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我面色一驚,口中急急的道:“那個人在哪裏?”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5 日 0 Comments

任羽軒沒有直接回答,而是道:“李晶在看守着她,你跟我來,我帶你去。”

“好,我跟他們說一聲。”我點點頭,二話沒說就同意了。

任羽軒沉吟了一下,又道:“這件事先別告訴別人,因爲我們還不確定誰是假面。”

“我知道,就是打個招呼。”我說着,過去跟趙安靈他們說了一聲,讓他們繼續往南邊尋找,我跟任羽軒則是有一些事要往北面去,等會過來找他們。

他們也沒說什麼,就同意了。

……

我跟任羽軒一路朝着正北方向跑去,跑了大概十分鐘,就看見一家沒掛牌子的商鋪。

“她們就在那裏面,我們進去吧。”任羽軒聲音低沉道。

“好。”我點了點頭,心情有些複雜,一想到裏面可能有關於林素的線索,我就緊張的渾身發抖,而在緊張的同時,還有一種難言的複雜情緒,因爲這一趟很可能一無所獲。

帶着這種患得患失的心情,我和任羽軒走進了那家小商鋪。

入目處,地上隨意擺着許多破舊的桌椅,上面落滿了灰塵,在牆上還貼着一些油麪紙,上面模糊的寫着菜名和價格,看起來這裏曾經是一家餐廳。

“她們在哪?”我聲音中帶着疑惑,因爲在這裏我並沒有看到任何人。

“嗯,她們在哪呢?”任羽軒臉上同樣露出疑惑的神情,打量了一圈餐廳,只是這家餐廳並不大,一眼望去,就可以看清裏面的情形,顯然這裏並沒有人。

就在我們陷入沉默的時候,身後忽然響起了低沉的腳步聲。

我緩緩轉過身,隨即臉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情。

只見王俊男和凌秋水站在那裏,凌秋水臉上依然帶着那熟悉的雕花面具,看不清表情,王俊男則是看起來有些得意,臉上帶着模糊而嘲諷的笑容,靜靜看着我。

過了一會,王俊男微微一笑,道:“吳小白,你看起來好像很吃驚啊。”

我沒有回答他,而是轉頭望向旁邊的任羽軒,沉聲道:“所以這就是你最後的計劃?假面!”

任羽軒依然面無表情的站在那裏,彷彿我對話的人並不是她一樣,又或者她認爲自己已經穩懆勝券了,就這麼定定的看着我,眼神中滿是莫名的情緒。

“好了,我知道你不是任羽軒,露出你的真面目吧,至少讓我在死前知道真正的假面是誰。”我沉住了氣,緩緩開口道。

任羽軒依然沒有說話,只是她的表情已經漸漸出現了變化,接着五官開始慢慢移動,就好像百倍速率整容一樣,不過一瞬間,任羽軒的臉就變成了王慶的臉。

“你果然是真正的假面!那麼在原本的時間線裏,你也早早的潛伏到我們隊伍裏來了嗎?”

我冷漠的說着,同時腦中回想着和王慶接觸的那些片段……

第一次是在西施墓,第二次是在噩夢醫院。

接着在噩夢醫院結束之後,她和凌秋水就謊稱團隊被死亡夢之隊滅了,想要加入我和蕭薔所在的黑社會小隊,也就是說,從那個時候開始,她就已經在算計我了麼?

王慶看着我,溫和的笑了,道:“是的,不過我並不是想算計你,只是對你很好奇,你和韓穆的實力明明差那麼多,你是如何在他手中活過那麼多次,又拿走了屬於他的寶物。一開始我覺得你是那種天選之人,命數,機遇都在你這邊,所以你才能翻盤……但跟你接觸時間長了,我才發現不是那麼回事,你只是運氣比普通人好一點點而已,甚至性格還有很大的問題,這樣的你,已經激不起我的興趣了。”

“原本我的計劃是幫你殺死韓穆,然後跟着你去古代殺死地獄使者,結束這一切成爲救世主。但是現在我發現,我並不需要你,你只是一個沒用的累贅……”王慶說到後面,臉上已經佈滿了嘲諷。

我也不在意她的神情,而是沉默了一下,道:“我懂了,這就是你的打算,或許是我還不夠強大吧……只是有一些事情我不太瞭解,希望你可以在我死前,幫我解答一下。”

“比如呢?”王慶饒有興趣的看着我。

我想了想,道:“比如你是如何恢復記憶的,很顯然,你能在整個時間線中佈下如此多的局,甚至讓王俊男早早潛伏到韓穆身邊,那麼你們的記憶很久之前就應該恢復了。我無法理解這點,明明只有我和韓穆有記憶石,並且我們是在第四十個任務前才恢復記憶的,你又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

“這個啊。”王慶輕笑一聲,緩緩道:“很簡單啊,因爲我本來就有記憶石,只是你想錯了方向。”

我皺了皺眉,道:“這怎麼可能,地獄使者明明提示過只有我和韓穆……”

說到這裏,我忽然停住了,因爲我突然想到了一些事,口中吶吶地道:“我知道了,你並沒有帶走記憶石,還是將記憶石保存在了一個地方,一個過去的你一定會去的地方!”

