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我吃驚道,九兩在那裏我不奇怪,畢竟她哥哥在那裏,可是宋齋的少主人在那裏,那就奇怪了。她去幹什麼?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5 日 0 Comments

“崑崙仙胎有兩個,一個是我老孃,一個是九兩哥哥的老孃。”二叔這一次竟然悠悠的開口說了。

他竟然說了,這嚇了我一跳好麼?!嚇我一跳的本身不是他說的話,而是這一次,他竟然沒有賣關子!

“在得到崑崙靈胎之後,到底要怎麼用,這是一個問題,因爲你爺爺當時欠九兩的外公一個人情,所以算是贈了一個出去。有了九兩的哥哥,他也算是一個試驗品而已。”二叔說道。

我瞬間啞口無言。

我二奶奶宋知音,跟九兩哥哥的生母,都是崑崙靈胎!

那麼也就是說,九兩的哥哥,跟我二叔一樣,都是試驗品?九兩哥哥要是甦醒過來,也會是跟二叔一樣的一個逆天妖孽的存在?

“那你們倆?豈不是一樣?”我震驚的對二叔說道。

“不一樣,崑崙靈胎,一直被當成龍胎,是一個錯誤,所以你爺爺,把林家莊的墓地,地下格局全部都篡改了一個遍兒,甚至仿照一個神一樣的風水格局來建造,最終轉給了小妖,然後傳給了你一半兒。這其中所費勁的周折,根本就不是你能想象的,崑崙瑤池西王母,好端端的一個鳳儀天下格局,怎麼可能會是龍氣?”二叔說道。 迪昂此刻非常的緊張,他已經好久沒有站在手術台上了,但是在經過這幾天的模擬之後,他又找回了自己以前的手感。

自己的身後有著喬尼格斯和另一位十分厲害的外科醫生,可以說是讓手術能夠進行的萬無一失。

但經過一些調查后他們已經將手術的風險降到了最低,基本上手術的途中不會出現什麼奇怪的突髮狀況,只是大部分高難度的操作都要由迪昂來執行。

此時麻醉師舉起了手對他們說道:「已經將病人進行全身麻醉,現在可以開始手術了。」

迪昂深吸了一口氣,對著其他人說道:「現在開始進行心臟搭橋手術,各位,拜託了。」

隨後他們開始有條不紊的手術,然而他們都不知道,所有觀眾的目光全部都聚集在了許曜的身上。

原本他們確實是想要從中學到一些技術,但是他們在看到許曜的操作后,他們立刻就改變了這個想法。

快!

用一個字來形容那就是特別的「快」!

