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誰也不讓誰,因爲他們兩個人都明白,如果在這個時候,稍微的退讓一下,就輸了。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3 日 0 Comments

而擂臺下的人們看的目瞪口呆,眼都不敢眨一下,生怕稍不注意就會錯過這場精彩的決鬥。

“之前那樣子不行,到現在這樣子的勢均力敵……”瀟雨心中不由一想,“看來玄極師父你真沒說錯……這招真的好厲害…”

“但是‘蝶’…”瀟雨的臉龐閃出一絲顧慮。

“……不過,萬境之力聚集在武器上的強力一擊真的非常厲害…”瀟雨再度在心中說出這一句話。

“好吧,英羽,是時候結束了……”瀟雨細細地發出聲音。

待到他說完之後,把劍再度舉起來,加強進攻的力道,往柳英羽,特別是那把劍再一次砍去。

柳英羽依然不退讓,繼續用劍擋住瀟雨的進攻,但是見到自己的頹勢,他心急如焚,使得他手上的劍帶有些許抖動。

瀟雨見勢,繼續進攻,勢必要攻下柳英羽的防禦。

但此時,瀟雨又看錯了,因爲他見到柳英羽身上散落了一片一片的羽毛,他更見到柳英羽後背閃現出碩大的翅膀,把頭晃了一晃,不時愣了一下。

就在這一時,瀟雨被柳英羽抓住了機會,乘機穩住手中的劍,不被瀟雨他任何能夠取勝的機會。

兩人就像這樣再一次僵持着…

僵持着…



最後,他們兩個人因爲力氣耗盡而倒了下來,倒在了這個冰擂臺之上。

而這場對決因爲平手而告終。 第二天早上,在冰晶所構成的宮殿——陵玉殿之中的某一個房間裏邊,瀟雨他睡在了這裏的冰牀上,他緩緩地睜開眼睛,望着冰做的牀頂。

他微微轉身,看到了趴在他牀邊上,熟睡着的劍小瑤,她那張熟睡的可愛小臉。

“這樣啊…”瀟雨他緩緩地在牀上半坐起來,沒敢發太大動靜,因爲他怕吵醒劍小瑤。

坐立起來的瀟雨,他看着周圍這一熟悉無比的環境,還有在他旁邊熟睡的劍小瑤,他回憶着,回憶着昨天的事情,不由說道:“原來…我輸了啊…”

“瀟雨哥哥,你醒了…”劍小瑤被瀟雨這一聲無心的自言自語給吵醒了,她張開嘴巴,打了個哈欠,道。

“小瑤,你一晚上都在這裏啊…”瀟雨側過頭望向正在揉着雙眼的劍小瑤,柔聲一道。

“對啊,瀟雨哥哥,我要在這裏一直待在,因爲,我要你一醒過來就看到我…”劍小瑤嘻嘻地說道,“看到我,劍小瑤…嘻嘻…”

瀟雨聽了之後,有點無奈又有點歡心,他稍微地輕笑了一下,說道:“……小瑤,昨天我輸了,輸給了英羽,

瀟雨鄭重其事的說:“真對不起你那麼多天的陪練…”

“…不不不不不,瀟雨哥哥,你並沒有輸,最後的結果是……平手…”劍小瑤連忙搖起雙手,搖着頭,否定的說道。

“平手?”瀟雨不時側過頭,一愣。

“看來英羽他…”瀟雨他稍微苦笑了一下,喃喃道。

“……不過,第一次這樣子把萬境之力聚集在武器上面,這樣發出強力的一擊,竟然還可以跟英羽打成平手了…”瀟雨不由在心中感嘆道。

“看來師父說的真沒錯…”瀟雨內心閃過了玄極老人的臉龐。

“瀟雨哥哥你啊,明明是可以贏的……”劍小瑤嘟囔着,“…如果不用劍的話……”

“偶爾像這樣子來一次也不錯…”瀟雨一臉歡笑地說道,“而且,能讓英羽有個實力相當的對手,他一定會很快就能夠達到陵賓長老的那個高度的…”

“不過,僅限於劍…”瀟雨又低聲了一句,用着如蚊子那樣的聲音。

“瀟雨哥哥…”劍小瑤嘟起嘴巴,有點不高興的樣子。

“不過,會武就這樣子完了,真可惜…”瀟雨有點惋惜。

“不能跟雪伊子一較高下…”瀟雨失落的說道,“……畢竟打成平手…”

