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徹底變成了一個……血人…!!

haohaoxue 2022 年 3 月 1 日 0 Comments

七孔流血,氣絕身亡!

臨死前的那一刻。

他的臉上,都帶著諂媚的神色,似乎在說著什麼。

但,下一刻。

恐怕,他自己都未曾料到。

殺機…降臨!

鮮血,緩緩流淌。

讓空氣中,充斥著血腥的氣息。

這名二當家……恐怕死前最後一秒,都不會想到……自己,會死的這麼悲慘,這麼難看。

從方才,他帶人來到吞龍集團的那一刻起,就已經註定了他的必死之局。

這個世界上,任何…敢威脅秦蒼穹的人,都不可能活著。 晚間阮雙行回來,就從阮安仙嘴裏知道了小丫頭的豐功偉績。

阮安玉生怕被姐姐和二哥夾擊罵,自己就跑出去玩了。

等著從阮安仙院子離開,才鬆了半口氣,拉着阮雙行衣袖輕聲,「二哥,是章嘉軒欺人太甚,裴絕多可憐啊,而且也不壞啊,所以我就……反正就是我們小孩子鬧着玩,你不要想得太多了……」

阮雙行難得理會她。

這一幕落到阮安玉心中,就是咯噔一聲,「二哥,你不要生氣,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裝了一路的孫子,阮安玉就差給他下跪了。

直到回了院子,阮雙行才低頭看小妹,「你今日做的很好。」

阮安玉:???

