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前腳走,後腳眾人就將那商人釋放,對他進行耳提面命的教育。

haohaoxue 2022 年 4 月 14 日 0 Comments

不知道背後發生的事,諾因領着雷奇穿過兩條大街,來到他的第一個目的地——財務部。

「吉西安在不在?」

諾因四格一踏跑上台階,闖進建築物,劈頭喊道。

門口的事務員和眾官僚都嚇了大跳,好半晌才會意他喊的是「吉西安在不在」而非「把錢交出來」,全米亞古說話走路這麼氣勢洶洶的只有一個人。

「部…部長不在。」事務員小姐驚魂未定地回答。

「真的不在?」諾因眯起眼,走到她面前,雙手按桌,一字一字道,「老實說,凱曼商會的總部是不是在這裏?敢撒謊,我把你丟到牢裏去!」

事務員被他嚇得張口結舌,瑟瑟發抖,只差沒說出「我什麼也不知道,別殺我!家裏的金庫號碼只有我爸知道,你問我也沒用」之類小肉票的常用語。

諾因蹙起柳眉,戳戳她的額頭:「說話呀!啞啦!」

「你再這麼搞下去,她真的會被你嚇成啞巴。」

隨着冷靜的嗓音出現的是一名身穿卡薩蘭米色文官服的年輕女性,手裏抱着一疊帳本,削薄的短髮下是張充滿幹練氣息的端秀容顏。她身後跟着一群財務部官員,正畢恭畢敬地彎腰行禮。

「我是副部長海德希爾,也是吉西安大人的秘書。」女性主動自我介紹。

「我知道!」諾因大喊。海德希爾翹起唇角:「哦?真意外,我還以為您除了莉莉安娜殿下,對任何女性都是不放在眼裏的呢。」

「少廢話!吉西安在哪裏?」

「不知道。」

「為什麼不知道!你不是他的秘書嗎!」

「您還是他的主君哩。」

「……」

海德希爾用摸小狗的輕柔動作揮揮手:「我確定的,只有凱曼商會的總部絕不是在這裏,您找錯地方了,殿下。」諾因強忍怒氣,問道:「地下呢?」

「這裏的地表全部用青晶石組成。」

「?」

「青晶石是大陸最堅硬也最貴重的石材,平價每丈三金幣二十二銀幣五銅幣,建造一間辦公室需要的空間約五丈六寸,估且不論施工費,開挖這樣一塊地方所需破壞的青晶石總計十六金幣三銀幣四十五銅幣,租一輛施工車的費用是……」

「我走了。」諾因幾乎是落荒而逃地奔出財務部,因而沒看到海德希爾奸笑的嘴臉,他深深奇怪:吉西安是打哪兒找來這樣一個跟他一模一樣的市儈女人?

「嗯…可以便宜建造地下室的地面……」諾因站在十字路口冥思苦想,半晌擊了下掌,「對了!」

第二個目的地,軍營。

還沒走到校場,一股混合著汗味、動物體臭、鋼鐵和蠟油味道的氣息就撲面而來。遠遠可看見訓練的人分成兩批,左邊士兵,右邊法師,因此左邊的場地當然大得多。除了列成方隊,打着赤搏,跟着士官做正規訓練的普通步兵,更多的是揮汗如雨,認真鍛煉的重武裝槍兵,手持鳶盾的劍士,拿着塔盾和板斧的斧步兵,以及騎着快馬,輪流射箭的弓騎兵,他們和精兵團的魔法戰士是西境最出名的兩大特色兵種。

「諾因哥哥!」

年輕的城主剛踏進場地,一個黑褐色長發的少女就眼尖地瞄到,從劍士的隊伍里飛奔出來,投進…不,應該說試圖投進他的懷抱。

一隻巨掌抓住少女的后領,把她嬌小的身子提到半空,接着是雷鳴般的粗厚聲音:「露蒂絲一等兵!訓練當中,你想去哪兒?」

「我…我……」露蒂絲偷瞄巨掌的主人,小聲道,「我想上廁所。」

「我不是馬桶。」諾因冷冷地道,用下巴示意那士兵將露蒂絲拎回去,充耳不聞她哭天搶地的哀嚎,轉身走向另一邊的場地。

為了防止被流箭射到,也為了避免士兵受華麗的魔法影響怠惰訓練,法師們在兩地的交界設了結界,當然這對諾因完全不是問題,叫魔封劍一個封魔術一施,就輕輕鬆鬆穿了過來。

剛穿過結界,諾因只覺眼前一黑,頓了頓才看清是只土傀儡。(註:就是巨大的土人,也叫地元素,只有地系傀儡師可以做出。)

