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身側,柳珏也十分詫異,「這位爺,跟傳言中倒不太一樣……」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我倒更好奇那個秦苒,物理研究院的負責人……有意思。」柳當家輕笑著開口。

他知道程雋身份不簡單,程雋身邊的那位程木也不簡單,但那程木先生對秦苒這麼恭敬……

柳當家不覺得,一個物理研究院的負責人加秦家人……能讓程木心服口服。

他正想著,不遠處,一個中年人過來,恭敬的開口,「柳當家,四少要見你。」

「他見我?」柳當家咬著煙,看柳珏一眼。

柳家不幹凈,柳當家是踩著無數鮮血上位的,手段毒辣,這位四少爺是他同父異母的弟弟,也是他父親的私生子,沉迷美色,不做實事,但十分識時務,知道什麼人能惹,什麼人不能惹。

柳當家才沒對他動手,留著他一條小命。

娛樂之萬界遊戲系統 「好像是缺錢了,不過他最近在莫家公司那邊,確實幹得不錯,莫之淮知道他是柳家人,對他也有些優待……」柳珏開口。

「最近魔都來的貴人不少,讓他給我老實點。」柳當家捏著煙,低著眉眼,語氣如同在說一個死人,「他要是眼拙得罪了貴人,到時候自己提頭見。」

說完,他直接回書房。

「聽到了?」門口,柳珏看了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恭敬的點頭,「我一定好好警告四少爺。」他頓了下,又繼續開口:「柳先生,當家說的貴人……」

「當家的最近一直在見什麼人你應該知道,」柳珏手背到身後,「那幾個人,連當家的都不會得罪,讓四少爺最近安分點。」

柳珏知道的事情不全面,但也清楚一點,除了程雋,魔都還有好幾個身份不簡單的人。

中年男人連忙嚴肅的點頭,應聲離開,把這件事說給那位四少爺聽。

**

這邊。

沐楠把沐老爺子送了回沐家。

向來很少在沐家的沐子凝也在家,看到沐老爺子回來,直接站起來,她應該在同什麼人打電話。

沐老爺子對沐子凝十分重視,看到沐子凝回來,便留在大廳多說了幾句。

「爺爺,郝院長明天上午醫院有事,他門醫院有個很厲害的人物來開會,所以要明天晚上才能帶你去檢查。」沐子凝開口。

「能請動郝院長,已經很不容易了。」沐老爺子看向沐子凝,有些感嘆。

沐子凝、沐楠,是他最滿意的兩個年輕一代。

他是沒有想到,沐子凝會出色成這樣。

大廳內,其他人也看向沐子凝,接連點頭,「聽說郝院長只給柳家跟莫家面子,子凝姐厲害。」

「……」

「小楠這次高考考了全國卷的狀元,這孩子,739分,還說自己沒考好。」沐老爺子感嘆完,又想起來沐楠,十分不吝嗇的誇獎,「還是聽他表姐說我才知道這件事。」

聽到他的話,大廳里的幾個人又對沐楠投去了驚詫的目光。

國家卷狀元,這可不是什麼簡單的事。

「沐楠少爺,你大學是會不會填京大跟A大?」沐家一位高層看向沐楠,驚訝的開口,「高考狀元,應該能進四大研究室了。」

「四大研究室就是物理數學計算機跟醫學,很厲害的一個地方,」沐管家同沐楠解釋,不過也怕說多了沐楠聽不明白,沒多說,「小楠少爺,你是高考狀元,只要不出差錯,進去鐵板釘釘。」

