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走了,唐小白父女又站在了這裏,毫無疑問,他打算跟着葉總,這纔是此行最危險的人物,必須緊緊跟隨,不過唐小白很好奇正中間的路爲什麼沒人走,難道果真是不對的,他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沒有搭對,竟然走進了正中甬道。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他心裏隱隱覺得,這條路很奇怪,而且似乎有什麼在吸引着自己往裏走,他本來目的可是要跟着葉總的,莫名其妙的就走進了中間的路,這已經就很不正常了。

他手裏拿着個小電筒,發出微弱的光芒,一時候手牽着瞳瞳,兩人步伐輕盈,慢慢的向前走,只聽得旁邊不時響起,嘀嗒之聲,似乎有水跡的樣子,但腳下卻感覺不到潮溼,彷彿行走在地板路上一樣。

唦 唦

一陣怪異響動傳來,唐小白立刻停住了腳步,手電筒緩慢移動,打量四周壁道,並無發現異常,瞳瞳好奇的睜大眼睛,撒開牽着唐小白的手,往前走了幾步,突然說道:“爸爸,過來看。”

唐小白疑惑的走過去,說道:“怎麼了小瞳,發現什麼了?”

“這個。”瞳瞳伸手一指,唐小白將手電筒照了過去,只見到牆壁之上,竟然佈滿了白色泡泡,彷彿是什麼東西的卵,而且裏面有一個黑點,似乎還在動着。

這也就是爲什麼葉總髮現不對的原因了,這條正確的道路中,住着一個東西,就是因爲它,才幹擾了葉總的判斷,發生失誤。

但它到底是什麼,目前還尚未可知,唐小白心中明瞭,自是不敢去觸摸白卵,連忙抓起瞳瞳的手,快步離開,加快腳步前進。

但越往裏走,這白色透明的卵,就越是多了起來,大概幾分鐘的時間,唐小白就被迫止步,因爲已經連下腳的地方都沒有了,白色的卵映照之下,這通道里也不顯得那麼暗了,好像這白卵還有發光的功能。

瞳瞳畢竟是小女孩,這時候不僅不害怕,還覺得很漂亮,但她好在不是傻白甜,沒有直接去用手摸,唐小白擦了擦頭上冷汗,不清楚該怎麼辦了,他雖想要原路返回,但心裏總有一個聲音,告訴他,要繼續走。

但若真要走,這些卵可就倒黴了,如果不將它們解決,是根本走不過去的,這時候,距離他最近的一隻卵,突然抖動了起來,微微聲響中,竟然裂開了,看樣子是有小生命要出世了。

唐小白凝神觀瞧,只見得白卵殼掉落,一條小尾巴率先露了出來,很是細皮嫩肉,一搖一擺,還挺可愛,緊接着小傢伙微一用力,兩條腿也出來了。

事到如今,唐小白依然看不出來,這是什麼東西,只能仔細盯着看,啪嗒一聲,小傢伙整個從卵殼中爬出,摔在了地上,唐小白連忙蹲下,用手電筒去照,透着光芒,可以看到,地面上一直類似於壁虎的小蟲子。

說是像壁虎,但仔細一看,卻根本不是那麼回事,因爲這小傢伙的腦袋上,竟然長着一張人臉,雖然剛出生,很模糊,但這確實是一張人臉小孩的模樣。

它通體雪白,身上有一些看不真切的黑色紋路,密密麻麻,微微抖動之間,張開了嘴巴,發出一聲萌極了的叫聲,彷彿是小貓咪一般,這可把瞳瞳給逗樂了。

“爸爸,這到底是什麼呀,長得這麼奇怪,好可愛啊。”

唐小白微微撇嘴,說道:“哪裏可愛了,有着一張人臉,怎麼看也都很詭異吧,現在剛出生是這個樣子,若是長大了,肯定嚇死人。”

小傢伙還沒有睜開眼,兩顆黑色蛋子般的球體,不斷轉動,似乎正在努力的睜開,想要看到五彩繽紛的萬千世界,不過顯然它失敗了,掙扎了半天,始終沒有掙開眼睛,許是累了,竟然發出一陣喘息聲,又一次萌到了瞳瞳,甚至把唐小白也給逗到了。