「鋼甲巨人13號,上!今天一定要打敗那隻臭熊!」

熊?諾因納悶地挪開一步,果然看見一隻十分巨大的棕熊,不,確切的說是棕熊形狀的水傀儡,證據是世上絕沒有藍色的熊。

站在土人和水熊當中的是兩個身穿高段魔法袍的女郎,袍色和各自的傀儡顏色相同。其他法師和精兵團團員端著飯盒圍坐在兩人周遭,神態悠閑。

黃袍女郎一聲嬌喝,土傀儡就登登登衝上前,露出黑髮青年的身影。

眾人都吃了一驚,這還是頭一次,諾因在他的閱讀時間出現在軍營,因此,當土人衝來時,水傀儡沒有反應地被穿了過去,眼看土人就要衝向藍袍女郎,救援及時趕到。

「凍波!」

凍白的霧氣瞬間將兩尊傀儡凍成冰雕,一個迅捷的身影飛撲過來,手中的流星錘化為電光重重砸在冰雕中央,碎冰爆射。另一個高大的身影抱開發呆的藍袍女郎,雖然他的本意是不讓她被倒下的傀儡壓扁。

「太危險了!殿下!」

施放凍波並使用流星錘的人發出的竟是嬌嫩的女性嗓音,她是個身材嬌小的少女,有着米色的微曲長發和晶綠色的眸子,穿着精兵團白底紅邊的制服,頭戴高級軍官的水手帽,那個正放下藍袍女郎的青年也和她相同打扮。

黃袍女郎這才發現身後的黑髮青年,訝道:「耶——殿下,真是稀客!」

諾因專註盯着滿地冰屑,問道:「你——可以做出一隻土撥鼠嗎?」

呃,殿下專程來這裏就是為了索要一隻土撥鼠?眾人錯愕萬分,面面相覷。黃袍女郎興奮地舉高手:「可以可以!別說一隻,三隻也沒問題!」

「好,就做三隻出來,把這裏的地掘開。」

「是!」

「等等!」青年的制止湮沒在一群爭先恐後的嬌嗓下:「殿下,我也可以幫忙!」

「對對!我用火球把土炸飛!」

「我用冰刃鏟!」

「我用雷劈!」……

更過份的是幫男人也眼冒紅心地瞎起鬨:「殿下!我們用鏟子幫您挖!」

諾因滿意地聽着眾人熱情的叫囂,心道:吉西安,看你往哪兒跑!

轟!一隻流星錘猛擊地面,砸出大坑和巨響,也喚回眾人的神智。

「殿下,你到底在搞什麼!」水手帽少女怒道,「幹嘛要挖開這裏的地?」

「我找吉西安……」諾因突然閉上嘴,若有所思地盯着她手裏的東西。

法師長大人在這下面?眾人俯視腳下,啞然失聲。

「沙里西恩,你們每天都這麼吵嗎?」

精兵團團長呆了呆,點點頭。諾因轉向精兵團的另一名高級軍官:「你每天都用那玩意兒砸地,悠梨?」

水手帽少女咬牙道:「沒錯!雖然我更想用它砸開你的腦袋瞧瞧裏頭都塞了些什麼!」怎麼老是做出這種毫無常識的行為!

「那就不可能了。走吧,雷奇。」那傢伙不會住在這種有隨時坍方危險的鬼地方。

眾人目送黑髮青年的背影,生出相同的困惑:他到底是來幹嘛的?

這時,一個溫雅柔和的女聲響起:「咦,那不是殿下嗎?」

「愛倫。」沙里西恩和悠梨轉過頭,喊出同僚的名字。

站在他們身後的女性約莫二十上下,有一張書卷氣的白凈鵝蛋臉,懷裏抱着兩本厚書,襯托得她的氣質更為文雅,與那身軍官服和背後寒光爍爍的巨大斬矛形成極度的落差。

「難怪我在圖書館里不見他人,原來跑來這兒了,是什麼事呢?」

「天曉得!」

異口同聲的回答吐出不亞於愛倫的困惑。

。 艾倫心中有了不詳的預感,而他的預感也隨著地精傑克的回歸,化做了現實。

「你那個部落,在近一個月前,便被狗頭人帶著隊伍給攻破了。」

傑克眼神中露出惋惜,跟艾倫說出這個消息時,還想著說什麼話安慰一下對方,但是向來不善於安慰旁人的他,實在沒想出什麼好話來,只得黯然作罷。畢竟是同族,在綠野部落舊址上看到生靈塗炭的景象,他也還是為這些在荒野上掙扎的族人們感到心傷的。

