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家監護人戚少帥也配合的稱讚,「小溪的表現非常棒。」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溫副官和玄九看看一臉創造了奇迹的少年,再看看他家微笑鼓勵的家長,還能說什麼呢。中二少年就夠讓大家提心弔膽的了,何況他還認真了。哦,他家家長目測永遠不會揍他了。試問,還有什麼是中二少年想干而幹不成的?

你看看,關於神跡之地的謎團,薩瑟蘭家、玄戈衛都踢到了鐵板吧,到了中二少年這裡,認真起來他直接把鐵板踢了。要不是少年創造的奇迹,總會讓大家受到莫大的驚嚇,他們也想給他鼓鼓掌露出個慈愛的笑臉來。這種會引起圍觀群眾身心不適的奇迹,以後還是單獨跟少帥分享吧。

「別想自爆哦,現在自爆,就會真的死哦,頭頂那根管管也救不了你……」

『嘭~』

段小溪話還沒說完,一聲血肉爆破的悶響瞬間傳來。

面對被炸得血糊糊的牢籠,臉有點疼的中二少年:……就是剛剛挽尊想邪魅狷狂一下,為什麼又被啪啪啪打臉。星盜的心理素質是不是太差了一點!

圍觀群眾的心情也是一言難盡。玩脫了吧,少年,讓你哪壺不開提哪壺。夭壽哦,這是把人直接嚇自殺了啊啊啊~

轉身面向另一邊牢籠裡面最後一個星盜,中二少年迅速威脅道:「剛才沒防備才給了他機會,你現在已經成功引起了本少主的注意,自爆是不可能自爆的,沒本少主同意這輩子都不可能自爆。不想變成你同伴剛才的樣子,就老老實實交代,問什麼答什麼,明白嗎?」

情緒有些崩潰,正準備自爆解脫的星盜,被他這麼一通嚇唬,也不敢輕易嘗試兇殘少年說的是真是假,更沒有勇氣面對頭上插根管管的自己。於是活脫脫一隻深陷狼窩的鷓鴣般,蜷縮到了牢籠角落裡。

「你們其實知道,自己和原來的自己不一樣了吧。即使,容貌、身體、記憶、感情似乎都還屬於你們。即使不停的找借口自欺欺人,但一看到同伴的變化,你的反應就說明了一切。」

奧特世界傳 「神跡之地讓你們恢復青春,擺脫衰老與死亡,你們也的確回到了最好的狀態,精力更加旺盛,身體也更加健康,並且,死了也會重生。但是,狂喜過後,你們也漸漸發現,得到這一切的代價,需要你們拿更多的生命換取吧。」

「我聽到血管另一端,傳來的聲音了……」

「啊啊啊啊不要說了不要說了~」

牢籠中響起崩潰的嚎哭。

齊齊一抖的圍觀眾人:……認真起來的中二少年,他又把一個銅皮鐵骨用刑都不怕的星盜,說哭了! 「凱瑟琳那邊,計劃進展很順利。她能剩下的理智恐怕都見底了。」

巫族聖子溪去給大領主斟茶遞水當小僕人了嘛,被扔在甲板上的左右護法,倒也沒閑著。綺麗兒公主殿下拉著娜曼莎娜曼妮繼續商議她們的宮斗劇本,而北斗軍團死忠粉的雷明明,則厚著臉皮跑親衛那邊套近乎求指點去了。當然,也有可能是識趣的退散了。面對公主殿下與她的人生導師那波(凶)瀾(殘)壯(狠)闊(辣)的內心世界,作為一名三觀端正的大好青年,他還是默默走開不打擾了。

公主殿下關於謀朝篡位、嗯,必須是撥亂反正創建和諧宮廷的偉大話題還在繼續,「可惜,萬事俱備,皇太子布蘭德利卻一直反應不大。」

想要主動出擊,打破皇帝陛下與凱瑟琳、布蘭德利之間的微妙平衡,加深凱瑟琳、布蘭德利這對曾經一條船上的兄妹彼此的裂隙,從而製造矛盾弄死凱瑟琳,嫁禍給布蘭德利引得皇室父子猜忌反目……計劃倒是美好的。

