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聯盟的觀眾們可以從那微弱的燈光下看到那個高大的背影正在黑暗之中一點一點的搜索。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3 日 0 Comments

黑暗就像無邊無際的大霧一般在地下室瀰漫,從一些殘破的懸浮車可以看出,這應該是一個地下停車場,一些機械凌亂的躺在地上,排列懸浮列車的巨大吸盤都扭曲變形,斑斕殼蟲在這裡的活動似乎很頻繁……

十分鐘!

三十分鐘!

時間已經整整過去了五十分鐘,但是,鄒子川依然沒有找到地下樓層的通道,倒是找到了幾個急速電梯的入口,但是,都被鋼閘門徹底的封閉了。

在鏡頭下面,哪怕是觀眾都感覺到了一股巨大的壓力,這個地下室太過於巨大,到處都是懸浮車的殘骸,只要是燈光照射的地方都會看到被破壞矣盡的懸浮車。

時間流逝得很快,人們的心臟跟隨著全息攝像儀的鏡頭跳動著。

「哦……太好了,我們發現了指示標誌,標誌顯示,前方轉彎三十米不到就應該有一個消防通道,這個通道是通往地下樓層……啊……」

榮夫人發出一聲令人驚悸的尖叫聲,鏡頭不停的晃動著,好不容易才穩定下來,觀眾們可以聽到榮夫人急促的呼吸聲。

當鏡頭穩住后,觀眾們的心臟赫然跳到了嗓子眼邊。

只見黑暗之中有一隻巨大的斑斕殼蟲正和那高大的背影對持著,那巨大的斑斕殼蟲弓起的背部幾乎到了天花板上面,一雙火紅的眼珠子射出兇狠的光芒。

這隻斑斕殼蟲似乎是從睡夢中驚醒過來,顯然它也很意外,渾身緊繃,外骨骼的身體呈現一個暴起傷人的兇猛姿態。

這是一頭正在進化之中的斑斕殼蟲,那斑斕的花紋顏色已經變得暗淡了,有點灰黑色。

鏡頭退了十幾步,和鄒子川保持了二十多米遠的距離,這個時候,觀眾們能夠更好的看到整個局面,不過,因為光線的原因,觀眾們反而感覺那頭斑斕殼蟲變得更大了,鄒子川站在那斑斕殼蟲面前就像一個玩偶,顯得微不足道……

眾人感覺心裡一陣發涼,一個沒有機甲的格鬥師赤手空拳的碰到一隻斑斕殼蟲,簡直沒有絲毫活下來的希望。

不過,可惜的時候,這個時候,沒有人看到榮夫人的臉,因為,榮夫人沒有在鏡頭裡面,這個時候的榮夫人居然出現一種不可思議的鎮靜,甚至於,她抓住全息攝像儀的手都沒有一點顫抖……

鄒子川身體的每一寸肌肉都繃緊,他沒有動,彷彿石化一般,他的左手拿著軍用聚能燈,這種聚能燈不光是可以聚能,還可以加裝能量櫛,所以,這種聚能燈的燈光要比民用的聚能燈明亮得多,不過,這個時候的鄒子川並沒有鏈接能量櫛,所以燈光並不是很亮,顯得很微弱。

鄒子川的右手空著,五指張開,他必須要彎腰拔出小腿上那把黑色匕首,那是唯一能夠殺死斑斕殼蟲的武器,但是,鄒子川不敢動,他和斑斕殼蟲的距離實在是太近了,他彎腰只會讓斑斕殼蟲提前攻擊。

斑斕殼蟲似乎已經從驚訝之中醒悟了過來,開始把弓起的身體伏下來,一條節肢朝前移動了一下……

鄒子川動了!

