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不是死了,而是像中了某種毒一樣。燈光下,有很多跟蒼蠅一樣大小的蟲子在飛着,幾乎逮誰咬誰。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5 日 0 Comments

我的頸部被咬了咬了一下,居然是一陣**,像蜜蜂蟄了一樣。我反手拍死,拿在手裏仔細看了一下。

居然就是一種蜜蜂。

醉人蜂?我忍不住打了一個激靈。之前聽外公提起過,在那本醫書中也看過。醉人蜂毒性極強,有很好的麻醉作用。人畜一旦被其叮咬,會出現昏厥現象,但一般兩個小時之後,毒性會自行消失。

如此之多的醉人蜂突然出現,完全顛覆了我的想象。我知道,孫少是衝我而來的。安軒不過是給他製造了一個機會而已。

安軒沒有想到,幾乎每次要得手的時候,都會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他挖空心思治服了張飛鷹,此刻卻成了孫少的嘴中肉。

“孫少,你來幹什麼?我均衡地產跟你沒有什麼過節吧!”安軒的聲音有些顫抖,他似乎沒有受到醉人蜂的叮咬。

其實不是他沒有被醉人蜂叮咬,而是剛纔服用的那粒藥丸起了作用。醉人蜂的毒性跟酥骨散原出一轍,所以煩是服用過解藥的人均不會受到多大的傷害。

“安軒,萬衆矚目的舊城拆遷項目馬上到了最後的關頭,誰不想分一杯羹。你是最大的攔路虎之一,你說該不該將你清理出去呢?”孫少還是之前的那種不可一世的樣子,在他看來,這裏的人大約都是他的囊中之物,他想怎麼擺佈就怎麼擺佈。

走到周璐的面前,嘖嘖的驚訝着!

“周大小姐,你怎麼變成這副德行了,是誰欺負你了。跟哥誰,哥爲你出氣……”孫少突然回頭看着安軒。

“安公子,都說你是採花浪子,果然是名不虛傳啊!我孫少雖然也好色,卻從來不強人所難。”

“孫少,這是我的事情,與你無關。”安軒仍然硬着氣,只是回頭看到地上躺着的那些兄弟,卻早已叫苦不迭。

孫少居然將自己的外套脫了下來,給周璐披上了。周璐雖然沒有力氣,但仍然可以動手將衣服穿好。

孫少走到了我的面前,憤怒的望着我。

“周然,你總該爲你出爾反爾付出一點代價吧!我也不爲難你,你將靶子和彪子交出來,然後碼頭依然歸我使用。這件事情就這麼過去了。”

孫少之前想借用碼頭運送毒品,被靶子當場識破而沒有得逞,所以他將一股怒火全部記在了靶子的頭上。

“孫少,你如果能幫我把靶子找到,我甘願將碼頭白送給你。不過,過了今天晚上,碼頭是姓周還是姓安,我自己都不清楚,我又如何能夠答應你。”安軒陰毒,我用了一招更陰毒的辦法。

“是嗎?安公子,你的胃口還真不小啊!當了皇帝想外國。”孫少回過來,便去找安軒的晦氣。

“孫少,你別聽他的,他這是在挑撥離間。碼頭之前本來就是張壇主的,你不信可以問張壇主。”安軒順口一推,卻將責任推到了張飛鷹的身上。孫少蹲下來,往張飛鷹的嘴裏餵了兩粒藥丸。

“張壇主,別裝了,起來吧!”孫少拍拍張飛鷹,冷冷說道。

張飛鷹本身就有功夫,剛纔感覺不對之時,已然吃了一粒藥丸。此刻連吃兩粒,身上餘毒全部被解去。他站了起來,拍拍身上泥土。

“孫少,我跟你父親可有不淺的交情,你這樣對我,未免有些不近人情了吧!”張飛鷹不卑不亢,邪惡中似乎還露出了些許正義來。

“張壇主,按理我也應該喊你一聲叔。只是我父親已經不大管孫氏的事物了,如果真有得罪之處,還請你諒解一下。我跟周然的過節實在是太深了,今天不出這口惡氣。日後我怎麼在青蓉二城立足。”孫少一直都盯着我,嘴角帶着冷笑。這小子心裏又在打着什麼鬼主意。

