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知道沈闊現在手上的病人很多,但是為了能夠讓葉清音安全,他就讓沈闊跟著自己去一趟。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沈闊搖了搖頭,「我沒事,倒是,沒想到衛威斯會是這樣的想法。」

他是醫生,看著兩年的儀器和藥物,他就知道那個醫生要做的手術想要做什麼。

墨北辰也是沒想到,當沈闊告訴自己,他們想要做什麼的時候,他簡直不敢相信。

「嗯,對於衛威斯,我不會放過他,敢傷害我女人,他必須要付出代價。」

他原本以為衛威斯作為葉清音的父親,也許是怕自己不同意葉清音跟他會歐洲,所以才悄悄的把葉清音帶回去。

可是是他想錯了,他要是再晚一點,葉清音的心臟就沒了,這個世界上可能沒有葉清音這個人了。

「嗯,你先去休息把,我進去看看她。」現在葉清音的出現,他還是覺得一點都不真實。 沈闊明白的點點頭,知道了墨北辰現在對葉清音感情深,他當然也不會繼續留在這裡耽誤兩個人。

沈闊一走,墨北辰現在原地一會,然後回到房間里守著葉清音。

他握住葉清音的冰冷的手,這個時候還能夠看著葉清音在手術之前還沒有擦乾的淚痕。

他很心痛,不知道為什麼,他此時能夠想象的出來,這個女人在面對一堆機器的時候,她自己放棄了掙扎的樣子。

墨北辰不知道衛威斯為什麼要這樣對自己的親生女兒。

但是他一開始的想法就是,衛威斯可能懷疑,葉清音不是他的親生女兒。

所以他今天讓人把衛威斯枕頭上的頭髮帶過來給自己。

所以他覺得自己能夠再好好的把這件事查一查。

可是就算是查到了真相,也是苦了自己的女人,他原本是想要好好教訓衛威斯,可是他需要葉清音的態度。

那是她親父親,他要是對衛威斯太狠了到時候,葉清音生性性可就難辦了。

可是他不知道葉清音在知道直接的父親要拿自己的心臟換給另一個女兒的時候,會是什麼樣的心情。

這個時候,他越想越心疼,他再也不放開葉清音了

恨不得把他和葉清音黏在一起就像是牛皮糖一樣,只要是葉清音還在自己的眼前,她一點都不擔心。

到了醫院之後,墨北辰幫葉清音轉入了病房,豆豆知道了葉清音回來了,根本沒有心思再繼續聽簡馨講故事。

簡馨看著豆豆快速的跑起來的模樣,「哎,豆豆,你慢點。」

簡馨也跟在後面,這一次清音離開也是因為自己,所以她多少還是內疚的她需要和清音道歉。

豆豆看到了病床上躺著的葉清音,「爹地,媽咪怎麼了。」豆豆以為自己會看到健健康康的葉清音。

可是這個時候,他好像想錯了,「爹地,媽咪怎麼了。」豆豆哽咽的問著,他好想念葉清音,可是沒想到一見面就是這個模樣。

墨北辰看著豆豆要哭的模樣,親昵的摸了摸他的腦袋,「乖,沒事,媽咪只是暈機,讓她好好休息,沒事的。」

墨北辰當然不會告訴豆豆,葉清音現在是因為體內的麻醉藥藥效沒有過,所以現在還沒能夠醒過來。

簡馨才不信清音會暈機,所以她立馬拉著沈闊出到走廊外。

「說吧,清音到底是怎麼了,她不會是出了什麼事吧。」簡馨一邊說著,一邊紅了眼眶。

沈闊看著平時馬大哈的簡馨這個時候突然舉起來,弄得他有點手足無措。

「不,不是,我是想說她沒事,只是注射了麻醉藥,藥效過了就會醒過來,不過,你可不要把這件事告訴豆豆。」沈闊解釋得一本正經,就怕簡馨會流下眼淚。

清音聽了沈闊的解釋之後,這個時候心裡才安心下來,

沒事就好,要是真的有什麼事,她自己第一個不能夠放過自己。

沈闊看得出簡馨聽得進自己的話,心裡也鬆了一口氣,要是他跟簡馨提到清音的父親要把清音的心臟換給自己的女兒,估計簡馨會更加難過了。 葉清音醒過來的時候,眼前都是自己認識的人,她睜開眼看著眼前的一切,她不是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嗎,只是沒有想到自己還能夠看到這個世界的太陽。