開局很順利,綺麗兒拿小命撩撥凱瑟琳,差不多刷爆了她的怒氣值。過程也不出所料,凱瑟琳紅了眼,已經三番四次頂撞布蘭德利了。奈何,快收網了,皇太子布蘭德利的城府和忍耐力卻刷新了綺麗兒對他的認知。布蘭德利並沒有如預期般與情緒失控的凱瑟琳撕破臉,至少表面看來,他依然是個溫柔包容愛護妹妹的好兄長。

拿出掛在脖子上的小水晶瓶子晃了晃,看著裡面還剩下少半瓶猶如銀色流沙般的粉末,綺麗兒不禁思考,要不,乾脆一不做二不休,也弄到布蘭德利身上試試。

猜出她的打算,娜曼莎搖了搖頭,「公主殿下,不要輕舉妄動。現在的情況,是我們低估了布蘭德利。計劃不成,就放棄,耐心等待下一次機會。因為不甘心,沒把握還要冒險,一不小心就會把自己賠進去。」

娜曼妮也望著綺麗兒手裡的小水晶瓶子,勾了勾艷麗的紅唇,「公主殿下,我們翅膀上的鱗粉的確能夠影響一個人的情緒,但是,也不是萬能的。」

蝶翼蟲人雖然脆弱,但它們天然就能迷惑人心的屬性卻不低。雙胞胎姐妹倆作為由無數蝶翼蟲人祭煉而成的蠱,這一屬性,自然完美保留了下來,甚至還進化得青出於藍。

當初紫葵為什麼會突然狂化,背黑鍋的凱瑟琳百思不得其解,至今都沒調查清楚。真相就是,雙胞胎姐妹倆的鱗粉功不可沒。而事後檢測時,只發現了凱瑟琳對紫葵使用精神力藥物傷害的痕迹,謀害同學的帽子,自然死死扣在她的頭上。

不過,鱗粉也確實不是萬能的。紫葵當時是被雙胞胎一步步挑釁氣得情緒失控,鱗粉只是摧垮理智的最後一擊。凱瑟琳如今的情況也差不多,紫葵事件過後,她最在意的名譽和容貌都受到了重創,情緒本來就不穩定。再加上綺麗兒這個罪魁禍首還豁出去了,一而再再而三的作死刺激她,這才使得鱗粉作用在凱瑟琳身上,效果顯著。

相對來說,感情越是敏感細膩的人,越容易被刺激影響。然而,布蘭德利明顯不屬於紫葵和凱瑟琳這一類。野心勃勃不可貌相的皇太子,非常的謹慎而冷靜,誰知道他還有沒有感情這種東西。

先不說綺麗兒如何在完全不被布蘭德利察覺的情況下,將鱗粉用在他身上。即便成功了,面對一個對自己的情緒尚處於絕對掌控中的人,鱗粉又能影響他多少?冒著暴露自己的風險,去算計一個比自己強大的對手,實在得不償失。

「公主殿下請忍耐,目前,還沒到非要鋌而走險的地步。」

「你們放心,我只是有些不甘心,不會亂來的。」

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準備干一票大的,結果對手不入套,感覺就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綺麗兒不免有些沮喪。不過,公主殿下最大的優點之一就是任人唯親、咳,就是聽得進信任的人給予的建議和勸告。知道娜曼莎娜曼妮是為了她的安危,綺麗兒也能控制住自己。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嘛,又不是努力了就一定能成功。運氣這種東西,咳,不提也罷。

然而,事實證明,綺麗兒公主殿下,註定還是一個能幹大事的人。她不要臉不要命的撩撥凱瑟琳,也不全都是無用功。蝴蝶翅膀一扇,影響那是非常大,競賽的時間都給提前了。

因為,終於有人發現,凱瑟琳公主殿下不見了。

一番緊急追查下來,理智已經欠費,大腦估計也快停機的凱瑟琳公主殿下,暗地裡組織了一隊親信,竟然駕駛飛船提前前往了競賽場地。

據說,皇帝陛下的身體狀況實在等不起了,凱瑟琳公主殿下為了危在旦夕的父親,必須儘快找到傳聞中的神跡之地。擔心遭到大家的阻攔,才不得不擅自行動。

凱瑟琳公主殿下的孝心真是感天動地,但是,沒兩天,她所在的飛船就失聯了。

你說這是個什麼事,收到通知的大佬們都挺鬧心。

怎麼說也是個帝國公主,為了星海帝國的臉面,也不能眾目睽睽之下說任由她去死吧。得嘞,眾大佬商量來商量去,在有人提出修改競賽時間和競賽項目的順序時,最終,也點了頭。

競賽時間提前,競賽內容中慣常以熱身和試探彼此為目的的前兩項活動押后,大家直奔主題吧。 人間武庫 反正,最重要的也是去競賽場地實戰嘛,前兩項成績只能算錦上添花。現在除了原有題目,還多了個搜救帝國公主的附加題。

