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追過來了??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隨後我明白了,這傢伙舉起一個包,衝着我大聲道:“東西,你的。”?

我這才記起我還帶了一個資料包在身上。這麼重要的東西居然忘在了咖啡廳,而那傢伙隨後跑了過來。但就在這時候,意外的情況發生了,一輛大型攪拌車突然闖了紅燈過來。?

“小心!!”? 不解好意

?爲了將我的資料包還我,夏川追來了,可沒有想到這時居然有一輛大型攪拌車惡意闖紅燈,我緊忙從欄杆上跳了下來,衝向夏川的方向。?

其實對於我來說,要讓一輛橫衝直撞的車改道也不是很難。但是這輛攪拌車太大,採用暴力手法改變它的方向的話,在這個行人密集的街道很可能會造成無辜路人的傷亡。況且它着實有點太遠了,要是我出手出現偏差,會造成更大的麻煩。?但是總不能讓這小子就這麼喪命了。?

想到這,我迅速地將手伸進自己的口袋,以極速衝向他。我一心想着要製造什麼困住這輛大車,或許是鬼牆,或許是地刺,可是,就在我想有所行動的時候,大型攪拌車車輪子底下的路猛然間發生了塌陷,柏油路上出現了裂痕,攪拌車整個陷入了一個坑裏。?

突發的情況讓路邊的行人尖聲大叫,也叫我得到了時間,我迅速地衝到夏川身邊,將他摔倒的他拉開一段距離。?

發生了什麼??

扶好夏川,我馬上站穩腳步,動了動自己的鼻子,企圖在人羣裏第一時間找出異狀。煙塵在灰濛濛的天空下顯得明顯而礙眼,人們都驚駭地四處亂竄,但是奇怪的是,我沒有察覺到靈異能量。?

馬路只是因爲質量不好所以突然發生塌陷麼??

雖然這種巧合太難叫我相信,可是不管怎麼說,攪拌車沒有碾到夏川,這是件好事。?

因爲車輛來得太快,夏川之前也沒有反應過來,地面又塌陷,他不小心摔了一跤,好似摔傷了哪裏。等我回頭,見他手上很多血,心裏頭和貓抓一樣難受,但是想給他止血,又怕弄得關係太親密再給他招來麻煩,卻不敢再有動作,矛盾地十分焦急又煩躁。?

偏偏好死不死地,攪拌車的司機居然還沒有接受教訓。他從車上爬下來,對着自己陷入坑裏兩個輪子爆胎了的車捶胸跺足,隨後居然大搖大擺地走過來罵人。?

“喂,臭小子,你走路不長眼睛的啊?!過馬路不看車,你欠扁啊?!”?

聽見這話的那一秒,我慢慢地回過頭,眼角微微一抽。?

一般來說我這個人很少發火的,就連夏洛那些警官在我眼前背後說我壞話我也不愛搭理的,但是我如果臉上不自覺地抽筋,那就說明我動怒了。?

我口袋裏的拳頭握得更緊了,甚至發出了咔嚓的聲音。?

“臭小子,我的車都壞了,賠錢!”?

“你說什麼?”?

就在司機對着夏川大吼的時候,我冷冷地問。那傢伙見我是一個女人,凶神惡煞一樣地道:“關你屁事。”?

但是很遺憾地,這句話纔出他的口,他便被我一把擰住了肩骨,拖拽到了路邊。?

女人對男人自然是沒有優勢,可是我老祖是鍾馗,我從他那裏傳來的神力不是吹的。當年鍾馗老祖能夠雙手撕鬼,我也能自然不會差,說能夠雙手撕人你們可能不信,掰只胳膊下來還是綽綽有餘的。隨後他也曉得了。?

“哎,你這臭女人幹什麼?哎喲!!”?

一拳頭過去,霸道的司機立刻少了兩顆門牙。我將他的頭髮拽起,撞向一棵樹。?