“不錯。”王慶輕聲笑了笑,道:“我拿到記憶石後並沒有帶在身上,而是放在了父母的墳墓前,那裏是我和俊男每個月都會去的地方,而我在死亡遊戲降臨到第五個任務的時候,就已經恢復了記憶,然後知曉了一切的我,開始在死亡遊戲中佈局,算計你和韓穆。” “原來如此。”我慢慢點頭,默然片刻,又道:“那靈魂之花呢? 怪異管理公司 我曾經得到過一些情報,你的能力來自於一種叫奪魂魔芋的靈魂之花,凌秋水又有一種名叫七色堇的靈魂之花,它們的能力是什麼?”

王慶一怔,臉上掠過一絲奇怪的神情,道:“你竟然連奪魂魔芋都知道,有點意思。”

說到這裏,她似乎站的有些乏了,走到旁邊的椅子坐下,才繼續道:“奪魂魔芋是排名第三的靈魂之花,它主要有兩個能力,第一個能力是讓我可以在任何時候,變成任何一個我見過的人,就如你所見過的;而第二個能力是吞噬,可以幫助我吞噬任何一個被殺死的鬼怪,將鬼怪的能力完全轉化成我的能力!”

“轉化?”我眉頭一皺,心裏微吃一驚,道:“這怎麼可能?你要是有這種轉化的能力,實力早就遠遠超過死亡遊戲中的任何一個人,甚至假以時日,你都比地獄使者厲害!”

“沒錯。”王慶聳了聳肩,似乎對這點也很無奈,道:“轉化的能力確實逆天,可惜我只是個人類,我的身體承受不住強大鬼怪的靈魂,只能一點一點像吃飯一樣,吞噬一些弱小的鬼怪,所以我的實力比你們強不了多少,大概和韓穆的靈魂強度差不多。”

“至於凌秋水身上的七色堇,其實並沒有這種靈魂之花,是我騙你的,她的實力也是我通過奪魂魔芋幫她提升的,還有俊男……總之你應該明白,在這裏你要面對的是三個韓穆,我們還有猛鬼幡和乾坤珠。”

“所以放棄吧,交出吳王劍和密函,我或許可以讓你死的舒服些!”

說到這裏,王慶已經站起身,臉上的笑容也漸漸化作了冰冷。

“原來如此,現在一切都明白了……”我苦澀一笑,最後猶豫了一下,問出了一個我十分在意,卻又有些不敢問出口的問題:“最後一個問題,你們見過林素嗎?她怎麼樣了?”

王慶沒有回答,而是用一種嘲弄般的眼神看着我,半晌,微微笑道:“關於這個事情,我並不想告訴你,因爲我怕你會傷心欲絕,那樣你就不會老老實實交出吳王劍和密函了。”

聽到她的話,我面色瞬間陰沉下來,冷冷道:“既然如此,我會打敗你,逼你告訴我!”

王慶冷笑一聲,不屑道:“就憑你嗎?”

我深深看了她一眼,低聲緩慢地對她說道:“當然不止我一個,其實你剛纔說的那些事情,大部分已經有人提前告訴我了,並且他很大概率推測到你就是假面。”

王慶微微蹙眉,眼底深處似有光芒閃爍,道:“是誰?任羽軒?”

我看着她,緩緩點了點頭,眼神中慢慢浮現出冷漠。

而就在這個時候,又是一陣腳步聲響起,李君如、墨羽、夏露露三人站在了門口。

其中墨羽衝我道:“安靈和九兒已經去通知其他人了,很快所有人都會趕到這裏!”

夏露露則是看了凌秋水和王俊男一眼,最後將目光落在王慶身上,聲音冰冷道:“真沒想到,你竟然是假面,枉我們一直信任你,太卑鄙了!”

王慶的神色依然平靜,絲毫沒受到夏露露話語的影響,只是她望向我的時候,眼神中多了一些光芒,道:“有點意思,任羽軒已經算到了我會變成他的模樣,過來找你嗎?”