而以上提議之所以推進得如此順利,也是因為凱瑟琳公主殿下的動嚮導致了競賽考題的大面積泄露。此次圈定的實戰場地內,存在一個能夠恢復青春,擺脫衰老與死亡的神跡之地,這對大家的誘惑可不小。

由此可見,綺麗兒公主殿下的確是個干大事的人,就是運氣這種東西,果然不提也罷。

一接到皇室通知,發現帶領皇家衛隊參與競賽並搜救失聯的凱瑟琳這樣的重任,天上掉鐵餅沉甸甸砸到了自己頭上,綺麗兒整個人都不好了。

去你麻痹的皇室榮譽,去你麻痹的皇帝看重,去你麻痹的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綺麗兒公主殿下提起裙擺就一路嚶嚶嚶直奔北斗軍團主艦求活路了。

https://ptt9.com/98965/ 「少主,您一定要救我啊!憑什麼讓我領隊,皇家衛隊裡面有多少人是布蘭德利安插的,估計連皇帝那個老糊塗自己都數不清楚。這一去,本公主不就凶多吉少了嗎~」

「肯定都是布蘭德利算計好的。沒有他推波助瀾打掩護,凱瑟琳那麼大個人,能說不見就不見了嗎,還能悄無聲息調動一艘飛船帶著那麼多隨從?」

「這下好了,凱瑟琳失聯,總得有個皇室成員站出來主持大局,他一個普通人又不能參加競賽,本公主就理所當然落進了套子里。凱瑟琳說不定已經讓他弄死了。下一個就是本公主,他肯定察覺到了本公主最近的動靜,所以,這是要完成雙殺的節奏啊啊啊!」

「哦哦還不止,凱瑟琳若是死了,剩下的人手就都捏在了布蘭德利手裡,皇帝那個老糊塗想續命估計懸了。而本公主若是也死在了這回的任務里,那也是死的光榮,那也是因為凱瑟琳的任性妄為以及競賽的規定,和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面對一腦補就停不下來,細思恐極的綺麗兒,同樣要參賽的中二少年,這會兒已經開始收拾東西摩拳擦掌了。一想到要跟戚宿爸爸並肩作戰縱橫賽場,畫面太美,就連哭訴起來沒完沒了的小白花綺麗兒,似乎也沒那麼想扎小草人了。

「讓娜曼莎跟著你就是了,再不閉嘴,你就只能孤身上路了。」

一秒收聲止淚的綺麗兒,嗓音都透著甜,「謝謝少主,有娜曼莎在,瞬間就感覺安心了呢。」就是孤身上路什麼的,聽著怪怪的,求不提~

娜曼莎可以蝶化,變成一串蝴蝶跟著綺麗兒,不會引人注意又能暗中保護,可以說是張很不錯的保命底牌。並且她與娜曼妮還有心靈感應,綺麗兒若是出事也能迅速傳遞消息。更何況之前還給了綺麗兒一個替身娃娃。

如果這樣,綺麗兒公主殿下的小命還能交代了,小溪少主也只能遺憾表示,這倒霉催的右護法真是命不好。畢竟,少主接下來很忙,貌似顧不上她。

在發現神跡之地的秘密后,不做點什麼,真是對不起那麼多人的陰謀算計。就像元帥說的,敢拖他們北斗軍團下水,拿他們當墊腳石,就算那秘境真的能續命,也要看看能給他們續幾回。