“臭女人?!”?

“你,你力氣怎麼這麼大啊?我,我告訴你啊,是他先闖紅燈的。”?

“闖紅燈是麼?!”?

說完,我一腳蹬在了他的重要部位上,他尖叫起來?

“我,我要告你。”?

“告我是麼?!”?

又一拳頭打在他的臉頰上。?

“哎喲,你,你幹什麼?!你,你不要逼我出手。”?

“出手是麼?!”?

“哎喲!救命啊!”?

“還好意思喊救命?!”?

“我,我,姑奶奶,是我錯了,放我一馬。”?

“滾過來,還沒有打夠!“?

“哎喲,救命啊!“?

在我憤怒地毆打那司機的一分鐘內,無數覺得他不對的路人甚至都覺得太慘而來勸架,夏川則也被震得目瞪口呆,因怕出人命而拽着我的手勸架,可是我被他一抓,突然覺得心裏頭亂跳不已,腦子反而更不冷靜,打人打得更起勁了。一直到最後警察來了,我才鬆手,而那開攪拌車的小子則和見到親人一樣哭喊地撲過去喊救命。?

“以後還敢闖紅燈,宰了你!”?

那闖禍的司機上了警車還在害怕地看着我這裏,聽見我這一聲喊,他嚇得差點尿褲子,直喊警察快點開車。路邊的圍觀者本來都勸架,可最後卻又都拍手叫好起來,喜形於色。?

“該,闖紅燈活該打一頓。差點鬧出人命不是?”?

“就是,就是。”?

只是我想着看的人太多,心中不舒服,緊忙轉身要走。 https://ptt9.com/123531/ 夏川看見,忙喊道:“鍾小姐。”?

聽見他的喊聲,我第一下想起的是他的傷勢,忙回頭打量他。卻見他雖然手上流血不止,卻只是蹭破了層皮,一時我放心下來。?

大約是因爲看見了我爲他而緊張和憤怒的樣子,夏川突然笑了起來,露出一口潔白的門牙,可是我卻覺得自己很狼狽。到底爲什麼總是和這小子扯出麻煩來的??

想到這裏,我不看他,只是從他手裏拽過自己的資料包,低低地道:“以後過馬路小心點。謝謝你給我拿包。”那以後便只是埋頭匆匆地走。?

可不曉得那傢伙是怎麼地,我走,他就跟着。走過那個十字路口,感覺到他還在我身後,我迅速地回頭,瞪着他道:“幹嘛?”?

夏川站住了,笑道:“是這樣。剛纔是不是你救了我?因爲地面好好地……”?

你別說,這個還真不是。我還沒有來得及出手呢,車子自己陷坑裏了。?

於是我乾巴巴地道:“不是。你運氣好罷了。”?

他聽見,眼裏露出疑惑。而我又道:“你……以後不要跟着我了。也不要靠近我了。看見了沒有?”?

“看見了什麼?”?

“剛纔的事情。你親身經歷過了吧?不要隨便靠近我,因爲但凡我身邊的人都會遭遇到橫禍。爲了你的性命安全,以後離我遠一點。”?

我這樣嚴肅警告着,可誰想他依舊不解地問:?

“這難道是因爲鍾小姐你會捉鬼麼?”?

我見他不靈通,煩躁地道:“當然不是。只是因爲我和別人不同而已。天煞孤星你聽見過沒有啊?那個倒黴的傢伙就是我!我身邊的人全都被我剋死啦,你也想死麼?!”?

“天煞孤星?”?

我見他一副好人樣,實在不好打發,於是開始嚇唬他。?

我的事情本來是不能隨便告訴別人的,這是犯了忌的。但是這傢伙實在不曉得哪裏不對,和流浪狗一樣纏着我,於是我編造了很多誇張的語句來嚇唬他,什麼我命犯凶煞星,和我在一起的都會被鬼纏死啊,家門不幸,有滅門之災啊什麼的。說這一切就是爲他趁早走開。但是天知道他怎麼了,聽完這些後眼裏首先流露出的居然是同情。他低聲道:“所以你身邊一個朋友都沒有?”?

