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對著索菲啐了一口唾沫,粗聲說道:「呸,MD,裝什麼?你打電話讓老子趕緊來,又直挺挺的躺在這裡,不就是讓老子們干你。」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7 日 0 Comments

隨即他扭過頭看向那十多個小混混,喊道:「你們還愣著做什麼,給老子過來按住她的手腳,等老子爽夠了,你們再來爽。」

劉彪話音一落,那十多個小混混便一撲而上,按住了索菲的手腳,使她不能動彈。

拼了命掙扎都掙扎不了的索菲徹底的慌了,哭著求饒,「不要碰我,我求你們不要碰我,只要你們不碰我,你們要多少錢我都給。」

劉彪等人現在已經是精蟲上腦,她的求饒毫無用處,不管她說給他們多少錢,都沒能說動他們停止侵犯她的身體。

劉彪一臉猥瑣的看著她,「等老子爽夠了,拍你幾張裸|照,不怕你不給錢。」

索菲淺褐色的雙眸中盈滿了淚水,驚慌的搖頭,「不……不要……不要碰我……我求你們……放過我……」

劉彪懶得跟她廢話,猛的一個挺身……

「啊——」

被狠狠貫穿的痛令索菲聲嘶力竭的痛喊了出來,凄慘的哭喊聲劃破了長空。

在她身上馳聘的劉彪一臉的興奮和驚訝。

他沒想到索菲還是處子之身。

這麼個大美女竟然還沒被人開過苞,他是越想越興奮,越想越激動,動作便猛烈了起來。

索菲痛的尖聲哭喊,「啊……不……不……嗚嗚……滾開……禽獸,我不會放過你們,我要殺了你們,滾開……禽獸……」

她滿臉的淚痕,臉色慘白,表情痛苦,頭髮散亂,身體因為身上劉彪毫不溫柔的撞擊,一陣亂顫。

她哭喊著搖頭,聲音都嘶啞了,也沒能讓她身上的劉彪停下來。

被劉彪這個混混佔有了清白之身,索菲生不如死,恨不得將整個世界都毀滅了。

……

劉彪結束后,一起身就有小混混撲上去填補。

一個接一個輪流的補上……

…………

水鷺湖別墅

此時,龍司昊和黎曉曼已經回到別墅了。

小妍妍因為擔心黎曉曼,便沒有睡,一直等在大廳里,見她回來了,小小的她心裡才舒了一口氣。

「媽咪,你總算回來了,你去哪裡了?我和爸比都好擔心你。」 原本坐在大廳豪華沙發上的她見黎曉曼回來,便立即起身小跑向她。

被龍司昊抱著的黎曉曼讓龍司昊放下了她,隨即她走到了小妍妍的身前,垂眸目光溫柔的看著她,語帶一絲歉意,「sorry!是媽咪讓寶貝擔心了,現在媽咪已經沒事了。」

小妍妍咂了咂嘴,小眼眸瞪著她媽咪問:「那媽咪到底去哪了嗎?」

龍司昊走到小妍妍的身前,傾下身,狹眸目光寵溺,「妍妍,你媽咪現在剛回來,需要的是去好好洗個澡然後休息,有什麼問題明天再問好不好?」

小妍妍見她的爸比都發話了,也就沒再問下去了。

她眨巴著小眼眸,聽話的說道:「好吧,我明天再問,媽咪回來了,我也就放心了,媽咪晚安,爸比晚安。」

看著黎曉曼和龍司昊說完,她又笑著看向了隨他們回來的洛瑞,聲音甜糯動聽,「洛叔叔晚安。」

這段時間都是洛瑞親自在接送她去學校,因此她現在和洛瑞的感情非常的好,和洛瑞也越來越親。

「妍妍小不點晚安。」洛瑞見小妍妍給他說晚安,有些受寵若驚,俊眸眯成一條線的看著她,俊臉上浮滿了笑容。

小妍妍看著他們說完,便自己上了樓去。

黎曉曼在小妍妍上樓后,便看向了龍司昊和洛瑞問:「你們是怎麼找到我的?」

洛瑞笑看著黎曉曼,指了指她手裡的手機,「總裁夫人,這當然要多虧你帶著手機了,只要你帶著這個手機,你走到哪,總裁就能找到你。」

話落,洛瑞看向了龍司昊,笑著說道:「總裁,總裁夫人找到了,那我就回去了,不必送了哈。」

看著龍司昊說完,他便轉身離開了。

龍司昊則是在洛瑞離開后,便又彎腰將她一把橫抱了起來,徑直上了三樓他們的卧室。

到了卧室,他也什麼都沒問,先抱著她去了浴室。

洗完澡,他又直接將她抱到了床上。

在他替她擦拭頭髮時,黎曉曼才抬頭看著,目光柔和,唇角帶著笑意,「司昊,謝謝你,每次都能及時找到我。」

每次她遇到意外和危險,他都能及時出現,她真的很感動也很幸福。

