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怎麼這麼蠢!怎麼會被控制住!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人之常情,人的記憶深處總有讓人想忘而忘不掉的人。」夜若晞莞爾一笑,「我也有。」

女帝玩轉時尚圈 「謝謝……」

落堯知道夜若晞是在安慰自己,因為這滿天滿地的花海都已經消失不見了,如果夜若晞真的被幻境控制住,怎麼可能安然無恙。

只是他們還留在二層,並沒有前往三層。

「看來這二層的幻海花不過是前菜,滄溟灰狼還是有的。」

果不其然,很快十隻滄溟灰狼嗅到了人類的氣息,飛快而至。

不過這十隻有點菜,落堯一個人輕輕鬆鬆就解決了,這才是正常的秘境二層!

隨之白光一閃,他們又到了秘境三層。

從三層到六層出奇的順利,全部都是落堯曾經碰到過的,單憑落堯一人之力,兩人就輕輕鬆鬆地闖到了七層。

而九層之上,落老祖看著在七層的兩人,眸光微閃。

這第七層縱使是他都沒有闖過去。

如果不是這陣盤操控在他自己的手中,他也不能夠在九層過如此愜意的生活。

但是這第七層,他們真的能過去嗎?

白光一閃,夜若晞穩穩地站在第七層。

然而這第七層只有一張桌子,桌子上放了一張紙,一張空白的紙。

除了是石碑上刻著秘境七層的字樣,環顧四周都是很普通的傢具擺設。

空氣中並沒有危險的氣息,也沒有任何提示,究竟要怎麼過這個第七層。

「落堯,你之前來過這裡?」

落堯點點頭,但又有些羞赧的說道,「我雖然來過了,但是我並沒有闖過去,我連落家家規都在這上面寫過了。」

「噗……」夜若晞笑了起來,「虧你想的出來寫落家家規。」

夜若晞隨即落座,看著眼前泛著微黃的紙,思索著連落老祖都過不去的砍,究竟要寫下什麼?

「不過……」落堯繼續道,「如果寫的東西是錯的,這上面的字跡就會消失,我之前寫過之後,便全部消失,我在這裡嘗試了整整十天,最終放棄了。」

「還有這樣的?」

夜若晞有些好奇,提筆在紙上寫下了夜帝二字。

轉瞬間,兩個字漸漸消失,就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還是那張泛黃的紙,沒有一絲一毫被人寫過字的痕迹。

過著,必須寫下這張紙想要你寫下的東西。

夜若晞也不知道寫什麼,便提筆在上面隨便亂寫。

早早、晚晚、闕無……

她把自己來到這裡,親人、朋友敵人的名字都給寫了個遍。

就好像是給自己在這裡的人生做了短暫的梳理一樣。

過往歲月一幕幕重新出現在她的眼前,不管是快樂的、憤怒地,她都清清楚楚的記得。

特別是想到早早和晚晚的時候,心都會疼痛不已。

還有南羽離。

她不記得太多事情,可是兩個孩子和他卻全部記得,而他替她擋去了所有的危險。

而她卻只是一個先天境巔峰,何時她才能夠與他並肩?

寫著寫著,夜若晞潸然淚下,不亞於在幻境中看到外祖父的樣子。

「夜姑娘……」落堯在一旁不知所措,他也是在這裡寫了那麼久,無奈之下才傳送出去的。

可是他們現在如果攻克不了,就沒有辦法上第八層,更加沒有辦法去第九層。

第八層放著所有人長命燈,第九層便是離開這裡的至關之地。

「我沒事,只是有些感傷。」

夜若晞漸漸冷靜了下來,這樣一味地寫下去沒有任何意義。

她起身推開房間的門,詫異地發現竟然並不僅僅是這一扇門。

「以前也這樣?」

落堯點點頭,「是,以前也這樣,不過外面是一個小院落,並無其他。」

說完落堯又有點不確定了,「或許夜姑娘可以去看看。」

畢竟夜若晞在四面都是牆壁的地方都發現了陣眼。

夜若晞點點頭,已經走了出去,確實是一個庭院,雖然有些蕭條,但是卻透露出一絲家的氣息。

很簡單的擺設,卻什麼都有。

一切到了最後,彷彿都會歸於平靜。 突然,夜若晞眸光一閃!

人生下來便是一張白紙,她在上面書寫的再多,書寫的也是自己的人生。

可是塵歸塵土歸土,終有一天,她會回到一張白紙的模樣,再重新來過。

想到這裡,夜若晞立刻返回屋內,看著桌面上的白紙,嘴角微微勾起。

「人生已經開始,誰的人生都不會幹凈如白紙。」

歘!

夜若晞直接將紙撕成粉碎!

落堯蒙了……

夜若晞道是泰然自若,將撕碎的紙重新放在桌上,慢慢拼湊。

而就在她拼湊的時候,那些曾經出現在這張紙上的萬千答案,全都出現在她的眼前。

隨即這張紙化為虛無,就好像從來不曾出現過一樣。

而就在此時,一旁的書架緩緩移開,出現了一道暗門。

落堯驚訝不已,誰會想到,這裡竟然會會出現一道暗門?