“孫少,這一切都是因爲周然而起,是該給他一點顏色瞧瞧了。”安軒趁機落井下石,在旁邊幫腔。

“安軒,你醒醒好嗎?不要助紂爲虐了。”安老爺子久不說話,忍不住大聲罵道。

“喲!老爺子也在呀!我父親說跟你也有不少過節,讓我代他向你問好,說你壽終正寢的時候,一定會來親自拜祭。”此刻孫少目空一切,根本就沒有將衆人放在眼裏。

他走到老爺子的面前,用手在老爺子的臉上摸了兩下,輕輕的拍打着。突然孫少像憑空飛起來了一樣,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孫少爬了起來,大吼。

“誰,跟老子站出來……”

在老爺子的面前,周海濤如鐵塔般立着。我有些詫異,但看到安然仍然昏昏入睡的樣子,馬上便明白了。

安軒之前給安然的那粒藥丸,安然沒有吃,直接給了周海濤。我心裏一陣大喜,從木椅上一躍而起。以我和周海濤之力,對方這幾個宵小,豈會費很大的力氣不成。

我首先想到的是替周璐解毒,趁張飛鷹不注意,將他口袋中的藥瓶給掏了出來。之後扔給了周海濤。周海濤幾個縱身,來到周璐的跟前。一下了給周璐喂入了幾粒藥丸。孫少的手下此刻終於明白過來,一時間將我和周海濤圍在了中間。

毒性漸漸消失的周璐猛的從椅子上躍了起來,她沒有加入戰團,而是向安軒撲去。安軒的武功並不在周璐之下,只是出於心怯,反而落了下風。

孫少和陳龍見勢不妙,趁着混亂偷偷的溜走了。他的手下見孫少溜走,一個個早已沒有了鬥志,之後一個個也作鳥獸散而去。

院中,只剩下安軒在孤軍奮戰。而張飛鷹只顧着自己的兄弟,並沒有參戰。安軒猛的擊退周璐,奮起一躍上了牆頭。周海濤掏出了飛刀,向安軒扔去…… 姑『射』就這樣死了,他的一切,他所有的雄心壯志,他所有的野心抱負,他所有的落寞和遺憾,就在這一拳之下,化作漫天光雨,如他所說,在燦爛中死去,葬於天地之間!

不管這個人曾經給這世間帶來過什麼,也不管這個人曾經叫這世間為他做過什麼改變,但他就這樣徹底消散於虛無之中,唯留下有關他的一切,叫世人去慨嘆。。更新好快。

沒有人知道,在姑『射』臨終之前,說出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也不會有人知曉,在臨終之前,他是否會後悔自己之前作出的決定!

而這便是所有求道者的夙命,為了最終的唯一,付出了一切,雖然看似斬斷了一切,卻是將那些思緒和真情,埋葬在了內心的最深處,在一切消散之後,什麼都沒有留下,只留下有關於他的一切傳言,飄零在世間,叫世人慢慢咀嚼,回味其中的樂與痛。

光雨在慢慢的消散,最終和山風『混』在一處,飄落在了鐘山的各處!而就在光雨散盡之時,天際那如血的晚霞也已告罄,天『色』漸漸昏暗下來,初『春』的寒風凄冷的吹過天地各處,叫世間萬物愈發冰寒,一切在這一刻,徹底拉下了帷幕。

雖然這一戰,最終還是以林白取勝而告終,但在這一刻,他但心中,卻沒有任何應有的快意和喜悅。姑『射』臨終之前的低語,以及徒勞無功的伸出雙手,向著一望無際的虛空虛抓的畫面,牢牢的刻在了他的眼眸之中,那畫面和那些語句,深深的觸動了他。愛去.