沐楠點頭,「原來是這樣。」

他對四大實驗室確實不清楚,同宋律庭一行人接觸的時候,他們只提了四大研究院。

這四大研究院確實是數學物理計算機跟醫學。

大概是提到了京城,還有京城四大家族,其他人對沐楠沒有以往那麼冷淡了。

甚至有點熱情,沐楠不由皺眉。

以前沐家年輕子弟只有沐子凝最冒頭,眼下這些人圍著沐楠,一邊的沐宗西心底有些不喜,他看向沐楠的目光里也有著些許譏誚。

不過他也沒說沐楠什麼,只是朝沐子凝看去,溫聲開口:「子凝,你剛剛說要跟大家說什麼很重要的事?」

「很重要的事?」沐子凝說的很重要,肯定不簡單,沐老爺子直接看向沐子凝,目光也有些凝重,他想起來最近底下人提交上來的案子,直切要點:「魔都出事了?」

沐子凝收回看沐楠的目光,她淡淡對大廳里的人開口,「魔都最近來了一行人,這些人連柳家都不敢招惹。」

聽完沐子凝的話,沐家大廳里的人面面相覷。

魔都兩大家族柳家莫家,其中柳家因為白黑兩道都碰,柳莫兩家之間,柳家要排在最前,獨佔鰲頭。

沐家根本就不能與之相提並論,沐子凝在沐家地位這麼高,完全是因為她跟莫家有交集。

尤其可見這兩大家族在魔都的分量。

眼下連柳家都不敢得罪的人……

那究竟是什麼人?! “靈月大人。”

當靈月帶着部隊降落到最近的亡魂管理神殿時,領域內擁擠的亡魂數量,讓靈月不滿地皺起眉頭。

(亡魂的數量還真是麻煩,小電的高級神殿還好說,這些中級神殿就不好應對了。雖然族羣每年除了老人去世之外,都只有兩位數的非正常死亡,但時間一久,各地的神殿領域顯然都會出問題。)

沒有理會周圍的亡魂們,靈月讓臨時賦予了靈月戰隊名稱的翼人戰隊成員們,乖乖地待在一旁等待,而她自己則在一名祭司的帶領之下,走向正迎着自己走來的管理神。

“最近的亡魂們,有什麼異常情況沒有?”

“沒有,靈月大人,大家情緒都很穩定,一門心思提升實力。”這位靈魂級管理神見靈月一臉嚴肅,察覺到情況可能有些不對,連客套話也沒說一句,就立刻回答道:“最近一次祭司外出搜查,是三天前。因爲祭司人手不足,陰魂級外出又只能堅持半天,所以我們一般是每十天外出一次。”

滿意地點了點頭,但想到十天一次這種外出尋找亡魂的方法,也幾乎算的上是碰運氣了,這對執行亡魂的收割顯然不利。

但是,一想到族羣祭司的人數分散到各地後的比例,靈月就只能無奈地搖了搖頭。

“還是人數太少了啊。”

“不對,我今天來是想問一問,周邊有沒有什麼異常狀況出現。”猛的搖了搖頭,靈月看了看周圍的亂七八糟的亡魂們,用精神力連接上了這位管理神,並告訴對方自己此行目的。

“有這種事?”對方顯然很驚訝,但仔細想了想之後,這名管理神還是搖頭說道:“肯定沒有大量亡魂出現,就算消失,可能也沒有戰鬥或者大的戰鬥。”

“你怎麼這麼確定?”靈魂級管理神的感應範圍,還比不上靈魂級大祭司,即便他們每日都在用精神力掃描周邊,也不可能如此確認整個市的情況吧。

但見這位管理神這麼確定,靈月反而顯得好奇起來,她有種自己發現了某些未被注意到的情況的感覺。

聽見靈月的詢問,這位管理神顯然顯得很高興,只見他一臉驕傲地說道。

“我已經擔任靈魂級神十幾年了,在擔任這個亡魂管理神很長一段時間之後,我就發現,能在神殿內感應到某些個體的死亡。”

“雖然感應不怎麼清晰,而且時常出現幻覺,但每次我都會讓祭司去查看一下,我還統計過,十次也有兩三次是準確的。”

“同時,如果在同一時間段,基本是半天內,產生大量……嗯,超過個位數的人員死亡,那我是絕對能清晰感受到的。上次上次溫雲村大面積火災,一次性死亡六人,我就已經能清晰地感受到,並隨即派出了一名祭司,從而即時地將亡魂帶回來。”

“哦,有這事?做的好。”頗爲意外地看了看這名管理神,靈月從一旁的幾名祭司處得到確認,而自己的精神感應也告訴靈月這位靈魂級沒有撒謊之後,她也稍稍鬆了口氣。

既然沒有大量死亡產生,那暮雲市512人的安全應該是暫時無憂,而靈月現在的任務,就是找出他們。

至於有關管理神出現對周邊亡魂的感應能力,這事還是上報神殿管理層的好。

向這名管理神說明了這一點的重要性之後,靈月告別這名滿臉興奮的管理神,帶着正在練習弓箭的戰隊成員們飛向了高空。

……

“神祭司大人,我們就這麼飛能找到麼?”