“當然,不然你以爲他爲什麼要將我和趙安靈分到一組,他自己和李晶一組,從一開始我們兩個就可以進行遠程聯繫,而你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就知道你是假面。”我聲音低沉的說着,頓了頓,又補充道:“只是我沒想到墨羽和李君如會來找我,所以他們能最快趕到這裏。”

“這樣啊……我知道了。”王慶慢慢點頭,忽然笑了,然後用一種很嘲諷的語氣道:“那麼你們還有什麼想說的嗎?都說出來吧,省的等會我怕你們因爲絕望說不出口。”

聽到她的話,我們都是一怔,其中墨羽呵斥道:“死到臨頭了還在大言不慚,你以爲你們三個有韓穆的實力,就能贏過我們這麼多人嗎?簡直癡人說夢!”

王慶摸着嘴脣冷笑了一聲,她的笑容自信而輕蔑,道:“不,你搞錯了,不是我們三個贏過你們所有人,而是她一個人,就足以殺死你們所有人!”

說到這裏,她轉過頭衝着凌秋水點了點頭。

凌秋水和她對視了一眼,沉默了片刻,忽然擡起了白皙的手掌。

那一瞬間,我心中猛然泛起了一股難以言明的危機感!

只是還沒等我明白這種危機感是從哪裏來的……

下一刻,一股遠遠超過我們認知的靈魂力量,以凌秋水爲中心迅速瀰漫開來,在接觸到那股靈魂力量的瞬間,我們所有人都被壓得趴在地上,無法動彈,更不用說反抗了。

我心中滿是震驚,因爲我從來沒有想到凌秋水的實力會這麼強大!

那浩瀚的靈魂能力和我們相比,簡直就是大海與水滴,沙漠與砂礫的區別,我甚至懷疑,她現在的實力已經遠遠超過了普通鬼王,達到了地獄使者那個層次。

“難怪她可以殺死伯嚭!”

我趴在地上,臉上的表情滿是困惑和驚駭,因爲我實在不明白,她怎麼會變得這麼強?

這時候,一直沉默的王俊男走到王慶旁邊,用一種憐憫的目光看着我,道:“真是可憐,他到現在依然什麼都不知道,妹妹,告訴他吧,我很期待他的臉上會出現什麼表情。”

王慶慢慢點頭,臉上是詭異而光芒四射的笑容,過了一會,她走到我的面前,俯視着我道:“吳小白,你一定很好奇,凌秋水爲什麼如此強大吧?彆着急,我現在就告訴你……”

說到這裏,她走到我的面前,拿走了吳王劍還有我的空間戒指,然後微笑着一字一字道:

“因爲她是傳說中的巫族血脈!” “巫族血脈?怎麼可能?巫族血脈不是隻有林素……”

我瞳孔忽然一縮,目光死死盯着凌秋水,直到現在我才發現,她的身影是那麼的熟悉,那麼讓我魂牽夢繞,可恨的是我雖然覺得她有些奇怪,卻從來都沒往這方面想過。

Wшw●ttκan●c○

而這時候,王慶嘲諷的聲音依然迴盪在我耳邊。

“呵呵!你已經發現了,沒錯,她不是凌秋水,而是林素。早在我恢復記憶的時候,就找到她,拿到了玲瓏項鍊,當時我本來打算直接殺了她,變成她的模樣接近你,可是沒想到她竟然是巫族血脈。你都不知道我當時有多激動,那可是天生就是爲了鎮壓鬼怪而存在的血脈,你竟然不懂得利用。”

王慶說到這裏,慢慢走到凌秋水身邊,摘下了她的面具。

下一刻,一張美麗到無法言語的臉,呈現在我的面前。

只是她的臉上卻是沒有一點神情,只有麻木和空洞,就彷彿傀儡一般。

“你對她做了什麼?”我咬着牙,聲音低沉而嘶啞。

“做什麼?自然是幫她變得更強咯。”

王慶輕輕着林素的臉頰,接着剛纔的話道:“發現她是巫族血脈後,我就用奪魂魔芋幫她提升實力,恐怖高校的儀式鬼怪,鍾家村的鐘明月,鬼樓的張力文,噩夢醫院的鬼怪……只要是我們遇到的,我都會讓她吞噬,轉化成自己的力量。大概吞噬了幾萬只,或許幾十萬只鬼怪吧,她有了現在這樣的實力……”

“只是你應該明白,獲得這麼大的力量,肯定要付出一些代價,而這個代價就是她原本的記憶,被數十萬只鬼怪吞噬,最後變成了行屍走肉,只有我靠着奪魂魔芋才能控制她……不過你也不用太難受,林素會成爲我的最強兵器,輔佐我成爲這個世界的救世主!”

