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這兩個名義上的女友是怎麼勾搭上的?清水熏為什麼要背刺他?發生甚麼事了?

haohaoxue 2022 年 3 月 29 日 0 Comments

『清水熏難道發現了我和二之宮椿的關係?所以才找上她,把她變成傀儡的?』北條誠百思不得其解。

「選民」們可不管北條誠是什麼想法,他們都是有奶便是娘的務實主義者,歡呼聲已經快要將大禮堂的頂棚掀翻了!

「二之宮同學牛逼!」

「熏學姐萬歲!」

「空調!是空調!她加了空調!」

我妻嵐撇了下嘴,「我就知道會變成這樣。」

「我把和你在爭奪學生會長的事告訴清水熏后,就註定了我們會輸了對嗎?」

北條誠不甘心的問道。

「你覺得在櫻庭中學內有人能贏過她嗎?」

我妻嵐淡然的道,「這所學校幾乎可以說是她家私立的。」

「我們就這麼認輸了?」

北條誠呆愣的問道。

「你還有什麼辦法嗎?」

我妻嵐輕笑道:「要知道你能和我打的旗鼓相當可都是她給你派來櫻島愛姬的結果,你也只是她的棋子而已,她不過是最後選擇了讓那位二之宮同學上台。」

北條誠無力的嘆了口氣,「我太弱了。」

「那就努力變強吧。」

我妻嵐撩了下頭髮,輕描淡寫的道,「你不要再去依靠清水熏了,忘了我和你說的話了嗎?和她牽扯太深,你會失去自由的。還是說……你覺得當一隻金絲雀也不錯?」

「我知道了。」

北條誠咬着牙道:「這次是我輸了……不會再有下次。」

他其實不覺得自己利用清水熏的力量有什麼錯,他錯在沒有發現到清水熏和我妻嵐之間的淵源,導致她親自入局,才會讓事情發展到這一步。

『必須繼續提高智力。』

北條誠暗下決心。他覺得智商真的太重要了,比武力要更有價值,他的戰鬥力即使達到人類天花板,也不可能戰勝清水熏的龐大的保鏢隊伍,腦子才是唯一能和清水熏對抗的東西。

「走吧。」

我妻嵐似笑非笑的對着北條誠說道:「我們出去商量一下賭注的事。」

「呃……」

北條誠眨了下眼睛。

「我們都輸了,就該吃點教訓,否則不長記性。」

我妻嵐補充的道。

北條誠眼角頓時一抽。他們之間定下的賭注太重了,他從今往後就要信奉我妻嵐的理念,發光到人生的最後一刻?

「不等投票結果了嗎?」北條誠問道。

「毫無懸念可言。」

我妻嵐轉身朝大禮堂的後門走去。

北條誠只好跟上。

「我覺得我們可以對於賭注稍微做一點修整。」北條誠走在我妻嵐身側提議道。

「害怕了?」我妻嵐挑了下眉。

「該害怕的是我妻同學你吧?」

北條誠不甘示弱的道:「按照賭注,你可是要當我一天可以被我做任何事的女友,你真的願意嗎?」

「這不是願意與否的問題。」

我妻嵐神色自若的道,「我會為自己說的話負責。」

「我是不會對我妻同學你做什麼瑟琴的事的。」

北條誠沉聲說道。他當然認為我妻嵐是個美人,但是他也不想和她牽扯太深,發生那種關係怎麼想也不安全。

被清水熏發現會遭殃,如果和我妻嵐順理成章的展開戀情,那更是取死之道。

求生欲的優先權要在生理需求之上。

「哦?」

我妻嵐興緻勃勃的看着北條誠,說道:「我不美嗎?」

「你是位美少女這點毋庸置疑。」北條誠面不改色的道。

「那你作為男人應該對我抱有邪念吧?」我妻嵐繼續問道。

「我不是那種人。」

北條誠義正嚴辭的道:「我認為那種事只有相愛的兩個人才能做,我和我妻同學你又沒有感情基礎,我是不會和你亂來的!」

「難以置信你會說出這種話。」我妻嵐摸著下巴,懷疑的看着北條誠。

「我有一個建議。」

北條誠一本正經的道:「我們可以將賭注簡化為你當我一天的女友,我擔任你『戀愛修行』的顧問,怎麼樣?」

他還沒等到我妻嵐的回答,口袋裏的手機就忽的響起了鈴聲,掏出一看,來電顯示赫然就是清水熏!

