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內心是澎湃的,北山上的那頭野狼曾經受過自己的恩惠,痊癒之後更是懂得感恩,甚至還抓過老鼠作爲報答他和小飛的禮物。只是他現在身在大姆林內,跟北山相聚甚遠,即使那頭懂得感恩的野狼現在跑過來,也未必能來得及。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3 日 0 Comments

想到這裏,段毅牴觸了剛剛內心的想法,他深呼了幾口氣,繼續觀察野狼們的一舉一動。

“啪啪!啪啪啪!”

雨水打在帳篷上發出極大的聲響!

此時的段毅望了一眼四周的野狼們,他們的目光冰冷,擺出一副要攻擊的姿勢,只要一聲令下,他們便可隨時戰鬥。

“嗷嗷!嗷!”

殺意洶涌!

額頭上有傷疤的那頭野狼好像有點等不及了,它出很兇殘而又可怕的聲音,好像在表達自己無法再等待的心情。

但,前面的這頭狼王好像無動於衷,把這聲音直接拋到了腦後。沒有狼王的命令,後面的野狼們是萬萬不敢輕舉妄動的。

豆大的雨水打在這頭狼王身上,對此它毫無在意,只是邊巡走邊繼續盯住他們,偶爾露出兩顆無比尖銳的牙齒,好像在思考着什麼。

當狼王走進一個低窪小坑的時候,段毅瞪大了雙眼,這一瞬間,兩隻眼睛差一點跳了出來。這頭野狼的前腳邁進低窪水坑的時候,它腳下的那些狼毛全部扶起,可以清晰的看見腳上曾經的傷疤!

“天啊,是我看錯了嗎?不,我一定看錯了!”

段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內心的抗爭極爲激烈。

原本段毅是有一隻手留在身後的,那隻手是用來隨手掏藏在身後的手槍,因爲不敢輕舉妄動,更不想因爲惹惱了某隻野狼而讓他們發動攻擊,眼前的這種局勢他只能小心翼翼,見機行事!

雨水打進他的眼睛裏,讓他難於睜開。對於看清狼王前腳是否有傷疤的存在是他現在最關心的事情。於是他將那隻隨時準備掏手槍的手擡了起來,擦了擦臉上的雨水,確保下次能仔細看清。

很快這頭野狼再一次走進了這低窪的水坑,他的腿毛依舊扶起,前腳的那個傷疤清晰的浮現在段毅的眼睛裏。

“是它!確實……確實是他。”段毅的內心極爲的興奮,因爲他很清楚這個傷疤。

同一個傷疤!同一個地方!同樣一種熟悉的眼神!

腦海裏面,他已經能確定這隻狼王便是之前自己曾救活的那隻,而這個想法無不堅決!

雨,依舊猛烈的砸下地面。

段毅拍了拍身上的雨水,發現再怎麼拍都無濟於事,只是他現在便的極爲平靜。

“怎麼辦,我想我們今天怕是熬不過去了。”小莉頓了頓,有接着很是平靜的說道。“都是我的錯,是我要爲我爺爺尋找野靈芝才害了大家。”

щшш_ Tтkд n_ ¢ Ο

小莉平靜的語氣,顯然之前是她的心裏早就經過一場鬥爭,而在面對死亡的面前她要把所有責任給扛下來。

“我……我們真的要死了嗎?”喬治害怕極了,他聽到小莉的話之後,心裏最後一絲希望也泯滅了。

“小姐……”王助理此刻也一改之前淡定的樣子,原本還想安慰下小莉,只是此刻他發現好像也沒有安慰的意義了。

趁着這頭野狼還在遲疑的同時,段毅必須爭分奪秒,他丟下手裏的石頭很是平靜的走了出去。

“這……這傢伙瘋了嗎?他這是出去送死!”喬治冷冷的看了一眼,滿臉的鄙視,畢竟送死不是這樣送的。

“毅,你這是幹嘛?快回來!”小莉一時間竟然急哭了,她可不想就這樣丟了一個隊友,都說女人是感性的動物,一點也沒錯!

“段先生……”

但段毅沒有理會他們的吶喊,只是回過頭望了他們一眼,接着繼續往前走去。

段毅的這個舉動當他們很是不理解,就連旁邊的小飛也汪汪直叫,好像在呼喚他的主人趕緊撤回來,只是自己的主人並沒有按照他的意思往前走。

接下來的一幕讓王助理他們三個人更爲詫異,明明知道自己的主人沒有要回來的意思,那小飛它肯定也不能獨生,只見它快速的飛奔到段毅的身旁,時刻跟隨在它主人的身旁。

而把他們包圍住的狼羣看見段毅和小飛的舉動,嘴裏的尖牙全部露了出來,表情極爲兇殘,很快他們重新擺出一副隨時可以攻擊的姿勢,冰冷又兇殘的眼神好像可以殺死一切。

狼王也露出一副極爲兇狠的神態,對於段毅的舉動它更是不解。

“這個人是不是傻,出去的時候至少撿一根木棍呀!”喬治心裏嘀咕着,他一直對這個段毅心懷仇恨,不過現在看到他這樣冒冒然走出去,他還是很開心的。“這個傢伙終於要死了,而且還是死在自己的前面,想想這是唯一一件能讓我開心的事情了吧。”

旁邊的王助理卻直搖頭,一方面他在感慨像段毅這樣的人才馬上就要被殺死,另一方面他也在感慨他美好的人生就要以這樣的方式結束,沒能跟自己的親人朋友告別實在可惜!

