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竟然用自己的壽元作為引子開始燃燒自己的真元,高寒的身體好像是冒起了柔和的光芒。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雖然看起來十分的耀眼,但是仔細看的話,就發現那光芒恨柔和,就像是皎潔的月光一樣,照耀進人的心中,洗滌著人的心靈。

「啊……」高寒的臉都扭曲了,身體上的火焰每每跳動一分,他的臉色就蒼白一分,臉上的青筋暴露,變得蒼白起來。

高寒只感覺喉嚨一甜,一口銀白色的血液噴出,這已經是高寒的心血了,高寒修行的本來就是冰道,所以心血是銀白色的。

若是這些心血放到外面,那都是不可多得的至寶,甚至能在至尊之下掀起一場血雨腥風。

這可是至尊的心血啊,至尊那可是整個宇宙的巔峰存在啊,說不定能從中尋找到大道的信息,由此而踏上大道之路,破法則成達到,破主稱尊呢?

只可惜,這赤血殘原本就是不到至尊不可進來,而這地下一層的要求更為苛刻,不到五千年至尊,都最好不要進來的地方。

想想也是,若是黑風至尊自己進來,別說是破掉那怪石林了,恐怕一尊石像就可以將他的骨頭架子折騰散了。

那裝有水道本元的水潭?可是想也不要想了,四周強大的六千年至尊,不小心打一個噴嚏,黑風至尊就得摔出一溜跟頭。

更別說,那裡的六千年至尊可是上百啊,若是一起打噴嚏的話,說不定他會因此就滅掉。

在高寒的這一手之後,在無情的眼中,這方圓一千萬里的寒冰開始急劇的縮小,最後竟然縮小成一點。

不錯,就是寒芒一點,出現在高寒的手指之上。

……

在黑鴉一族,黑鴉至尊正在聽著自己手下的報告,沒想到大廳之上突兀的出現一個魔影。

他只是淡淡的一指,黑鴉至尊身體就開始縮小,全身的肉都滲入到了骨頭之中,全身的骨頭變形,成為一桿槍的形狀。

而黑色的羽毛,竟然成為槍纓,一桿古樸的骨槍便出現在空中,自始自終,黑鴉至尊甚至連反應都沒有反應過來。

所有的一切彷彿都發生在那一瞬間之中,槍桿槍尖渾然天成,在槍桿之上,還可以清晰可分的骨頭的形狀。

至於黑鴉至尊的靈魂,竟然被對方生生的打入這桿槍中,成為這桿槍的器魂。

而這桿槍所散發出的波動,遠非那些至尊兵器可以比擬的,隱隱的,超過了那些至尊級兵器,卻又在至尊兵器之列。

「唉,材料不夠好,即使是加上器魂,也達不到一品尊級兵器!」那魔影暗嘆了一聲。(未完待續。。) 十級尊級兵器之上,那兵器就要輪品來劃分武器的強度,最接近十級尊級兵器的就是一品尊級兵器。

但是,若是拿真正的一品尊級兵器來,即使是十把十級尊級兵器的硬度都不能堪比。

「你是誰?為什麼要殺我大哥!」那紅色的烏鴉立刻尖叫道,只不過當它觸碰到魔影那凜冽的目光的時候,就立刻安靜了下來,唯唯諾諾的再不敢說話了。

它害怕,那魔影會像對待黑鴉至尊一樣對待他,整個過程它可是一個畫面不漏的全部看在眼中,對方的強大令它心驚膽戰,若是給自己來這麼一下,自己還真受不了啊。

「從今日起,凡是有人拿著這桿槍到黑鴉一族,全族之人都要聽之號令,不聽從的,就別怪我辣手無情了!」

那魔影只是冷哼一聲,在他旁邊的一個八千年至尊的黑鴉在這一聲之下,驟然崩碎,化成漫空血霧。

一聲冷哼之下,就能夠令一個強大的八千年至尊瞬間破掉,那此人的修為該強勁到什麼地步啊?