「我接個電話。」

北條誠毫不猶豫的按下了接聽鍵。

他將手機放到耳邊,不說話,假裝憤怒的加重了呼吸聲。

「在生氣嗎?」

清水熏那溫潤的聲音傳了出來。

「沒有。」

「綠茶誠」以平淡近冷的聲音說道。

「要我哄你?」

清水熏輕笑的道:「我就勉為其難的給你解釋一下吧,我之所以參與進來,只是因為你根本就贏不了我妻嵐而已,你是我的東西所以也代表我,我可不想輸給她。」

「為什麼是那個二之宮椿?」

北條誠問出了心中的迷惑……他擔心自己和二之宮椿的不健全關係會被她發現。

「不為什麼。」

清水熏隨口道:「參選者除了你和我妻嵐的『棋子』,也就剩那兩個炮灰,我只是隨便選了其中長的好看的作為我的代言人而已。」

「哦。」

北條誠心裏鬆了口氣。

「還在鬧脾氣嗎?」

清水熏笑吟吟的道:「我會讓二之宮椿指定你推薦的那個誰當副會長的,別不高興了,你前幾天對我的不重視我也不計較了,好嗎?」

「我都說了我沒有生氣。」

北條誠的語氣緩和了下來。

「我今天晚上就回東京了。」清水熏轉移了話題。

「要我去接機嗎?」北條誠硬完就軟。

「我坐我家的飛機到我家的機場,你覺得呢?」

清水熏不緊不慢的道:「明天……就是周末了吧?之前和你說過的約會的事你有放在心上嗎?」

「有……我們去迪士尼樂園吧!」

北條誠抹了把汗。

他早把這事給忘了,清水熏現在提問,也只能隨便扯一個了。

「遊樂園?」

清水熏笑意盈盈的道:「可以哦,你可要想盡一切辦法讓我盡興,否則我就帶你回家玩騎馬的遊戲。」

她說罷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你是榨汁姬嗎?」

北條誠吐槽一句,他發現自己每次和清水熏聊天,這女人都在開車。

他再次看向了身前的我妻嵐,問道:「我的建議你考慮的怎麼樣了?」

「在回答這個問題前我先問你個問題。」

我妻嵐興緻盎然的道:「你明天要和清水熏約會?」

「對。」

北條誠點頭。

「我可以接受你的提議,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我妻嵐神色微妙的道:「我當你一天女朋友的條約就在明天履行吧,你和清水熏約會的同時,也要和我約會。」姜塵壯大人族的實力,人族強大之後在反補於他,就是如此,這是一個互惠互利的過程。

「嘖,神族!」

「不是我要滅你,是為了人族,你不得不亡啊!我會替人族記住你們的功勞的。」

越是推演,姜塵越是覺得造化元丹對人族極為重要,所以,他的心裡對神族的殺意又盛了幾分,已經到了必滅

《西遊,我體內有九隻金烏》四二八獻祭比比東知道這一定是李耀故意安排的,想讓他們解開彼此的誤會。現在他們算是已經死了,她也就沒有什麼猶豫的,將一切都告訴玉小剛,至少她還有下一世可以彌補。

解開誤會的兩人默默悲傷,可惜,他們是靈魂體,沒有眼淚。

「兩位,時間不早了,上路吧!」

空靈一道聲音傳來,正是李耀。

《斗羅之帝國的崛起》第二百二十八章神獸大陸 燕北接過這一盒骨頭,伸手抓住感受着上面強大的能量!

和昨天一樣,那種強大的能量繼續順着燕北的手臂進入燕北的身體,但讓燕北有些好奇的是,那種輸入的能量只持續了三秒,便停止了輸入。

殿首在旁邊仔細感受着燕北吸收骨頭上能量的過程,眼神中再次浮現一抹狂喜,一顆心也終於落地。

燕北果然三甲天賦果然一點都不假,燕北的確就是那種千年難得一見的神秘體質。

「燕少,不用試了!你的體質雖然在你師尊的打造下已經非常強大了,但目前所能承受的源武力量也是有限的。等你體質再強勁一些之後再吸收吧!」殿首滿意的看着燕北,那種感覺就像是爸爸看兒子一樣!

爸爸很欣慰!

燕北眉頭一皺,伸手便要想將骨頭還回去。

守夜人組織雖然強大,但燕北卻看出來了,自己若是真的加入的話,那江南必然麻煩不斷!

殿首早就看出了燕北的想法,「燕少,你的擔心我明白!不過你放心,現在你雖然擔任守夜人龍首,短時間裏你不必參與守夜人的任何行動,但可以享受所有特權……等你的事情處理妥當之後,再考慮是否加入也不遲!」

說話的同時,殿首將一塊上面紋著龍頭的一塊黝黑令牌遞給燕北,「有這塊令牌在,你可以在華亞橫行!而且,華亞境內所有守夜人,都可以受你轄制!」

「這……」燕北看着眼前的令牌,還有手裏沒送出去的盒子。

守夜人殿首的存在,本來就已經超出了燕北的認知。而守夜人殿首對自己好的有點太過分了,又是送有源武力量波動的骨頭,又是將龍首的位置留給自己。

「不要有心理負擔,這段時間好好修鍊功夫,儘快熟悉源武層面的武技和功法!我想,你師尊也會希望這麼做……你掌管天殺,但卻有源武令,你想置身事外已經不可能了……更何況,懷璧其罪的道理你肯定懂!你若不是足夠強大,你根本沒有力量保護若晴姑娘……」

殿首一番話說的語重心長,燕北聽着心中也有幾分沉重。

因為殿首所說的一點不假!

燕北還沒回來之前,楊家和陸家都在抽蘇若晴的血液,逼迫蘇若晴交出江山美人圖,逼迫的蘇若晴被迫跳樓。

蘇若晴的血液是寶貝!

蘇若晴身上的江山美人圖也是寶貝!

蘇家祖陵照樣是讓人不要命的寶貝!

就算燕北和蘇若晴想要過安定日子,怕今後也是不太可能了。孫堯,還有楊家背後的幕後真兇,上京周家……這麼多人時刻都惦記這蘇家和蘇若晴,以及燕北。

或許,背靠守夜人組織,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