“……雪姐姐啊…她在昨天看完你跟英羽的對決後後就離開了陵玉殿,好像說去什麼地方的樣子…”劍小瑤說着。

“而且,英羽也在昨天晚上走了……”劍小瑤她又說道。

“這樣子啊…”瀟雨他表現的若有深思,“看來我也是時候走了……”

“走?這麼快?去哪裏?”劍小瑤連忙地追問道。

“烏…烏魅城…”瀟雨有點嚴肅。

“烏魅城?什麼地方?我也去……我這一次一定要跟着瀟雨哥哥…無論天涯海角…”劍小瑤說着就把瀟雨給抱着。

瀟雨他看着這樣子的劍小瑤,他表現地有點無奈,他嘆了嘆氣,搖了搖頭。

隨後,更微微地把頭給點了點,輕聲‘恩’了一聲,表示願意帶着劍小瑤一同出發前往烏魅城。

同時,瀟雨也在內心暗暗下了個決定,要好好地把劍小瑤給保護好,絕對不會讓任何人,甚至是‘蝶’傷害她。

“不過,在此之前,殿主說如果你醒了,就要馬上去找他,好像有什麼事情要跟你說的樣子…他是這樣對我說的…瀟雨哥哥…”劍小瑤把自己稍微地離開了一下下瀟雨的身軀,她擡起頭望着他,如此說道。

……

冰晶所構成的陵玉殿大殿上,瀟雨他站立在那裏的冰晶的地面之上,面對着前面那個坐在冰椅子上的陵玉殿殿主。

瀟雨他因爲劍小瑤的那句話,來到了這個大殿,面對着陵玉殿殿主,不知道他要說些什麼。

“會武就這樣結束了,雪伊子和天凌走了,柳英羽也走了,就剩下你在…”陵玉殿殿主發出感嘆,打破了瀟雨來到大殿保持了不久的這一陣寂靜。

“我也想走啊…”瀟雨聽了陵玉殿殿主的這一聲感嘆,小聲地說了一句。

“我也沒說不給你走,只不過要你做些事…”陵玉殿殿主似乎聽到了瀟雨那小聲的抱怨。

“做些事?”瀟雨有點疑惑。

“什麼事?”他不由地問了陵玉殿殿主這麼一句。

“就是……”陵玉殿殿主故意這麼說着,吊起來瀟雨的好奇心。

“………就是要你在我面前,直直的走一條路……”陵玉殿殿主他又一臉嚴肅的。

“昨天我叫雪伊子走,她不走,理都不理我,而且,柳英羽在昨天晚上就離開了,根本來不及叫他走……”陵玉殿殿主有點遺憾。

“…唉。他們是不是都把我當成神經病…”陵玉殿殿主有點欲哭無淚的樣子。

“你才知道啊,殿主……”瀟雨在心中暗暗地吐槽說道,不由地回想起以前在陵玉殿,自己因爲陵玉殿殿主的種種隨心所欲的要求而勞累身心。

“…最後剩下你了,瀟雨,你就走直直地走這麼一段路給我看把……我…”陵玉殿殿主拍了拍瀟雨的肩膀,雙眼蹦現出淚花,態度表現的有點誠懇,“我求你了…”

瀟雨他不知道陵玉殿殿主在想什麼,也不知道他想幹什麼。

瀟雨無奈地嘆了嘆氣,搖了搖頭,但是想到殿主的這要求很簡單的,而且又這麼誠懇的懇求,他只好點頭答應。

“好吧,瀟雨,往前走,走到門口就停下。”陵玉殿殿主指着門口說。

瀟雨嘆了口氣,開始緩步地從冰椅子的這裏走向大殿門口那邊。

在他身後的陵玉殿殿主則一臉嚴肅地注視着瀟雨他那緩步走路的樣子。

“果然是這樣,天門被封,而且是隻能靠自己才能解除的封印…”陵玉殿殿主小聲說道,“雖然已經再三確認過了……”

“…雖然叫他這樣走,但我還是沒一點辦法…”陵玉殿殿主說,“本來以爲看着他走路就會想到幫助他的辦法的…”

“看來我…還真是想的太多了…真的沒辦法啊……”陵玉殿殿主因爲幫不了瀟雨解封天門,他有點無奈地說道。 “…不過,我倒是可以讓這段直路變得驚險起來,稍微再幫他成長一把……”陵玉殿殿主壞笑並帶着欣慰的說道。

