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想着如何如何去行動,如何去完成自己的計劃,忘記自己沒有多少讓人聽從吩咐的趨勢。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說到底他還是缺錢缺權缺勢力,現在不是*十年代,隨地就可以撿起黃金的時代。 天空神的冷言冷語,秦朗沒有絲毫的反感生氣,還覺得這樣纔算是正常。

他個人還是很清楚現在自己握有的資源,還有資金實力,並不足以支撐他所謂的計劃繼續下去。

“後來我們有回來仔細想過,覺得你的計劃並不現實。”天空神已經代替耿直隨時有可能答應下來的西紅柿,作爲主導繼續發言:“資金咱們且不說了,單單號召力而言我們三個人能夠做出什麼東西來?再有度娘旗下的那家小說集團,還有在線中文下面的小說公司,建立起來的時候哪個不是聲勢浩大,能夠相比擬?”

蠕動嘴巴,秦朗有心想要說些什麼,但是天空神已經於他之前開口:“還有你有那個自信能夠完全的留住那些出來的作者?只怕到時候封殺不僅僅是這麼一點點了。”

當年的事情,作爲後面進入到寫手行業的人,有過了解其發展的歷史情況。

之間的那些人,以及到現在的發展都在心裏都在腦袋裏面,隨即沉默了半天都沒有接話過去。

寫手是人,也需要生存。一旦你的網站無法給他們提供稿費提供流量,那麼他們又將成爲最爲現實的人,立馬拋開你離開。

因爲在這之前的一段時間裏面。秦朗就是這樣的一種人。

沉默了不知道多久,秦朗腦袋裏面一片漿糊,知曉自己暫且沒有理清楚還沒有說服眼前兩位的可能。話還有事情必須繼續下去:“兩位加入的事情暫且不提,可以看看我的運作再進行決定。反正現在的鬧騰會持續一段時間,到時候給兩位一個驚喜也說不準。在此之前,還是希望能夠爲我引薦猴哥。”

他有要找猴哥的理由,不是換個人不能夠做,只是那樣的話需要的時間太長,他等不了那麼久。

一個合適且能夠熟悉網絡文學行業的人顯得尤爲重要。暗地裏面秦朗還有一個想法:把猴哥給拿下來,幫忙運營公司。

不過沒有第一時間給吐露出來。眼前的兩位還算是熟悉的作者都無法給說服,別提把猴哥第一時間給收服,簡單一點的辦法便是先認識猴哥,然後在緩緩圖之。

“我拒絕。”天空神居然不給任何的面子。無任何的猶豫斷言拒絕掉。

“臥槽,你是搞什麼鬼,引薦一下又不會讓你少肉。別說其他的,要是今天你不做,哥哥我都看不起你。”西紅柿立馬就有一種暴走的趨勢。

但是天空神把那些話完全當成耳邊風,坐在沙發上面無任何的表示出現。

秦朗依然知道對方的態度是如何了,或是不想要趟這渾水,以前那些出走的作者最後看在奇點發展情況都是後悔迴歸;又或是他覺得沒有人和的可能性,所以乾脆的拒絕掉。

內心究竟是什麼想法。秦朗不清楚,得到結果的他沒有在房間裏面多做停留,不然還要在房間裏面丟自己面子?

“你剛纔想要幹什麼?”西紅柿很是迷惑。不解的看着自己認識已久的好友。

“沒有爲什麼,我們鬧我們吵都可以,但是做不到像以前那些作者出逃。別忘記,現在終究還是小企鵝一統天下的節奏。只要不是其他的網站有明顯崛起的趨勢,咱們都還是不要輕舉妄動。”

他的判斷合情合理,之前有無數的前輩先烈給他們做出表率。由不得不進行謹慎。

以至於西紅柿自己聽到後,都有點慼慼然的樣子。大神作者看似風光。內心壓力還是很大的,跳槽出去神格隕落的比比皆是,加上他們與對方認識不過一兩天時間,做不到能夠爲義氣義無反顧幫對方的行爲出來。

“該死的,一開始就來拒絕,那以後老子還搞毛了啊。”秦朗回道屬於自己的房間,接二連三的拒絕讓他有些心累。

原以爲還能夠有很大希望的另外一個方案,還是被對方給拒絕掉。

“媽的,沒有實力沒有資金就什麼都幹不成?”秦朗多少有些頹然的坐在光腦前面,整個人都感覺不太好了。

“當然有乾的成的,主人,咱們把你想要的人給綁架過來吧。相信你拿出來的東西一定可以說服對方的,小熊貓相信你。”

”等等,你剛纔說什麼?綁架,那可是犯罪,要是被發現可就…”秦朗顯得顧慮頗多,話語裏面表露出來的意思還是有那麼一些意動。

“怕什麼呀主人,施瓦辛格是你最好的幫手,哨兵是你最好的運輸工具,他們配合起來有誰能夠阻攔你的想法。再說就算那傢伙不同意,還不至於毀屍滅跡,別忘記除開異星球上面使用的潛移默化忠誠藥水外還有其他的立馬見效東西。”

不等秦朗有所迴應,小熊貓直接在光腦上面顯示出來一幅畫面:“實在不行,咱們把他改造成爲機器人,只忠誠於你如何?”