許曜原本就有能夠發揮出兩個人力量的潛質,再加上一個能夠搭配上許曜速度的秦雪,整個手術的節奏簡直快得讓人喘不過起來。

在迪昂這邊剛讓病人進入全身麻醉的時候,許曜已經開始尋找著血管進行截取和連接。

也就是說迪昂這邊才剛起步,許曜的進度已經到了一半,甚至已經快要可以結束了。

在秦雪的配合下,許曜可以多分出兩隻手來進行操作,每一次自己想要拿出什麼器具時,只需要喊出一聲秦雪就會十分快速的地上遞過去。

當許曜需要幫助的時候,秦雪甚至不用等許曜開口就已經上前進行協助,並且還時不時的想要幫許曜擦汗,雖然她後來發覺許曜並沒有要出汗的痕迹。

漫漫仙路奇葩多 因為對於體力充沛的許曜來說,做一場手術並不會消耗太多的體力,而且他的精神也完全不緊張,恰恰相反他此刻的精神十分的亢奮。

因為秦雪能夠跟得上自己的節奏,所以自己的動作可以進一步的提升,速度也變得非常的快,整個人也跟著興奮了起來。

這就如同玩遊戲的時候,如果自己多了一個能配合的好隊友,那麼不管遊戲再怎麼難,自己也不會覺得緊張,反而會覺得更加的興奮。

最後當許曜對患者的創口處進行縫合的時候,所有的一切落幕,也就意味著手術已經結束了。

這個時候在圍觀的其他人才反應了過來,他們情不自禁的拍手進行了鼓掌,開始發自內心的佩服起了這個醫生。

雖然許曜沒有聽到掌聲,但是他一抬頭就可以看到他們那佩服的目光,以及那不斷張合的手掌。

秦雪此刻才算是真正的輸出了一口氣,然後拿毛巾擦了擦自己滿頭的汗水。

跟許曜做一場手術實在是太累了,真的是比逛一天街還要累。

不僅要跟著許曜的進度走而且還不能落後,要時刻保持著高度集中的精神注視著許曜的一舉一動,甚至還要提前的幫許曜遞器械。

「呼……累死了……真不知道當你的護士和助手有什麼好,除了累人之外一點用處都沒有。」秦雪已經忍不住的抱怨了起來。

許曜卻是伸手指了指上邊的觀測處,對秦雪說道:「當我的護士和助手可是能夠欣賞到鮮花與掌聲,以及勝利美酒的滋味。」

到了這個時候秦雪才猛然間注意到,上邊已經有一群人用激烈的掌聲為他們盡情喝彩和鼓舞。

秦雪此刻心中還沒有特別多的想法,當她將病人的病床推出去之後,聽到那如同雷鳴般的掌聲時才真正的被震驚到。

周圍不乏傳來了一些讚美之聲:「沒想到這個護士居然那麼厲害,那種反應速度實在是太棒了。」

「要是我有那麼厲害的護士來輔助我,估計用不了幾年我就能夠當上主任了。」

「不僅長得漂亮,技術還特別的高超。不愧是鬼手神醫,身邊的人就是不一樣。」

不斷的誇讚聲在秦雪的耳邊傳來,這讓她有些感到不好意思的低下頭,但是卻又感受到一陣又一陣的激動。

「別不好意思,抬起頭挺起胸,目視著前方。要知道你可是勝利者,這沒有什麼好丟人的,要讓全世界都看到我們的驕傲,看到我們華夏醫療協會的驕傲!」

聽到許曜那麼一說,秦雪連忙照做的抬起了自己的頭,她看了看自己周圍的醫生,從他們那羨慕的目光中,竟然真的體會到了許曜口中所說的那幾分自豪和驕傲。

「這就是他所說的,勝利美酒的滋味嗎?味道嘗起來還真棒呢。」秦雪注視著許曜的背影,心中對於許曜的好感度越加攀升。

秦天文也出來面見了自己的女兒,見面就是一個大擁抱,然後誇讚著自己的女兒長大了,非常的有出息,讓自己都刮目相看。

聽到自己父親的誇獎,秦雪更是感受到了自豪,臉上的笑容也就多了起來。

許曜面帶微笑的在遠處看著秦雪與自己父親的相聚,而另一邊他又走到了觀測台上,看著下邊正在緊張的進行手術的迪昂。

此刻勝負已經分曉,已經沒有太多人再去關註失敗者。

但許曜仍舊是打算給他們致命一擊,他的目的可不是擊敗對方那麼簡單,而是要徹底的擊潰對手!讓他身敗名裂,用力的往下踩!將自己腳下的踏腳石狠狠的踩碎!