鄒子川的雙腿開始往後一點一點的移動……

「啊!」

「啊!」

……

在全息屏幕前面,至少有數億觀眾發出了恐懼的尖叫聲,因為,就在鄒子川移動的那一霎拉,斑斕殼蟲猛然朝鄒子川撲了過來,一雙巨大的鐮刀在空中揮舞,在天花板上重重的撞擊劃過,一些金屬和水泥塊不停的掉落,一時間,那黑暗的地下室煙塵瀰漫,聲勢驚天動地,無比的駭人。

「嘩……」

鄒子川左手手中的聚能燈猛然一亮,雪亮的燈光照射在那雙火紅的眼睛上,這突然的一亮,讓斑斕殼蟲猛衝的身體出現了一瞬間的停頓,而就在這一個停頓之間,鄒子川的身體遽然發力,朝一根水泥柱子奔了過去,幾乎是同時,鄒子川手中的聚能燈也熄滅了,方圓幾十個平方立刻越發黯淡了,剩下的光源就是榮夫人手中那台全息攝像儀發出的微弱光芒……

當然,全息攝像儀的燈光實際上還算是明亮的,但是這地下室是在是太黑了,加上空間巨大,全息攝像儀的燈光也就像螢火蟲的光芒一般。

雖然模糊不清,觀眾們基本上還是從那迷迷糊糊的輪廓之中看出了一個大概,那巨大斑斕殼蟲在一瞬間的停頓后,立刻一個劇烈的轉折,朝鄒子川急追了過去。

「蓬!」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一直沒有動的全息攝像儀都晃動了一下,彷彿地震一般,只見那隻斑斕殼蟲沉重的身體重重的撞擊在了鄒子川躲避的那根水泥柱子上面,那根水泥柱子居然被撞得變形扭曲,一塊一塊龜裂掉落……

在那黑暗之中,人們看到一個高大的背影從那水泥柱子後面飛了起來,重重的摔在地上,很顯然,斑斕殼蟲的撞擊力量通過水泥柱子傳遞到了颶風冒險團的團長身上。

鄒子川感覺渾身的骨頭彷彿破裂一般,他只是彎腰拔出匕首的一瞬間居然就被斑斕殼蟲撞閃。

這個時候,聚能燈已經摔落在地上,讓人詭異的是,聚能燈掉落的角度非常巧妙,居然恰好把鄒子川摔落的位置照得雪亮,現在,榮夫人的拍攝角度好極了……

但是,這對鄒子川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他已經完全暴露在了斑斕殼蟲那對火紅兇悍的眼睛之下。

……(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王毅本想出手,但看到那弟子竟也用上了保命之術,於是便緩緩靠近了那徐成,依然靜觀其變了起來。

在這天地之間,兩股兇惡而又混茫的妖氣在相互的碰撞,一個乃是奔雷之速、氣貫長虹,另一個則是力大無窮、撼天震地,此刻這空中更是氣流迴旋,幻影重重,那從虛無之中傳來的咔咔之音更是不斷如帶。

這兩股氣勢皆是直衝雲霄,向著對面的一方襲卷而去,這林中的異變也引起了無數還在這林中弟子的注意,此刻他們也紛紛神情凝重、雙眉緊皺了起來。

只見那巴掌大的鳥一閃而過,瞬間便又極速臨近那已受了重傷的弟子,此刻那渾身是勁的猛牛,猛的轉身,低下了牛頭,只見他雙角爆射出一縷幽光,被這幽光所照射之處,竟全都實質化了一般,靜止不動。

那正如隕石墜落一般的巴掌大小的鳥,竟也浮於這幽光之中,彷彿定格了一般,一動不動,這一幕王毅看的也是不禁怔愣了一下,緊隨其後這猛牛將牛頭猛地一甩,那巴掌大的鳥也隨著其甩的方向被驀然的拋了出去。

這鳥在空中盤旋了一周才穩住了腳步,此刻那浮於空中的徐成渾身再次一顫,那消失的數百把利劍竟又重新幻化而出,分別從不同的方向刺向這猛牛。

這時這猛牛右腳原地猛地一蹬,頓時這地面就跟著一起震動了起來,它腳下的土地更是凹陷下去一大塊,此時它雙眼突然變成血紅色,緊接著它仰天嘶吼了一聲,一股震懾心神、駭然至極的威壓正以氣吞山河之勢驀然散開。

