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臉色已經是隻剩下一絲血色。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好像一張白紙上面的一道紅線。

是那麼的悽慘。

那麼的蒼白。

但是陳凡卻是根本不知道。

他心裏只有一個念頭。

殺!

“嘭”

又是一聲巨響。

陳凡的身子倒飛了出去,隨即在空中旋轉了幾圈之後,猛然的降落到了地上。

一灘血水出現在黃土地上。

一個虯髯大漢出現在了陳凡的身前。

陳凡冷冷的眯着眼睛,擡頭看了一眼眼前的老者。

殺!

阻擋我道路的人都要死!

“啊~”

虎嘯龍吟的聲音響徹這片空間,而陳凡的身子竟然是暴漲了一倍不止。

紫色的長袍竟然是好似渾然天成一般,將陳凡的保障性肌肉完全遮擋住。

紫色的長髮隨風飄揚,一絲絲的長髮中竟然是夾雜着一道道鬥氣的波動。

“好小子,竟然是會這麼一招。”虯髯大漢嘿嘿一笑,只見他竟然也是一聲大吼,身子上的衣服破裂。

一個三米多高的巨人竟然是憑空出現。

而這個巨人可是比陳凡強壯了好幾倍。

猶如老樹盤根一樣的肌肉。

銅鈴般大小的眼睛。

大樹一般粗壯的手臂,無不都顯示着這個傢伙身子上所蘊含的毀滅性力量。

而在那裏不斷地咳血的葉軒看到這個大旱之後,露出了一絲會心的微笑。

看你這下還不死,這可是我重金請來的保鏢。

“你快給我殺了他,將他撕碎,我要將他的西藏拿出來,親手捏碎。”葉軒歇斯底里的對着那個三米多高的小古人大聲叫道。

巨人聽到之後,轉過頭去,對着前者點了點頭,旋即便是或過頭來,鄭重的看着陳凡。

看着陳凡的那充滿了妖異色彩的紫色雙瞳。

“你,必死無疑!”陳凡伸出手臂,用手指指着這個巨人,眼中眼光閃爍,冷冷的說道。

那個小巨人也並不答話,只是不懈的看了一眼陳凡。

旋即腳步快速的跑動,衝着陳凡的方向攻擊過來。

“砰砰砰”

這個巨人的每一次跑動都是溼的地面爲之顫抖。

彷彿天空都爲之變色,那讓人心急的整棟溼的這個巨人的力量無形的增大了許多。

陳凡看到這一抹之後,將手中的誅邪長槍拿在手,緊緊一捏,誅邪長槍也是暴漲了幾倍。

“喝。”

一聲大吼,誅邪長江猛地一掃。

硬生生的衝向了正向着陳凡的方向跑過來的巨人。

“嘭”

長槍接觸到了巨人的身子。

只不過接觸的竟然拳頭。

鬥氣大盛的光芒和那碩大的拳頭相撞,一道道空間的波動不斷地向着梓州盪漾開來。

蘇傲雲被蘇紫涵暴力了場地。

蘇傲雲醒過來之後,驚訝的指着正在戰鬥的兩個人,嘴巴不斷地抖動,黑色的眼睛恐慌的瞪大了,竟然是沒有說出話來。

“這是比蒙巨獸,那個是陳凡。”將蘇傲雲放在地上,蘇紫涵望着正在戰鬥的兩人,眼中閃過一抹擔憂,但是擔憂一閃而逝,轉而是一臉喜悅的給蘇傲雲指着兩人,說出了這個兩人的名字。

“比蒙巨獸……”蘇傲雲瞪大了眼睛。

比蒙巨獸,那可是強大至極的傢伙啊。

隨便跳出來一個都是有着極其強大的戰鬥力。

可以說是一個戰場上的大型較弱及。

更是有傳說比蒙強者可以一拳轟下一條巨龍的事情。

不管事情的真假。

都是說明了一件事情,都是說明了一個字。

強!

很強!

如果說獸人時戰鬥力強悍的種族。

那麼比蒙巨獸就是這其中的王者,就好像誰呢林裏面的老虎一樣,有着得天獨厚的優勢。

“希望他不會有事吧。”無奈的看着遠方者在不斷戰鬥者的兩個人,蘇傲雲擔憂的說道。

蘇紫涵聽了哥哥的話,竟然是沒有反駁,只是喃喃道:“他是不會有事的,我相信他,他說過要娶我的。”

蘇傲雲沒有聽清楚妹妹在說些什麼,便問道:“你說什麼?”

“沒什麼?快看他們吧。”無奈的搖了搖頭,將眼眶中的磊說抹去,蘇紫涵對着後者說道。

戰場中的兩個人依然是在不斷地轟擊着。

而陳凡竟然是將和他戰鬥過那麼多次的誅邪長槍放到了一邊,和這個比蒙巨獸一對一的攻擊者。

“嘭”

比蒙巨獸一拳轟出,毀滅性的力量轟擊在陳凡的身子上,陳凡竟然是隻是象徵性的晃動了下,擦去嘴角上流出來的鮮血。

要以德紫色瞳孔閃爍着嗜血的光芒。

“嘭”

也是一拳轟去,比蒙巨獸的身子竟然是倒退了好幾部,可是陳凡的攻擊並沒有對他造成多大的傷害,只是將他震退,飯館陳凡,此時一臉的狼狽。

輿情之色佈滿全身,而嘴角更是不斷的流出鮮血。

這個比蒙巨獸雖然還沒有成年,但是那種力量也不是現在的他可以受得了了。 “噗”

一口鮮血噴出,一道好似小溪水流一般的鮮紅血液從陳凡的嘴巴腫流了出來。

眼睛腫寒光閃動,陳凡的瞳孔猛然的一所,一個巨大的拳頭在他的眼睛裏不斷的放大。

一矮身,就地翻滾了一下。

他才堪堪躲過那足以使得他面部毀容的致命一擊。

一道勁風從他的頭頂上無情的掠過。

“呼”

勁風掃過,陳凡的頭髮飄了起來。

一縷縷紫色的長袍隨風飄揚。

捏緊了拳頭,拳頭上傳來嘎巴嘎巴的脆響,一道紫色的光芒覆蓋住了那碩大的拳頭。

“喝”

只聽得陳凡大吼一聲,婚生上那原本是但紫色的光芒既然是發生了重大的變化。

“呼呼呼”

一道光芒閃過,一個全新的人出現在了那個比蒙巨獸的眼前。

人還是那個人。

不過現在的陳凡已經是矮了不少。

和他平常的身高一樣。

在比蒙巨獸的身前就好像是一個玩偶一樣。

但是身子上那種氣勢比之剛纔卻是強了不知多少輩。

一道道上位者的威嚴從他的身子中傳出來,使得空間都有些顫抖。

使得原本自信心慢慢的比蒙巨獸竟然是有些顫抖。

銅鈴般的雙眼滿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那是……皇者的氣息。

是他從警有過一面之緣的比蒙皇者身上出現過的氣勢。

看到比蒙巨獸的神情,陳凡的嘴角閃過一抹嘲諷。

左手微微的舒展了一下,一道虛影慢慢的浮現在空中。

由虛化實,一杆長槍出現在手中。

赫然就是被他剛纔放到空間戒指中的誅邪長槍。

誅邪長槍拿在手中,感受着長槍傳來的那股驚天戰意。

陳凡的嘴角閃過一抹冷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