“這叫撒網式搜查,就是把我們自己想象成網,這一片地區是水,而我們的目標就是那魚……”

“可這裏根本就是一覽無遺,還需要這樣找麼?”指了指下方開闊的農田地,這名翼人似乎不知道需要給自己的隊長留點面子。

“額,這個……”鬱悶地撓了撓臉頰,靈月也不好打擊這位很主動的翼人的積極性,但靈月現在能想到的也就這個辦法。

事實上,真正參與搜查的主力,還是靈月身爲幽神體的龐大精神力。

不過,雖然有強大的能量,但不到3級的能量控制水平,使得讓她沒能精細地使用上磁感。

這時,飛在空中的陣型突然變得混亂起來。

“額,最近的地震還真是頻繁啊。”小心地穩定飛行姿態,將能量核心產生的磁場飛行模式,切換到念力支持的飛行模式,靈月這纔有心情打量晃動的世界。

每一次地震都會便隨着地區性的磁場紊亂,這對用飛翼飛行的翼人似乎沒什麼影響,但實際上,因爲飛在空中的翼人們,判定方向完全靠的是磁感,所以這種突然間產生的磁場紊亂,會讓翼人們出現方向感混亂的情況,進而導致飛行不穩。

不過,隨着最近幾年地震頻發,大家似乎都已經習慣了這種情況,只是一瞬間就調整好了姿態。

而對於幽神體而言,這種磁場紊亂反而更麻煩一些,因爲爲了節省念力的使用(用多了影響精神力,會頭暈的),幽神體飛行都是靠着能量核心提供的能量而產生的磁場來飛行。

於是,當磁場紊亂之時,幽神體反而比翼人更容易出問題。

所幸,念力也不是擺設,短時間使用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大家先不要落地,仔細查看下方情況!”

“地震的時候,如果他們還在本市,也不可能不出來吧。”下了一個較爲合理的命令之後,靈月想了想,還是將自己的精神力切換成掃描模式,將自己漂浮在此刻暮雲市中心上空,變成了一臺固定的雷達,開始監視起整個暮雲市的變化。

地震持續的時間不長,連市內木製的房屋都沒有出現任何大的損壞,最多隻是有幾個陶罐搖晃了幾下。

但對於深有經驗的朋人而言,這是沒有任何壓力,因爲所有易碎品都是在地上擺放,或者固定擺放的。

衆人在空中圍繞着固定漂浮的靈月神祭司盤旋,翼人戰隊特別配屬的強弓被所有人握在了手中,只不過箭枝都還放在皮質箭囊中沒有取出。

這時,靈月突然發現一個之前一直被衆人忽略了的問題,消失的不只是人,還有大型動物。

自從朋族推行農耕以後,周邊的大型動物大都被驅趕到了山區和大型密林中,但人員聚居區內還飼養者類似陀獸的大型動物,但這個時候,卻一個大型動物都沒有看到。

之前靈月和探測的祭司們,也都忽視了這一點。

“全部注意!飛高點!”精神掃描中突然出現異常,靈月精神一振,爲了防止高度過低被發現,靈月立刻命令所有人提升高度。

2000米,這個高度無論是戰隊的人,還是地面的人都看不到彼此,但對靈月而言卻毫無壓力。

漸漸地,靈月所監視的一個山腳處,突然從地裏鑽出幾名遁甲族的身影。

(遁甲族的人怎麼會在這兒?)

因爲對遁甲族集中安置,最近的遁甲族族羣也應該在幾公里遠的一個山區纔對,而且按遁甲族如今的表現,也不像是短時間內會去挖洞的樣子。

眼神微微凝結,想了想,靈月還是將精神力稍稍縮回。

然後,只見那兩名遁甲族不遠處的山坡上,幾塊斷枝開始詭異地移動,最後相互組合成了一個不到半米高的小木人。

只不過眨眼之間,這個小人就開始伸展四肢,然後如同擁有生命一般,縮手縮腳地沿着石頭間隙,小心地走到了遁甲族後方五六米處,然後伸出了一角。

而飛在空中的靈月,則略顯得意地翹起嘴角,將精神力完全收回,只留下連接這一個小木人的一絲。

【念力獸】,最初出現是在被消滅的幽神級——白惡的神殿領域中,經過空幻等人解析之後,在各位正神中推廣。

不過,靈月卻突發奇想地在神殿領域之外使用,並弄出了這個簡化版的【念力小兵】。

https://ptt9.com/100920/ 原理和念力獸相同,但結合亡魂依靠意識觀察世界的方式,靈月讓這個連小兔子都打不過的念力小兵,獲得了與自己共享視覺的能力,成了最好的偵察兵。