隨之,陵玉殿殿主把手輕輕拍了拍,瀟雨他往大殿的門口所走的這一段直直地路產生了變化,在他的眼中看來,這是一條危險的獨木橋,下方還有急湍的水流,讓他頓時感到一絲害怕。

瀟雨他見到眼前這樣的景象,瞬間就明白到陵玉殿殿主讓他走這一直直的路並非毫無意義的,也並不是像之前那樣子隨性的。

瀟雨明白到,走這一段直直的路就是要讓他明白到他所走的未來充滿着危險,稍不注意就是死亡收場,所以,到底是繼續前進還是在原地停留或者後退,這些都由他自己來決定。

只見瀟雨心中因爲那一絲絲害怕,稍微地把腳步停了一下。

同時,他也驚了一下,驚歎這直直的路的變化。

不過,瀟雨他表現的自信十足,絲毫沒有猶豫是否停留或者後退,他笑了笑,便伸展了一下手臂,繼續緩步緩步地前進。

之後,瀟雨成功地突破了這一條直直的路所帶給他的危險後,成功地走到陵玉殿大殿的門口,他的眼前景象又變回了原來的模樣。

頓時,他表現的十分感動,因爲陵玉殿殿主竟然爲他考慮了這些事情,所以,又跑回去冰椅子前方,好好地感謝陵玉殿殿主,並深深地鞠了個躬後,就跟他道別,再度往着大殿門口走去,頭也不回的,同時表現的神采飛揚。

“在離開陵玉殿之前,先去找一下瀟天師父…”瀟雨緩步走出了大殿的門口,突然心想到。

“…回來陵玉殿那麼久了,我都沒看過瀟天師父,還是在準備走的時候纔想起來要去看看他…”瀟雨心中充滿慚愧,“…一定會被罵的吧……”

“而且…關於‘屍’的那些事情……我想好好聽聽師父他會說些什麼…”瀟雨略微笑了笑,道。

瀟雨他說着,又想着的這些時候,在他沒注意的這些時候,他就到達了瀟天的寢室。

面對着那道冰做的門,他輕輕地敲了敲,打了招呼。

在確定瀟天在寢室,還有得到他的允許之後,瀟雨就把門給輕輕推開。

他一推開,就見到瀟天他坐在冰凳子上,手靠着冰桌子上。

瀟天啊目睹着瀟雨他把門推開,見到他的到來拜訪,說道:“你這個臭小子,回來這麼久了,現在纔來看我啊…”

“不過,會武那時候,你表現的真的很不錯…比起以前,進步了很多…”瀟天欣慰的,又說道。

“…那當然了,師父,我未來可是要成爲叱吒整個宏天大陸的大人物啊…”瀟雨自傲擡起頭,說道。

“少來了,你這臭小子…”瀟天聽着有點歡笑地道。

“對了,師父,我在外面遇到了你以前說的那些‘屍’,”瀟雨想起了龔長時墓的那些‘屍’,說,“原來那根本不是‘屍’,是用稻草人做出來的…”

“是嗎?”瀟天他表現的一臉迷惑,“我記得…當初在那裏遇到那些‘屍’,他們聚集在一起,像死屍一樣,我就自顧自的取爲土屍,烈屍,魔屍這些名字…”

“我厲害吧…幫一些稻草人取這些名字…哈哈哈…”瀟天說着說着,就大笑起來。

“…我被你弄得……算了,說也沒用…”瀟雨想起了之前在那個墓中的事情,欲哭無淚,很無奈,但是他還是跟着他笑了幾聲。

“瀟雨,你這臭小子,這次來是不是跟我告別的…”瀟天一眼就看穿了瀟雨想法,他又說。

“沒錯,師父,我要繼續找,直到找出那個真相爲止…”瀟雨回答的十分誠懇,“所以,現在來向你告別…”

“……我也不好說什麼,只想說,我老了,不能看着你很久,所以你要照顧好自己…”瀟天嘆了嘆氣,說,“而且,天……”

“天…什麼?”瀟雨疑問了一下下。

“…沒什麼……”瀟天苦笑着,又道。

“是嗎?”瀟雨不由一愣,但也沒說什麼,也沒想什麼。

瀟雨與瀟天兩個人在這個用冰做出的房間裏,開心地聊了很多事情。

在那之後,瀟雨就向瀟天道別了一聲,就離開了他的寢室。

“天門的事真的說不了,只能靠你自己了,瀟雨…畢竟我老了…”望着剛剛走出門口的那一個年輕人,這位老人心想。

……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