為了心中的野望,拋卻了在意的一切,然而到頭來,卻只是一場虛妄之夢!雖然如今在燦爛中死去,叫無數人為之而慨嘆,但林白明白,恐怕要不了半年,有關姑『射』的一切,就要被世人用新的話題所取代,甚至怕是都不會有人記得,這世上曾有過一個姑『射』存在。

人世間有多少的人都是這樣,曾奮鬥過,曾努力過,曾悲歡離合過,曾落寞鬱郁過,但最終都是一場鏡『花』水月的泡影,一切都要以無果而告終。

可以說每一個人,都是自己人生中的唯一主演,都有獨屬於自己,不為他人所知的故事。姑『射』不可謂不強大,但因立場的不同,但因所追求的一切的不同,所以與林白傾力而戰,以生死來論決,他們兩人間的一切,和之前的凱德和凌自在不同。

他們兩人之間,從來就沒有過對與錯的說法,而姑『射』最終也化作了一蓬光雨,灑落在這時間,故事告終!

這就是想要謀求大道的路上無數人的歸宿,這是一條無情的道路,在這條路上,有無數人為了目標而捨棄一切,拋下親人和真情,或是為了親人和真情,而拋下其他的一切。

但即便是做出了這樣的犧牲,最終所得到的結果,可能也是徒勞無功,什麼都無法獲得,只能用自己的血『肉』和骨骸,鑄成他人的墊腳石,空餘一聲慨嘆。

此情此景之下,不能叫林白不去擔心,雖然如今的他取勝了,贏得了該得到的一切,獲得了守衛自己親人和在意一切的資格,但誰知道,他是否又能繼續堅持下去。

但一切無言,只有寂寥殘破的鐘山,靜默的注視著此間發生的一切!鐘山,註定是一個不平凡的地方,不管是之前的封印仙『門』,還是而今的大比,在這裡發生的一切,都終將成為被世人心口相傳的傳說,所散發出的光輝,必將影響無數世人。

此時此刻,所有觀戰之人,都已鴉雀無聲,人們在目送那光雨的散落,目送那光雨的飄零。也不知道其間是誰發出了一聲嘆息,便引起了無數人的跟隨。

姑『射』做的事情,雖然的確是有許多錯的地方,但不能不說,他也算得上是一個真『性』情的人,尤其是最後的那一幕,更是觸動了無數人的內心。

可就是這樣一個人,而今卻這樣黯然收場,這不能不讓有著與姑『射』同樣追求的人神傷。

戰局已告落幕,而伴隨著這一切的結束,所有人都明白,林白的崛起,已不是他們所能攔阻的,只要不出意外,他這當世第一人的位置,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而且他必將成為,懸挂於如今這世間所有人頭頂的一柄利劍,不管是你做什麼事情,也不管是你心中有任何思緒,都必須去考慮,你所做的一切,是否會觸動到這柄劍的底線,要去思忖,你所做的一切,是否會讓那柄利劍,毫不容情的斬下!

所有人都無語,所有人都開始退卻!鐘山大比所發生的一切,必須要他們去重新考慮自己之前定下的計劃,要給他們一個緩衝的時間,來面對世間這新的格局。

「你也想走,得到林前輩的允許了嗎?」而在退卻的人群中,赫然便有此前與江方雲一道的那名年輕靈泉宗弟子,如今的他,眼眸已紅,眉眼間滿是凄楚和仇恨。但可惜的是,還沒等他『混』入離去的人群,就被李虎迎頭攔住,淡漠開腔質問道。

「你算什麼,也敢攔我江宏的路?!」那年輕人聞言,眸中殺機迸發,但如今的他,此前與李虎拼了個兩敗俱傷,哪裡還有囂張的本錢,心知此番怕是絕難離開此地,心一橫,望著林白,冷笑道:「就算今日你僥倖能贏了此番大比,但你莫要忘了,我靈泉宗宗主還未到來,隱世中的高手還沒有聚集與此處,假以時日,你和你的家人,必然要命喪此間!」