聽見這個,我一愣。?

“啊,是又怎麼樣?我不需要人靠近。”?

我這樣說着,轉身背對着他?

“世界上,有我自己一個人就夠了。其他人只會給我惹麻煩。我也對他們沒有好處。”?

“原來如此,鍾小姐。”?

話落,夏川低聲道?

“我聽家裏提過天煞孤星,他們是世界上最不幸的人……鍾小姐,你心裏一定很痛苦吧?”?

這些話好似剝掉了我的僞裝一樣真實而叫我戰慄。我突然覺得話全噎在了嗓子口。?

你一定很痛苦吧??

……?

我回頭看着夏川,望進他的眼睛,突然覺得心頭很酸。他用同情而憐惜的眼神望着我,不似任何聽說了我的可怕的人的謹慎和隔閡,我竟然好似中了咒語一樣,忘記了自己的忌諱,只是緊緊地望着他。?

這人,爲什麼總是要這樣地纏着我,善待我??

我用盡自己所能地望着他的悲憫的眼睛,卻想不出答案。但是,因爲很快地想起了這樣做的可能的惡果,我決定在這裏做一次了斷。?

“喂,臭小子,你是誰啊,管這麼多。”?

我走到他眼前,推搡了他一下,冷聲道?

“你詛咒誰啊?誰他媽是天底下最不幸的人啊?你全家才最不幸!而且我怎麼樣,關你一毛錢的事情?!”?

我將他罵個狗血噴頭,提起他的衣領,狠狠地道:?

“臭小子你真是叫我討厭!沒完沒了地跟着我,還在這裏自以爲了解我一樣地說這些叫我噁心的話。”?

說着這些話的時候,我覺得自己的氣管都快被堵上了,臉也一定因爲說謊而發紅,但是我還是大聲地吼道?

“我最後一次警告你。永遠不要再出現在我的眼前,否則那個司機你看見了,你就是你的下場!!小心我修理你啊!!”?

我十分沒有形象地吼着,而他繼續用那種悲憐的眼神看着我,我爲他的眼神而窒息,逃也似地想跑。便甩開他就走,可才走兩步,他突然開口?

“鍾小姐,謝謝你救了我,我都懂的……其實你不用怕的,沒有什麼是不能改變的。這樣,如果你沒有朋友的話,我做你的第一個朋友怎麼樣?我保證不會那樣輕易地死掉。”?

聽見這些話,我眼前瞬間發熱起來。可是我沒有回答,也沒有回頭,大步地往前走。毅然決絕,我走得很快,我不想讓自己受到這個誘惑牽制而害了他。?

一直走了很久,直到回望一眼,夏川消失在了街巷的拐角,我便也靜止地在無人的巷角。?

“臭小子,不過是個毛頭小子而已。什麼都不懂,還想和我做朋友,小心後天在澡缸裏淹死啊。”?

可那之後,我卻一直站在巷子裏頭,許久都沉默。 夏氏集團

?淋了太多雨,我稍微有點不舒服,便去衝了個澡,隨後給自己泡了個熱糖水。誰想,才喝了一口,便有訪客來了。?

“資料送來了,大姐大。”?

這話才完,桌面的玻璃板上“啪”地被放上了一疊文檔。才洗完澡的我坐在發舊的紅木椅子上,喝了一口熱薑湯,沒有立刻取來瞧,只是乜斜着對面鬼頭鬼腦的令天桐,拖着聲音道:“你這次可真是給我找了個好活啊。”?

令天桐緊忙把和貓一樣的眼睛一眯,帶着十二分的歉意賠笑道:“大姐,我根本不想給你找麻煩。可那個夏洛是全s區最難纏的警察。他的手腕是十分了得的,我躲不過,只好屈服了。”?