等他跟戚宿爸爸過去現場勘察一下,若是真如他所猜測的那樣,呵呵,分分鐘,一個驚天大計劃就能誕生了。

嗯,他也是才發現╮(╯▽╰)╭當一個邪魅狷狂的幕後大反派,也是很帶感的。

干成了這一票,他和戚宿爸爸一定能給元帥一個大大的驚喜! 十六艘繪製著不同徽章的戰艦,在威戈哈爾克上空集結完畢。

七艘深藍色的戰艦屬於星域聯盟,七艘黑色的戰艦屬於星海帝國,而處於兩個龐然大物夾角中的荒星域,也憑藉地利優勢,擁有兩艘灰色的戰艦。

當然,顏色只能表明出處,並不能以此來區分敵我陣營。每艘戰艦的徽章不同,所代表的利益立場也各不相同。競賽一開始,同一個色系的戰艦最先干在一起的情況,也不少見。

接受完大佬們的檢閱,各參賽隊伍的最高指揮官開始率眾登上戰艦。

段小溪跟在自家監護人身邊,充滿鬥志的小公雞、小螃蟹、咳,總之昂首挺胸征服星辰大海之魂熊熊燃燒,很有氣勢的踏入了繪製著七明兩暗星辰徽章的北斗軍團戰艦內。還別說,在一眾黑色的作戰軍裝中,一身黑底紅紋長袍的巫族聖子,辣是相當引人注目。

面對其他大佬們投來的各色目光,戚北斗戚元帥能告訴他們,他家小兒子這是中二晚期沉迷角色扮演不能自拔嗎?必須不能。所以,戚元帥只能強行裝X,一臉高深莫測的來了句,「你們對巫的力量果然一無所知。」至於這句話要怎麼理解,隨他們自己腦補吧。

同樣風格與眾不同的還有綺麗兒公主殿下,那繁複華麗的蕾絲長裙,也是十分吸引眼球。站在人群中,一眼就能讓大家發現她。

登陸的過程中,段小溪果然也注意到了他那不正規組織中的右護法,哦右護法身邊,還站著左護法。這是什麼情況,此行危險重重,左右護法決定一起上路,做護法的,最重要就是整整齊齊?

若是綺麗兒此時知道沒心沒肺的中二少年又想到了關於她上路的話題,估計得氣死。

本來以為能夠以皇室公主的身份,跟著大佬們,一起舒舒服服安安全全的收看競賽直播。哪知道飛來橫禍,被趕鴨子上架不得不成為了參賽一員。綺麗兒公主殿下心裡苦啊,身邊能信任的人還少,這種情況下,正好雷明明又對競賽十分嚮往,左右護法就這麼一拍即合。本著幫手能多一個是一個的原則,綺麗兒就憑身份為雷明明爭取到了一個隨行名額。

登陸完畢,蓄勢待發的十六艘戰艦齊齊轟鳴,猶如猛獸即將出籠的咆哮。

隨著大佬們按下賽事主腦的指示鍵,荒星域競賽也正式拉開了帷幕。

前往競賽場地的行進路線一共八條,並劃分為三個階段。也就是說,每艘戰艦每個階段的路線都不同,遇到的競爭對手自然也不相同。是戰是和,是輸是贏,是領先還是落後,就全看自己的本事和運氣了。

本事先不提,就運氣方面,每艘戰艦的路線,都是主腦隨機分配組合,然後由大佬們親手抽籤決定的。想也知道嘛,戚北斗戚元帥最近的運氣,簡直要逆天。

所以,參賽戰艦尚且只接收到了自己第一階段的路線安排,抽籤的大佬們,卻已經了解全部的內容了。

北斗軍團第一階段是六號路線,第二階段是六號路線,第三階段是六號路線。特么的就是一條省心省力的捷徑啊,而六號路線上的對手,還特么成功繞開了全部主力戰艦!如此不科學的作弊式分配也能抽中,其他大佬們當場就感覺被糊了一臉六六六。

這不是明擺著,只要第六號路線本身不出重大意外,北斗軍團妥妥第一個到達競賽場地,然後搶佔先機,熟悉場地,以逸待勞嗎?!

奈何,自己手氣比不過獨得幸運之神恩寵的戚北斗,能怎麼辦呢。大佬們表面不動如山,內里默默咽下一口老血。也只能安慰自己,沒關係沒關係,到了賽場才是真正的考驗。一開始就出風頭,最大的可能就是引來群起而攻之。笑得早有什麼用,能笑到最後的那個,才是贏家嘛~

十六艘戰艦起航,兩兩一條路線。北斗軍團的第一個競爭對手——由星海帝國皇室帶領的各階層勛貴們組成的雜牌軍戰艦。

具體來說,這就是一艘人員結構複雜良莠不齊,能當軍師的從來不會心往一處使,能當將領的也往往喜歡單打獨鬥,一攤上事大家就一鬨而散,誰也不擔責任……導致名次常年倒數墊底,為了臉面又不得不強行湊數占名額的醬油隊。