看看上面的畫面,熟悉哨兵的秦朗哪裏還看不出來就在哨兵的後車廂倉庫裏面。

裏面除開有施瓦辛格拿着隨時可以爆人頭的武器頂在一個人的頭上外,還有仔細去看上面那人的模樣。

“我去,猴小強?”秦朗忍不住看着上面的人爆了一句粗口。

尼瑪,你說還沒有經過我的同意就已經完成了所有工作,那還能說不同意的道理?

“當然,主人覺得不行可以選擇進行退貨,保證他今天之後什麼都記不得。”小熊貓奸笑着,十足的流氓混蛋。

真龍遺蹟 帶給秦朗一種錯誤的感覺,該不會小熊貓到異星球上面變壞了吧。地球上面老老實實,可愛的智能程序,怎麼就...

小熊貓好似知道自己主人所想的東西似得,說道:“主人呀,你本來就不是屬於常規來對待的那一類人。有些時候不要太拘泥於自己以前的一些世界觀,要換個角度看待問題。別忘記您真正的身份,可不是生活在地球上面普通的人啊。”

越說秦朗表情越是怪異,話沒有不對的地方,只是小熊貓口中說出來就顯得特別的彆扭。

“這東西你是從哪裏學到的,我去。”秦朗吐槽一把,然後把問題說出來。

“這不是主人要進軍小說行業嘛,我也就幫助主人瞭解一番,一本《超級位面帝國》看後收穫還不少。”隨後可愛的黑白色臉露出高深欠揍的表情,“你要學習的地方還多着呢。”

無力吐槽小熊貓在光腦裏面的裝逼,另外一面的施瓦辛格還有哨兵已經把猴小強同志從外面無掩飾的直接帶到房間裏面來。 嘚瑟的小熊貓那就開始採取直接無視掉的策略,心道不能夠再像之前的勸說西紅柿還有天空神那樣,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實在不行那也不能如小熊貓說的那樣清楚記憶放掉,做點什麼才能夠放走纔好。

他清楚地從小熊貓那邊接收到信息:他是位面商人,已經不是普通人,很多時候並不需要顧忌太多,特殊時期爲了自己的利益必須要用特殊手段。

秦朗已經做好一些準備工作,一份專門去位面平臺購買了的納米機器人,植入到對方的腦袋中,一旦出現背叛思想將會直接腦袋開花;二是一份用於將小說置換成爲圖像資料的設備,相信不用納米機器人,那也能夠成功將對方給說服的。

“你好猴哥,實在是不好意思,因爲一些特別的情況只能採用特殊手段把你給帶過來。”秦朗嘴巴上面不好意思,實際上臉上一點都沒有不好意思的情緒存在,彷彿那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一樣。

給他迴應的猴小強,則是被帶他來的施瓦辛格用武器頂着頭不說,嘴巴上面還被貼上封條,有心想要詢問些什麼,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心裏面秦朗已經對小熊貓的話產生認同。嘴巴上面說沒有任何去做的意思。反倒是對着身邊施瓦辛格做了一個手勢,遞來裝有納米機器人的盒子。

被封上綁着的不光是嘴巴手臂,還有腳。之前用武器頂着腦袋的行爲有些多餘。現在繞是離開施瓦辛格頂着頭,那還是不敢輕舉妄動。

猴哥他怎麼都無法忘記,自己忙碌完一天的工作,帶着創業即將有起色的喜悅,回到家中。拉開舒服脖子的領帶,然後癱軟在沙發上面等待熱水放好泡澡享受。

結果剛剛躺下沒有超過兩分鐘,他聽到門口一聲響動。驚天地泣鬼神。定睛看向自己的家門口,發現的是原本完好的大門。此刻已經出現一個大得出奇的洞,外面的燈光可以照射到家裏面。