“是他指名要你供出我的,還是你主動和他提起我的?”我不及他有更多的廢話,打住了問,令天桐顯得不好意思,道:“我說了大姐你別打我。”?

“哦?我不打你。”?

“哈,真的?好吧,事情是這樣。其實呢,一開始是夏洛叫我給他找一個可靠的捉鬼師,我也沒想這麼快請大姐出馬。可是他說給的報酬這個數。”話落,令天桐伸出五個指頭,一臉饞相,笑道:“我想這報酬比平時高好幾倍,活也不累,與其讓錢掉進別人的腰包,不如供給大姐買點零用,就提出了大姐來幹。阿天我可是藉着一顆好心要給大姐搶佔先機的……而且我沒和夏洛說起大姐的來歷。所以……”?

話纔到這裏,我狠狠地一腳踩在阿天穿着拖鞋的腳趾頭上,他慘叫一聲,立刻跳腳起來:“哎喲,說了不打我的。而且我這不是和你賠罪來了麼,還給你帶了這麼多的資料。”?

我拿起一個米色的文件夾,一邊打開一邊道:“你小子貪錢,也不想想世界上哪裏有這麼好撿的便宜的?警察局爲了一個小案子就出六萬請個捉鬼師,你不覺得太大動干戈了麼?顯然是案子的水不淺,要麼就是鬼很難纏。吳達和我私下說,夏洛告訴他妹妹,已經死了五個捉鬼師啦。”?

“五個??”阿天嚇了一跳:“我真沒想到。那看來人還是找對了。大姐,這事情非你莫屬了啊。”?

“我呸。”轉話題倒是很快,這小子。我沒好氣地看着資料,不吭聲,那裏阿天又道:“可我不明白,這女鬼這麼難對付?”?

“別的不怕。主要是這個禾虹出生的年月日不對。陰年陰月陰日出生,八字純陰。”?

“八字純陰?哇,這,這個我沒有注意到啊。”?

“不僅如此。她死的時候,也是陰年陰月陰日。你又注意到了沒有?”?

聽見這個,阿天瞠目結舌:“有這麼巧的事情?”?

我瞪他一眼,低頭繼續道:“所以你曉得這有多難幹。當然,既然接了活,我也沒有不完成的道理,不過這次你只能拿三成薪酬……喂,那個警官夏洛的資料呢?”?

沒等阿天爲薪酬的分配發表意見,我生硬地問,阿天隨即嘟囔着將一疊資料給我。?

“努,這裏。”?

我接過資料翻了起來,不再搭理他。而看我翻了大約半刻鐘,阿天終於忍不住地好奇道:“大姐,你捉鬼應該查查禾虹還有她那個什麼好朋友秦藍的資料啊,看夏洛的幹什麼?”?

我不回答,只是看文檔,隨後,一段字映入了我的眼簾?

【夏氏萬福集團是一家建基於美國的跨國企業。萬福集團董事局主席夏蘭山先生育有三子一女,大兒子留有一子一女,二兒子留有一子,三兒子留有兩子一女,小女兒留有一子……】?

看了這麼一長串的東西,我道:“還真能生,夏洛是夏蘭山哪個孩子生的?”?

“是夏蘭山第三個兒子的孩子。夏蓮是他親妹妹。而他們口中的大哥名叫做夏炎,也是三兒子的孩子,還是所有孫輩裏最年長的一個。”?

“不錯啊,老三深得他老爸的真傳,枝繁葉茂啊。”?

“夏家有錢嘛,肆無忌憚啊。聽說夏氏集團旗下在中國上市的公司的總市值已經超過了兩千億了,就算生一百個兒子也養得起啊。”?

我不解地道:“夏家這麼有錢,夏洛和夏蓮還在外面瞎搗鼓什麼?在家裏乖乖地過少爺小姐的日子不就可以了?”?

