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中國老人都這樣,但這個讓嚴驄都心存敬意的老頭,挺有意思。

haohaoxue 2022 年 1 月 26 日 0 Comments

「您好,大爺。我叫凱文,很高興見到您。」文森的中文雖然談不上談吐自如,但比一般的老外要好上許多。

至少在楊大爺耳中,凱文的中文算是他接觸的歪果仁里,比較嗔頭的了。

「高興,高興…我也高興認識你。小夥子中國話說得不錯啊,來中國幾年了?和阿懿認識多久了?」反手關上門,楊大爺轉身走在了兩人前面,替他們領路。一邊還不忘跟那位歪果仁朋友聊天,套近乎。

「以前有很短暫的逗留在中國幾次,今年才在中國暫居。我和懿認識十年了。」凱文有問必答,走在最後,邊走邊轉頭觀察四周的環境。

本來想如平時那樣,稱呼嚴驄的英文名,但想了想還是順著老頭的稱呼,免得解釋。

這是一個不大的農家小院,一側種了些蔬菜,一側有兩間瓦頂平房,平房門口停了輛吉普車。直通主樓的鵝卵石小徑旁幾盞不算明亮的路燈,將那棟三層中式風格小別墅,照得很是好看。

「哦,好…好啊,阿懿有個這麼多年的老朋友真好。誒…你們小心路滑,看著點腳下啊……」楊大爺前面走著,還不時回頭看看身後兩個年輕人的腳下,輕聲提醒。

落在後面的兩個男人連連應聲,並表示感謝提醒。

行走在雨夜細碎鵝卵石鋪設的小道上,也一如走紅毯的當紅影星般神俊挺拔的兩個男人,聽慣了各種場所的花言巧語,對這種真情實感的單純熱情不免動容。

生在華盛頓的凱文自不必說,幾乎沒有體驗過這樣的關懷。在名利場倒是遇到過無數,只是那種市儈的問候實在讓人反感,多數人為了巴結而作作得過分,怎麼讓人感動得起來?

而嚴驄,話少冷峻得讓人生畏,沒有人會主動靠近他給與溫暖。即便如凱文布萊迪,大老爺們可作不來那些矯情事。他們所帶來的衝擊,就是實打實的兄弟間的守護。

可人生無常,總有例外。一如眼前這個可愛熱情的老頭。也一如,那個小巷子口,落滿夕陽的焦急面龐。。 叮咚!

六點半左右,門鈴準時被人按響,毛利小五郎提着個拖把就第一個衝出去,邊沖邊說:「可惡,別跑,看我毛利小五郎馬上把你抓起來。」

門上的四道鎖迅速被毛利小五郎打開,最後砰的一聲,猛地推開門。

下一瞬,毛利小五郎傻眼了,納尼?

門外空蕩蕩的,除了不久前放在走廊的舊報紙舊資料之外,什麼都沒有。

怎麼可能?

毛利小五郎不敢相信,明明他已經以最快的速度衝出來了,怎麼可能跑的這麼快?

「爸爸,怎麼樣了?」

毛利蘭有點小緊張的看着毛利小五郎。

沖野洋子與水無憐奈也站在一起,緊張的看着門外。

聽見毛利蘭的話,毛利小五郎便回頭鬱悶的說:「居然沒有人。」

「不會吧!」

毛利蘭、沖野洋子幾個都驚了,沒有想到會這樣,隨後,毛利蘭和沖野洋子連忙走出去左右四顧,「怎麼會,太難以置信了。」

「為什麼會這樣?」

就在眾人難以置信的時候,李子禮走到走廊里,突然將一個小孩從那堆舊資料報紙的後面提出了一個小孩,遂轉身看着他們說:「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在這裏。」