這隻狼王看着段毅緩緩的朝自己走過來,而且是丟了他手裏的石頭才走過來的,它甚至沒想到會有人如此的愚蠢!可當段毅慢慢的靠近它的時候,它嗅到了他的氣息。

對,沒錯,就是這個味道。

曾經有一個人類,在自己受傷的時候救過自己,當時還因爲自己的任性和不解,在他救治的過程中還咬傷過他,而現在這個人竟然這般清晰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這隻狼王默默的注視着段毅,眼神的兇殘立即消失殆盡。

ps:感謝各位書友的收藏和點擊,作者菌會繼續努力的。 “嗷嗷!嗷嗷嗷嗷!”或許是這頭狼王過於興奮,它忍不住朝着段毅嗷叫起來。

聲音有一種帝王的氣勢,十分的震懾!

“這下這個討厭的傢伙死定了,讓你裝清高,自己去送死也就算了,就連防身的武器也不帶上一件,哪怕手裏撿塊小石子也好!狼王發怒,你死定了,仰天大笑。”

喬治聽到了狼王的叫聲先是嚇了一跳,但是很快回過神來,他猜測到這頭狼王發怒了,不出意外的話,那個他心裏極爲痛恨的人馬上就要被殺死,真的是好事一樁。

“毅,小心!”聽到狼王的嗷叫,小莉第一時間給段毅提醒,而她更希望段毅能夠早點回頭,回到他們三個人中的隊伍中去。

王助理更是焦慮的看着他,希望他小心謹慎,一方面他想保存下他們人類的勢力,另一方面也不想讓胡建省失去百年難得一遇的人才。

站住段毅旁邊的小飛也被狼王的叫聲嚇了一跳,它做出一副要攻擊的模樣,嘴裏發出的嗚嗚聲響也在警告着對方不要小瞧它。

“對,就是這個叫聲!”段毅之前在北山之上也有聽過這頭野狼的叫聲,現在他能百分百確定這頭狼王就是曾經自己救過的那頭。

“馬上有好戲看了。”喬治如剛纔一般幸災樂禍。

小莉對這個二貨越來越是看不懂,但她也沒有心情理會他,只是更加用力的踩上一腳。

“哎呦,小莉你幹嘛?疼,真疼。”喬治這下再也沒有心思管段毅的閒事了,因爲剛剛小莉用了她全身的力氣往他的腳上踩上了一腳。這樣的疼痛,讓他覺得他的這條腿馬上要廢了。

不過,更加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段毅緩緩的蹲下身來,以這頭狼王對視着,一點也沒有居高臨下的感覺。

說來也奇怪,這頭野狼也直直盯住段毅的眼睛,從他的眼神裏它看到了之前眼前的這個人在北山上救過它的情景,當時它命在旦夕,要不是他幫它撬開那個可怕的鐵夾子,又給它送來了食物,這頭狼王早就活不到今天了。

一人一狼就這樣對視着。

天空裏亮了兩下,很快傳來了一陣“轟”的雷聲。但因我這天邊的雷照亮了整片大地,讓他們彼此都看清了對方。

“他這是要幹啥,這舉動是在太奇怪了。”喬治看着段毅蹲下,並跟一頭野狼對視,他實在看不明白。

旁邊的小莉對這個喬治早就失去了興趣,也沒打算回答他的問題,只是緊緊地望着段毅,保佑他不要出事。但是喬治的話也激起了她的好奇心,整張粉紅的小嘴一下成了O形,讓人看了很想親上去,即使讓她暴打一頓也都無所謂。

在一旁的王助理也沒有回答喬治的話,他跟小莉一樣默默的注視着段毅,這個被他喚作“段先生”的他總會時不時給他帶來驚喜。但是在這樣的生死關頭,他最擔心的還是段毅的安全。雖然對整件事已經不抱任何的希望,可他的內心深處總好像有個聲音在告訴它,這個段毅實在不一般,或許他真的會給他們帶來驚喜!

讓大家更加意外的事情發生了,段毅輕輕的擡起手,往狼王的額頭撫摸過去,就像他撫摸小飛一樣。

曾經在北山的山洞裏,這頭狼王看過無數次這個年輕人這樣摸着他的狗,人狗關係甚爲親密。當時這頭野狼也幻想過或許有一天這個救活過自己的年輕人也會這般撫摸自己的額頭。

然而還是發生了,讓這頭狼王沒想到的是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如此惡劣的天氣下。

“嗷嗚!嗷嗚!”