「你覺得隱世,還有資格在我面前囂張嗎?你覺得你們靈泉宗,有勝過我的資本嗎?」林白聞言,冷漠發笑,言語之中,滿是漠然之『色』。

江宏聞言沉默,不管他願不願意接受,他都知道,自己剛才的威脅,對林白而言,實在是太無力了!當初在小方諸山的時候,林白已是大出風頭,崑崙一行,顧太虛更是喪命在他手中,而今又有姑『射』這樣的強者倒在他的腳下,就算是靈泉宗的實力再雄渾,卻也絕對沒有到那種能夠說一不二,就直接把林白吞下的威勢!

這是一個叫他沉默的事實,也是一個叫他為之而無力的現狀!他憤恨,他怨憎,但無法改變一切,不得不接受,僅憑靈泉宗,根本無法攔阻林白的事實。

「而且,這一戰,不過是我小試身手罷了,我的手段,還未用完!」仿若是篤定了主意,要將江宏置於無盡的黑暗之中一樣,林白冷笑之下,又淡淡出聲。

如他所言,這與姑『射』的一戰,雖然其中叫他施展了不少的手段,還用上了照見本源之力,但他自崑崙所得的最大的收穫,也即控龍之術,卻根本未曾施展。

雖說之所以將此術保留下來,是因為當初在崑崙之內,他可以不受天地束縛,若是而今施展此法,必然要受到天地干涉,打破桎梏之後,才能施展的原因在。

但更多的,還是林白有心藏拙,不願在此時此刻,就把最終的底蘊釋放出來,想要尋找一個更合適的時機,再將這控龍之術,酣暢淋漓的在世人面前施展。

而且林白相信,等到那時,天下眾生,不管是俗世還是隱世,都必將為此而矚目!

還有手段沒有施展出來?!一言發出,直叫江宏覺得就像是被人兜頭潑了一盆冷水般冰涼,他無法想象,如果林白沒有隱瞞,真有後手未曾施展的話,那該是何其恐怖的秘術!

若是還有那樣神異的秘術存在,靈泉宗又該何去何從?!

「去追尋你前人的腳步,歸於無盡的黑暗之中吧!」輕笑數聲后,林白的神情變得愈發冷漠,指尖微微揮動,破滅之力伴隨先天真罡,倏然便衝到了江宏的跟前,瞬息之間,便將他完全吞沒,叫他帶著未了的遺憾和憎恨,步入了無盡的歸墟之中!

世間寂寥,猶如是從未有江宏這個人存在過一樣!

「前輩,我也要告辭了!」而就在此時,徐掠帆捧劍走到林白跟前,向著林白畢恭畢敬的施了一禮后,緩聲道:「前輩贈劍之恩,我必銘記於心,假以時日,若是前輩有所差遣,我定當竭盡全力!也請前輩莫要忘記,我劍成之日,還望前輩與我傾力一戰!」

「放心,我定會滿足你的心愿!」看到徐掠帆,林白臉上登時有笑意生出,伸手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后,眼珠子一轉,突然有促狹笑意生出,而後緩緩道:「帶上你的小魔『女』,有時間的話,去神農架那邊轉轉,也許在那裡,你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神農架有什麼,那裡自然是有劍閣的存在!而徐掠帆到了那裡,他手中之劍散發出的劍氣,必然會被劍閣得悉,林白很好奇,若是等到泰阿感觸到這股劍氣,並且看到捧劍而往的徐掠帆之時,在這兩人間,會有怎樣的火『花』擦出。

徐掠帆哪知其中內情,茫然點頭,但林白卻已舍他而去,緩步向幾『女』趕去,望著那一張張嬌『艷』『欲』滴,柔美如『花』的面頰,言語間突然有溫意劃過,緩緩道:「我回來了!」