許曜叫來了一位護士,對她說道:「你先去跟迪昂醫生說一聲,我已經做完手術了,比賽已經結束。」

那名護士不知道許曜的用意,於是也就真的進去通知了迪昂。

原本迪昂正在做著手術最緊要的血管截取關頭,突然一個護士走了進來對他說到許曜已經取得了勝利。

迪昂此刻只覺得自己的心臟一陣收縮,自己的手一抖,刀切在了病人的心扉上。

「混蛋!你在發什麼呆!」喬尼格斯大罵道。

瞬間一大股鮮紅的血噴涌而出直接噴洒在迪昂的面前,直接讓他傻了眼兒,喬尼格斯則是嚇了一跳,連忙開始進行補救。

一時間場面變得十分的混亂,其他觀察的醫生也再次將目光聚集到了病人身上。 「沒想到居然在這關鍵的點上出現了失誤,看這個血量應該是大動脈被切了吧……」

「我的天哪這個病人好可憐,他的血一直在飆,看起來實在是太慘了。」

其他的醫生看到這幅慘狀,全都情不自禁的感嘆起來,他們這種看淡了生死的人,對於這種手術上的失誤也只能不斷唏噓。

喬尼格斯一手擋住了病人血液濺射的噴涌,一邊對著迪昂大聲喊道:「你能不能打起精神!再這樣下去病人的生命就危險了,不僅手術會失敗,甚至連病都可能保不住啊!」

迪昂仍舊是愣在原地,手也開始顫抖看樣子已經不能再進行手術了。他的心理素質實在是太差了,一直被別人用天才醫師這個稱號包裝,原本在整個醫療協會之中都是頂尖的存在。

但是站得越高,摔得也越慘。在聽到許曜獲勝之後,他的心就再也承受不住這種打擊崩潰了。

從小都活在別人的讚譽中,他的心理素質本來就不過硬,此刻被這一消息刺激之下,他的精神立刻就出現了失常的狀態。

「許曜贏了……我的手術進度連一半都沒到,他就已經結束了嗎……」

「為什麼會這樣?到底為什麼會這樣?難道……他真的要比我要強?」

這個想法剛冒出來,他就立刻對自己進行了否定:「不!不可能!他不可能比我要強!他的醫療技術怎麼可能比得上我,明明他們的醫療協會還用這麼落後的機械!」

但是這個想法一湧出來就無法再收回去,他只覺得自己的內心不斷的抽痛著,驚訝的發現原來就連自己也承認自己是個失敗者了。

迪昂談起了頭他看到了喬尼格斯的吼叫聲,以及在現場指揮的聲音,看到了手忙腳亂拿著抽血管,不斷從病人的內臟里抽出鮮血的護士。

看到了在一旁不斷進行體液調控的麻醉師,以及不斷在翻找著道具的器械傳遞護士,耳邊聽到了那心率儀不穩定的點滴響聲。最後他再看了看自己,原來自己就如同廢物一般站定在原地,什麼忙也幫不上,什麼事情也都做不了。

其他人看到迪昂這幅狀態,都不由得一邊搖頭一邊議論著。

「沒想到被稱之為天才醫師的迪昂醫生,也就只是這種程度而已,他是怎麼坐到那麼高的位置?」

「這醫生也實在是太差了吧,這種錯誤就連新手都不一定會犯,而且你看他的那隻手,手抖的情況不是只有新手才出現嗎?」

「迪昂完蛋了,這次手術結束后,他估計就連自己國家的醫療協會都收不了他了。」

其他人看到迪昂這副樣子,對他失望之極,還有些甚至發出質疑,為什麼這種廢物都比自己地位高。

「快看啊!病人的身體出現了惡化情況,那個病人可能快要撐不住了!」

喬尼格斯不斷的縫補著病人的傷口,但可以看到的是病人的心跳突然劇烈加快,血也不斷的湧出來,喬尼格斯根本無法進行有效的補救。

突然喬尼格斯的臉上出現了驚愕的變化,與此同時所有的護士和醫生臉上都出現了一片死寂般的陰霾,他們的時候都在同一時間停頓在了原地。

整個手術室中傳來了一陣即長而又不間斷的響聲,那是心率測試儀所發出的警告聲,上邊原本那上下波折的線條此刻已經拉長,這也正是說明病人已經沒了心跳。

「死……死了……」

喬尼格斯有些失望的抬起頭深吸了一口氣,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臉面。迪昂則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完全不敢再看一眼病人的樣子。

其他人也都紛紛停下了手中的動作,而是有些無力的看著坐在地上的迪昂,以及垂頭喪氣的喬尼格斯,和自己眼前那已經停止了心臟跳動的病人。

盛世嫡妃:皇叔,等一下 突然手術室的大門傳來了一陣被巨力突破的聲音,隨後穿著一身白大褂的許曜大跨步的走了進來。

「心臟停止開始,距離腦死亡還有6分鐘的時間,護士開始倒計時五分鐘,喬尼格斯去準備一下除顫。現在開始進行心臟修復與按摩。」

許曜進來就有條不紊的發布了一系列的號令,其他醫生本來已經到了絕望的關頭,一聽到許曜發起了號令,就立刻行動起來。就連喬尼格斯都親自跑去拿出了心臟的除顫儀。

「這怎麼可能,六分鐘的時間剛剛都已經過了兩分鐘,剩下4分鐘要修復心房的創傷,和大動脈的血管,這也實在是太勉強了吧,光是修復大動脈最遲什麼時候也要20分鐘吧。」

其中一個醫生剛提出自己的質疑,下一秒他就被打臉了,因為許曜在他說話的這段時間,居然已經將大動脈給修復成功。

許曜拿著的針上有個細小的勾子,這就是血管縫合所需要的針,他採用了內翻的縫合方法,在數秒之內完成了各個精密的步驟。

「他的手好快呀,而且他居然能夠在這麼快的速度里不出現一點失誤,如果沒有經歷過上萬次手術的治療,很少有人能夠達到這種程度吧!」

「居然已經將心房修復好了,最後20秒了一定要趕上啊!」

其他醫生在旁邊看著,居然也開始為他們著急了起來。畢竟他們是醫生,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一個病人在他們面前死去,只要有一絲希望他們都會選擇堅守下去!