「那我的族人呢?」

艾倫眼神暗淡,不過還是抬頭帶著幾分期待繼續追問了一句。

「在你們的寨子里,我倒是發現了有熊地精近期生活過的痕迹,不過後來我找了一圈,還是沒有發現他們的存在,說不定是他們提前發現了我,躲在暗處悄悄觀察我呢。」

傑克其實對自己隱藏身形的技術充滿信心的,不過想著能讓艾倫這個同族多幾分希望,也言不由衷地說了些他看來希望渺茫的痕迹。

「哦。」

艾倫這才長鬆口氣,熊地精遇到危險時、戰事失利時會做出什麼動作,艾倫那可是清楚的很,狗頭人再是強大怕也是不可能將綠野部落的所有族人給一剿而光的。雖然他也同樣擔心可能被狗頭人掠走的族人,不過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他也沒有什麼可以後悔的。

說起來,這一切也是艾倫他自己咎由自取,既然招惹了狗頭人,還帶著族中精壯外出給人類商隊做保鏢,部族被對方給盯上也是應有的道理。

「那現在怎麼辦?你們還回去嗎?」

傑克搖搖頭,甩去腦海中無謂的同情心,此時更關心艾倫還會不會遵守約定,將剩下的金幣給予自己。他可不希望辛勞一個月,到頭來就賺幾點定金,然後被對方給拋棄了。

「回去,必須回去!!」

艾倫眼神堅定,斬釘截鐵地做出答覆。

「咱們綠野部落的人可還沒有死絕,早晚總會找狗頭人給咱們的族人報這一仇!!」

其實艾倫心中也是憂憤,此時回去綠湖,別的不說光是如何帶著這麼臃腫的一支隊伍,穿過前方攔路的狗頭人地盤,便是一個極大的問題。更別說回去之後,這狗頭人早晚還是會發現他們的存在,除非艾倫他們放棄綠湖這片更富庶的地盤,回到他們原本的舊地中,否則與狗頭人之間的摩擦仍將繼續。

但是他確實不能低頭,身邊的花蛇、大山等一干族人們,在聽到部落發生的事情之後,眼神里除了熊熊怒火外,還有掩飾不住的沮喪跟几絲憂傷。畢竟是大家生活多年的族人,就算熊地精族群觀念單薄,可他們既然能稱之為智慧種群,終歸還是會有喜怒哀樂等等情緒的,如何不會因為族人們的遭遇而感到心傷呢。

在見識過外面強大部落、文明之後,艾倫便一直在思考,人家是如何壯大部族的,又是如何讓這些個體凝聚一心,為了整個族群的強大而貢獻自己力量的。其中,菲利普這個僕從,因為這個問題唄艾倫給煩透了,但是卻又不得不繼續絞盡他那不算豐富的智慧,將人類社會的運作方式,一五一十地述說給艾倫聽。

最後,艾倫明白一個道理,緊靠自己一個人的力量,想要獲得更大的能量,極其艱難。因為他沒有強大的靠山,沒有富可敵國的財富,就連他本身的肉體天賦,在費曼位面諸多種族個體中,也不是什麼天才之選,他唯一擁有的便只是身邊的這群族人而已。

所以,他絕對不能再失去身邊這群族人了,好不容易才利用食物將他們收攏在麾下,若是因為這件事情而變得人心渙散的話,那他真就只能是孤家寡人一個去追隨雷吉斯的腳步,做一名在生死邊緣廝殺的可憐傭兵了。

雷吉斯他們這些人類傭兵,眼神望向艾倫他們這些荒野種群時,眼神里透出不屑、蔑視等等情緒;然而在艾倫他們看來,一群原本擁有強大實力的個體,卻被一名普普通通的人類呼來喝去,指示著做些不符合他們身份的事情,其實艾倫他們何嘗又不提他們感到不值。

崇尚自由的艾倫,可不希望自己的未來,就是跟雷吉斯他們一樣,為了一些花里胡哨的身外之物,而成為他人的僕從、保鏢,就這麼度過一生。與其那樣的話,倒還不如在荒野之中,每日只為那三餐而奮鬥,反倒來得逍遙自在得多。