剛剛在樹林里的時候,她很害怕,如果他再晚一點出現,她一個人在那麼黑的樹林里,她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龍司昊替她擦乾頭髮后,便在她的身旁坐了下來,狹眸緊緊的看著她,擔憂的問:「曉曉,是誰把你帶去市郊樹林里的?」

黎曉曼目光有些驚訝的看著他,「司昊,你怎麼知道我去市郊是被人帶去的,而不是自己去的?還有,你為什麼沒有給我打電話?」

在她被神秘人帶走的時候,她其實最害怕的是他給她打電話。

在那種時候,如果他給她打電話,她的手機一定會被神秘人給拿走,那樣她就少了一個自救的機會了。

有手機在手,她可以趁神秘人不注意的時候跟他聯繫。

所以她被神秘人用槍指著眉心的時候,她並不希望龍司昊突然打電話過來。

還好的是他一直沒打電話,而她慶幸的是神秘人自以為敲暈她了,就沒有拿走她的手機斷了她的聯繫。

但是他一直沒給她打電話這點,她還是很疑惑的,照理說,她到天黑都沒回來,他一定會擔心她,必定會給她打電話問她在哪裡為什麼沒回來?

龍司昊修長的手指輕捋著她的秀髮,狹眸緊看著她,「曉曉,你不可能無緣無故到天黑都不回來,也不可能不回來也不打個電話,所以你一定是遇到什麼事了。」

黎曉曼抬頭看著睿智無比的龍司昊,眼角眉梢都帶著柔和的笑意,「所以你就利用我的手機定位我的行蹤了?」

龍司昊看著她輕點頭,雖然他俊美的臉上沒有表現出什麼,但是他心裡到現在都還很擔憂,還好他的曉曉平安無事。

「曉曉,知道你去了市郊樹林,我就猜到你一定是被人挾持去的,你一個人不可能去那裡,一開始不給你打電話是怕挾持你的人知道你有手機在,拿走了你的手機,如果是那樣,我要找到你就沒有那麼容易。」

聽完龍司昊所說,黎曉曼的雙眸中涌動著動容的淚光,他們果然是心有靈犀一點通,他們都想到一起去了。

她的老公不止是聰明,而且心思縝密,方方面面都考慮的很周到,最最重要的是他真的很了解她。

只憑她天黑沒回來,他就能猜到她出事了,他真的很聰明,也很細心。

「司昊……」

她低喚一聲,便抱住了他的脖子,抬起下顎,主動湊上雙唇在他的唇上印了一吻,目光柔媚且崇拜的看著他,「你真的好聰明,我好崇拜你。」

「呵呵……」龍司昊勾唇一笑,垂眸目光深情的看著摟著他的脖子,一臉崇拜看著他的黎曉曼,薄唇彎出魅惑的弧度,「女人都喜歡聰明有本事的男人,所以曉曉,我不聰明一點,怎麼讓你這輩子都愛我愛的死心塌地?」

黎曉曼把清麗的臉埋在他的頸間,聞著屬於他的清冽氣息,「老公,我已經愛你愛的死心塌地了,這輩子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離開你了,即使是你趕我我都不會離開你。」

「傻丫頭……」龍司昊笑著輕點了下她挺翹的鼻尖,目光深情寵溺的看著她,「我好不容易才把你追到手,哪捨得趕你?你是我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人,我不會再讓你離開我,也不會離開你。」

話落,他低下頭在她的額頭上溫柔的印了一吻,狹眸緊看著她,「曉曉,快告訴我,今晚究竟是怎麼回事?」

黎曉曼見他問起,看著他蹙眉說道:「是上次我們照婚紗照時,出現在化妝間的那個神秘人,是他威脅我去市郊樹林的,他和……」

她本想說他和索菲是一夥的,今晚的事都是索菲策劃的,但是她深想了下,就沒說。

因為她知道,如果讓他知道事情與索菲有關,他一定不會放過索菲。

她電暈了索菲,她一時半會應該醒不過來,就讓她在那破屋裡睡一晚,受受涼,也算是給她一個懲罰了。

龍司昊見她欲言又止,看著她問:「他和什麼?」 一聽到事情又和神秘人有關,龍司昊就恨不得將那個神秘人碎屍萬段。

他也一直在調查那個神秘人,可是卻一直調查不出他是誰。

他比他想象中要神秘,並且神出鬼沒的。

黎曉曼抬頭看著蹙眉深思的龍司昊,眸光溫柔似水,「司昊,我已經沒事了,不用擔心我,我們現在要做的是儘快查出那個一直潛藏在我們背後的神秘人是誰,除了這件事,我們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做。」