「還有希望還不能放棄,把之前從他體內抽出來的血,再給他送回去。現在開始進行心臟按摩。」

許曜伸手抓住了病人那溫熱的心臟,開始一下又一下的,模擬著心臟跳動的方式開始按摩起來。

只要血液供給能達到病人的大腦時,腦細胞還有活動,那麼就還有一線生機。

但是如果在一分鐘內沒有能夠拯救回來,那也就真正的宣告了這個病人的死亡。

而另一邊記者的護士拿著手中的秒錶,開始進行最後5秒的倒計時。

「醫生,最後三秒倒計時!」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許曜的手中,許曜的手按動一下,其他人的心中也抽動一下,彷彿許曜按著的不是患者,而是他們這些醫生。

「一定要起來啊!」 “我知道你還在想,我跟九兩的哥哥到底有什麼不同的地方,那麼我只能告訴你,當年的那個傻女人爲了你爺爺犧牲了很多,纔會有了我。僅此而已。”二叔說完,就不再說話,他這個人就這樣兒,告訴我多少信息,完全看心情,心情好了就說一點兒,心情不好了就什麼都不再說了。

“二叔,我最後說一句,那個黑洞底下,到底是什麼東西?”我問道,我不關心九兩的哥哥,不關心宋齋的少主人,但是我關心九兩和林二蛋。

“可能也是一個這樣的機器,誰知道呢?或許你下次再見,九兩就會不是以前的九兩了。”二叔對我說道。

這一次,他纔算是真的說了這句話就閉嘴。再也不說第二句,而我,也沒有繼續問下去,科學家們下去以後,士兵們也在登陸,這是科學的範疇,我們這些神棍似乎一下子派不上用場了,成了這裏最多餘的人。

二叔沒有下去,就在那個天坑上面搭建了帳篷,我們就在這上面住了下來,看着下面的人每天都在忙碌着,電源,電線,等等等等。

“二叔,我們到底要做些什麼呢?”我其實並不喜歡這樣被多餘,搞的跟我們是廢物一樣的。

“等來組織的人,會有人阻止重啓這個機器的,打開這個機器是有危險,不知道會產生什麼樣兒的後果,但是能吸引到那一批神祕的人來,這也夠了。”二叔說道。

我們就這樣,繼續等待,三天,五天?反正這一次戰士們來,帶了足夠多的物資,我們也不用擔心什麼,後來我無聊下了這個天坑,看着這些機器,想要摸一下都被一個老學究給打掉了手。

“這是寶貝!”那個人瞪了我一眼,繼續開始研究。

在一星期的時候,大家集體的智慧終於發揮了功效,我們集體的下了這個天坑,跟那個領導人老頭在談話,那些老學究並非浪得虛名,起碼到了現在,已經整理出來了這裏機器的草圖。

“他們的能源,不知道是啥,但是日本人,在這裏進行了改造,讓這些機器可以用電力來解決問題。不過日本人在走之前,在這裏進行了破壞,他們並不捨得毀掉這裏,只是讓這裏的機器停止了運轉而已。現在基本上已經搶修妥當。隨時都可以打開機器,你有什麼要交代的?”那個老頭問二叔道。

“先佈置好炸藥,在這裏,所有的地方,防止突發的狀況。”二叔交代了一句,他這幾天都在愁眉不展,我知道他在擔心什麼,那些會阻止我們打開這些機器的人,到現在還沒來。

我也一直在想這個問題,許大力,我還能再見到你麼?

然後是新一波的忙碌,士兵們慌忙佈雷,在這裏的很多地方,都串上了炸藥,這讓那些老學究們差點造反,對於他們來說,這就是寶藏,我連摸一下都不想讓我摸的,現在就要炸掉,多他孃的可惜?起碼,這些機器的製造金屬是什麼,啓動之後會出現什麼情況,他們着急着想要搞清楚。

對於這麼一批老學究式的人物,真是又可愛很可恨,不管老頭怎麼跟他們解釋,他們都不聽,最後,老頭只能答應他們,如果能不炸,那麼就不炸。

老學究也算是通情達理,說我們知道這裏的很多東西意味着什麼,放心,絕對不會說去泄露出去,甚至我們可以留下來研究這些機器,反正也沒多少年好活了,此生絕對不會走出這裏半步。

這邊兒好不容易搞定好差點要炸營的老學究,戰士們圍成了一個圈兒,有一個頭發都已經全白的老頭站在啓動器前,那麼大歲數,而且一看就知道資歷非常深的一個老頭,此刻竟然激動的渾身發抖老淚縱痕道:“告訴我們的太晚了啊!太晚了啊!”

