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你濃我濃的,旁邊的醫生跟護士就有點受不了了。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醫生很是無奈的說:“雖然我不想打擾你們,但是她真得換藥了,要不等我們忙活好了,你們在繼續?”

給楊曉紀弄的都有點臉紅了,急忙起身,讓醫生他們開忙。

纔到走廊,高雅晴的電話打進,說是帝都天霸集團總裁,邵滄倫想要請他吃晚飯。

這個人得見,因爲邵滄倫是打開祕密的大門。

楊曉紀跟何茹雪打了個招呼,就來到了約好的酒樓。

高雅晴早就在門口等他了,因爲晚了足足半個小時,高雅晴一邊幫着他整理衣服,一邊責備的說:“你怎麼連基本的時間觀念都沒有?就想着忙活何茹雪去了是吧?你現在的身份是世界富豪的親孫子,舉手投足都要有規矩,這還用我經常的提醒你嗎?”

楊曉紀只是笑道:“我就是晚五個小時,他都得等着,好像是他求我,並不是我求他!”

“好了,趕緊去吧,邵先生早就點好了菜,等你上桌了!”說話,高雅晴先走進餐廳。

可她說的這句話,讓楊曉紀聽着有些不得勁。

什麼叫等他上桌啊?他是那桌子上的一道菜是怎麼着?

走進餐廳,就看到迎面走來的邵滄倫。

年紀五十多歲,身材魁梧,膚色黝黑,五官到還規矩,只是笑容裏有些勉強,最顯眼的,就是他脖子上的一道疤痕,讓他整個人看上去,都帶着一股子社會氣。

都沒等高雅晴介紹,邵滄倫就聲如甕鐘的笑道:“楊先生,你可真是讓我好等啊,一直都聽雅晴說,楊先生一表人才,今天一見,果然如此!”

楊曉紀對他的印象並不是很好,也不全是因爲他的那身社會氣,更多的是,這個邵滄倫的眼裏,總有一種肆虐的目光在流轉,就好像在他的眼裏,楊曉紀真的是一盤菜。

客氣了幾句,仨人就坐。

楊曉紀還發現,餐廳里居然只有他們這桌有人,現在可是吃飯的點,怎麼可能沒人啊?

高雅晴跟着笑道:“曉紀,爲了能夠跟你共進晚餐,邵先生特意包下了整間餐廳,待會,你可得敬邵先生一杯啊!”

直到此時,楊曉紀依然是笑容滿面,只是她心裏已經憤怒到極點了。

不爲別的,就爲這個高雅晴。

從見到邵滄倫開始,高雅晴的就顯得特別的興奮,還偶爾跟邵滄倫眉來眼去的。

就說這坐的位置吧,高雅晴現在可是他的特別助理,怎麼都得坐在他的身邊吧,這是規矩啊。

可高雅晴卻偏偏坐的距離邵滄倫更近,好像把他都給孤立了似的。

不過楊曉紀還是把憤怒壓在心底,笑着說:“那當然了,邵先生可是帝都天霸集團的總裁,能夠屈尊來到江州這屁大的地方,請我吃飯,還包下了整間餐廳,我當然得敬邵先生一杯了,本來應該是我盡地主之誼的啊!”

邵滄倫哈哈一笑,道:“沒想到,楊老弟這個年紀,就如此爽快,真是年輕有爲啊,咱們閒話少說,先乾了這杯,預祝我們合作愉快!”

他跟高雅晴的杯子都舉起來了,楊曉紀卻忽然一臉的疑惑,問道:“合作?什麼合作?我好想從來沒有跟邵先生合作的印象啊!”

場面瞬間就尷尬起來,高雅晴急忙打圓場,道:“邵先生,我老闆最近忙着弄塊地皮,可能是把去帝都做副總裁給忘了,您別見怪,他說的就是這個!”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楊曉紀很是詫異的拍了拍額頭,笑道:“原來說的是這個,我還真給忘到腦後了,明天我還真得找個醫生看看我這記憶力是不是有毛病了?”

雖然如此說,可場面還是有點尷尬。

大家都是聰明人,說話看臉,腦海裏想的,都是對方的那點心思。

所以邵滄倫還是笑道:“楊先生,這次請您做天霸集團的副總裁,對你我來說,都是很好的發展,我們現在研發的一個項目,在未來的五年內,會成爲世界唯一,利益方面,天霸集團會拿出百分之五的股份給您,它的市值,至少值七個億!”