攤上這麼個對手,想打都打不起來。

果然,一出發,北斗軍團戰艦就收到了皇室戰艦發來的友好求和。

不用打,抓緊時間趕路就好。

好吧,這一屆打著皇室名義的參賽隊,還是有不小的改變。皇帝陛下為了能續命,拉攏了不少能力不弱的勛貴,比如庫圖姆所在的柏德溫伯爵家。這回可不是放他們組團刷資歷走過場的,在皇帝陛下許諾的重賞以及神跡之地本身的誘、惑下,嗯,如今又多了個搜救凱瑟琳公主殿下的榮譽任務,目前來看,大家還是維持住了基本的和諧。

環視了眾人一圈,作為競賽名義上的領隊,實際上的擺設吉祥物,還是一不小心就得沒命的那種,綺麗兒公主殿下也懶得留下來與眾人進行所謂的共商大計。

帶著自己的親信,公主殿下這會兒也不柔柔弱弱小白花了,揚著下巴,以目光所及全是傻X的中二少年同款表情離場。萬一倒霉催的出了意外,那她也必須死得有尊嚴嘛,呸,沒有萬一,她要去卧室養足精神,找到機會就跑路去投奔北斗軍團。

六號路線第一階段相遇的兩艘戰艦和平共處,並且沿途也是風平浪靜,某些路線卻是一離開威戈哈爾克領空,就戰況激烈了。

例如,二號路線。

競賽一開場,兩支同出自荒星域的灰色戰艦就被命運的抽籤安排在了一起。合作是不可能合作的,實力最強的薩瑟蘭家想做荒星域的地下之王,其他稍遜一籌的勢力則聯合起來,不肯放任他們繼續做大。薩瑟蘭家的戰艦,與其他勢力聯合的戰艦,但凡遇上,必定是場一山不容二虎的廝殺。

又例如,一號路線與七號路線。

星域聯盟的主力軍團,與星海帝國的王牌軍團撞在了一起,針尖對麥芒,那必須先干一架,煞煞對手的威風。

還有行程不太平,遭遇意外的,例如第四號路線。

兩艘同出自聯盟的戰艦相互達成了友好合作的意向,上天就善解人意的將一致對外團結互助的機會送到了他們身邊。一群遷徙的有翼獸出來怒刷了一波存在感。

待到三號、五號、六號、八號路線的戰艦先後開啟了第二階段航程,看到自己接下來的路線和對手,各戰艦重新開始規劃戰略方針,倒不再只顧眼前的對手,往死里打了。

北斗軍團戰艦繼續前進在六號路線上,由於不需要切換路線浪費多餘的時間,所以暫時走在了最前面,競爭對手還在趕來的路上。

不過每條路線上都存在路障,也是為了起到拉近雙方戰艦距離的作用。領先的戰艦,遇上路障,若還準備前行,那就只能獨自解決問題。

北斗軍團現在面對的,便是一片剛好堵住前進方向的戰艦殘骸。按照競賽路線規定的範圍,繞彎是繞不過去的,再看看本輪的對手,不趕時間不著急的戚少帥,自然選擇了最簡單的炮火轟擊。

戰艦控制室里,作為老纏粉的段小溪,星星眼望著自家監護人,創作靈感猶如奔騰的草泥馬紛至沓來。一聲令下,檣櫓灰飛煙滅什麼的,披荊斬棘,開創千秋霸業什麼的,他很快就能給戚宿爸爸譜寫一首霸氣側漏的情詩了。表白從來沒輸過,就是這麼優秀~

清除障礙進行到尾聲,另一艘來自星域聯盟的深藍色戰艦終於趕了過來,倒是撿了個現成的便宜。

也不曉得是不是眼前的好運給了他們勇氣,這艘聯盟戰艦當機立斷加速沖向了路障,企圖直接撞開那最後一點攔路殘骸,後來居上搶到北斗軍團前面去,留給對手一個嘲諷的背影。

畢竟,但凡涉及到各方利益牽扯,就不免出現關係戶嘛。比如說,屢屢在競賽中打醬油,頂著星海帝國皇室名頭的戰艦。又比如,眼前這艘來自星域聯盟的少爺團戰艦。

年輕人嘛,難免胸懷大志、豪氣干雲。就是大概,對自家戰艦的實力,存在什麼誤解。同樣都是墊底的弱雞隊,他們就敢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