說完,他對着我們敬了一個禮,然後,輕輕的點了一下啓動器的電源按鈕。

在那一刻,身邊兒不由自主的響起了掌聲,這絕對是歷史性的一刻,但是在這時候,我跟二叔都不約而同的回頭看了看,都到這個時候了,機器都要啓動了,那些要來阻止的人,爲什麼還不來?

當然,他們要是不來的話最好不過,但是明知道要來,卻偏偏沒來,總給我一種暴風雨前的壓抑感,似乎他們卯足了勁兒的要給我們來一個致命一擊。

沒有人,天坑之上,燈亮着,還在空空蕩蕩的。

下一刻,機器無聲的轉動了起來。

在神農架深山,在這個不知道地下多少米的結構裏,我們竟然搞了一個幾千年前上古的機器,並且使它正常的工作了起來,我心血澎湃,是個人都無法抑制此時激動的心情。

我緊緊的盯着眼前的機器,這時候,剛纔那個啓動機器的老頭走到了我們的身邊兒,因爲我們身邊都是領導嘛,所以我們三個也跟着沾了沾光。

他手裏拿着那張圖紙走近我們介紹道:“這裏面,是原料倉,日本人在這裏下的非常大的功夫,原糧倉的門,已經被他們永遠的封死,並不是焊住,而是他們似乎故意的輸錯了倉門的密碼,不過我想,上一次機器是強制性的關閉的,裏面還會有原料。原料倉的後面,這是一系列的深化結構,原料會在這裏面分離,解析,經過這一系列機器的運轉,最終成爲一個成品,對,這裏就是出艙口。看來,這會是一個提取的過程,由原料,最終提取出一些東西出來。”

二叔點了點頭,我們像是視察一下的,最先走到的,就是原料倉。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二叔猛然的一個回頭,臉色瞬間就是一變,看到他這樣的表情我就知道完蛋,該來的,總歸是來了!

我回頭一看,看到了天坑外面,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滿了密密麻麻的人影兒,數量非常的多。

氣溫在瞬間,就變的冰冷了起來。這不是心理作用,這是真的冷!放佛在一瞬間,溫度降低了十幾度的樣子。

“好重的陰氣,這些,不是人?!”胖子在這時候忽然說道。

“不是人會是什麼?!可能是日本人!開槍!”那個老學究老頭馬上就開始噴胖子,並且對那個指揮官老頭叫道。

指揮官老頭看了一眼二叔,二叔的臉上,沒有表情。

那老頭手一揮,本身就已經做好了戰鬥準備的戰士們,瞬間就扣動了扳機,對着上面的人影,就是瘋狂的一通掃射。

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槍聲震耳欲聾,早就已經湮沒了機器的聲音。

就在這時候,忽然,本來照的透亮的燈,忽然開始閃爍了起來,在閃爍了一下子之後,燈撲閃了一下,滅了。

之前二叔肯定有跟這老頭商議過,在燈滅了的同時,戰士們就打開了手電,照明彈什麼的,一時間,再一次把這個空間照的通亮。

可是,就在再一次的把這個空間照的通亮的時候,我忽然在人羣中看到兩張熟悉的臉,一張是許大力,另一張,則是我許久不見的阿扎。

他們兩個的臉,就在上面的人羣之中一閃即逝。

那些站着的密集的人影兒,開始往下面衝,這麼高的天坑,他們就這麼往下跳。跳下之後,繼續站起來,朝我們衝過來。

士兵們開始倒退,我身邊兒的那個老頭,大叫了一聲,躲在了我的身後。

那些人,真的如同胖子所說,不是人,他們是一具具,臉上掛着腐肉的屍體。

動作僵硬,如同殭屍。

士兵們的子彈,就算打爛他們的腦袋,他們也會繼續往前走,然後,他們的身體裏,開始往外爬出蟲子。

“停!快他孃的停手!!這是蠱,是蠱蟲!”胖子大叫了一聲道。

我也認出來了這種蟲子,是我們在豐都見到的那種,差點要了我們的命,而此刻,這些屍體,似乎成了蟲子的容器。

打爛之後,它們蜂擁而出,如同潮水一樣的朝我們涌來。

身後,是神祕的機器。

https://ptt9.com/92205/ 身前,是行屍加上蠱蟲。

這是怎麼樣的畫面?

所謂的自然文明和科技文明,終於碰撞了? 「二!」護士也緊張得大聲喊著。

其他人的臉色也變得非常的凝重,甚至覺得許曜都忍不住的低聲說道:「還不能放棄,還不能放棄,給我活過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