兩人看了半天,不得其所,唐小白嘗試着要去碰它,身上軟乎乎的,熱氣騰騰,似是感覺到了有人觸摸,它微微抖動尾巴,發出一聲舒服的叫聲。

唐小白不自覺的樂了,這小東西還真有點意思,不過這也不能保證它就沒有危險,所以唐小白不敢有過多的舉動,而且既然這裏有這麼多的卵,那必然的,它們還有父母在這裏,時間緊迫,實在不宜逗下去了。

將小傢伙拿起,放在一邊,唐小白站起身,打量前方,看看能不能有通過的道路,雖然中間有很多空處,但要走過去,依然很麻煩,瞳瞳倒是可以,她身體瘦小,能從中間慢慢飛過去。

但唐小白就不行了,無論用什麼辦法,他都得碰到白卵,這可就麻煩了,難道還能等着它們全部出卵,自己纔過去,那得等到猴年馬月去。

就在這時,一陣陣呼氣的聲音響起,並且伴隨着唦唦之響,唐小白眉毛一條,心裏大呼不好,看樣子它們的父母來了,不過應該只有一隻,能過來的,應該是媽媽纔對,但不管是公是母,對他來說,都是極大的危機。

…… 動靜越來越近,唐小白心裏急切,連忙抓緊瞳瞳的肩膀,沉聲說道:“小瞳,你先從白卵中間穿過去,看樣子是不打不行了,這裏空間狹窄,我會將其引出通道,你在那裏等着我。”

瞳瞳點點頭,飛身而起,很快就從道路中間穿了過去,在見不到瞳瞳的身影后,唐小白緊張的吞嚥了下唾沫,雖然不清楚白卵的後面,會不會還有一隻怪物,但若是瞳瞳留下,他們父女就真的得全死在這,而且瞳瞳是鬼,又有遺傳血氣護身,相比於他,還是安全的多。

唦唦之聲,由遠及近,很快的,一隻碩大的怪物從壁道上方攀爬了過來,唐小白目光一凝,這赫然就是一隻超大型的壁虎。

或許是因爲常年居於墓穴之中,發生了變異,不說其實力如何,只這模樣就讓人不寒而慄了,它吐了吐長舌頭,眼珠子滴溜溜一轉,看向了唐小白。

話分兩頭,瞳瞳很輕鬆的越過白卵羣,站在了一個寬大的墓室當中,這裏似乎是主墓室,呈棱形環繞,又呈現出凹型狀態,下方全是綠色的水,嘩嘩流淌,冒着一圈圈的小泡泡,而在墓室中間,有着一個圓形的石臺,上面正擺放着一具棺槨。

棺槨很平常,並沒有多少門道,乍一看,只覺得是葬墓之人家裏沒錢,所以墓室建造的很是簡陋,棺材更是最便宜的那種,想來這種古墓,是一定沒什麼寶貝的。

但也不保證他人有此想法,其實此地寶物衆多,瞳瞳打量四周,發現進來的通道只有自己身後的這個,但在墓室上方,卻有無數的洞口,看雜亂的模樣,應該是某一種異獸後天鑿出來的。

就在瞳瞳要有所行動之時,突然上方某一個洞口中,傳出了慘叫,不用想也知道定是都天一行人了,但不知究竟是哪一支隊伍。

瞳瞳趕緊躲了起來,定眼一瞧,就在從下往上第三個洞口處,緩緩流淌出血跡,彷彿是小溪一般,慢慢流入綠色水流中,與其融爲一體,慘叫聲也消失了,看來已經全軍覆沒。

再說唐小白這邊,大壁虎搖晃着尾巴,一搖一擺的樣子,很是俏皮,不過它這種體型,實在看不出可愛來,唐小白手持符咒,隨時做好出擊的準備。

大壁虎從上方壁道爬下來,並沒有攻擊唐小白,而是來到一個角落,那裏就趴着剛纔出生的小傢伙,果然父母都深愛着自己的孩子,到來後,第一時間,就先看看自己的孩子是否無恙。

而這時,小傢伙的眼睛也終於睜開了,一抹紅光乍現,讓唐小白驚詫不已,他心裏奇怪,既然它的母親,或者是父親是壁虎變異而來,那爲什麼,生下來的崽卻長着人臉?