通過監控屏,目睹這樣的操作走位,中二少年都驚呆了。

本來,在發現這艘戰艦過來的時候,或者說,在發現聯盟少爺團是這一輪的對手后,段小溪就開始翻黑色小本本了,在地下城圍追堵截害得他掉馬甲的賬,還沒算呢。只不過,他們北斗軍團可是正規又正經的王牌軍團啊,即便他正謀划著成為一個邪魅狷狂的大反派,也不好在競賽直播中,明目張胆的扮演他心心念念的海盜船,對目標為所欲為。

但是,這一刻,中二少年激動握拳,「戚宿爸爸你看你看,是對方肉票先動手的!」 按照以往的慣例,像這種塞滿了關係戶的弱雞隊,只要自己安靜如雞,大家通常都是睜隻眼閉隻眼由著他們一路打醬油。反正,有沒有他們,都不會影響賽事的進程和結果。

然而,北斗軍團遇上的這支來自聯盟的弱雞隊,與過去的風格,明顯不一樣。

這一屆的少爺團,他們有想法有魄力,他們要奮發圖強,他們要洗刷這艘繪製著聯盟九葉花徽章的戰艦,在此之前留下的恥辱。

因此,戰艦一起航,有勇有謀的少爺團就發動了他們密謀已久的軍事嘩、變,成功拿下了他們的最高指揮官,奪得了整艘戰艦的控制權。

而在第一階段的行程中,作為他們對手的來自帝國的戰艦按慣例並沒有攻擊他們,也給他們留下了清理戰艦的充足時間。這樣的順風順水,自然助漲了各位少爺們的意氣風發。

於是,在第二階段,發現他們的對手換成了帝國的王牌戰隊之一的北斗軍團,少爺們也沒有一個認慫的,卯足了勁兒駕駛戰艦加速追擊,準備追上了就正面懟一波。

多好的展示自己的機會啊,他們都是接受過高等教育和訓練栽培的,自認頭腦和戰力哪一樣都不輸於人,憑什麼讓他們在競賽里裝小透明被人嘲笑。他們要在此戰中打出自己的膽識和威名,告訴大眾,他們與過去那些弱雞不一樣!

有了這樣強大的精神建設,令中二少年驚呆了的劇情就理所當然的上演了嘛。

眼見北斗軍團要清除完路障了,壯懷激烈的少爺團二話不說就準備橫衝直撞過去,先給對手一個下馬威再說。

然後,他們就如願以償的拉穩了北斗軍團戰艦的火力。

以為接下來就是熱血沸騰的炫技與火力對轟了嗎,現實很殘酷。他們的對手似乎並不打算留點時間讓少爺團們展示下他們一往無前的風采,再秀一波如教科書般標準的戰艦駕駛操作。當一方的速度、反應、控制、洞察力等一系列戰鬥數值都碾壓另一方的時候,這艘深藍色九葉花徽章的戰艦,幾乎就只剩下被釘在原地被動挨打。

死死盯住監控屏,一上來就□□懵了的少爺團們,看著接連亮起紅燈的動力、能源系統,頭皮都發麻了。

「嘭~」

戰艦又是一下明顯的顫動,六套動力裝置,又一個亮起了紅燈。對方戰艦精準有效的打擊率,高得有些嚇人。

擔任團隊最高指揮官的青年,身上的軍裝都要被汗水浸透了。怎麼也想不明白,他們的對手是如何將同級別的一艘重型戰艦,操縱出幽靈船的既視感的。輕盈、飄忽、迅捷,似乎絲毫不受他們火力還擊的影響,似乎能夠出現在任何他想到達的位置,然後瞄準對手的弱點,給予一記重創。

好吧,北斗軍團的戰艦這會兒確實已經消除了對方火力還擊的威脅。被一連串不給喘息機會的攻擊打得慌了神的少爺團們,大概還沒意識到,他們此時能組織起來的有效抵抗,已經微乎及微了。