就連那百米之外的王毅都被這氣勢所震,臉龐之上也不禁的泛起了一縷蒼白,而那數百把利劍竟全都凌於它的四周,彷彿有一層無形的隔膜一般將它們全部阻隔了開來,想在刺入分毫都難於青天。

這時一道狂風憑空掀起,那巴掌大的鳥融入了這風中,下一刻竟幻化出了數百隻一模一樣的鳥,均是尖喙上寒光乍起,俯身而沖,此時這百鳥齊沖之景,猶如無數道流星劃過長空一般,絢麗奪彩。

但是現在可不是觀賞的時候,那依地而坐的弟子神情更是緊張不已,連忙又在自已的身上凝聚出了一層厚厚的靈力,而另一旁的猛牛雙角卻時爆發出了刺眼的精光,那頭頂之上更是空氣層層塌陷,一股駭然的威壓驟然散出。

這猛牛向著這天空猛地頂去,瞬時這虛無之中便傳來了一聲巨響,又數十隻鳥隨著那虛無一同碎裂開來,隨後便一同悄然消失,緊接著這猛牛再次頂去,重複做這一動作。

這猛牛的速度豈有那鳥的速度快,瞬間便有數只巴掌大的鳥正以奔雷之速向那弟子俯衝而去。

「噗嗤???」那弟子身外凝聚出的靈力絲毫未能阻止那些鳥俯衝步伐,它們就如同剛發出的子彈一般,瞬間就在這弟子的身上鑽出了一個窟窿,那殷紅的鮮血頓時就泗溢而出,瞬間就染紅了他的衣衫。

王毅看到這也是不由的嘆了一口氣,暗自冷笑道,現在到我出場了!

只見距那徐成數十米之外,一道黑影顯現出這雲霧之中,緊接著就是一道熊熊烈焰爆射而出,直衝那浮在空中的徐成而去,此刻那正在進攻的鳥渾身一震,猛地轉身離去,沖向他霧中的王毅。

那神情萎靡的弟子看見這詫異的一幕,也是一時間摸不著頭腦了,他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只見那浮在空中的徐成體外也有一層靈力顯現,將這熊熊烈火阻隔與靈力之外。

「原來他還留了一招啊,將這靈力隱藏在這虛無之中,但是今天你是必死無疑!」那隱藏在土中的王毅自言自語道。

說是遲那是快,只見一道身影破土而出,左手攜著錐形靈力,腳踏虛空而起、一飛衝天,直逼徐成而去,這氣勢磅礴,此刻已無人可以阻止王毅的刺殺。

那依地而坐的弟子,滿臉的震驚之情,嘴中喃喃道「螳螂撲蟬,黃雀在後啊!」

「嘣???」的一聲響起,那徐成身外的靈力不堪一擊,一觸即破,瞬間就化作了無數零星的小點消失在了這虛無之中,此刻那處於精神恍惚中的徐成猛地睜開雙眼,看向王毅眼中折射出了乃是一副恐懼、震驚、不敢置信之情。

「噗呲」那錐形的靈力勢不可擋,毫無阻礙的便從徐成的體中穿透而過,更是激起一腔熱血,那一開始沖向王毅的分影的鳥這時也是渾身一顫,雙目之中更是透出濃濃的恨意,隨後便傳來了咔咔之音,驀然爆開,還掀起一層氣浪。

那徐成緊緊握住王毅的右手,雙目也已失去了光澤,大口的喘氣還時不時的帶出一口鮮血,「你為???為???」

「為什麼殺你是吧?你在路上處處針對於我,這也就算了,更重要的是你連那張強師兄都要害,你絲毫不顧同門之情,今日我也算是為那張強師兄報仇了,更是替天行道,想必那方長老的弟子也是你所殺吧?」王毅面不改色,緩緩而道。

此時那徐成的手握的更緊了,其雙目依然淡暗無光,他沒有想到這王毅竟會殺他,本想在王毅到了這第二關之時再殺了他,已報同門師弟之仇,但是這一切都意想不到,這一切更是結束了,他錯了,錯在小看王毅了!

如今的王毅經歷過生死大劫,更是看淡了生死,又豈是當年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少年?筆者認為世間最恐怖的不是殺戮帶來的恐懼,而是人心!