難道是跟人交配所生,想到這種可能,唐小白汗毛都豎起來了,這未免太恐怖了,什麼人如此重口味,連壁虎都不放過,又或者是壁虎非禮了人類,但如此數量的卵,怎麼也不可能是人生出來的吧。

小傢伙腿腳很麻利,先是伸出長舌頭,舔了舔大壁虎,之後一個飛躍,竟然撲向了唐小白,尚未反應過來的他,直接摔倒在地,正要攻擊,但卻見到,小傢伙趴在自己的鼻子上,不斷用臉蹭着,似乎很是享受。

唐小白鬧不明白,難道是因爲它剛出生,第一個接觸到的是自己,所以心生依賴,把自己當成了它的父親,呃,或者是母親。

大壁虎也沒有反應,只是在那裏看着,不時的甩甩尾巴,見到好像沒有危險,唐小白緩慢的坐起身,將小傢伙從臉上拿下來,捧在手裏,細細觀察,見到對方也在好奇的打量自己。

唐小白心生惡寒,看着一隻壁虎身上長着人臉,又緊緊盯着自己,這畫面太詭異了,他擡頭看了一眼大壁虎,卻見對方竟然搖搖晃晃的走開了,不一會兒功夫就不見了蹤影。

唐小白這就懵逼了,幾個意思?這麼放心的把孩子交給自己,還是說你如此的不矜持,他拿起掉在地上的手電筒,拍了拍,已經不亮了,無語的搖搖頭,艱難的站起身。

這時他才發現,道路竟然寬了一些,牆壁上許多白卵都裂開了,一隻只奇模怪樣的小傢伙紛紛掉在地上,發出猶如貓咪呢喃的聲音。

唐小白背脊發麻,這些個小傢伙若是長大了,豈不是瞬間可以淹沒整個城市,就算不懂得計劃生育,也不至於生這麼多吧,自己都不累的嗎。

見到已經可以通過了,唐小白就把手中的小傢伙放在地上,讓其和兄弟姐妹在一起,他則小心翼翼的越過地上的小傢伙們,一步步來到墓室之外。

轉頭見瞳瞳蹲在一邊,往下在看着什麼,唐小白好奇的走過去,說道:“小瞳,你幹嘛呢,有沒有發現都天的人?”

瞳瞳點點頭,說道:“他們分成兩支隊伍進來,但剛纔我聽到應該已經有一支隊伍被異獸滅掉了,奇怪的是,洞口中的異獸,並沒有來到這裏。”

唐小白也蹲下身子,看了看下面的綠色水流,說道:“那你在看什麼,這有什麼怪異的地方嗎?”

“上面的血,流了下來,但卻沒有與綠色水融爲一體,反而緩緩飄向了棺槨之上,順着縫隙流入其中,好像是被吸進去的。”瞳瞳伸手一指綠色水上面的棺材說道。

唐小白站起身,仔細觀察了一下棺槨,說道:“想必都天的人,此行就是爲了這具棺槨,它一定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祕密,難道是裏面的屍體?”

縱身一躍,站到了棺槨旁邊,圍着轉了一圈,唐小白也沒有絲毫髮現,這棺材的確太普通了,就是個木頭打造的棺材,上面也沒有什麼古文字,或是奇怪的東西存在。

瞳瞳也跟着飛了過來,拿眼睛好奇的從縫隙中向裏張望,唐小白趕緊拽住她,緊張的說道:“別鬧,還不知道里面有什麼,要是出事可麻煩了。”

咯…咯…咯…

也就在此的功夫,忽聽一陣異響,唐小白心中一跳,豁然看向棺材,他很清晰的聽到,聲音就是從棺槨中發出。

…… 忽聞異常,唐小白可是嚇了一跳,連忙將瞳瞳拉到身後,卻又不見聲音再響,棺材很正常,不過就是因爲太過正常,反而顯得極其詭異。

爲防止都天的人到來,讓其目的得逞,唐小白盤腿坐下,周身聖氣環繞,盡力感知棺槨的情況,其內空蕩蕩的,彷彿根本沒有東西,但他反而覺得心裏更加不安。

自從走進中間甬道,唐小白心裏就一直有一個聲音響起,他可以斷定,吸引自己到此的正是這具棺槨,或者說是棺槨中的東西。

他站起身,仔細查看棺材外的設置,打算設法將其打開,先是拿出手電筒輕輕敲了敲,這棺材上沒有任何固定的東西,按理說可以一把推開,但無論唐小白用出多大的力氣,棺材蓋都紋絲不動。

