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了一眼那遠處的陰影,不禁想起了一件事。

haohaoxue 2021 年 10 月 30 日 0 Comments

「大妃,」他淡淡的說道,「那邊是淞滄,那麼兀顏汗達赫離那裡也不遠?」

大妃皺了皺眉:「你怎麼想到這個,兀顏人一直在東北面,我記得上次都烈王說過,達赫的部族一直都在他們東面的林地里。他們要到高亘來,就必須通過都烈王的領地。不過你放心,都烈王不是你們的廢物總督,他會讓達赫知道誰才是真正的草原霸主。」

「是嗎,那就好。」

……

太陽落山之前,大妃駕輕就熟帶著禮笑言和哲虞鶴來到了另一座無人營地。相比之前,這座營地似乎大一些。

禮笑言甚至還找到了一些封存的水罐子,這可是極大地解決了他們的喝水問題。這一路過來,全是荒漠,有時候也會走一小段沙漠,基本沒有任何水源。

「這都是以前留下來的,」大妃淡淡的說,「我們還要走幾天,水要省著點用。」

水罐子不方便攜帶,禮笑言又找了幾個廢棄的水囊,將所有能帶上的水都帶走。以前他有些潔癖,非冷開水不喝,可如今到了這個地步,不喝也得喝。

燒開水?做夢。

且不說水燒開會因為水蒸氣而損失多少水分,燒火就是個大問題。

廢棄的營地里倒有一些柴火,可是他們不敢點火。

雖然身處荒漠之中,夜晚的火光或者白天的青煙都是很容易暴露他們的位置。

「媽媽,今天講什麼故事,」躺在厚厚的毛氈上的哲虞鶴肆意的玩弄著一個破舊的枕頭,「我不想聽月神了,我想聽別的故事。」

大妃拉下了臉,一副要吃人的模樣:「你這孩子,又不聽話了!睡好好的!」

今晚他們住在一個帳篷里,之前的營地里沒有一副完好的帳篷。今天的營地位置也比較好,正處于山腳的背風處,甚至也沒有雨水沖刷。

禮笑言卻有些不好意思,他坐在帳篷外的地上,耳邊聽著母子倆的睡前對話,目光卻是望著看膩了的銀河,一遍又一遍尋找著牛郎織女星。

大概過了很久,裡面終於傳來了孩子的鼾聲。

禮笑言呼了一口氣,和孩子在一起,只有等孩子睡著了才能獲得清閑。

夜晚還好一些,大妃可以逼著孩子入睡。

可白天就煩了。這幾天下來,哲虞鶴與禮笑言已經熟悉了,甚至也會爬到他的脖子上玩。禮笑言倒也樂於此,他記得現實世界里有一個六七歲的漂亮可愛小侄女,非常喜歡坐在他的肩頭,然後四隻手兩兩相牽。

哲虞鶴雖然有十二歲,可身材很矮小,印象里跟那個侄女也差不多。

「你怎麼不進來?」大妃從裡面走了出來,輕聲的問。

禮笑言很不自在的看了一眼大妃,又撇過頭:「我已經習慣了睡在外面了,有了帳篷反而不習慣。而且,今晚星空很明朗,顆顆清晰……」

大妃笑了笑,也來到他的身邊坐了下來:「我也喜歡坐在外面看天上的星星。小時候,母親抱著我指著天上的星星一顆一顆的看,有時候也會看到一顆星墜落。我很喜歡看星落,每次看著夜晚的星空,我就睜大眼睛找,看看有沒有那顆星星會從天上下凡來。」

說著,大妃的身子輕輕的依靠在他的胳膊上。

「讓我靠一下,」大妃望著天空,淡淡的說道,「我有點累。」

。「你才進城不久,實力和地位沒有得到一些勢力的認可,所以總會有腦殘的人跑過來找死。」

蕭炎頭一歪,問道,「那,怎麼辦?」

「嘻嘻,這裡是殺戮之都,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殺人,殺的夠多,他們就知道了。」

「啊?」

幽絮看著蕭炎稍有不解的樣子,臉上充滿了自信,笑著說道

《蕭炎穿越到斗羅》第三百四十二章卑微的絕煞 雲舒頷首:「是。」

「舒舒,你怎麼知道郭慶國涉嫌挪用公款的?「

雲舒頷首:「是。」

「舒舒,你怎麼知道郭慶國涉嫌挪用公款的?「

雲老爺子思來想去,這一點想不通。

雲舒還小,並未接觸過公司的事情,她怎麼會認識郭慶國?