硝煙瀰漫的門口,逐漸走出來一個臉帶黑色墨鏡,手上拿着加特林機關槍。嘴巴里面念着“illbeback!”。

“臥槽,州長終結者!!!”已經管不了那麼多的猴哥對着門口出現的情況,從畢業開始走上職業經紀人道路就沒有爆過粗口的他直接爆出一句話。

後面根本就沒有給他詢問還有反應的時間,只覺得自己後腦勺一陣吃痛,隨後意識開始逐漸模糊起來,最後一眼看到的是硝煙散去的家門此刻一個觸目盡心的大洞在那裏。

以上就是在猴哥被綁架之前的情況的自我回憶,接下來對於他遭受的殘忍用慘絕人寰來形容,不爲過。

他的眼睛看向自己邊上綁架了他自己不說,還一直用槍頂着他頭的人。手上不知道怎麼的開始有了變化,變成一個針管慢慢的不知道裝有什麼東西的液體抽出來,然後就那麼一點一點的靠近他。

難道說是毒?不。不行,我不能沾惹上那些東西。該死的,我現在怎麼就動不了了。

針紮了不知道多久,也許是一秒兩秒,又或許是十來分鐘,漫長到猴哥自己都已經不知道了。只能是接受現實。讓對方把充滿危險的東西注入到自己的身體裏面。

施瓦辛格的技術並不算差,可以很快速的將納米機器人給注入到他的身體裏面。隨後開始進行鬆綁。

身體裏面有納米機器人的存在,秦朗可以輕鬆的用威脅手段把對方給掌控在自己的手中,捆綁之類重口味的東西還是不要去用。

“坐,詳細緣由我會一一告訴你。”秦朗自己霸氣坐上沙發位置上面,順着把自己對面的沙發指向給猴哥。

嘗試的運動一下,對自己的身體進行測試,吸取毒份的副作用並沒有顯示出來,甚至於他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比起以前還來要好上不少。

初步可以斷定,給自己注射到身體裏面的東西,並不是毒物。

我是天師 當下眉頭緊皺,猴小強實在想不出來對方把自己叫來有什麼用,顧忌不遠處的施瓦辛格,還有職業經理人的直接,他知道自己只能是順着對方意思纔有活下去的可能。

”你是誰,想要幹什麼?剛纔我給注射的是什麼東西?”

一臉拋出好幾個問題來,迫切地想要知道問題的答案,關乎自己小命的事情由不得他馬虎。

秦朗輕鬆的擺擺手,說道:“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秦朗。是奇點中文網的昨天封殺的作者,今天把你叫來是有些事情想要你幫忙。”

“被奇點中文網的封殺的作者?”猴小強只覺得聽到自己耳朵裏面特別的好笑,隨後回道:“很抱歉,關於網文圈的事情在辭職之後不再去問,我想你找錯人了。另外,你能不能解釋一下剛纔注射的東西?”

“那只是爲了確保你能夠爲我工作特別弄出來的納米機器人而已。你也不要太過於關注,你不對我產生其他想法,對於你的身體將會極有好處,以後活上幾百歲都是沒有問題的。”

心中加上一句:那些都是我從位面平臺簡介上看到的,是不是真的去問商家吧。

隨着他的話出口,猴小強是真真的眉頭擰在一起,還有心中對於眼前人產生出極大的反感情緒。

任誰都不希望自己被一個人給控制,還是強迫性質的控制住。太他喵的操蛋了,他心裏也清楚今天是不可能黯然的離開,要麼聽從對方要麼是來個腦袋開花。

按耐住內心強烈的不爽不安還有其他各種負面情緒,猴小強平靜問道:“秦先生,這樣叫你可以吧?需要我做什麼?我不相信一個奇點網封殺的作者,能夠從那麼老遠的地方把我給綁來,還擁有那麼強大武器。”

臉上已經露出笑容,伸出手朝向不遠處的施瓦辛格,意思還算是明顯。

“當然不會僅僅是一個被封殺的作者咯,至於目的:不過是想要猴哥和我一起征服世界罷了。” 征服世界?

丫的,眼前這傢伙不會是在開愚人節玩笑吧。

強如狂人喬布斯都沒有說過這樣的話,還僅僅是宣告:改變世界。

一上來就宣佈要征服世界,兄弟啊,醒醒吧,這個世界是很現實的。

秦朗早就預料到對方有吐槽還有無奈的反應,準備好的第二件物品就該要上場了。樣式不是特別的完美,相比於納米機器人還是比較入眼的。

內心的吐槽已經達到頂點,要不是有施瓦辛格這個大殺器在,知道自己是逃不出去,指不定現在秦朗就該在某個jc局呆着或者精神病院玩兒我是一個小蘑菇的遊戲。

藥師的寵妃之路 “下面我給大溼胸你演示一下吧,不好意思,實在是忍不住叫起以前的綽號。”秦朗眼睛眯在一起,心情愉悅笑着說道。

猴小強似乎並沒有介意的意思,擺擺手迷惑着看着他,問道:“沒介意,請繼續。”

說完還用眼睛餘光瞟一眼不遠處充當忠實警衛站着的施瓦辛格,論威脅,眼前的人遠不如外觀和州長相差無幾,手中能夠變出東西的怪傢伙相提並論。

暗中一陣暗笑,說笑話,要是沒有施瓦辛格在,你會乖乖的站在這裏聽話?