“見鬼了,這棺材到底是怎麼回事,竟然打不開。”唐小白已經一腦門的汗了,看了看瞳瞳,顯然她幫不上什麼忙。

這時候一聲嘩啦石子掉落之響,轉頭一看,在墓室上方某一個洞口處,半具遮面的葉總露出了一個腦袋,他一眼看見唐小白,立刻瞪大了眼睛,不過轉瞬恢復正常,飛身躍下,緊跟着其他盜墓者也一一下來。

牆壁上有很多坑坑窪窪的地方,所以很好下腳,就算本領不怎麼樣,也不至於下不來,他們一行似乎並沒有遇到什麼東西,毫髮無損。

葉總打量了一眼四周,不見己方其他人,明白他們已經遭遇不測,擡眼看向唐小白,說道:“沒想到你們速度這麼快,竟然到了我們前面。”

“怎麼?你知道我在後面跟着?”到這個時候,唐小白依然不知所云,還十分詫異的問道,再度惹來瞳瞳久違的白眼。

“哼。”葉總也是很無語,索性不搭理他,縱身來到其身邊,直接用手摸了摸棺槨,輕聲說道:“我終於回來了。”

“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這棺材裏有什麼值得你冒險的東西?”唐小白看着他的舉動,微微皺眉。

“你不需要知道,可以打開這個棺槨了。”葉總前一句是對唐小白所說,後一句則是那些盜墓者了。

“你休想打開棺槨。”唐小白可不答應,不清楚裏面是什麼的情況下,萬不可讓其施爲。

“你能攔得住我再說吧。”葉總話音剛落,揮掌劈向唐小白,二人一番交手,遠離了棺槨之處。

餘下的盜墓者們趕緊拿出工具,準備開棺,但這裏還有瞳瞳呢,不過還沒等她有所動作,只聽得那邊葉總喊話了:“小姑娘,不要輕舉妄動,你爸爸可在我的手裏。”

瞳瞳打眼一瞧,頓時愣住了,只見到唐小白已經被葉總制伏,趴在地上呢,這也未免太快了,本寶寶都沒有反應過來好嗎。

唐小白也是萬分驚異,兩招功夫不到,自己竟然就敗了,這實在太丟臉了,注意到瞳瞳的目光,他只能無奈的咧嘴一笑,父女二人被捆綁起來,一起扔到了一邊。

暗自掙扎,竟發現他無法掙脫,這可讓其徹底懵逼了,瞳瞳倒是無所謂,但她也不敢妄動,沒看見葉總站在一旁盯着的嗎。

這夥盜墓者果然本領不小,不多時的功夫就打開了棺槨,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了,尤其是葉總,竟然直接單膝下跪,連頭都不敢擡。

幾秒鐘的時間,葉總就重新站起了身,踏步上前,來到了棺槨處,揮手讓其他人離開,棺槨當中躺着一個人,這是一個面容剛毅,極盡邪魅的男子,他頭髮很長,搭在肩上,身披一件古式長衫,若不是黑眼圈很重,定是一個不錯的帥哥。

葉總緩緩伸出手,按在了棺中男子的額頭上,一抹黑煙升騰,似乎是在將其喚醒,唐小白決不能讓其得逞,看了一眼瞳瞳,只見得白光一閃,周身盜墓者紛紛慘叫一聲,捂眼撲倒在地,險些失明。

揮手之間,就解開了唐小白的繩索,兩父女飛身上前,攔截葉總,無奈被迫停住動作,葉總很是生氣,一掌推出,竟然直接將父女二人又給擊退了回去。

“這人到底是誰,修爲竟然這麼高。”唐小白是不服都不行了,兩次三番的被對手幹倒,這可就絕不是巧合了。

就在這時,一陣吱吱呀呀的聲音傳來,在唐小白父女走來的通道中,一羣小傢伙爬了出來,雪白雪白的一大片,不住叫囂,很是囂張。

差不多恢復過來的盜墓者,立刻舉槍射擊,震耳欲聾,葉總不管不顧,繼續做着自己的事情,而唐小白和瞳瞳,也被小傢伙們給包圍了,不過沒有攻擊,只是圍着打轉。

一聲更大的吼聲,大壁虎也露面了,一張嘴直接吃掉了好幾個人,場面顯得更加混亂,這不過是瞬間發生的事情,也就在唐小白被攔住去路,盜墓者死傷殆盡的時候,葉總一聲沉喝,棺槨中人,甦醒了。