這也是艾倫當初委婉拒絕雷吉斯的邀請,內心真正的想法。

「對,報仇!!!」

身邊花蛇、大山、阿梟他們這些族人紛紛激憤,口中發出怒吼。地精同樣善於記仇,如今得到艾倫提醒,大家也將仇恨的目光轉移到狗頭人身上,之前消極的心態有了變化。

「干他娘的!!」

「呵呵!」

傑克有些尷尬地笑著,然後對著艾倫提出個要求來:「我可不會參與到你們荒野部落之間的爭鬥,所以接下來我的任務是不是就算完成了,艾倫族長您要不將我剩餘的酬勞給支付一下?」

「哦,這是應該的!」

艾倫回過神來,腦海中思索了片刻后,給予傑克肯定的答覆,讓其喜出望外,至少艾倫心中從來沒有過賴賬的想法。

從胸前掏出錢袋,艾倫數出幾枚金幣,連同之前他付給傑克的定金,算是將傑克這一次嚮導任務的酬勞全數付完了。傑克歡喜地接過金幣,一枚一枚地仔細檢查無誤后,收入懷中,這時他才再次開口,給予艾倫一個衷心的建議。

「實話說,艾倫族長,以你們現在隊伍的實力,去找狗頭人的麻煩恐怕是凶多吉少,倒不如先避開他們的目光,回去好生髮展一段時間,再來提報仇的事情,或許還有機會。」

畢竟是同族,且對方的個性也合自己的脾氣,傑克對艾倫他們的經歷多少還是覺得惋惜的,故而他也不想看到自己前腳離開,對方後腳便邁入深淵的事情。

當然,最後艾倫會不會接受自己的建議,那他就管不了了。。 胖胖伸長脖子看了一眼外面,咬着嘴唇說:「娘,是大寶哥哥,他帶着幾個小孩子找我。」

這顧大寶是何氏和顧振勇的大兒子,他們夫妻生了三個孩子,顧大寶,顧二寶以及顧大妮,從名字就能看出來這夫妻兩重男輕女多嚴重了。

「他來找你玩嗎?」杜晴冉開口問,記憶里這孩子老是欺負胖胖,但她也不想過分的參與孩子們間的事情。

「嗯!」胖胖點頭,可同時他的心裏又有點兒害怕。

杜晴冉看出來了,拉着兒子的手說:「不要因為別人委屈自己,你要是不想去直接就拒絕,不用擔心其他的知道嗎?你這麼一直不說,他還以為你很喜歡跟他玩,一直找你是不是啊?」

她也不想胖胖跟大寶玩,主要這孩子被嚴氏和何氏給寵壞了,品行不好,還老是打人,可她不能因為自己的情感就去給胖胖做主。

她鼓勵孩子勇敢的表達自己,勇敢的拒絕。

「嗯,我這就去說。」胖胖點點頭,走出門外,「大寶哥哥,胖胖不跟你們去玩,我要在這裏幫我娘幹活。」

杜晴冉在他身後聽着他說,滿意的點頭,兒子在她的引導下,一定能夠變得開朗活潑,不像以前整天苦兮兮。

顧大寶瞪大了眼睛,看着這小不點居然還敢不聽話,臉上滿是有些怒意,「過來,小兔崽子給你臉了是不是啊?我的話你都不聽,信不信我等會兒讓奶奶將你們都趕出去啊!」

杜晴冉在屋子裏聽得直皺眉,這孩子也太熊了吧?

「大寶,胖胖剛回來很累,所以要睡覺了,你去跟村子裏的小孩子玩吧!」杜晴冉走出去將胖胖拉着對那顧大寶說。

顧大寶看了她一眼,最後冷哼一聲走了,臨走還對着杜晴冉翻個白眼。

杜晴冉無語的看着他,這孩子要是不好好地教育真是這輩子要毀了啊!

本來以為將這孩子弄走就沒事了,可誰知道就在杜晴冉去廚房給胖胖熬藥的時候,突然間就聽到了兒子的哭聲。

她急忙跑出去就看到了自己兒子被顧大寶帶着好幾個孩子壓在地上打,他身上穿的新棉襖也被扒下來穿在了顧大寶的身上,兜里的糖也被搶走了。

看到杜晴冉火冒三丈,這些是孩子嗎?簡直就是畜生啊!小小年紀就搶別人的東西,幾個人聯合起來欺負弱小。

杜晴冉一把將兒子身上騎着的小孩推倒了,將胖胖抱起來,安撫的說:「沒事,娘在這裏呢,別哭了啊!」說完走到顧大寶的身邊,一腳就將他給踹倒了,從他身上將棉襖扒下來給胖胖穿上。

顧大寶從地上爬起來,指著杜晴冉說:「臭傻子,你居然敢打我,我告訴奶奶去,讓她打死你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