而且郭慶國挪用公款的事情,他們都不知道,雲舒是怎麼知道的?

雲舒眼珠一轉,她是重生過來的,自然知道前世發生的事情。

但重生這種事,誰會相信?

「爺爺,其實我報警並不是因為他挪用公款,而是他想非禮我!」雲舒眼眶微紅,哽咽道。

「什麼!」

雲天宇頓時就炸了,他捧在手心裡的女兒,郭慶國也敢忌憚?

雲老爺子還是心存疑惑。

雲舒看出了他的想法,眼淚落得更凶:「爺爺,您要是不信的話,可以去找傅家的人,調查一下監控錄像,他喝多了,想非禮我還被我踹了一腳——」

「你傷到沒有?」

雲老爺子看到孫女哭的梨花帶雨,心裡軟了。

這麼小的姑娘,怎麼可能能知道公司里的事情?

雲舒搖頭,抱著雲老爺子的胳膊,蹭了蹭:「我就知道爺爺最好了,我沒事,幸好我反應快!」

「你這孩子~」

雲老爺子嗔了一聲,倒沒有再繼續糾纏這件事。

郭慶國涉嫌挪用公款的事情,他自會調查清楚,就怕他背後有人啊。

雲舒微微一笑,眼底一閃而過的是冷意。

看來,下次做事要更小心一點。

「司機,去醫院。」

傅南璟為了救雲舒受傷,他們理應去探望。

……

晉城市人民醫院。

VIP病房內,傅南璟坐在床上,眼角眉梢帶著些許的寒意。

頭上包著紗布,不影響他的俊美,更添了幾分淡漠冷疏。

秦固則是站在一旁,手裡拿著打火機,眼神戲謔。

「嘖,真想不到還能看到二哥你英雄救美的畫面!」

傅南璟連看都懶得看他一眼:「閉嘴!」

「二哥,你是故意的吧?」

秦固摩挲著腕錶:「按照你的身手,就憑郭慶國,能傷害你半分?」

傅南璟自從出生開始就被傅老爺子當作繼承人栽培,文武雙全,之前更是在部隊里待過,怎麼可能會被郭慶國那點花拳繡腿傷到?

傅南璟涼涼的掃了他一眼:「長嘴是為了吃飯,不是為了瞎猜!」

秦固和他穿一條褲子長大的,還能聽不出這話里的意思?

「二哥,你該不會是喜歡人家小姑娘吧?」

話音剛落,秦固也覺得不可能,這麼多年,傅南璟就是行走的異性絕緣體,怎麼可能會對一個小姑娘動了心思?

再說……

雲舒和傅宸之前有過婚約,要是傅南璟橫插一腳,這算是什麼事兒?

想到這兒,秦固越發覺得自己的想法不靠譜。

偏偏這時,敲門聲響起。

保鏢推開門,「二爺,雲家人來了。」

傅南璟為了救雲舒受傷,雲家人前來探望是於情於理的事情。

秦固立刻調整了表情,恢復了一貫的弔兒郎當模樣。

傅南璟頷首:「請進來。」

保鏢點頭,微微俯身:「請——」

雲老爺子眾星拱月一般走在中間,雲舒攙扶著他,小姑娘看上去沒什麼異樣,反倒是雲天宇夫妻倆的臉色不好看。

看到傅南璟頭上的紗布,雲舒手指微動。

雲老爺子上前:「南璟,謝謝你救了舒舒,多虧你了。」

傅南璟不動聲色的看了雲舒一眼,搖頭:「雲爺爺言重了,舉手之勞。」

雲……爺爺?

雲老爺子梗了一下,輩分突然就高了。

秦固一臉疑惑,這一聲雲爺爺是怎麼來的?以前不是都叫雲叔?

難道……

秦固思來想去,只能將目光落在了雲舒的身上……

難不成是真的動了心思?

雲老爺子見過不少大場面,倒也不在意這點小事。

雲天宇調整了面部表情:「二爺,您的傷好些了嗎?」

「謝雲叔關心,好多了,目前沒什麼大礙。」

雲天宇舒了一口氣,畢竟是為了救女兒受傷的,要真是留下了後遺症,他們可賠不起。

雲舒也鬆了一口氣,還好沒事兒。

傅南璟的目光似有若無的落在了雲舒的身上,後者抬眼,眉眼一彎。

「謝謝二爺救命之恩。」

傅南璟哽了一下,頷首:「嗯。」

半個小時之後,雲老爺子因為身體緣故,不得不早早告辭。

「雲小姐,能單獨聊聊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