魔影沒有再說別的話,轉身便消失在這古樹之中,而血鴉至尊等黑鴉顫顫抖抖的跪在地下,良久之後,血鴉至尊才回過神來,再看地下,全部都是它流出來的汗水。

「真是太強大了,不可力敵啊,來人,傳我命令,但凡是看到有人拿著此槍,那就是我黑鴉一族的座上賓,對此人的吩咐拚命也要執行!」

血鴉至尊用盡自己全身的力氣站起來,故作鎮定的吩咐道,隨即喝退了所有的黑鴉,然後一屁股癱坐在椅子上。

太恐怖了,實在是太恐怖了,剛剛他感覺到自己命懸一線,整個身體都緊張。精神力極度的處於緊繃的狀態,生怕惹怒了那人,一不小心就喪命於此。

對方可是在一揮手就將高自己一線的黑鴉至尊變成了一桿長槍,這等修為著實可怕,若是給自己來那麼一下,現在自己的處境,想想都覺得可怕。

那魔影走了之後,它是費勁自己全身的力氣才堪堪站起來的,現在已經感覺自己身體之中毫無力氣的馳騁了,便一下癱坐在那。

如同一灘爛泥一般癱坐在那木質的椅子上面。真的動都不能動一下了。

下達完這個命令之後,終於再也忍受不住了,所以癱坐在自己旁邊的椅子上。

……

高寒的手指剛剛要觸碰到那無情身體四外面的那層寒冰,高寒的這一指冰道也為是高寒所有力量的凝合點。

想象,這方圓千萬里的寒冰若是在一個人的身體之中爆發,那恐怖的後果可想而知。

無情也沒有辦法,只能夠眼睜睜的看著對方向自己的身體上指來,若是真的被指中的話,那可真的是有命來沒命走了。

但是。他的表情依舊是那麼的淡漠,好像對自己的生死並不放在心上。

實際上,他也是真的不放在心上,既然都無情了。那對人對己都是無情的,唯一的遺憾就是沒有殺了高寒,將自己仇恨這一情緒滅掉。

只要將這個情緒滅掉,那自己絕對可以更進一步。達到真正絕情無情。

可惜,高寒實在是太難滅掉了,這一戰居然讓他佔了上風。不過最令他想不到的,就是高寒竟然瘋狂到如此地步。

現在的無情真的有些後悔將小丑殺掉了,一個小小的千年至尊能給自己造成多大的傷害啊,最多也不過是給自己造成點小困難而已。

九千年至尊與千年至尊的差距可不是光看看就可以的,千年至尊在九千年至尊面前,能夠撐過一口氣,就算是不錯的了。

「小友,咱么又見面了!」就在高寒即要成功的時候,那個魔影驟然出現,手指輕彈,便射出一支槍來。

那桿槍十分的古樸,光照耀到上面去好像都不會反光似的,彷彿那桿槍能夠吞噬光芒。

只是輕輕的一彈,他面前的空間瞬間就破裂了,那桿槍幾乎是一眨眼就來到了高寒的面前,對撞在高寒的指尖上。

高寒的指尖本來是將要對撞在那寒冰之上,但是沒想到面前驟然出現一個空間裂口,一節槍尖突然出現在高寒指尖的面前。

「吱吱吱……」

尖銳刺耳的聲音從高寒的耳邊響起,高寒的耳朵之中開始有鮮血流出,隨即,那聲音震得高寒七竅流血。

高寒的身上本來就布滿了一道道的傷痕,本來是傷痕纍纍,但是身體開始恢復了,但是這聲音之後,那傷口再次迸裂。

絲絲鮮血開始從高寒的傷口之中涌動出來,高寒的身上已經是傷痕纍纍了,鮮血沾滿長衫。

高寒的一點寒芒竟然沒有將那桿槍的力量全部擊潰,也幸虧對方好像並沒有想要殺掉自己的心思,要不然的話,現在高寒這種狀態,任憑對方泄露出一分力量,也會將自己完全的滅掉。

「哈哈哈,你們兩個的宿怨若是就這麼結束了,豈不是太可惜了嗎?」那魔影伸手一揮,在無情的後面出現一道空間裂縫,就這麼將之吸收了進去。

高寒臉色一冷,剛剛想說出什麼,但是身體之中的力量已經伴隨著他那一擊完全的耗盡了,根本就說不出話來了,只能夠用怨恨的眼神看著對方消失的最後空間。

「唉,真是可惜了這隻寵物啊!」通過高寒那冰封千萬里,這四周的人本應該已經沒有了氣息,就算是艷尊與黑風至尊也不可能活了下來。

總裁的祕書 但是,這句話明明就是出自艷尊之口,高寒聽到之後,才驚駭的想到,自己剛剛光顧著攻擊敵人了,竟然連這兩個人也忘記了。

聽到艷尊的話,慌忙看去,之間艷尊與黑風至尊完好無缺,竟然就這麼定定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你們沒事吧!」高寒傻傻的問了這麼一句,先是用神識上下掃了一下黑風至尊,發現對方的身上並沒有傷。

然後急急忙忙的跑到艷尊的身邊,上下齊手,美名其曰為對方檢查傷勢,將艷尊弄得一個大紅臉。

「呸……,臭不要臉的,你給我死遠點!」高寒還沒有過足手癮呢,艷尊就一個鞭子抽了過來。

高寒連忙閃躲,幸虧艷尊不是真心的想要攻擊他,要不然就憑現在高寒身體之中剩下的這點力量,能不能接住對方一鞭子還真的很難說。

「可惜,小丑……」高寒想到小丑的死亡,立刻就從原來的興緻勃勃變成了悲傷過度,那種憂鬱的眼神看的艷尊一陣心跳。

那艷尊為什麼沒事呢?想想就知道了,人家可是第一至尊水尊的徒弟,就這兩個寶貝徒弟還不什麼好東西都給這兩位徒弟留著?

貌似製造一兩個防身的東西,對這個第一至尊來說也不叫什麼難事。

只不過,為什麼水道本元卻沒有艷尊的份呢?這個就令人比較費解了,不過水尊自有自己的想法,就不是高寒等人可以擔心的了。

現在高寒真正關心的是小丑的事情,難不成就讓小丑就此死掉了嗎?