收斂臉上的笑容。自己坐在光腦面前,快速的進行啓動可以用小說轉換成影像資料的新型神器軟件。

嘴巴上面也沒有忘記關於該軟件的一些介紹,說給猴小強聽:“這款軟件是我特意編寫出來。使用文字就可以轉換成動畫片種類的影像。”

“用於掩飾的關係,你可以隨機進行復制,然後讓其進行轉化成型,相信該軟件不會讓你覺得失望的。”

進行簡單的演示、解說。秦朗沒有在椅子上面多有停留,自己從位置上面站起來進行讓座,猴小強可以充分的進行獨自操作體驗。

趁着猴小強在光腦前面進行體驗時間裏面,秦朗自己坐在沙發上面開始有了一些思考。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猴小強可以聽從自己的安排去收購公司,積累版權和內容。第一步算是能夠走出去。小熊貓那邊的錢…是個問題,卻還不是很大的問題。”

“另外一面,光靠這些東西還不足以形成影響力,更不足以把公司衝向全國乃至於世界。”

“文化從電影方面入手。玩兒一把大的將動畫大電影提上日程。然後是遊戲方面,以前看到的一些小說裏面提到過的第三代互聯社交,讓人去做出來。”

“還有一個,位面平臺。”

隨着思維的發散,秦朗覺得自己已經進入到狀態,可以想到後面更多的發展步驟。可就在要進入到位面平臺階段的時候,被突如其來的動靜,狀態退出來。

回過神來,看到起先還坐在光腦前面的猴小強。已經在沙發上面神色複雜的看着自己:“你給我看的東西,雖然很強大,但還是不能夠說明什麼。我想我能否拒絕?”

“你覺得呢?”秦朗臉上帶着笑意,話語裏面有對方對於拒絕自己的不滿,還有剛纔打擾自己思維的憤怒。

連帶着一直就在光腦後臺關注自己主人動向的小熊貓,開始進行操控。

已經活躍在猴小強體內的納米機器人,瞬間得到指令,要給他一個好看。

身體外部的疼痛需要時間去進行反應。身體內部的疼痛那就是用鑽心來形容都不爲過。一隻手放在胸口,一隻手不斷的抽搐。

整個人都變得不好起來。彷彿自己的身體處在一個被撕裂的邊緣,要是可以有選擇的機會,他想還是乖乖的順從對方的好。

也有點慶幸才一次,而不是一開始就對對方表現出來自己的情緒,要不然….

“呵呵,我知道你心中想着以後找機會把納米機器人給拿出來。我勸你最好不要那麼想,作爲it方面有關的人,也應該清楚納米機器人的技術含量,還有所代表着的什麼。”

“若是不怕再取得過程中來一次腦漿迸裂,隨時可以試試看,放心,那會很爽的。”

秦朗臉上帶着從未有過的殘忍,隨後快速的平復下來,無表情的說道。

可是他所表現出來的東西,足以讓抽搐中的猴小強悔意濃郁。

“差不多把他給放開吧,身體弄壞來,以後還怎麼爲我服務。”秦朗通過空氣介質,直接命令光腦狀態中的小熊貓停止控制納米機器人。

下一秒,猴小強身體重新被他給控制,恢復到最開始的良好狀態。與之前相比起來,身體已經虛弱不堪,廢了好大的時間才恢復過來。

也不着急,等待這對方身體恢復過來能夠重新坐在沙發上面,秦朗才繼續開口:“這張卡里面有五千萬,去收購一家中小型的小說網站。不需要有任何的渠道,擁有內容版權就可以。然後隨時準備,等待我的到來。明白?”

“是,是的老闆。”

通過剛纔的折磨,不光是將納米機器人可以給他帶來的疼痛植入到記憶深處。還將忠誠於秦朗的念頭徹底的融入到他的反應神經。

毫不客氣的說,現在秦朗讓他去跳樓去切腹,他都能夠毫不猶豫的去執行命令。

對此秦朗感覺到的是極爲滿意,等到對方離開房間後,才轉頭過來對着小熊貓說:“繼續開始我們後面的一些商討,把那原本附屬於《星空》的社區進行升級,變成一款全新的移動社交軟件….”