這些楊曉紀根本不在乎,就是七十個億,都不放在眼裏。

不是楊曉紀不喜歡錢,全世界沒有比他更喜歡錢的了。

可從邵滄倫嘴裏說出來的利益,怎麼聽都覺得有點懸。

所以,楊曉紀先點了點頭,跟着說:“百分之五的股份,七個億,半輩子都花不完哦,可我有點奇怪,你們天霸集團就那麼有錢嗎?都到處白送了?”

這個問題,卻是高雅晴回答的。

“曉紀,天霸集團的項目,的確是有利可圖,但是現在他們需要有資金實力的企業進行合作,纔有繼續研發項目的資金,楊老爺那邊也很看好這個項目,決定投資二十億龍幣,但是需要你出面來管理資金,所以,邵先生才請你做集團副總裁!”

本以爲楊曉紀會很痛快答應的,畢竟之前,他也對高雅晴說了,有意思去帝都發展。

然而此時此刻,少年卻把頭搖的像個撥浪鼓似的。

“這活我可幹不了!”

高雅晴與邵滄倫立刻目光對接,同樣的疑惑與混亂,在倆人的眼中很是明顯。

楊曉紀也不是瞎子,還能看不出來。

跟着笑道:“首先,我對帝都不瞭解,對天霸集團更是不瞭解,至於你說的那個項目,雅晴可從來沒有對我說過,我現在的感覺,就像個大頭,你們說啥,我就要聽啥似的,其次,帝都的消費多高啊,買個手紙都好幾塊錢,我還是覺得江州好,所以,咱以後就別提這個了!”

一句話,就把邵滄倫給踹溝裏去了。

而且更讓邵滄倫吃驚的是,楊曉紀完全不像資料裏說的那樣,默默無聞,最大的成就,就是一天連送五百多件快遞。

此時的楊曉紀,思維敏捷,言語幽默,大氣沉穩,這真的是那個送快遞的窮幣嗎?

高雅晴更是吃驚,她沒想到楊曉紀居然這麼有主見?決定好的,說變就變,一點面子都不給。

現在如果還當楊曉紀,是那種忽然得到有錢爺爺寵溺的紈絝?估計他們這些人,怎麼被玩死的都不知道。

當然了,邵滄倫也是老狐狸了,心情立刻就拽了回來。

笑道:“其實楊先生您誤會了,本來決定等你上任之後,才把集團的業務資料給您看的,當然了,現在也不是不可以!”

說話的時候,邵滄倫拿出了一個U盤。

“這裏有詳細的項目資料,您可以回去之後慢慢看,至於副總裁的職務,我希望您在看過資料後,在考慮考慮,畢竟這樣的機會,可不多!”

楊曉紀直接用手指,很瀟灑的把U盤彈到了高雅晴的面前,笑道:“我可沒時間看這些,就讓雅晴幫我看吧,我還有個約會,有時間我們在說吧!”

多一句話都沒有,楊曉紀直接把場子給扔下,起身離去了。

高雅晴與邵滄倫對看了一眼,也急忙起身追了出去。

邵滄倫喝了口那名貴的紅酒,冷哼一聲:“還是年少輕狂,總有一天,你會跪在我的面前!”

回別墅的路上,楊曉紀看上去很是開心,還哼着歌,絲毫看不出有任何憤怒。

給高雅晴弄的都摸不準他到底在想什麼?可還是問了句:“你到底是怎麼想的?去帝都做副總裁,可是你爺爺的命令,難道連他的話,你都不聽了?”

楊曉紀卻笑道:“聽,怎麼不聽?他可是我爺爺,世界上最有錢的人,他的資產,估計都能買下整個米國,我說的對吧?”

“準確點說,你爺爺楊老先生的資金,可以買下半個世界,所以,你想成爲這筆財富的繼承人,首先一點,就是要聽話纔可以!”

勸也好,脅迫也好,楊曉紀根本就沒有往腦海裏去。

而是笑道:“所以啊,他這麼有錢,二十億就能給我買個副總裁,這買賣看上去不合理啊,我當初送快遞的時候,經常遇到這樣的人,電話裏說的可好了,實際上就是想讓我把那些重東西,給他們送到家門口,邵滄倫那邊,我可沒打算去,你還是跟我爺爺說一聲吧!”

楊曉紀拒絕的很乾脆,而且他心裏很明白,高雅晴現在已經不在他信任的範圍內了。

至於那個邵滄倫,究竟想幹什麼?楊曉紀心裏也清楚,還不是看上他爺爺的資金嗎?

越是如此,他越不能答應,明知道這是坑,難道還能勇敢的往裏跳?