,如果你覺得30/”>天才相士不錯,按ctrl+d可收藏本書!–55789+dsuaahhh+26617055–> “不要……”安然大聲喊道。大家都知道,周海濤的飛刀練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他的飛刀一出手。安軒非死即傷。

周海濤生生的將飛刀改變了方向,飛刀刺入了院牆,足足有一寸多深。這一扔的力度有多大,可想而知了。

我並沒有爲難張飛鷹,只是讓他帶着手下自行離去了。剛纔驚險的打鬥場面,又歸於了平靜。那個李辦事員還昏倒在地上,周海濤給他餵了兩粒解藥,他幽幽醒來。

“周總,這一切都跟我無關,都是安公子逼我的。”李辦事員顫抖着求情。

我冷冷笑了一下,真是作妖的人都跑了,我豈會爲難於他。

“你走吧!最好是離開蓉城。安軒是不會放過你的……”李辦事員一瘸一拐的走出了院子,消失在了黑夜中。

短短的幾個小時,我和周海濤幾人幾乎是幾經生死了。

“海濤哥,你還是將老爺子和安然送到我大爹那裏去,我擔心安軒還會報復的。”我對周海濤說道。

“周然,謝謝你。其實我活了這麼大一把年紀,已經是活夠了。我只是現在閉目之前,看看葉凱麗。”安老爺子顯得有些落寞。

我不忍讓老爺子心存遺憾。沉思了很久,說道。

“走,回蓉城,去看看葉凱麗吧!”

周海濤開車,安然坐在副駕。我與周璐和安老爺子坐在後排。老爺子顯得很平靜,即便剛纔那一場惡鬥,他都沒有眨一下眼睛。周璐靠在我的肩膀上,捏着我的手。她的手是那麼的冰涼,今天如果沒有周璐的出現,我想不出是怎麼樣的一種結果。

“周璐。對不起,剛纔讓你受委屈了。”我有點內疚。

“周然,我替那個孽子跟你說聲對不起了。我真的沒有想到,他怎麼會變成這樣。子不孝,父之過呀!”安老爺子有些哽咽。

“老爺子,這跟你沒有什麼關係。你看古代多少皇家打下江山,最後還不是敗在子孫的手裏。你只顧你這一代就夠了,我外公和大爹對你都是很敬佩的。”我有些動容。周璐不說話,只是緊緊地靠着我。

突然我想起了一件事情,對周璐說。

“周璐,我想將周氏集團的名稱改了,叫衆誠集團,你覺得怎麼樣?”

周璐畢竟是大爹最親近的人,所以我想徵求一下週璐的意見。周璐並沒有疑義,安老爺子不住的點頭。

“衆志成城,無堅不摧。這個名字起得好,不僅僅可以鼓舞士氣,更能安撫人心。周然,你真是後生可畏呀!”

汽車到達蓉城,已經是深夜了,爲了老爺子和周然的安全。我將他們直接送到了巴黎之心酒店。畢竟是自己的產業,安全防護會更加到位一些。

我讓周璐和他們一起去休息,我和周海濤一起去接洽葉凱麗。周璐卻說。

“葉凱麗是我安排的病房,我不去你們怎麼能夠找到。”

我明白,周璐這是又跟我經歷了一次生死,更加不想跟我離開了。 萌寶為媒:秦少追婚有招 回頭看看周海濤,說道。

“海濤哥,安然受了不小的驚嚇,你留下了陪陪安然,我跟周璐一起去就夠了。如果順利的話,將葉凱麗帶到酒店來。”

周海濤還想說什麼,安然卻緊緊地拉住他的手不忍鬆開。我笑了笑,拍了一下週海濤的肩膀。

“你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你們好幾年沒見,是該好好聚聚了。”

和周璐走出酒店,夜色裏帶着絲絲寒意。周璐還穿着孫少的外套,我將自己的外套脫了下來,然後讓周璐將孫少的的外套給扔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