所以她總覺得這個時候,自己還能夠活過來真的是很稀奇的事情。

映入眼帘的是墨北辰和豆豆,她,她現在居然只能夠在這裡看著他們,難道自己已經回國了。

「你,你們。」她看著眼前這一切好親切,這些熟悉的面孔,她激動得快要哭出聲音來。

墨北辰看著她露出欣慰的笑容,然後握住她的手,「有我在呢,我和豆豆都在。」

葉清音以為自己是在做夢,她的眼角露出了淚水,沒想到她現在真的回國了。

她激動的抓住了墨北辰的手,「你,你來救我是嗎,」她淚流滿面的留在了自己的臉頰上。

墨北辰摸了摸她的頭,「嗯,救你回來了,放心,我和豆豆一起保護你。」

這個時候她真的激動得說不出話來,她以為自己真的再也看不見豆豆了。

豆豆眼巴巴的看著葉清音醒過來的模樣,「媽咪,我在這呢,媽咪不怕,我們都在。」

豆豆這個時候很開心,他真的能夠看到自己的媽咪了,他原本以為她要拋棄自己了。

葉清音摸了摸豆豆的額頭,「乖,媽咪知道你很乖。」

簡馨這個時候從外面回來了,然後看到葉清音已經醒過來了,捏著她的臉蛋,「清音,你醒過來啦,」

清音點點頭,看到簡馨那麼高興,看著葉清音的模樣,心裡都覺得很溫暖。

葉清音再次見到簡馨的時候,心裡也很高興,「馨子,你還好嗎。」記得她離開的那天,墨北辰正好去救她了,幸好連我被救回來了。

簡馨激動的流出了淚水,她現在好想給葉清音抱一抱。

她現在就想著自己能夠好好的抱著葉清音,這個時候,她想著自己能夠好好的和她一起了。

她現在就想著自己能夠好好的把這些事情。

墨北辰立馬按了鈴讓醫生過來幫葉清音做檢查。

墨北辰就在一旁看著沈闊給葉清音做檢查。

豆豆也跟著墨北辰在一旁等著,他現在整個人看起來特別的可愛。

沈闊給葉清音做完了所有的檢查了之後,鬆了一口氣,「沒事,注意休息了就好。」

豆豆這個時候拍拍手,特別高興,墨北辰立馬吩咐人把飯菜給葉清音送過來。

葉清音還想和豆豆說話,只是這個時候墨北辰不允許她繼續說下去,「你先把東西吃了,待會再聊天。」

清音聽墨北辰這樣說也只好答應了,豆豆看著葉清音吃東西的樣子,墨北辰也給他準備了一份,可是他硬是說了自己先不吃。

清音剛吃幾口就出現豆豆一直盯著自己,「豆豆,你是不是想吃媽咪這一份。」

沒有等到豆豆回答,墨北辰立馬摸著豆豆的腦袋的「好了,乖,你吃這份,不要和媽咪搶著吃。」

豆豆點點頭,然後被墨北辰抱著坐在凳子上開始吃東西。

簡馨已經被沈闊拉著去醫院的飯堂吃東西。

一路上,簡馨受到了很多異樣的目光,因為這裡大多是沈闊的同事。 簡馨掙脫著要沈闊鬆開自己的手,可是沈闊完全不答應。

這個時候,沈闊握得很緊,就怕別人不知道。

簡馨覺得沈闊向來都是低調的人,現在他這麼做,她心裡總感覺到有點害怕。

沈闊牽著簡馨來到窗口,「先吃什麼自己點,多吃點,你看起來很瘦。」

簡馨還沒有時間回答,然後就吐聽到了旁邊一名女護士開玩笑的說,「喲,沈醫生,這麼關心女朋友吶,7你可真是藏得夠深,昨天我們科室的小蘭還說你沒有女朋友,要追你呢。」

一場揶揄讓簡馨和沈闊看起來特別的尷尬,簡馨剛想要幫忙解釋,這個時候沈闊握住她的手,對著她搖頭,

「嗯,我們先失陪了,」已經拿好飯菜的沈闊已經拉著簡馨離開。

簡馨看著沈闊那股做賊心虛的模樣,「沈醫生沒想到,你的桃花運真好。」

簡馨挖苦的話沈闊並沒有在意,他並沒有放在心上。

這個時候簡馨心裡不樂意了,明明知道了沈闊這樣的男人,肯定不缺女孩子喜歡,可是她怎麼想都覺得不舒服。

沈闊看得出簡馨不想和自己說話,他只能老老實實的吃東西。

一個電話鈴聲打破了沈闊原本的平靜,他一看是自己的母親打來的電話。

簡馨並不知道是誰給沈闊打電話,可是看著眼前這個模樣,就知道這個來電話的人,對於沈闊來說,挺重要的。

「喂,媽,怎麼了。」沈闊一開口,就詢問了自己母親為什麼要給自己打電話。

這個時候,簡馨特別想要離開,可是沈闊這個時候看著她的模樣,一直看著她,不讓她離開。

在沈闊的注視之下,簡馨沒有辦法離開了,所以她現在只好坐在沈闊的面前,當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可是這怎麼可能了,其實一切都發生過了。