“這個你就不曉得啦,大姐。夏蘭山這個老古董在外做生意是很厚道,可在家裏對孫子孫女要求很嚴格的。好像是說在十八歲前的花銷全是夏老爺子負責,十八歲以後全都自己負責。想要分家產要等老爺子死了以後。”?

“分家產?老爺子的家產要先分給兒子和女兒吧?”?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哎,不瞞你說,大姐,夏老頭子他的那三個兒子還有女兒全都死了。”?

“什麼,全都死了?”?

我聽了很震驚:“那他可真倒黴。”?

“飛機失事,而且很巧,他的幾個兒子都在飛機上。”?

“兒子?那女兒呢?他不是還有個女兒麼?”?

“女兒不是飛機失事。因爲女兒爲了自己家老公和老爺子起了矛盾,所以搬出去住了。是和丈夫一起車禍死的。而且說起來,事情很巧,夏洛家裏的大哥,叫做夏炎,半年前也因爲一場車禍差點喪命,現在還在休養中。”?

一家三子一女全部死於交通事故,時隔幾年後長孫還遭遇車禍險些喪命……?

這夏老頭子看來是惹到了什麼不該惹的了,真是夠衰的。?

“對了,夏蘭山的長孫夏炎是捉鬼師?”?

阿天愣了一下,隨後一拍腦門,道:“是這樣的,夏家的幾個兒子娶的都是李家的人,因而他的幾個孫輩都有點異能。長孫夏炎和他的老媽李萬梅學了很多的捉鬼術,是s市的除靈協會的會長。他出車禍後,這個協會就交給了他的妹妹,也就是夏蘭山的長孫女夏寒代理。”?

聽到這裏我大約明白了。?

李氏家族不用說了,是最古老的異能家族之一,他們家族捉鬼的本事如果稱全國第二也沒家族敢稱第一了。難怪夏家子孫多少有點異能,沾了李家的光了。?

“來,大姐,你看看,這是夏家幾兄弟姐妹的所有資料,老大夏炎,老二夏寒,老三夏洛……夏蓮是老六……”?

我聽着他念叨,自己也翻資料看這些人的面孔,覺得這家子基因還真不錯,都是俊男美女。?

“對了,這個就是剛說的夏老頭女兒的兒子,孫輩第五,他的名字叫……對了,夏川。”?

聽到這個名字,盯着文件上的照片,我一下將資料緊緊地握在手中。?

這個面孔……就是不是我最近總是碰見的傢伙麼??

怎麼這麼巧?而且想起這傢伙笨蛋模樣,我不信地道:“他也有異能?”?

“當然沒有。”?

“啊,爲什麼?”?

“之前說了呀。夏老爺子的女兒和他關係不好。大姐你想過爲什麼沒有?”?

“爲什麼?”?

“因爲夏老頭的這個女兒不僅長得非常漂亮,還非常獨立。她沒聽夏老頭的和李家的人聯姻,而是自由戀愛,和大學同學結婚的——這也是造成父女關係不和的主因。”?

我聽了嘆道:“夏蘭山也真是笨。但凡捉鬼的人,沒有什麼好運的。那麼爲什麼這個夏川姓夏?”?

“他父母死了就跟了夏蘭山了,夏老頭說一定要他從自己姓才收留他。孩子還小,怎麼辦?只能答應唄。”?

“這老頭飛揚跋扈的,怎麼做人家外公的。”?

“還有呢,因爲這位有很大的財產繼承權,所以從住入夏家開始親戚們就沒給過他好臉色。”?

聽了這些,我沉默下來。?

這小子,前幾次碰面他總是笑呵呵的,以爲過着多麼養尊處優的日子,卻有這樣的故事。?

思考許久,我沉吟一會子,對着令天桐道:“幫我收拾下秦藍的資料。告訴夏洛我明天早上9點和他見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