低的頭讓栗色的髮絲垂下,擋住了湖藍的雙眼。房間安靜的只聽見平緩的呼吸聲。以及那微不可聞的輕應。

「嗯。」

……

這是一個安靜的球場,裡面打球的只有一人。對著牆壁不停的在調整著姿勢。似乎不在乎能否接到球,而是更在意打法是否正確。

遠處緩緩走近一人,場上的人喘著氣停了下來。

「怎麼樣唷?軍師。」放下球拍的人腰身瞬間彎了下來,本來一臉嚴肅的臉變得隨意了些。對著走進的隊友揚了揚視線。

「誤差不超過10%,進步了仁王。」柳將計算出的數據緩緩道出,然後語氣輕轉:「但比起本人卻依然有差距,畢竟那個你現在並不能掌握。」

「那也沒辦法唷,但這樣對上天才不二應該足夠了吧。」仁王不在意的聳了聳肩。雖然不得不承認自己的幻影與本人之間的差距,但他現在的身手對上青學的no.2應該不成問題吧。

「不知道。」柳的答案卻是出人意料,竟是完全未知的答案。這讓一向能聽到軍師預測的仁王挑了挑眉。柳面無表情的接著開口:「但不可否認,如果對上,不管對於你還是對於不二君,都是一場有價值的比賽。」

「哦呀哦呀,評價真高。」仁王不知可否的笑了笑,只是接著拿起球拍對著牆面開始練習。雖然在他跟幸村交談時,讓其在自己擅長模仿的左撇子選手裡給個建議。對方倒是和自己不謀而合,同樣直指青學的部長手冢。與他的「單純」的趣味不同,幸村怎麼想就不是他能猜測到的了。畢竟那位青學的天才和他的關係,很耐人尋味。

「仁王,如果你分不清一件事對你好友的好壞時,你會勸告還是順從。」站在一旁的柳突然開口問道,又打出了一個失敗發球的仁王皺著眉轉身。

「真難得,軍師你有這樣的煩惱。」仁王徹底放下球拍,拿起一旁椅子上的水大口吞咽。然後勾笑著看向柳:「你分不清好壞?那其實在你來看並不好吧。」

「也許。」柳皺了下眉,不確定的開口。

「那也僅僅是對你吧。」仁王放下水杯,坐在椅子上側著視線看著柳。「對那個人是什麼?一定不是壞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