在她還想著自己要怎麼面對的時候,沈闊已經開始同自己的母親講話。

「喂,媽,我不去了,我早就告訴過您,我已經有喜歡的女孩子了。」

這是沈闊的實話,可是沈母覺得這是自己的兒子一直在找很多的理由拒絕自己。

簡馨一直埋頭吃飯,一點都不想理會沈闊。

——

清音吃完了飯之後,一直看著墨北辰,「墨北辰,簡馨和沈醫生出去了是嗎。」

她總覺得這一次,簡馨和沈醫生肯定可以好事將近。

墨北辰一眼就看穿了葉清音到底在想些什麼。

「行了,你要是有疑問,可以去問問簡馨,不過,現在需要好好休養。」他現在還在擔憂葉清音的身體。

清音看了一眼窗外,「墨北辰,我想回去了,我們出院好不好。」

她不想要繼續待在這裡了,經歷了這些,她才能夠感覺得到,自己好好的待在墨北辰的旁邊。

墨北辰看著她認真的模樣,「好,我現在去辦出院手續。」

今天沈闊幫她檢查過了,也說了她並沒有什麼事,所以他現在還是需要答應了葉清音要回去住的想法。

豆豆心裡也高興他實在也不想住在這裡,他都住在這裡好幾天了。 墨北辰在去辦理出院手續的路上,,老爺子給他打了電話,「喂,爺爺,什麼事。」

墨北耀此時看著上面的報告,「聽說你把葉清音帶回來了,正好,把她交給我。」

墨北辰停下腳步,「爺爺,除了我之外任何人休想碰他。」

墨北耀聽到自己的孫子一點都不懼怕他,他好心勸說,「小辰,你聽爺爺說,這個葉清音真的是沒有你想象的那麼好,我們家裡現在丟了最重要的東西,我可以把她送進監獄。」

墨北辰冷笑,「爺爺,你非要這麼說,那就法庭上見,據我所知,被拿走的東西,當初來歷不明,可是我收到的資料,它的主人並不是我們墨家。」

墨北耀心裡咯噔一響,沒想到自己的孫子連這個都已經查到了。

「北辰,你聽爺爺說,這個東西它,」它對墨家來說很重要。

墨北辰沒有耐心繼續再聽墨北耀的勸說,「爺爺,這件事到底為止,要是您敢動她,我會不惜一切代價救她。」

「哪怕是讓我們墨家倒台,你這要護著那個女人?」墨北耀不知道葉清音到底有什麼手段完全可以把自己的孫子收服得那麼好。

墨北辰直接掛掉了電話,這是他的態度,不過他還是有些事情要問葉清音,她把那個東西拿走,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這個時候,他發現自己完全可以好好的把這件事處理好。

沒一會,葉清音只見墨北辰已經回來了,她已經把東西都收拾好了,其他也沒什麼東西。

回到家裡之後,清音突然才發現自己是有多麼的貪戀這裡所有的一切。

豆豆剛進門,哈哈一直撲在他的小腿上,讓豆豆沒有辦法繼續往前走。

葉清音看著他的模樣,心裏面特別的溫暖,「豆豆,媽咪先把東西拿進去哦。」

墨北辰隨後跟著葉清音一起進去了,清音只發現,家裡變了樣子,和上次剛住進來不太一樣,現在更像家的感覺。

「墨北辰,這是怎麼回事?」她就有了沒有幾天,可是家裡變了樣子。

墨北辰放下行李,「擔心你和豆豆心裡會有陰影,所以我讓他們重新布置了一遍。」

葉清音聽到這裡,特別的動容,像墨北辰這樣人,看起來,實在是太好了。

她激動的抱住了他,「墨北辰,謝謝你,」現在她真的發現,墨北辰就是當初他曾經所說過的,他就是自己的天,只要他存在,才能夠護自己安全。

「現在才知道謝,是不是太遲了,」墨北辰開玩笑的說,可是同樣在也把她抱緊。

兩人在卧室里歪膩了一會,當他們下樓的時候,發現墨北耀來了。

墨北辰第一個反映就是握緊葉清音的手,清音低下頭看著他的動作,不明他這是怎麼了。

可是習慣了順從墨北辰,現在他已經覺得自己沒有什麼事情可擔心的。

墨北耀看著出現在自己眼前的兩人,「葉小姐,我今天家是來找你的。」

墨北耀這一次,並不打算配合墨北辰,他要把這件事說出來。

墨北辰臉上凝滯,「爺爺,我說過了,這件事告訴我就可以了。」 墨北耀同樣看著自己的孫子,「北辰,這件事,她必須知道,所以你怎麼攔著都沒有用,所以你帶著豆豆先上去。」

墨北辰不悅,剛想要拒絕,手被葉清音反握了握,「沒事,你先上去吧,我自己留下就可以了。」

她雖然需要墨北辰保護自己,可是她不能總是縮頭烏龜,所以這一次,她可以勇敢的站出來。

墨北辰看著她堅強的樣子,打心底里心疼。

「爺爺,她剛出院,請你不要刺激她。」墨北辰留下這麼一句話之後就離開了,

墨北耀沒有想到,自己的孫子,竟然能夠為這個女人想得如此周到,「葉清音小姐,坐吧。」

聽了剛剛墨北辰的話,墨北耀還是給了自己孫子一個面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