這頭狼王表現出一副很享受的樣子,竟然在段毅的面前撒嬌起來。

“這……”王助理是第一個發出這樣感慨的人。

“這……怎麼會這樣?不……不可能。”在一旁的喬治更是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太不可思議了。”

不遠處的三個人都對這般景象所驚呆了,他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用手揉了揉,又仔細看了看,這才逼迫自己這是事實!

站在旁邊的小莉也發出了驚歎聲,但當他看見段毅跟這頭野狼很親密的樣子,甚至她還看到段毅把手伸進了狼王的嘴裏,而狼王也用舌頭幫他擦去手裏的水珠。

“汪汪!汪汪!”

一直跟在段毅身後的小飛汪汪直叫,兇狠的眼神變得十分的柔和。此刻它也認出了這頭狼王,直接衝過來一起玩耍起來,它甚至用它滿是雨水的身子在狼王的身上摩擦,完完全全把這頭野狼當成了自己的兄弟。

對於小飛,它吃過的第一隻也老鼠便是這頭狼王送給它的。曾經在這頭野狼康復之後消失的一段時間裏,小飛還以爲永遠再也見不到了,當時心情極爲低落的它甚至茶飯不思。

在這樣的場景,這樣危機的時刻,能碰上這頭野狼簡直是一件十分幸運的事情。

如果上帝關了一扇門,有一扇窗戶便會被打開,眼下這頭狼王便是他們的窗戶!

雨慢慢變小,天上的烏雲也在慢慢的散開。

一陣清風吹來,好像吹走了十分壓抑的氣氛,空氣也變得清新起來!

面對一個年輕人,一直瘸腿的土狗還有一隻狼王,他們親密的撫摸,這如果讓外面的人類知道肯定能上新聞頭條。至於狼羣,幾乎也消除了要戰鬥的想法,只是那頭額頭上有傷疤的野狼除外,它的面色依舊猙獰,眼神依舊兇殘!

“這……不可能……天啊,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我的上帝啊”喬治看到眼前他們親密的場面,面色慘白,聲音哆嗦。 狐狸老公請淡定 曾經他幻想過無數個段毅被殺死的場面,而今他們卻很有好的玩起來,他感覺自己臉上被無形的打了一拳。

“嗷嗷嗷!”

這頭狼嗷叫了起來,好像在召喚它的子民們!

很快聽到這嗷叫聲之後,他們再也沒有一副兇殘要吃人的模樣,而是互相看了一眼,然後轉身離開。

但,有一頭野狼留了下來!

Ps:感謝各位書友的收藏和點擊,作者菌會繼續努力的。 顯然留下來的這頭野狼不甘於就這樣放棄,這羣獵物馬上就要到嘴邊了,卻突然告訴它說要離開,或許對狼羣來說精神打擊太大了。而留下來的這頭野狼它心裏的不甘充滿了它整個心靈,於是它順着它的心意便留了下來。

只見留下來的這頭野狼凶神惡煞,額頭上的傷疤在它猙獰的面孔裏越發的明顯。

“嗷嗚!嗷嗚!”

它嗷叫了起來,目光兇殘!

狼王見狀,立刻從段毅的身旁衝了出來,與之對立起來!它們的眼神死死的盯住對方,高貴的頭顱緊挨着地面,擺出一副隨時準備攻擊的姿勢。

這是兩頭野狼之間的戰爭。

狼王地位是神聖不可侵犯的,看見有狼不聽從自己的指揮那便只會有悲慘的結局!

雨漸漸的停了。

原本以爲他們晚上碰上了幸運之神,卻沒想到戰鬥還是沒有結束!他們各自屏住了呼吸,因爲他們發現空氣中瀰漫着死亡的氣息。

忽然間,狼王一轉身,身形一閃,迎着那頭野狼狂奔而去。就在它的身體就要和這頭野狼相接觸的時候,它猛的跳起,露出嘴裏兩顆極爲尖銳的牙齒朝着對面的那頭野狼的脖子咬了下去。

狼王做這個的動作極快,眨眼間便完成了動作,以至於連段毅都沒看清楚。那頭野狼來不及反應,當它想逃脫對方尖銳的牙齒的時候已經晚了一步,便只能默默的承受着被尖銳的牙齒帶來的劇烈疼痛。

很快一口帶有溫度的鮮血從野狼的脖子上噴出,灑到了地面上。而鮮血的上面竟然還有一團熱煙慢慢浮起。

“嗚嗚嗚!”

受傷的野狼發出一聲悽慘的叫聲,而這叫聲貫穿每一個人的耳朵裏,滲入到人的內心中,讓人不寒而慄!

很快狼王又擺了一個姿勢,它已經做好了第二次進攻的準備。但這頭受傷的野狼早已經沒有之前的氣魄,它看了一眼攻擊自己的狼王,又看了看這些人類,眼睛裏充滿了極爲仇恨的目光,但更多的是不甘!

狼王堅定而決絕的眼神是不可侵犯的,它的命令更是不能不服從,即使在狼羣裏地位再高的狼也不例外。

對於狼羣,它便是王的存在!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