龍司昊斂眸深看著她,目光深情溫柔,「什麼事?」

見他竟然不知道,黎曉曼目光嗔怒的瞪了他一眼,伸手敲了下他的額頭,故作生氣的說道:「司昊,是不是領了證你就不打算跟我舉行婚禮了? 豪門天價前妻 早知道我就跟你先舉行婚禮再領證了。」

龍司昊眸帶笑意的看著故作不悅的她,寬厚的大掌輕捧住了她清麗的小臉,目光深情的看著她,「曉曉,和你舉行婚禮是我這輩子最想和你做的事,從愛上你的那一刻起,這就是我今生最大的願望。」

黎曉曼聽他這樣說,眼眸中盛滿了笑意,「那我們儘快把婚禮辦了好嗎?」

龍司昊垂眸深看著她,溫熱的大掌摩挲著她動人的清麗小臉,幽深的眸底溢滿了對她濃的化不開的深情,薄唇彎起,「曉曉,但是現在還不是舉行婚禮的時候。」

神秘人還沒揪出來,他最害怕的是婚禮上會出什麼意外。

而且他也有這種預感,如果他們現在舉行婚禮,婚禮上一定會有事發生。

他不希望她出任何的事。

黎曉曼早就猜到他會因為擔心她而不會答應和她早點舉行婚禮,所以她才沒有把神秘人威脅她的那些話告訴他。

她知道她如果告訴他,她和他舉行了婚禮就會有危險,他更加不會和她舉行婚禮。

可她真的不想讓他再等下去了,他都已經等了她整整十五年了,他所有的願望她都想替他達成。

她纖細的雙手摟緊了他的脖子,水盈澈亮的眸子柔情似水的看著他,「我不管,我就要儘快和你舉行婚禮,你把日子定下來吧,我們先不告訴任何人,連洛特助都不告訴,到時候給他們一個驚喜。」

龍司昊見她的態度堅決,語氣強硬,狹眸微微眯起幾分,目光深情,彎唇一笑,「曉曉,真這麼想和我舉行婚禮?」

「嗯嗯。」黎曉曼看著他非常認真鄭重的點頭,「很想非常想快想死了,司昊,老公,不管現在是不是時候,我不想再把這件事拖下去了。」

龍司昊修長的五指沒入了她散下的秀髮中,與她額間相抵,目光溫柔寵溺的看著她,彎起了薄唇,「好,既然媳婦兒這麼想和我舉行婚禮,我就如了媳婦兒的願,交給我來安排,我會給媳婦兒一個盛大的婚禮。」

黎曉曼眸光深情的看著他,清麗的臉上帶著幸福的笑容,「老公,我們的婚禮不用太隆重,能和老公舉行婚禮我已經很幸福了。」

「我想盡我所能給媳婦兒最好的。」龍司昊看著她說完,在她的唇上印了一吻。

黎曉曼摟緊了他的脖子,微抬下顎,在他的薄唇退離之際,主動吻上了他。

……

市郊破屋裡的索菲被十多個小混混輪番折磨的暈死了過去。

她醒過來時天已經亮了,折磨了她一夜的那十多個人只剩下兩個人在破屋守著,其他的人已經離開了。

由於被折磨了一整晚,醒來的她只覺身體都快散架了,下身撕裂般的疼痛清清楚楚的告訴她,她被人輪監了,她的清白之身已經沒有了。

此時的她平躺在地上,頭髮凌亂,臉色慘白,下嘴唇因為忍受不了屈辱被咬破出血,血跡已經乾涸,而她一絲不掛的身子上全是青紫的吻痕和咬痕。

她尖銳的指甲深陷入皮肉中,布滿了血絲的眼裡盛滿了濃濃的恨意。

她要殺了昨晚那些侵犯她的畜生,她索菲發誓,一定會殺了他們。

「啊……」

突地,她聲音嘶啞的厲喊一聲,驚了守在破屋外的那兩個小混混。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