腦袋裏面有想法,還是需要能夠有人和自己進行商量,然後徹底的把事情給確定下來。

離開房間的猴小強,腦袋裏面是一團漿糊。他清楚地記得剛纔所發生的事情,還有剛纔對方所展現出來的東西。

可是他就真的要這樣屈服?

念頭冒出來的瞬間,納米機器人就再一次的啓動過來,深入骨髓的疼痛感傳來。

恰巧有人從身邊走過,注意到他的情況,連忙過來扶着,關切道:“先生,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嗎?”

“不,不用,我自己可以的。”帶着虛弱的喘息聲,猴小強拒絕掉對方能夠提供的幫助。

他明白帶來這種疼痛感的原因是什麼,剛纔自己冒出來的念頭怕就是主要原因,沒有之一。

話費兩三分鐘的時間,纔算是徹底的恢復自己的身體,裝作沒有什麼事情發生過一樣,快速的移動離開酒店。

路過酒店奇點中文網發佈會會場的時候,詫異瞟一眼過後,又加快自己的步伐離開。

就在不遠處,奇點中文網巨大宣傳佈所放的地方,一位編輯組織人手收拾東西,意外的注意到猴小強的方向,喃喃道:“該不會吧,大溼胸來海上了?還是在這酒店?” “主人,其實您應該說對於身邊的所有科技都要進行全面的升級,這樣的話您才能夠在地球上面打下一個超級帝國,來支持後續其他星球開發的進行。”

“否則的話後方沒有穩定的渠道提供,給你帶來的麻煩將會是巨大的。”

“再有,您現在擁有的東西實在是太低太狹小了。”

多數情況,都是小熊貓在長篇大論的述說,秦朗坐在光腦卻前面傾聽。

不知道的人還會認爲小熊貓纔是主人,秦朗是被他用特別的手段收服的小弟,比如說:納米機器人。

事實情況只能說秦朗現在的成長跟不上事情的發展,暫時性的由小熊貓多處處於指導地位,給出意見,採納一否還是得看秦朗自己怎麼去進行。

秦朗也不是不懂小熊貓口中的東西,需要的是有人說出來點醒他,差不多聽到後都能夠明白,領會:“都明白,照着你說的我還是發覺主動的去做,去想,還是跟不上發展的步伐。”

“主人你具體的是指?”小熊貓歪着腦袋,問道。

“位面平臺的位面幣賺取速度,還有現在我地球上面面臨的情況,再有異星球的開發。完全就是一團亂。你說我說的對不對?”秦朗完全把小熊貓放在平等甚至於人類的位置上面,說出來的話極其的乾脆。

小熊貓的程序有些波動,但還是給出來一個答案:“主人。您纔是主導我的人。很多東西,比如說位面平臺,就需要您自己去想自己去開創。不可能什麼事情都有我們來,否則的話您又能夠走到什麼高度?”

籠統的對秦朗狀態進行一個詞語說明,沒主見是最合適的。

“好吧,我想我還是需要一個系統地學習纔可以。不如你給我列舉出來一些資料?”

不懂的就要去學,是秦朗一直都信奉的東西。相對於其他人來說。擁有小熊貓的存在,他還是可以很快就能夠學會的。

“當然。沒有問題。”小熊貓臉上帶着笑意,主人能夠同意那證明主人還是很不錯的,繼而又說道:“主人您也不要太過於失落,想不想要看看現在咱們擁有多少錢錢?”

“你不說我都還忘記。剛纔說話的時候你也在炒股?”

“那可不,我可是主人最厲害的小弟,不然也不能跟着主人混啊。”

小熊貓很是得意,卻沒有忘形,直接在自家主人面前的光腦上面顯示出來自己所賺取到的錢。

三後面無數個零秦朗自己順着一個數字一個數字的數下去,還是小熊貓看不下去沒好氣的加上一句彙報:“主人,不用數了,整整三個億的rmb,存在比較安全的瑞士銀行裏面。”

比較安全的瑞士銀行裏面?被其他的人聽到。還不都得一頭唾沫噴死小熊貓。

可是細細一想還真的就是那麼一回事兒,網絡上面就是神的小熊貓來操控,對別人來說阻礙的東西。對他根本就不是問題。

問題又回來,尼瑪來錢的速度也太快了些吧。差不多就一個上午七八個小時的時間,來了好幾億。

“那要是一天的時間?明天的這個時候呢?”秦朗看着上面的數字不由得開始暢想起來。

“主人喲,不要覺得太驚訝,分析推理得到的結果顯示明天達到十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rmb?”

“是美元,整整一百億rmb。”

“臥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