那數百米之外的那弟子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氣,心中更是忐忑不已,腦中此時更是閃過同歸於盡的想法。

王毅將那徐成手上的儲物戒拿去了,心中更是冷笑不已,此刻他那另外分出了三道身影又重新匯聚於一身,然後便是緩緩地站了起來,看向了那百米之外的弟子,步步向他逼近。

此時那已受了重傷的弟子看見王毅朝他步步走來,心中頓時就咯噔一聲,如同掉進了萬丈深淵一般,臉色在這一刻也是變得蒼白無比。

此時他從儲物戒之中拿出了一個黑色的圓球,這黑色的圓球閃爍著點點寒光,更是感覺有一股魂飛魄散、無法對抗之感,他就緊緊地握在手中,神色警惕的盯著王毅看。 這弟子幻化出來的猛牛隨後慢慢變的黯淡無光起來,緊接著就是變成了一道虛影消失在了這天地之間。

王毅此時與那弟子越來越近,那弟子的神情也是越來越緊張,就連額頭之上都泌出了汗水,他神情凝重大聲喝道「我知道你要幹什麼,大不了老子跟你同歸於盡就是!」

王毅則是一臉的詫異,隨後笑道「別這麼緊張,我隱藏了這麼久,只為殺他,至於你回答我幾個問題就行了!」

這弟子聽后,也是神情怔愣了一下,但還是一臉的緊張之情,「你的意思是說,回答你幾個問題,我就能安然離去?」

王毅笑而不語,點了點頭。

此刻這弟子一時間也是抓不準王毅的心思,神情凝重道「若如真是這樣,我定會將我所只曉得告知與你,你問吧!」

「首先我想知道你那力破虛無、角頂蒼穹一式神通,是否是所有與有角的異靈合修之人都會?」王毅疑惑的問道。

這弟子聽到王毅這話頓時就輕咦了一聲,開始重新打量起了王毅,發現王毅還只是聚靈境大圓滿,這時他壓抑已久的情緒便稍微的鬆了那麼一絲。

「這異靈的起源你不知道?」

王毅搖了搖頭,依地而坐,想聽到自己滿意的解釋。

這弟子也是神情怔愣了一下,心中也是冷笑了一番,「所有的靈異儘管都是各自為首,但是只要是同類,那他們所會的絕技都相差無幾,那些擁有相同之處的異靈,也是一樣。」

王毅點了點頭,雙眼之中露出一絲明悟之意,繼續問道「那你可有走出這迷霧樹林的辦法?」

「我只知道,我在這已經待了數天了,依然被困在這裡,就算是用靈力強行驅趕這些雲霧,但是不一會兒它們便會再次凝聚,沒完沒了,所以在這裡面的弟子才會出現殺人奪戒之事,你還有什麼問題要問?」

「嗯,既然你不知道那就算了,你好自為之吧!」王毅神情冷漠道,隨後便大步一邁繼續向前方走去。

那弟子看見王毅就這樣離去,又是怔愣了一下,在如今的這種情況之下,若是自己面前也躺著一個受傷之人,自己定然不會就這樣離去,為此他也是暗自欣喜,對王毅的為人又有了一番新的看法。

???

這滾滾雲霧真是讓王毅頭疼不已,轉眼間又讓自己迷失了方向,在這茫茫霧海里看不清一切,更是找不到出路,若一直在這樣下去,那等待自己的就是的死亡了,此刻王毅也是神情凝重了起來。

此刻他突然聞到了一股焦味,便四處尋找起了那焦味的來源,片刻之後,他發現有一弟子倒在了地上,渾身上下雷絲遊走,神情駭然,就連頭髮也豎立了起來,還在冒著絲絲白煙,隨後便融入了那雲霧之中。

王毅看到這怔愣了一下,他腦中第一反應就是此人定是被其他的弟子所殺,而殺他的弟子估計更不是泛泛之輩,因為王毅在這弟子身上找不到一處傷痕,並且他手中的儲物戒也不見了。

隨後王毅又繼續往前走,片刻之後,讓他感到意外的事發生了,他竟又發現了一具屍體,這弟子也是早已斷了氣息,渾身上下雷絲遊走,皮膚還焦炭不已,王毅看到他手上的儲物戒竟還套在手中,心中也是不由的慌亂猜測了起來。

「殺人為何不奪戒?難道是這接種已無丹藥與靈石?」此刻王毅雙眉微微皺起,摘下了這弟子手中的儲物戒,從中感應了一下,隨後神情立馬凝重了起來,這戒指之中還有數百靈石與丹藥,殺人者怎會棄之不要?