王慶淡淡說着,彷彿在說一件非常榮耀的事情。

我則是已經氣瘋了,用仇恨的眼光怒視着她,最後從牙縫中蹦出幾個字:“我一定會殺了你!”

“哦?你用什麼殺了我?用嘴嗎?”

王慶笑的很輕蔑,然後搖了搖頭,嘆息道:“好了,你們已經知道了所有的真相,我也玩夠了,這個劇本一開始就不是爲了削弱你們的力量,而是大家都說你和任羽軒聰明,我就想逗逗你們,讓你們自以爲識破我的計劃後,再用絕對的力量讓你們絕望,這就是我真正的想法。”

“那麼,接下來就是壓軸戲了,死亡夢之隊兼拂曉聯盟團長吳小白,在堅持到最後時刻,死在自己最愛的女人手中……哇,真是一個悲傷的故事劇本,哥……你覺得怎麼樣?”

王俊男煞有介事的點頭道:“很有趣,這種情節我在很多電視劇都見過,不過一般失憶的那個都會在最後時刻找回記憶,無法下手,就是不知道林素能不能做到這點。”

“我也很期待劇情會不會變成這樣。”王慶笑的如同一個變態,打了個響指。

然後,我就看到林素就面無表情的走到我面前,一隻手卡住了我的喉嚨,將我提了起來。

“素素……”

我聲音艱澀的呼喚着林素,她卻是一點反應都沒有,臉上的神情仍沒有任何波動。

就這麼定定看了我一會後,林素機械的扭動了一下脖子,緩緩擡起了另一隻手,頓時一股強大的靈魂力量凝聚在那隻手上,其中蘊含了無盡的恐怖力量和殺意。

“素素,快住手,那是小白啊!”

李君如和夏露露見林素要殺我,瞪紅了眼睛,大聲嘶吼着,卻是徒勞。

此時的林素沒有任何感情,只是純粹聽命於王慶的殺戮機器!

感受着那環繞在手掌上恐怖的力量,我輕嘆了一口氣,腦中忽然出現了一種眩暈感,那是一種馬上就要死掉的神經反射狀態,而這種狀況下,我卻只有一個選擇。

一個我不願意做的選擇,一個會失去所有的選擇。

這一刻,我的心很痛苦,非常痛苦!

就好像回到了死亡遊戲剛剛開始的時候,周圍的人,挨個死在我的面前,我卻只能無能爲力的看着。

我真的已經厭倦了這種感覺。

“素素,原諒我無法兌現諾言,一起走到最後,我真的很想帶你去冰島看一次極光,可是我們終究抵不過命運,短暫的相聚,也成了永久的離別……”

我心裏默唸着,閉上了眼睛,臉上帶着憂傷的笑容,在沉寂片刻後,一股強大的力量,暴涌而出。

與此同時,林素的手掌也朝着我的心臟處拍了下來…… 在無數人的注視下,林素的手掌帶着毛骨悚然的恐怖力量,砸向我的心臟。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爲我死定了的時候,我身上忽然瀰漫出一股恐怖的黑色能量,以我爲中心迅速彌散開去,黑色能量觸碰到林素,瞬間將她彈開,然後我緩緩落在地上。

眼皮微微顫抖,瞬間後,重新睜開,黑白相間的瞳孔也變成了純淨的黑色。

原本混亂的餐廳裏,突然間變得安靜下來,沒有一點聲音,李君如,夏露露,墨羽,甚至是王慶和王俊男都用呆滯的眼神看着我。

“這是怎麼回事?這股力量是哪裏來的?”王慶愕然地望着我,感受着我體內暴涌而出的那股黑色能量,轉頭衝着王俊男,驚駭道:“哥,你不知道嗎?”

“不知道啊,這股力量分明是地獄使者纔有的力量啊,他怎麼……”

王俊男話說了一半,忽然停住了,因爲他看到我轉過頭,目光陰森森的往着他。

接着他還沒反應過來,他的身體忽然開始碎裂了,就好像身體周圍出現了無數柄刀刃,一刀一刀切割着他的肉,血液從他龜裂的皮膚中流下,痛的他喉嚨間迸發出陣陣慘叫。

“啊!救,救……”

王俊男無助的朝王慶伸出手,卻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很快,他掙扎的力度越來越小,血色的雙眼,逐漸變得空洞……幾秒鐘後,他徹底變成了一堆碎肉,混合着內臟,讓整個餐廳內都充滿了濃重的血腥味。

王慶怔怔的看着王俊男的屍體,嘴脣蒼白的發抖,就這麼身體僵硬了一會,猛然轉過頭瞪着我。

“吳小白!你這混蛋!我殺了你!”