艷尊心中自有計較,不過剛剛看到高寒這麼拚命,讓她芳心暗動,然後等他們脫離危險之後,又讓高寒上下一頓的耍流氓,就有心想要氣氣他。

但是,貌似現在她是真的捨不得了,看到高寒的心痛的眼神,她也是沒由來的一陣心痛。

感受到這種感覺之後,艷尊心中駭然:難不成我會喜歡上這流氓?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的,還是本姑奶奶心地善良而已。

想到這裡,艷尊的表情倒是柔和了不少,輕移蓮步,款款來到高寒的身旁,凝若羊脂的手輕輕的拍了拍高寒的肩膀。

蓮口輕吐輕聲細語的說道:「其實這也並不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要知道,地獄三頭犬本就屬於地獄,它的魂魄的凝實程度,即使在地獄之中,也是沒有任何鬼差敢於驅逐它的。

你不是想要進入地獄嗎?只要進入地獄找到地獄三頭犬的魂魄,就不怕不能將之復活了,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保存住它的肉身。」

這種話聽在高寒的耳中,高寒禁不住目瞪口呆起來,他在未來可是地獄之主,作為一方地獄的主人,他可是清晰的知道,未來地獄之中根本就沒有所謂的鬼差。

而這艷尊是水尊的徒弟,絕對不會無故放矢,那就是確有其事,而且,在未來地獄之中,根本就沒有所謂的魔神一族。

難不成,這太古時代的地獄與未來的地獄真的不相同。

「你沒有騙我?」高寒驟然抬起頭來問道。

艷尊氣結,氣哼哼的轉過自己的身體:「你就當我是騙你好了,反正那小狗長了三個腦袋,本就是難看……,你來自地獄,難不成自己不知道,地獄三頭犬的鬼魂在地獄之中,是絕對不會魄散的,反而會增強它的力量嗎?」

高寒聽到這幾乎可以確定,現在的地獄的確不是自己那個時候的地獄可以相提並論的,肯定會有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在他的心中不禁升騰起希望來,若真是這樣的話,那麼小丑的死的確不算什麼了。(未完待續。。) 高寒簡單的恢復了一下,就馬上準備啟程,至於小丑的肉身則是簡單多了,高寒直接用自己的不朽冰道封印起來,扔入了自己的空間之中。

恢復實力來說,對高寒現在而言的確是困難了一點,高寒在原地盤坐了大約有三天的時間,三天三夜高寒幾乎都沒有動過,就一直盤坐在那裡,吸收天地靈氣。

但是收穫始終是微乎其微,最終,高寒不得不祭出自己的超級法寶,那就是樹妖。

樹妖給的天地靈水的確是給了高寒不錯的恢復,高寒竟然在一個時辰之中,就將力量恢復到了將近七成。

能夠恢復成這樣已經算是不錯的了,若是按照真正的速度來恢復,那麼高寒至少要花費一年,才能夠差不多恢復到現在這種狀態。

而現在的高寒,實力雖然只恢復了七成,但是若真正的與八千年至尊戰鬥起來,那八千年至尊決計不會是高寒的對手,甚至有被高寒絕殺的可能。

現在的高寒嚴謹成為了這個隊伍的第一高手,若非是艷尊身上有水尊給的各種寶貝,那在高寒的面前根本就沒有反抗的資本。

甚至艷尊面對高寒都感覺氣餒,到底自己是天地靈物還是高寒是啊,怎麼感覺自己面對高寒這麼的無力呢?

要說這艷尊既然是水尊的徒弟,怎麼可能是平凡人呢?她與顏尊本來就是人間中的第一朵鮮花。

然後這一朵花竟然衍生了兩個意識,說巧不巧,正好被水尊發現,原來水尊是堅決不收弟子的。

但是,當時他不知怎麼的,就這麼將兩種生命體形象化了,並且賦予了他們性命。

……

當然,艷尊與顏尊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成為水尊的徒弟。但是總好過沒有。

要知道,紅顏禍水,紅顏雖好,但是大部分都是禍根的源頭,沒有能力保護,只會落得一個慘淡收場。

但是沒有人會知道,其實這裡面傷害最大的反而是被人們稱作是禍水的紅顏,她們無緣無故遭此橫禍。

即使是沒有找到稱心如意的人,也會由於某個無恥的傢伙的色心,然後慘遭橫禍。落得個生死不如的下場。

所以說,若是真的沒有水尊保護的話,說不定憑藉她們兩個這禍國殃民的容顏與萬中無一的氣勢,說不定會出現意識之後不久,就會遭到那些色*欲迷心傢伙的辣手。

這千萬里基本上除了高寒三人之外,再無他物了,因為高寒的一招冰封千萬里,已經將這其中的生靈全部滅掉了。

生下來的,就只剩下搜尋一些天地材寶了。還真別說,這地下一層罕有人至,天地材寶也已經長成型了。

高寒等人竟然真的收羅到不少的天地材寶,在高寒的提議之下。那些天地材寶全部變成能量或者是信息,進入到高寒等人的肚子之中了。

現在高寒最需要的就是力量,他要擁有打敗那個魔影的力量,不再被對方擺布。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