一時間王毅心中也是忐忑不安了起來,他將這戒指收了起來,神情嚴謹地繼續往前走去。

不久之後,王毅被這眼前的一幕所震懾住了,這地上竟躺著數名弟子,皆是臉色發黑、渾身上下雷絲遊走,滿臉的恐懼與駭然之情,更重的是他們手上的戒指均還套在指上。

若說前一個弟子是被人忘記拿了,也能說的過去,但是現在卻是怎麼也解釋不通了,他們這離奇的死亡讓王毅感到了一股危機感,此刻他神情更是凝重到了極點,將它們手上的儲物戒一一摘下之後,便繼續往前走。

他越走越是驚心,這每走數米就看見了一具屍體,他還怎能故作鎮靜,此刻他心中也已是泛起了驚濤駭浪,就在這時他聽到了一聲微弱的呼救聲。

「救我!誰來救救我???」

王毅聽后也是渾身一震,立馬向著四周尋去,他想知道到底誰將這些弟子一一殺死的,也就在這時,這雲霧之中響起了「嗡嗡」之音,這嗡嗡之音不斷如帶、裂石穿雲,在耳邊來回徘徊,久久不散。

王毅聽到這聲音之時,渾身再次一顫,他從小就活在山中,這聲音他豈能不知,這時他雙眼猛地瞪大,臉上也閃過一絲蒼白。

「這林中竟然還有蟲蜂!難道???」王毅在體外凝聚出了一層靈力,繼續往前走去,想看一個究竟。

隨後他便看到了那震驚的一幕,數百隻蟲蜂正在凌於空中,它們有著嬰兒巴掌般的大小,渾身黑黃相交,特別是它們的尾部,正爆發出絲絲極白的雷電之光,這一群蟲蜂彷彿就是一個滅世軍團,所到之處,弟子無一生還。

那嗡嗡之聲聽得讓人發麻,只見一道道細小的雷絲從它們的尾部,激射而出朝那弟子極速而去,那已奄奄一息的弟子渾身猛的一顫,雙目發白,隨後便就失去了光澤,緊接著渾身上下冒著縷縷白煙,就這樣死在了痛苦之中。

王毅看到這一幕也是震驚不已,原來這一切都是這一群雷蜂所致,當他緩過神來之時,卻以發現這群雷蜂竟朝自己飛來,霎時間在這空中又是數十道雷絲激射而出,向著王毅極速臨近。

王毅此刻神情已是駭然到了極點,立馬腳下生風,幻出殘影,運起了隨影步法,如一隻離弦的箭向著前方急沖而去。 「刷……」匕首和刀鞘發出輕微的摩擦聲音,無比的悅耳,彷彿琴弦撥動的聲音,這聲音居然被全息攝像儀清晰的收集到了。

漫威里的lol系統 終於,那把黑色的匕首拔了出來,感覺到匕首散發出的冰涼寒氣,鄒子川嘴角露出了一絲奇異的微笑。

鄒子川不知道,他這微笑被億萬觀眾看到,雖然面具擋住了他的臉,卻擋不住他面部表情的笑容……

看到這奇異的微笑時候,幾乎每一個觀眾都失神了一下,他們不明白,現在這種環境之下,這個帶著面具的神秘男人為什麼還能夠笑出來。

不光是一些觀眾好奇,就是身處戰場的榮夫人都出現一瞬間的失神,那微笑正是她敏銳的目光捕捉到,也正因為她的發現,所以,這個奇異的微笑立刻被擴大,給了一個相當清晰的特寫鏡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