王慶撕心裂肺一般的狂吼,像是完全失去了理智,指揮着林素再次朝我撲來。

這一次,王慶甚至將奪魂魔芋都給了林素,直接釋放了林素全部的實力,她身上散發着滔天的紅色能量,手中幻化成一柄血色劍刃,那恐怖的能量出現的一瞬間,餘波就撕裂了房屋,帶起了兩米高的土浪。

其上還隱隱帶着一股吞噬之力,稍微離的近點,就感覺像是要被吸進去一樣。

望着那蘊含着吞噬之力的血色劍刃,我臉色也凝重起來,在變成地獄使者後,我很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實力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種實力遠遠不是合體鬼王所能達到的。

這是一種可以直接掌控別人靈魂的力量,只要一個念頭,就可以決定生死的力量!

可是即便如此,我還是無法影響林素,因爲在她的靈魂中,蘊含了太多意識,都是被她吞噬的鬼怪意識,而在那無盡意識的最下層,我看到了一道孤獨弱小的殘破靈魂,正是林素的本體意識。

https://ptt9.com/106570/ “只要清除掉那些意識,就可以讓林素回來了麼……”

我深深吸氣,手掌一翻,出現了一顆黑色的能量球,在擋住血色劍刃的一瞬間,整個人也衝到林素面前,直接將手按在了她的腦袋上。

下一刻,我將全部的能量送進了林素腦海中,清除着那些駁雜的鬼怪意識。

“啊!”

林素髮出痛苦的嘶吼聲,這些聲音一會沙啞,一會激昂,一會尖銳,一會粗獷,都是那些被我滅殺掉的鬼怪意識。而在我殺死那些靈魂的時候,還感覺到一股吞噬之力從我的手掌順着我的胳膊,走遍全身。

我面色蒼白如紙,隨着越來越多能量輸送進林素體內,我整個人也漸漸變得虛弱。

這般消耗,即便我是地獄使者之體,也很難承受,不過,今日說什麼,我都必須將她腦袋裏所有的意識全部清理掉,只有這樣才能救回林素。

林素仍狂吼掙扎着,手中不停凝聚出紅色的能量,卻在還沒碰到我的時候,就被我打散了。

只是她依然沒有放棄,不停釋放着紅色能量,還凝結出一柄紅色的小劍,刺向我的腹部。

我沒有太在意,還是按照剛纔的方式去抵擋,只是手剛剛伸出去,突然發現時間停滯了!

“不好!乾坤珠!”

一瞬間,我猛然明白過來,但是已經晚了,那紅色小劍直接刺進了我的身體,頓時我就感覺到一股狂怒的力量在我身體裏亂竄,讓我劇烈咳嗽幾聲,鮮血從嘴中狂噴而出。

只是即便如此,我的手依然牢牢按在林素的額頭上,沒有絲毫鬆動。

這段時間裏,我已經清除了一大半,只要再給我一分鐘,我就可以清除掉所有的鬼怪意識。

“假面!等會就是你的死期!”

我轉過頭冰冷的看了王慶一眼,抹去嘴角的血跡,其實我也想用殺死王俊男的辦法殺死她,可是我卻無法做到,不是因爲她比王俊男強多少,而是她擁有靈魂之花,這東西甚至可以抗衡地獄使者。

“哼!”王慶冷哼一聲,握緊了乾坤珠,還想要再次讓時空陷入停滯。

只是她沒有得逞,當她準備再次攻擊我的時候,李君如、夏露露、墨羽三人就進入合體狀態,一起朝她圍攻過去,哪怕她有韓穆的實力,一對三之下也是節節敗退,用不了多久,就會支撐不住。

而我這邊也馬上就要成功,王慶的失敗只是時間問題。

王慶自然也明白這點,她臉上的表情越來越怒,到了最後變成了絕望。

只是那絕望沒有持續多久,又變成了猙獰,然後我就聽她衝我喊道:“吳小白,這是你逼我的!”

王慶忽然一嗓子驚了我一跳,雖然像是垂死掙扎的怒吼,可是我心裏還是感覺到有些不對勁。

正在我疑惑間,卻發現王慶突然召喚出了全部的四件神器。

那些神器漂浮在空中,散發出耀眼的光芒,沒有人可以睜開眼睛,只聽到巨響聲中,整個世界都晃動了一下,接着那四件神器竟然以吳王劍爲主體,慢慢融合在一起!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