誰知道,正好半夜十一點的時候,高雅晴拍響了楊曉紀的房門,說是楊永天要跟他視頻通話,那邊已經在線上了。

楊曉紀急忙穿衣服,這可是第一次見這位傳說中的爺爺,難免心情有些緊張。

視頻中,一個白髮蒼蒼,面如枯枝,身體佝僂,但卻目光如電,眼神沉穩,好似看穿一切的老者,正微笑的看着視頻中的楊曉紀。

楊曉紀的心裏,宛如波浪起伏,上下翻滾。

誰能想到,視頻裏,跟他的長相極其相似的老頭,就是那個擁有上萬億資產,並且輕鬆改變他人生的爺爺。

平時一直都想見,可真的見到了,楊曉紀連人都不會叫了。

倒是楊永天哈哈的笑道:“不錯,看看我這大孫子的臉,那就是我楊永天的後人,來,叫聲爺爺!”

楊曉紀還是笑着叫了聲:“爺爺!”

“哎,叫的好,這聲爺爺我可是等了好久了,這些年讓你們受苦了,不怪爺爺吧!”說起這些心酸,楊永天的眼裏也是淚光閃爍。

而楊曉紀的心裏也不好受。 一個小時裏,楊永天與楊曉紀越說,感情越近。

但楊永天始終都沒有說他的財富,到底是怎麼積累起來的?

楊曉紀雖然好幾次都想問,但高雅晴就在身後站着,當着外人,還是別說這些。

因爲身體不適,楊永天說說話就咳嗽了起來,只能氣喘吁吁的對楊曉紀說了一句:“孩子,你得聽爺爺的話,到帝都去,爺爺之所以讓你這麼做,是想讓你在帝都打下好的基礎,這麼做都是爲了你好,我現在得去休息了,有任何問題,多跟雅晴商量,她十幾歲就在我的身邊了,我很相信她!”

“好的,爺爺,我知道該怎麼做了,您去休息吧!”

視頻切斷,楊曉紀好半天才說了句話:“過幾天,我去帝都,你幫我安排!”

既然老頭都親自跟他說了,那就照辦吧,順便看看這邵滄倫跟高雅晴,到底想耍什麼花招。

他更想知道,爲什麼楊永天一定要讓他去帝都?

高雅晴沒有了之前的興奮,反而很冷靜的說:“其實楊老先生,真的是爲你好,他打下的世界,未來都是你的,你要鍛鍊自己能夠掌控這一切的能力,而且天霸集團的研究項目,我也看了,它就在我的電腦裏,你先看看吧!”

她現在說哈,楊曉紀都聽不進去,只是嘆息,錢不是他自己的,最後還是得聽人家的話。

反正也睡不着了,不如看看天霸集團的項目好了。

天霸集團是集藥物研發,生產一條龍的機構,他們生產的藥物,大部分都出口到了世界各地,尤其是他們研發的針對瘧疾,熱黑病毒的藥物,更是被世界醫藥機構認可爲本世紀最好的藥物。

目前,天霸公司的最新項目,是一種可以消滅人體肺部腫物細胞的生化藥物,名爲‘CLM’。

藥物研發之初,已經確定在非洲發現的一種野生藥物,具有殺死百分之七十五病毒細胞的效果。

但是想要把這些藥物收集,並且送到龍國,需要極其強大的資金支持。

老實說,看到這裏,楊曉紀還真有點動心了。

如果這個藥物真的能夠研發出來,那可是一本萬利啊。

這買賣還是可以做的。

楊曉紀立刻換了副表情,對高雅晴笑道:“你說人家這腦袋是怎麼長的?我怎麼就想不到這麼好的項目?”

“其實這個項目,天霸集團已經進行十年了,直到去年才確定最後的藥物結構,而且效果也特別的好!”

高雅晴嘆了口氣接着說:“只是很多投資財團,尤其是國外的資本,都不想進行投資,原因很簡單,他們覺得這麼好的藥物,應該由他們自己的國家進行研發,絕對不能讓別的國家捷足先登!”

這麼說的話,楊曉紀也可以理解,那些國外的資金,更看重的是未來自己的利益。

但不理解的是,區區的二十億龍幣而已,龍國那麼多的富豪,難道也沒有人看到這其中的利益?這就說不過去了吧?

而高雅晴給的解釋是,天霸集團看的是長遠的戰略發展,不是那種隨便拿個幾億,然後就坐等收錢那種。

CLM只是天霸集團發展的一個項目,未來還有別的項目發展,也只有楊永天有這個實力,在任何時候,都能拿出資金。

這麼說倒也合理,楊曉紀也沒有再問啥,既然已經決定親自去帝都了,那就到時候自己在看。

話快點說,何茹雪傷勢恢復的很好,一個禮拜,就可以下牀走動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