「萊蕾你在幹什麼,右側的炮火攻擊,為什麼一點反應都沒有!」

「艾布納,讓我們的戰艦動起來,還愣著幹什麼~」

「快點動起來啊,我們能撐住,你的手抖什麼!」

相比九葉花戰艦控制室內人仰馬翻的嘶吼咆哮,北斗軍團的控制室內沉默無聲,只有一條條指令有條不紊的執行中。

「嘭嘭嘭~」

接連三下炮火重擊,九葉花戰艦又是一陣顫動。

不過這回的攻擊全部落在了戰艦側翼,最重要的動力、能源裝置沒有再進一步遭到打擊。正在少爺團們忍不住為這虛驚一場鬆口氣的檔口,北斗軍團的戰艦直接撞擊上了九葉花戰艦被轟擊過後的側翼。

一瞬間,巨大的衝擊力將戰艦攔腰撕開了口子。這要是換成活物,大概就是被猙獰的凶獸活撕開軀體,鮮血淋漓的場面了。

北斗軍團戰艦的撞擊簡單粗暴,但在摧毀對手戰艦的效率上,那是杠杠的。

而無論如何也沒想到,對方竟然招呼不打一聲,摧枯拉朽將他們的戰艦干到報廢的少爺團,依然沒有意識到嚴重性,此時出現在腦海中更多的問題是——那他們接下來,該怎麼參賽?!

不死心的幾個成員,當即號召大家換上機甲出去繼續約戰。

眾人想想也是,輸人不輸陣,戰艦沒了,他們還可以用機甲戰鬥啊!

片刻后,北斗軍團戰艦的監控屏中,就顯示出一支機甲戰隊飛出了殘破的戰艦,並向他們的最高指揮官戚宿戚少帥發起了來勢洶洶的挑戰邀請。少爺們表示不服,單挑還是群毆,劃下道來。

之前就說了嘛,除了自家病得不輕的中二少年,戚少帥對於其他病患,向來都是秋風掃落葉般的冷酷無情。所以,包裹在潔白手套中的雙手,毫不遲疑的敲擊下控制按鈕。

下一秒,一道粒子光束至北斗軍團戰艦中發出。

蹦躂最歡的兩架機甲,首當其衝的那架,連人帶機甲一起化為了渣渣,另一架受到波及的被擊飛,卡進了戰艦開裂的縫隙內,生死不知。

「解除全部武器,進入逃生艙,或者,攻擊繼續。」

驚變突生,此時機甲內,每張臉都只剩下不敢置信的呆愣。

通過機甲傳遞到他們耳中的那個聲音,好些個人還在之前的幾場宴會中聽到過。只不過,那時候的戚宿戚少帥,給人的印象,用大眾點評來說,就是優雅完美,待人接物情商手腕都無懈可擊,舉手投足都能令人面紅耳赤腿發軟的男神。而現在,男神換了張殺神的面孔,聲音還是那般的風輕雲淡,聽著同樣讓人腿發軟,可惜,是心驚膽戰的那一款。

「巴德少爺!」

震驚過後,某些跟班和打手總算反應過來,輪到他們出場亮相併喊出自己的台詞了。

「我們巴德少爺喊總統姨父,總統不會……」

「還有我們家的五少爺,我們是……」

粒子光束一閃一閃,完全不聽廢話的戚少帥,盒飯發得格外乾脆大方。

短短數秒,數十個送人頭的走了一波,若是還意識不到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且對方殺人不眨眼報身份報親戚也沒有卵用的話,這幫少爺團的腦子大概就真的沒藥醫了。

當生命受到威脅,直面對手的染血屠刀時,大部分人都清醒了過來。終於發現,賽場如戰場,以前讓他們打醬油的待遇,不是對他們視而不見的嘲諷,那是妥妥的優待。

「解除全部武器,進入逃生艙,或者,全部留下。」

察覺到對面戰艦的粒子炮發射口開始運轉,終於有人崩潰的駕駛機甲轉身跑回了戰艦。麻蛋,他要回家,外面的世界真的好闊怕。等他活著回去后,一定要按著姐姐和媽媽的肩膀搖一搖,快醒醒,戚宿就是個貨真價實的冷血殺神啊啊啊~

而恐懼這種情緒,一旦決堤,剩下的人也沒有了抵抗的勇氣。紛紛回到戰艦,走出機甲,放下全部武器,排著隊一個個老老實實走進戰艦配備的集體逃生艙。

至此,北斗軍團戰艦完成了競賽首殺,拔得頭籌。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