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到這一個白袍老者之後,順利的露出了一絲笑容,也立刻的回答著他的問題。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他在昨天晚間當中潛伏了這麼久,不就是為了等待著這一刻嗎?

「好,很好,你先回宗門修養,我先和宗主以及各位長老商量,畢竟,諸天萬界不是那麼好攻佔的。」

白袍老者立刻的欣喜說道。

果然他沒有讓自己失望。

「是!」

……

諸天萬界當中,原本處於這一個中世界天道空間當中的林牧,緊閉的眼神突然的睜來開來。

「終於露出了馬腳了嗎,等你很久了。」

林牧嘴角之上露出了一絲笑意,被自己關注了許久的靈明終於露出了馬腳。

…… 在武器庫找到警用防彈衣之後,小室孝和平野耕太立刻更換,之前自製的護甲雖然不錯,但是比起防彈衣實在太過簡陋了,而白露和毒島冴子則依舊,白露本來就不需要,毒島冴子則是從一開始就只有簡單的一對護臂,穿防彈衣會影響她的靈活性,反而是累贅了。

四人換裝完畢,一人一把小手槍,底氣十足,走出了東署警察局,穿過大街,走向之前補給了一下的百貨大樓,這裡面的物資和人就是他們的第二個目標,也是最重要的目標,畢竟要發展一個基地,最重要的就是人和物資了。

在半個小時之前,白露在東署兩條街外一處民居陽台安放好了鬧鐘,在鬧鐘鈴聲響起引起喪屍移動之後,百貨大樓中的倖存者也注意到了喪屍的移動,雖然他們不知道怎麼回事,但也隱約聽到了噹噹噹的聲音,猜到是有人類動作,於是一直盯著那個方向。

不出他們預料,沒過多久他們便看到了白露一行進了街對面的警察局,讓很多在看到喪屍離開之後就蠢蠢欲動的人懊悔不已,不過也有人認出了白露一行,不禁疑惑道:

「他們怎麼回來了!?」

另一人搖了搖頭,猜測著道:

「不知道,只剩下四個人了,車也不在了,該不會是被喪屍截住了吧。」

「說不定啊。」

有人贊同便有人反對,提出了自己的觀點。

「不太像,看他們的樣子反而像是有計劃。」

女警察中岡麻美看著去而復返進入警察局的四人,莫名有些奇怪的預感,感覺那四個孩子一定會過來的,感覺有點不太好,並非抗拒,總之玄而又玄,第六感就是這麼不講道理。

中岡麻美有預感卻不能說出口,想來四個孩子也做不出什麼壞事,搖了搖頭只當自己想多了。

過了一會兒,他們再看到白露四人的時候,白露一行已經有所收穫,小室孝和平野耕太更是換了一套裝備,暗暗後悔下手遲了一步之餘看到白露四人跨街而來,某些人不禁動了小心思。

不過之後的事實很快就會狠狠給他們一個深刻的教訓。

白露一行進入百貨大樓,白露看著領頭的中岡麻美以及一眾倖存者淡淡的道:

「跟我們走吧。」

中岡麻美心中一跳,隱隱有些明白之前不太好的預感怎麼來的了。

重生為後之皇后在上 倖存者中卻不都是有中岡麻美的第六感,一個戴著棉織帽的中年男人上前一步激動的道:

「高城家打通了來這裡的路嗎?」

白露微微眯起眼,淡淡的道:

「不,我們找到了海外一座小島做基地,來收編你們的。」

「哈?」

中岡麻美聞言心道『果然』,倖存者們聞言卻是一怔,旋即啞然失笑,譏諷的看向白露道:

「小子你在說什麼夢話嗎?收編我們」

嘭!

包鐵的劍鞘末端狠狠地砸在了中年男人的臉上,白露抖了抖手腕,將劍鞘震飛了出去,寒光閃爍的劍刃貼在中年男人脖子上,面無表情的道:

「不管怎麼愚蠢,也應該明白自己的位置,你只需要服從!」

或許是玩遊戲的耐心用盡,說話間白露的威勢稍稍泄露了一點,三個世界多重統治者身份所帶來的威勢僅僅一丁點也讓這些普通人心神震懾,百貨大樓中一時安靜的落針可聞。

毒島冴子劍道精湛,明心見性,雖然實力還屬於普通人的範疇,但內心極為強大,最先恢復了過來,目錄異彩,若有所思,卻沒有打破這份寂靜。

其他人從在外經過軍事訓練的平野耕太和警察中岡麻美開始,陸陸續續醒悟,看向白露的目光不自覺的帶上了一點敬畏。

中岡麻美悄無聲息的拔出了自己的配槍,謹慎的看向白露道:

「大家都是倖存者,有話坐下來說,不要衝動!」

被刀架在脖子上的中年男人冷汗直流,不知哪裡來的勇氣,認為白露不敢真的動手,給自己催眠之後,一邊想要後退躲開刀鋒,同時乾巴巴的道:

「你這是在犯法你···」

中年男人的話沒有說完,一柄長刀的刀尖釘在了眉心,一條細細的血線順滑落,話語也戛然而止。

白露拔出刀尖,左手的左輪槍口指著中岡麻美,淡淡的道:

「這個世界從來都是弱肉強食,強者制定規則,在末世,拳頭、刀、槍就是力量,擁有力量的人說話,無力者遵守,警官你說呢?」

「白露···」

毒島等人也被白露一言不合殺人的殘暴舉動驚到了,不過很快又反應了過來,毒島冴子和平野耕太無聲的支持,一人拔刀一人舉槍,小室孝見狀雖然覺得有些不適應,但無力的呻吟一聲之後也將槍口對準了倖存者。

倖存者有數十人,看到白露的殘暴感到恐懼,也有天生不安分的,以為可以以眾欺寡,於是鼓噪道:

「他們只有四個人,又不敢開槍引來喪屍,跟他們拼了。」

嘭!

裊裊青煙從槍口飄散,鼓噪之人腦後飆出一道血箭,仰面倒地,蠢蠢欲動的倖存者動作一頓,神情變得有些驚恐起來。

「不敢開槍?」

白露挑眉,似笑非笑,吹散槍口的青煙,悠然的道:

「雖然有著之前的機關引走了附近的喪屍,但槍聲傳遞得更遠,所以···你們時間不多了。」

「···」

倖存者神情獃滯,心中埋怨甚至痛恨之前鼓噪之人,卻不敢對白露升起一星半點怨氣,有的只是無盡的畏懼,不敢動彈一下,甚至屏住呼吸,生怕下一個死的是自己,一時之間六神無主,明知道喪屍會過來卻不敢做些什麼,下意識的將目光投向了前方一身警服的中岡麻美。

中岡麻美感受到背後的目光,苦笑一聲,看向白露道:

「我們選擇服從。」

白露滿意的點了點頭,刀尖和槍口指地,淡淡的道:

「很好,給你們三分鐘準備生存物資,然後跟我們走,話說在前頭,那個小島是無人的荒島,食物、衣服,你們看著辦,別因為貪心在路上掉隊。」

中岡麻美聞言深吸了一口氣,轉身對倖存者們道:

「都聽到了吧,快點準備!」

倖存者們有了中岡麻美帶頭,頓時鬆了一口氣,旋即滿頭大汗的準備起來,他們的時間不多,還要想好帶什麼,他們一點都不懷疑那個心狠手辣的少年會在他們超時或者掉隊的時候拋棄掉他們。

留給倖存者們準備的時間,小室孝有些不滿的道:

「有些過了吧。」

白露瞟了一眼小室孝沒說什麼,和這種剛從象牙塔出來的高中生實在沒有什麼好說的,儘管在末世這幾天的經歷已經讓小室孝成熟了許多。

平野耕太能夠理解白露的做法,畢竟是經過軍事訓練的,很多道理都能明白,但也覺得白露的手段過於殘酷。

毒島冴子反而最先接受,帶著淡淡的笑容道:

「這是最快最有效的震懾手段,否則就算把這些人帶到小島,建立了基地,最後基地屬於誰,變成什麼樣也未可知。」

「···」

小室孝和平野耕太默然不語,心中釋懷,卻是不在意了,任何一個男人心中都有稱王做霸的夢想,這是銘刻在血液中的躁動,在和平時代沒有辦法,現在是末世,小室孝和平野耕太可不會蠢到給自己製造困難。

在白露一行說話的時候,有個人猶豫了一會兒,挑了一包食物,走上前,對白露擠出笑臉諂媚的道:

「大人···」

白露四人的目光,尤其是白露的目光讓男人頗有壓力,不禁打了個寒顫,強笑道:

「小人會修車,昨晚修好了一輛叉車,破路有點作用,還可以帶東西,一會兒可以派上用場嗎?」

小室孝和平野耕太聞言有些愕然。

白露不動聲色,這樣的人他見過的不要太多,唯一區別只不過是沒有比這個人更露骨的而已,只是平淡的道:

「你很不錯,去準備吧。」

「是、是,大人。」

男人有些失落,沒有得到預料中的回報,有些失落的轉身離去,不過白露的評價好歹給了他一些安慰,感受到周圍同伴投過來的驚訝目光暗自竊喜,他可是和那個魔鬼說話,並成功活下來的人。

平野耕太和小室孝看著男人的姿態,對視一眼,搖了搖頭,心中有一團名為『權勢』的火焰熊熊燃燒。

小室孝看了看面無表情的白露,不解的道:

「不用獎勵他嗎?畢竟是第一個投靠我們的人。」

「不到時候,而且這樣的牆頭草最是靠不住。」

白露淡淡的回答,御下之道裡面的講究很多,有功必賞有過必罰是必須遵守的,但其中的尺度就有門道了,對能起到示範和帶頭作用的牆頭草,不能表現得很重視令其得意忘形,但可以在很多人面前做出重視的樣子,讓其他人羨慕從而效仿。

所以私下裡給與獎勵並不是最合適的時候,等到集合的時候宣布獎勵,絕對效果拔群。 在已經被自己奪取的世界的天道空間當中。

林牧嘴角之上不要露出了一絲笑容。

經過了這麼一段時間,靈明這個傢伙終於忍不住露出了馬腳。

靈明身上可是有著系統留下的暗手,就算他再有能耐,也絕對沒有可能發生的了。

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在他去借他身後的那勢力中的人的時候,他的一切都被林牧給看在了眼裡。

他現在全然不知道自己已經徹底的暴露在了諸天萬界當中的那一些大人物的眼中。

這一些大人物就等著他聯繫他身後的那一個勢力呢,畢竟,這一些諸天萬界的大人物眼饞昨天之外的資源已經很久了,現在正好給他們找了一個合適的借口。

看著靈明這傢伙也把自己的情報向他背後那個勢力的人給彙報完了。

林牧也不再猶豫什麼,直接拿出了當初華瀾留給自己的聯繫方式。

「華瀾兄,許久不見呀。」

只是過了那麼一瞬間的時間,華瀾那一張熟悉的面孔便出現在了林牧的眼前。

當然肯定不是本尊,而是一片虛影。

「林老弟,有什麼事嗎?」

華瀾有一些好奇的看著林牧,好奇這一次他來找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樣的事情?

不過在內心當中也有一些激動,如果這一次能夠讓他借自己一番人情,那麼對於自己未來的幫助,那就可大了。

「華瀾兄,你可還記得靈明這傢伙。」

林牧笑了笑,直接的說道。

「靈明,林老弟,你是說那小子背後的視力已經露出馬腳,而且你已經知道了。」

華瀾自然不傻,聽到林牧說出這個名字之後,他在內心當中已經大致猜出了林牧要和自己說什麼了。

想到此處只有他的眼神當中,不由得產生了一絲喜色。

同時面容之上的那一絲激動之色怎麼掩飾都掩飾不住的。

沒想到只是過了這麼短的一點時間,那個傢伙就已經暴露出了馬腳。

這可是一則讓人十分驚喜的消息。

諸天萬界當中和自己同等級別的那一些老傢伙,就是等著這一刻呢。

他們眼饞諸天之外,那資源已經不知道多久的時間了。

「林老弟果然有手段,才過了這麼短的時間,就已經知道了那個傢伙背後的勢力。」

華瀾頓時的就豪爽的笑道:「不知那個傢伙是在哪裡露出馬腳的,而他又是怎麼聯繫他背後的那一個勢力當中的人的!」

華瀾預想到林牧是肯定不會知道誅天之外的那一些勢力的情況的,所以他也沒有問具體是什麼勢力,只是問了他們兩人是在哪個地方相見的。

只要能夠給自己一個具體的地址,那麼自己就可以順藤摸瓜,把那個小子背後的勢力給徹底的摸出來。

就算自己一個人做不到,自己的身高還有數個和自己同樣感興趣的同等級別的強者呢。

尤其是天組織的那一個老傢伙他對諸天之外的勢力都不知道感興趣了多少年,就是想趁著這一個機會去搶奪諸天之外,拿一些龐大的資源。

…… 三分鐘時間很快過去,聚集到百貨大樓周圍的喪屍要比白露預想中的少很多,畢竟附近的喪屍之前就被設計好的機關吸引走了,槍聲只響了一下,雖然距離超市較近的一部分被吸引了過來,但相比之下,對於大部分喪屍而言,還是不斷響起的聲音更有吸引力。

不過這樣也好,更有利於這些人逃走。

白露此時已經不在百貨大樓中了,下達指令,和小室孝等人安排了一下之後的計劃便獨自去取悍馬車,雖然悍馬車距離誘餌很近,但衝出屍群並不困難。

轟!

悍馬車從藏身的小巷衝出,在動力十足的咆哮和沉悶的撞擊聲中,兩個喪屍翻滾著倒飛而出,污血灑長空,隨後更多的喪屍飛了起來,有了更強勁的悍馬做誘餌,那些喪屍迫不及待的舍了平底鍋,追向了悍馬。

悍馬並沒有駛向百貨大樓,而是往相反的方向多走了兩條街才轉向向河邊駛去。

平野耕太在百貨大樓二層注意到了喪屍的異動,連忙跑下樓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