看走徑直走進去的人,阮安玉小跑的上去,「二哥那話幾個意思,我怎麼沒明白,是誇讚我見義勇為嗎?」

阮雙行提壺倒茶,遞了杯給小丫頭,自個自己倒,「離章家人遠些。」

章家兩個字從阮雙行嘴裏說出來,落在阮安玉耳中,總有濃濃的肅殺色彩。

「為、為什麼?」

阮安玉天真的看她。

眼下的阮雙行,應該是沒有資格站到章舒弘跟前去的。

「姐姐今日讓你如何稱呼他?」阮雙行招手讓小丫頭來跟前。

「讓我叫哥哥,我才不叫。」阮安玉捧著茶杯,「我有你就夠了。」

見她一副天真模樣,阮雙行也不想多說什麼了。

「明日,伯爵府的人就要回來了。」

「知道,姐姐已經和我說了,我一定乖乖的,不給你還有姐姐丟人。」阮安玉笑盈盈望着他,眸子忽閃忽閃;「我一定會特別乖的。」

「安玉,你可想留在京城,時常看到姐姐?」阮雙行問他。

「為什麼這樣問我?」阮安玉看他,「難道這次回去以後,我若是想姐姐了,二哥不會在帶我來看嘛?」

她聽着阮雙行這樣一問,就知道阮二哥是想以她的回答為主了。

多好的哥哥呀。

阮安玉反問他,「那二哥想要呆在京城嗎?」

「原本母親與我尋了一門房師,就是蘭家老爺。」

阮安玉梗咽:「……二、二哥所以我是打了一架,你不能在去蘭家讀書了,蘭家人怎麼小氣的嗎?」

「是沒必要,本就是母親硬塞的好意,我怎麼也的去瞧瞧。」阮雙行摸她的臉頰。

他的確是在算計自己的仕|途,冬紫來娘家是商賈,士農工商,她的嫡母可以是商賈,可若是引領仕途的房師也是商賈往來的,只會讓他的仕|途多些不必要去攀登的台階。

錢這個東西,當你走到一定的高度,會四面八方朝你而來。

阮安玉心裏的罪惡感這才消弭了幾分下去,「那、姐姐是不是給你找了個更好的地方讀書?」

阮雙行既然來問,自然是有遲疑的。

阮雙行道:「你可知道京城安家?」

阮安玉眼神劇烈一動,隨即垂下了眸子。

「罷了,說了你也不知道。」阮雙行不和她說深的東西,「去玩吧。」

「不嘛,我想你陪我下棋。」阮安玉邁著小腿去裏頭抱着棋盤出來,「姐姐今日也說我下的不錯呢。」

一盤棋走完已經過了子時,管桂幾次進來說太晚了,都沒人兩個人回神出來。

最後阮安玉輸了兩子。

她有點意外,面上也沒有多餘的表現出去,嘆了口氣,「還說贏了能讓你帶我出去吃飯了。」

洗漱完畢,阮今朝沒有在爬起來搞小動作了。

心中有些複雜。

安氏族學。

就是她的家。

哪裏有她的父親母親祖父,安家世代翰林,族學之中更是藏龍卧虎,能進安氏族學,相當於是已經是內定的進士了。

每一屆安氏族學的學生,無一例外的都能中舉。

因為,他的祖父也算是桃李滿天下了。

不過,她若是沒記錯的話,因着她的死,祖父一蹶不起,眼下安家應該是父親掌家了。

對與安家,阮安玉很想念也很恐懼。

畢竟安家現在已經接受了她的死,若是她貿貿然的出現,豈不是讓安家人更加痛心疾首。

起初,她也想過要不要想辦法告訴安家人自己的死,至少不讓他們在給章舒弘辦事。

可是,她不能不承認,章舒弘的確是在一場有一場的朝局動蕩之中,保住了安家,雖然很大程度,是想讓安家繼續為他鞍前馬後。

阮安玉內心煩悶。

不如說很逃避這個話題。

他想到了阮雙行。

難怪阮雙行會遲疑要不要留着京城了。

她睡得迷迷糊糊,突然感覺有什麼東西落到了臉上。

阮安玉睜開眼,藉著朦朧的月光,只感覺有什麼在頭上。

她坐起來,抬起手掀開床帳,緊跟着瞧著了掌心了紅色。

她腦子轟然一炸開,使勁拽著心口憋住叫嚷。

僵硬的從床榻爬了下去,推門出去,就看橘白坐在地上打瞌睡。

小丫頭兩手捂著嘴,去敲阮雙行的門。

阮雙行披着衣服出去,看娃娃臉上還有手上的血跡,眼神大變。

「安玉……」

看底身下來的人,阮安玉渾身都在顫,「我,我屋子有死人,二哥,不能不能嚇著姐姐了,你,你快去看看。」

阮雙行將把娃娃抱進屋子,飛快跑了出去。

阮安玉團在都是阮雙行氣息的被褥裏頭,整個人慢慢的放鬆起來。

她想起了裴絕提醒她的話。

小心伯爵府的二太太。

若是剛剛她大叫了出來,今夜阮安仙的胎必然是要驚著了。

這個人是要藉著她的手,害的阮安仙胎兒不保,這樣事後罪過都在她頭上,阮安仙是絕對不可能將怒火牽扯到她的頭上的。

驚嚇過來,阮安玉心中是一層層的殺意。

這時候,阮雙行也走了進來,「不怕,我帶你去姐姐哪裏。」

穿好衣裳洗乾淨血跡,阮安玉就被阮雙行抱着去了阮安仙哪裏。

阮雙行最大的本事,大抵就是死全家的事,從他嘴裏說出來都能是平平淡淡的。

阮安玉被阮雙行抱着懷中,聽着二人的交談。

她能感覺到阮雙行是被嚇著了,他極少怎麼用力將她抱着的。

「二哥,我不怕的。」阮安玉很小聲,「我感覺不對勁就深吸了口氣,小跑着去找你了,什麼都沒看到。」

「你不要害怕。」雲若月淡淡的一笑,「好,我們璃王府一向是仁善之家,絕不會薄待王爺的救命恩人。等下你叫人去賬房支銀子吧。」

要不是為了這救命之恩,雲若月是不會同意的。

「多謝姐姐,對了姐姐,王爺說要給我多補補身體,準備命大廚房給我做猴腦、熊掌、極品燕窩、魚翅海參等珍饈佳肴,到時候你要不要也嘗嘗?」南宮柔得意的道。

其實這哪是楚玄辰說的,這些全是子虛烏有,是根本沒有的事。

她只是故意說出來氣雲若月的。

誰知雲若月一聽

《雲若月楚玄辰》第905章直接氣走 氣候溫暖,月明星稀,慕容書香躺在躺椅上,手中捧著溫茶,看着那輪一天圓過一天的月亮兀自出神。

摘花出現在稷城只是途徑,他是要去藏龍堡給摧老怪收徒弟,不知這師兄弟二人聊了什麼投機的話題,居然聊到了她面前!慕容書香滿臉不解,楚凌風倒是善解人意,簡單說明來意,就是讓慕容書香說說怎麼利用「好苗子」殺摧老怪。

納尼?殺摧老怪和她有個毛關係!若說楚凌風要殺摧老怪還有心可原,畢竟摧老怪用阿芙蓉控制着他,使他受盡阿芙蓉的折磨。可是摘花呢?慕容書香看着摘花,推算着他的可信度,摧老怪畢竟是他師傅,殺摧老怪總要有個理由吧,找人合作一點誠意都沒有!

慕容書香收回眼神,「他師兄……」

「我姓莫!」摘花忙更正道。

「莫公子,我只是希望摧老怪有了滿意的徒弟能夠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放了凌風,並無其他?」慕容書香不想和摘花多說什麼,她的初衷只是為了楚凌風,現在楚凌風跟殷千易走了也算是脫離了摧老怪,至於摘花……與她無關。

見慕容書香無意多談,摘花笑道:「看來慕容姑娘對莫某不信任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