他撫了撫自己的滿頭長髮,微微咧嘴冷笑,看着身邊的葉總,說道:“葉秋,你終於來了,我可等了你好久。”

“血帝,我來晚了,不過我把他帶來了。”葉秋拿眼一瞥,看向的正是唐小白。

血帝微微挑眉,笑道:“原來如此,看來時間已經過去這麼久了,我醒來的的確很是時候,葉秋,你做的不錯。”

伸了伸懶腰,血帝看着下面的狀況,不屑一顧,雙眼泛起血光,被其看到的人或物,全部煙消雲散,盜墓者全軍覆沒,小傢伙們也幾乎死的差不多,一眨眼的功夫,墓室完全安靜了下來。

大壁虎自然怒火燃燒,飛撲上前,但見葉秋縱身一躍,手掌成刀,將之劈作兩半,鮮血淋漓,唐小白大吃一驚,在其身邊獨留下十幾只小傢伙,十分惶恐的拽住他的褲子,或是爬上他的頭頂。

血帝一個閃身,就站在了唐小白麪前,微微一笑,說道:“你好,我是林禹行,你也可以叫我血帝,這位戴面具的傢伙,乃是隱行者葉秋,想必你們已經認識了。”

唐小白看着他笑嘻嘻的樣子,不知所措,沒明白到底幾個意思,這傢伙竟然在跟自己打招呼,看起來倒很有禮貌的樣子,只不過看着一地的血霧,他頓覺不寒而慄。

…… 封城高速公路旁邊的叢林當中,唐小白慢慢的從洞穴裏爬出,緊跟着是瞳瞳,擡頭望天,現在時間已經是凌晨了,而且天空泛起魚肚白,太陽已經緩緩升起。

轉眼距離下墓已經過去三天時間了,唐小白始終無法弄明白,爲何血帝林禹行和葉秋沒有殺他,而且出來之後,林禹行馬上高坐都天集團總裁之位,更不再糾纏皇圖,彷彿兩者再沒瓜葛。

墓裏的那些小傢伙,唐小白並沒有帶出來,不過最近封城的一件事情,又是鬧得沸沸揚揚,狐幫歸來,從京城輾轉封城,跟警方再次對上了。

而詭異的是,狐幫八大堂主之首的龍爺龍魂,竟然死了,據說是被人殺死的,具體經過到底是什麼,沒人知道,狐幫人也不曾提及,不過一直未曾露面的四爺易冉,卻似乎永遠也不會露面了,因爲他在別處調查龍魂身死之事。

……

近日來,多是人販子橫行,孩童被拐賣的事件,屢見不鮮,網絡新聞上比比可見,大家深惡痛絕,但卻無能爲力,然而不知爲何,最近人販子的行動屢屢遭難,不僅孩子偷不到,還差點把命搭進去。

雖然如此,可他們依然絡繹不絕的往上撲,終於造成人命,不過死的人不是孩子,而是人販子,普通老百姓心裏高興,覺得是上天庇佑,警方也正在進一步的調查當中。

雖然人販子該死,但畢竟人命關天,警方總要查清楚是何人所爲,秉着公正的原則,就算是爲民除害的英雄,也是需要問話的。

同一時間,雲乘風抵達了封城,蕭晨被殺,蟬皇被滅,原來的己方人員都已不在人間,唯獨剩下一人,那就是夜靈事務所的姬碧月,她本是暗夜妖姬,是聖仙帝最早派遣下來的人。

雲乘風殺死了刑天,更是滅掉了葉家,現在的目標,也同樣只剩下唐小白一人爾,聖仙帝有命,不能直接殺了他,而是要活的,不過雲乘風究竟會不會聽令,那可就另說了。

在一家咖啡廳裏,雲乘風和姬碧月相對而坐,真是俊男靚女,羨煞旁人,姬碧月瞥了一眼,高冷範十足的雲乘風,笑道:“沒想到聖帝竟會派你下來,倒真讓我不知說什麼了。”

雲乘風冷哼一聲,他自然明白,在聖帝麾下,自己讓所有人瞧不起,不止是閱歷年齡,任何方面,的確都不如其他人,他同樣好奇聖帝爲何會收他。

雲乘風的父親雲霄天尊是死在仙妖魔大戰,確切來說,是跟聖仙帝沒有關係的,他爲了給父報仇,加入聖帝陣營,現如今仇人已被手刃,自己的地位似乎很是捉摸不定。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