小孩明顯沒有想到會發現,表情驚慌,一副怕怕的樣子。

「他?」

眾人都愣住了。

「沒錯,只有小孩子才會這麼難找吧。」

李子禮說着,將那個小孩放了下來,小孩束手束腳的站在那,偶爾偷偷瞥了眼眾人,不敢動。

「太意外了,我怎麼都沒有想到竟然會有人躲在舊報紙後面。」

水無憐奈滿臉意外,她是真沒想到惡作劇的作俑者會是小孩,而且藏在那種地方。

沖野洋子等人亦滿臉意外,萬萬沒想到是這樣。

突然,毛利蘭拍着手說:「我知道了,上上星期六他沒有來按門鈴,是因為門口沒有堆放雜誌的原因。」

「那個星期憐奈小姐因為外出採訪不在家,所以根本就沒有多少雜誌需要處理。」

「可是他為什麼要這麼做?他只是個小孩而已。」

沖野洋子不明白的說道。

眾人也滿臉疑惑,搞不懂這個小孩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

李子禮笑說:「我想他來按響門鈴,只是想叫憐奈小姐起床而已。」

「嗯?」

眾人詫異。

「他怕憐奈小姐趕不上早安七點直播的節目,所以才這麼做的。」

李子禮說。

水無憐奈表情錯愕,隨後看了那個小孩一眼。

李子禮繼續說:「我猜他一定是誤會憐奈小姐沒出現在早上七點直播的原因,以為憐奈小姐是因為睡過頭錯過節目錄影,所以門鈴響的時間才都是六點半,而且是星期六。」

「因為星期六不用上學,所以他按門鈴之後再趕快趕回家的話,就來得及確認憐奈小姐有沒有出現在早上七點直播了。」

「可是,只有一次是在星期二按的不是嗎?」

毛利蘭說:「難道他當日沒有去上學嗎?」

「那一天是放假,十月連假中的第二個星期一是體育日,如果說那天學校舉行運動會的話,連假結束之後的星期二,小學通常是會放假的。」

李子禮笑着解釋。

聽完李子禮的解釋,眾人也都明白了。

只見沖野洋子走到小孩面前彎下腰,摸着他的頭,溫柔的笑道:

「這麼說,你拿安眠藥來,是希望大姐姐好好睡一覺,然後早一點起床是嗎?」

小孩彷彿被沖野洋子的溫柔軟化了,乖巧的點點頭,說:「嗯,因為我媽媽說吃了之後,就能睡的很好了。」

就在這時,水無憐奈也來到小孩面前,蹲下來目光柔和的看着他,說:「不過為什麼呢,你為什麼要這麼注意我?」

小孩低着頭,有些傷心,也不知道想起了什麼,「因為很像。」

說到這裏,他抬眼望着水無憐奈,說:「因為你很像我媽媽,我媽媽她去年發生車禍死掉了,所以我…。」

小孩說着,眼淚彷彿要掉下來似的。

水無憐奈臉色動容,目光顫動,看着小孩的目光中多了一絲溫柔,以及一絲莫名的情緒,她注視了小孩半響,在對方快哭出來的時候,抬手按着他的雙肩,說:

「小朋友,我可以了解你失去媽媽難過的心情,可是如果你老是這樣念你你媽媽不放,我想你媽媽在天上也一定會擔心的,既然你是男孩子就應該堅強一點,讓你媽媽放心才可以哦。」

「所以,你不可以再來這裏了哦,這是為了你媽媽,也是為了你好。」

「知道了嗎?」

越說到後面,水無憐奈看小孩的眼神越加溫柔。

聽了水無憐奈一番語重心長的話,小男孩彷彿明白了什麼似的,臉上出現一個笑容,重重的點點頭,然後將眼淚擦去。

「再見,大姐姐。」

「再見。」

水無憐奈注視着小男孩遠去的背影很久,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站起來時眼眶中竟湧出淚花。

「憐奈。」

沖野洋子注意到水無憐奈的表情,不由的喊了一聲。

水無憐奈剛才真情流露,根本沒想那麼多,直到聽見沖野洋子的話她才晃過神,連忙擦去眼角的淚花,不好意思的說:

「抱歉,以前我也有個跟他差不多大的弟弟。」

隨後,水無憐奈看着李子禮,露出個笑容:「草川先生,真是太感謝你了,你幫我找出了這個小男孩。」

「說起來,弘一你還真厲害,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沖野洋子也看着李子禮,眼中閃著亮光。

「當然是我推理出來的。」

李子禮微笑。

「你可真行,比毛利先生還厲害。」

沖野洋子笑着說,對李子禮刮目相看,她沒想到這個男人的本事還這麼大,頓時對李子禮的好感提升了不少。

水無憐奈亦對李子禮刮目相看,不由認真的注視了他一眼。

毛利小五郎臉色比鍋底還黑,滿臉不高興,尤其是聽見沖野洋子那句「你比毛利先生還厲害」,簡直太扎心了。

柯南悄悄地往旁邊挪動兩步,離毛利小五郎遠點,總感覺現在這個男人很危險。

….

「叮!恭喜你完成支線任務。」

就在這時,李子禮的腦海里傳來系統的提示,他不由的笑了笑,知道自己已經完成了第一個支線任務,只要再完成第二個支線任務,便可以完成系統發佈的主線任務了。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第二天。

今日,是元旦假期的最後一天。

江南,寧家宅院內。

一家三口,都是在做自己的事情。

但,似乎都有些心不在焉?

閨房內,佈置溫馨。

寧緣坐在桌前,面前擺着會計師考證的資料,以及書籍。

而,她俏臉上的神色,卻是有些複雜。

儘管,考試已經臨近。

但,寧緣卻始終,都沒辦法投入進去。

這些日子。

她,一直都在發獃。

整個人,近乎六神無主。

不管是上班工作。

還是,翻書複習,準備考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