夜若晞徑自走了過去,「走吧,上面就是第八層了。」

「怎麼會……」

落堯趕緊跟上。

果然很快他們就看到了秘境八層的字樣。

落老祖也是懵了,他萬萬沒有想到,竟然只是撕碎那張紙。

夜若晞率先走了進去,果然看到了一排排整齊擺放著的長命燈。

所有人的長命燈都亮著。

夜若晞直接將長命燈全都收入炎月,反正放的下,一盞都不留給那落應擎!

再看看不遠處的門,夜若晞嘴角微勾,「上面就是九層了,可能會見到一個糟老頭子,他這麼整我們,你見到他應該做什麼?」

落堯全程都處於懵逼的狀態,傻乎乎的問道,「做什麼?」

「揍他啊!」夜若晞嘆了口氣,「別這麼傻好不好,糟老頭子在一層二層這麼戲耍我們,害得我的寶貝長劍還去捅了荒漠蠻熊的菊花,簡直就是對劍的侮辱,見到那糟老頭子給我狠狠地揍!」

九樓的糟老頭子已經看不到八層發生的事情,因為八層和九層看上去只有一門之隔,但是這扇門並不是誰都能夠開啟的,唯有答對七層的答案,才會順帶開啟九層的門。

而不巧的是就算落應擎手握陣盤直接來過八層,但是他也打不開這通往九層的門。

反倒是夜若晞解決了的七層的問題,也打開了九層的門。

夜若晞也不含糊,對著這扇門就是狠狠一踹!

轟!

門重重地被砸開!

八層和九層之間的這一道千年屏障,就這麼被夜若晞給踹到了粉碎!

九層的落老祖眼角直跳,氣得直跳腳,「你這小丫頭,不能開門嗎?你踹什麼踹?!」

「喲呵!」夜若晞調笑道,「你這糟老頭子知道我們要來,百般阻撓,現在我就踢碎了一道門,你還有意見了?」

「你你你!你個臭丫頭!」落老祖氣得吹鬍子瞪眼的!

「你賠我的門!」

這門被踢碎了,他以後哪裡還能夠住在九層?!

「要門沒有,要錢也沒有!既然你在這裡,那你這裡肯定有陣盤,趕緊讓我出去!」

「你你你個小丫頭!」

「老祖!」落堯從驚駭中清醒過來,直接跪在了地上,「落家第九代旁系弟子落堯,拜見老祖。」

「哼!」落老祖這才緩了口氣,「還是有眼見力的,知道我是落老祖,是不是怕了?趕緊給我……哎喲!」

好好的一把鬍子,被夜若晞直接拽在了手裡!

「哎喲!我的鬍子!」

「我之前應該和你說過吧,讓你趕緊把鬍子剃了,誰讓你不聽話的?你信不信你在老祖老祖的,我把你的鬍子拔光!」

夜若晞想到自己無端被拽進來,就恨不得真的這麼做。

但是心中倒是頗為詫異,這個人竟然是落家老祖。

這一點她倒是真的沒有想到,原本想著會不會是秘境生出的器靈在這裡捉弄他們。

「你這丫頭怎麼這麼粗暴!你就該學學你娘,溫婉善良!」

夜若晞眸光一變,「我娘?你認識我娘?!」

「認識認識,怎麼會不認識,她怎麼說都是我們落家的人。」

落老祖好像很是自豪,再看夜若晞的時候嘴角勾了起來,「是不是被嚇到了,知道了吧?你娘就是落家的人,而你也是落家的人,你這就么拽著我的鬍子,也不怕天打雷劈!」

「劈下來更好,我帶著你一起魂飛魄散。」

然而夜若晞還是鬆開了手,因為落家老祖還不至於騙人。

落老祖鬍子被揪的老痛了。

不停地揉著自己下巴,「你這丫頭下手也太狠了,好歹我也是老祖!」

「我姓夜。」

「你娘這輩子姓落!」

夜若晞決定不和一個老頭子爭辯。

而落堯始終是懵逼的狀態,跪在那裡久久沒有起來。

落老祖揮了揮手,「起來了起來了,跪著幹什麼,老祖我還沒死呢。」

落堯訕訕地站了起來,但是看著落老祖的眼神,依舊尊敬無比。

夜若晞也不含糊,「你說我娘?我娘真的是落家的人,這怎麼可能?」

「怎麼就不可能了?落卿卿,你娘的本名,嫁到縉雲大陸跟你爹過之後,便又失蹤了,而你當然也是我們落家的血脈,否則你真的以為你能夠進來?」

這一問,夜若晞倒是懵了,她原先以為是這老頭子瘋了把她拽進來的。

趕緊她身上也有落家的血脈。

「那我娘她……」

「是落應天的女兒落卿卿,你娘雖然沒有在你身上留下任何訊息,但是什麼事情瞞的過我?」

落堯瘋了,他看著夜若晞,眼神狂熱。

「小小姐!」

天!他這輩子都沒有想過,自己竟然有完成承諾的那一天!

眼前的人不是別人!是他曾經發誓要守護的人!

「等等……」夜若晞搖了搖頭,「我還沒有理清楚,我想靜靜。」

她娘是落卿卿,落卿卿是落應天的女兒,那落應天就是她的外祖父?

這簡直就是一個大寫的懵逼。

落老祖看向落堯,「去八層等著,我和丫頭有話說。」

落堯雖然激動不已,但還是立刻離開了九層。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