這主要就是應對那些精神力感知靈敏的個體,比如,遁甲族的祭司們。

因爲這種念力小兵,完全是用自然界隨處可見的東西組合而成,自身又沒有任何精神力,只有極其微弱的靈月意識附着着,用於產生視力,所以不易引起了解精神力的個體察覺。

【小兵一號】小心地趴在岩石後方,伸出隨處可見的斷枝枯木,查看着前方兩名遁甲族人。

從意識視覺之中看到這兩人雙眼迷惘,卻依然在查看四周,似乎在確認安全與否。

這時,或許是認爲沒有了危險,兩人中的一個向山頂走去,而另一個卻向前方的樹林走去。

“該死,咱一次控制一個都夠嗆了。”左右搖晃着枯枝腦袋,小兵一號想了想,鬼使神差地沒有跟上任何一人,而是小心地走到了洞口邊緣。

然後,它順勢躺到地上做‘咱是枯枝’狀,並讓屬於‘頭部’的枯枝正好伸出洞口一點,讓靈月能夠看到洞穴內部。(這完全是本色出演=。=)

這時,洞穴內開始影影綽綽地,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接近。 「難怪最近柳家都不跟莫家爭西邊的那塊地……柳當家也鮮少在最近露面,」沐氏集團的總策劃狠狠的吸了一口氣,「原來是這個原因。多虧子凝小姐,不然,我們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沐家本來是打斷爭一爭投資的,眼下看來,柳家莫家放棄是另有原因。

整個大廳的人都驚駭著小聲討論,大概只有沐楠的表情一如既往的清冷,只跟沐老爺子告別,然後就離開了沐家。

一邊走一邊在手機查程雋送的禮物。

手機上沒查到。

他想了想,詢問了程木。

沒幾秒鐘,程木發了一張豪華跑車的圖片給他,並附上一張價格圖。

沐楠看了一眼,覺得自己要是真開了這車,不亞於在開著黃金在跑,他詢問程木他們現在在哪兒,準備去把這車還給程雋。

一邊看著手機一邊出門。

沐家人現在都處於震驚跟警惕的狀態,大概只有沐楠這麼漫不經心。

總策劃看了看沐楠的背影,不由搖頭。

不過也不奇怪,他估摸著這位剛回來的少爺還沒聽過柳家、莫家的名號。

「沐楠少爺,你去哪兒?」沐管家跟了上去。

與這世界為敵 「去找我表姐,還有我姐夫。」程木已經把地址發過來了,沐楠看了一眼就記下了。

準備出門打車去。

沐管家直接開口,「我讓司機送你去。」

「不用。」沐楠直接開口拒絕。

沐楠從剛到沐家開始,就對沐家人很生分,很少坐沐家的車,然而現在沐管家已經充分認識到沐楠吃軟不吃硬的脾氣。

最後沐楠被沐管家打敗,還是坐了司機的車。

上車后,他報了地址。

沐家的司機是魔都本地人,聽到沐楠報的地址,有些驚訝的看了後視鏡一眼。

沐楠報的地址……

是魔都莊園聚集地,就用一個字形容——

貴。

不過司機秉承自己的職業守則,沒有多過問主人的事,只是對沐楠十分好奇。

**

顧西遲家。

秦苒跟程雋程木到的時候,顧西遲也才剛回來沒幾分鐘。

「師兄,小苒兒,」顧西遲拿起小二托盤上的冰水喝了一口,並打了個響指,讓小二給他們三人送上水,「你們來的剛好。」

三杯都是冰水,程雋拿了兩杯,把一杯冰水倒掉,重新給秦苒換上了溫水。

看到他這操作,顧西遲不由摸了摸鼻子,「是我疏忽了。」

「師兄,這是我帶過來的樣品。」顧西遲休息完,就去樓上實驗室把帶回來的實驗品給程雋看,「明天我要去一趟市醫院,師兄你看一下這有沒有什麼問題,老頭他自己說不上來。」

顧西遲有自己專長的地方,他跟程雋專業研究領域不同,有些東西程雋擅長,他不懂。

一行人休整完就去了樓上實驗室。

程木就坐在樓下玩顧西遲的電腦,並等沐楠過來。

樓上。

程雋在忙著,顧西遲找了件防輻射的外套給秦苒穿。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