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家這是想搞藍星版《敢死隊》……

haohaoxue 2022 年 3 月 7 日 0 Comments

「沒錯,我是想把全世界的動作巨星都集合在一起,拍一部動作大片!而且是用我們華夏人做主角!」

何少遊說着口氣竟然有點激動。

「《功夫之王》的劇本很早之前就已經寫好了,但我一直不太滿意,不過又不知道問題在哪兒,一直到我看了《精武英雄》!跟《精武英雄》比起來,《功夫之王》太單薄了!從頭打到尾,雖然符合我的要求,但劇情過於單調,而且老實說,沒什麼內涵,這樣的片子我近些年拍的太多了,真的累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

「我想讓你寫個劇本,然後出演這部戲,我可以接受雙主角,我們兩個!」

這話讓整桌的人都驚了。

好傢夥,跟何少游一起雙男主,那可是國際巨星才有的待遇……

楚陽饒有興趣地道:「製作班底呢?」

「當然是以我的何家班為主,不過我打算請胡啟明來當第二武指。」

《精武英雄》之後,胡啟明在武指圈子裏的地位飈的有點厲害,有資格參與進這樣的大製作了。

楚陽心念電轉。

這個思路肯定是《敢死隊》了,那戲自然是成功的,要不然也不會連拍三部,但實事求是,《敢死隊》有一部分是靠情懷撐起來的,而且在何少游的計劃里,他這部片子主要是以華夏的功夫巨星為主,《敢死隊》改編難度相當大。

見他在猶豫,何少游繼續加碼,「導演的位置也可以給你。」

楚陽搖搖頭,「我下部不想拍功夫片了。」

「為什麼?」

不僅是何少游,其他人都不明所以地看着楚陽。

《精武英雄》的成功大家都看在了眼裏,讓很多人都興奮的睡不着,一群人都等着他把復興功夫片的大旗舉起來呢,他卻想撂擔子?搞毛哦?

「不想在一個類型上困死而已。」

聽到這句話,何少游頓時沒力勸他了。

在一個類型上困死,這不就是他現在正在面臨的嗎?

話說到這兒,他也只能點點頭,「明白了,難得你年紀輕輕就那麼清醒,目光放的那麼遠,那我另外再……」

楚陽道:「劇本我可以試試,然後客串一下吧,主演、導演什麼的就算了。」

「有思路了?」

「是有點想法,我先捋一捋,等下我們再細談。」

何少游的興趣立刻被勾起來了,杯里的酒都不香了。

這傢伙江湖綽號「大哥」,論咖位絕逼能坐華語電影頭幾把交椅,他喝不香了,大家自然早早就散了。

找了間茶室,除了茶藝師外,何少游只帶了自己的經紀人,楚陽則帶了梁媛跟何夕。

沒什麼廢話,楚陽道:「你有沒有興趣演霍元甲?」

「霍元甲?誰……陳真的師傅?」

藍星上並沒有霍大俠,只有些似是而非的原型,考證黨們查來查去,最後得出的結論是楚陽《精武英雄》裏的霍元甲和陳真應該是糅合了多位民國國術大師臆造出來的,所以何少游有些陌生。

「沒錯。」

《精武英雄》剛下映,但熱度只是稍減,在功夫片愛好者的圈子裏,只聞其名未見其人的霍元甲還是有些知名度的。

何少游立即來興趣了,「說來聽聽?」

楚陽要說的當然就是《霍元甲》。

一部很有爭議的電影。

《霍元甲》並不單純只是一部武打片,按照整體劇情和主創們的各種說法來看,更像是一部人物傳記電影。

而作為傳記片來說,塑造霍元甲這個人物才是本片的重點,但這片子在這方面做得有些主次不分,各種動作設計和鏡頭語言都頗為成功,但在塑造「霍元甲」這個人物上卻有許多不大不小的詬病。

影迷們是苛刻的,他們總希望自己的英雄能夠極度完美,總希望霍元甲這個人物能夠有血有肉,而從傑哥的表演上來看,他也使出了渾身解數,情感戲非常投入,面部表情也得到了較好的發揮,表演上沒什麼可指摘的。

而這部片子最被人詬病的一點是,說教意味太濃。

大家走進電影院,主要還是為了看一個好看的故事,或者是看精彩刺激的動作,不是去聽你上課的,這一點上《精武英雄》做得就挺不錯,說教什麼的只是淺嘗輒止,做了充分的留白,最大的篇幅還是放在武戲上。

只要參照這個思路,加強影片的武術設計,然後以原劇為大綱重新編寫劇本,然後跟《精武英雄》銜接起來,這電影應該是有搞頭的。

另外《霍元甲》跟《精武英雄》一樣,在海外大受歡迎,而何少游在海外擁有絕佳的知名度,正好對路子。

「成長的過程?」

「沒錯,初期的桀驁不馴,誓要當天下第一,打遍津門無敵手,中期遭遇變故,完成蛻變,最後則上升到天下為先,轉變到家國情懷,」楚陽舉杯,潤了潤喉,「這是一個很複雜的角色,可塑空間很強,當然,對演技的考驗也很高,但我認為對你來說,應該不是問題。」

何少游同樣拿起茶杯輕喝了一口,不過他是為了掩飾心中的激動。

這片子簡直就是為他量身定做的好吧?

如果只是單純為了展示動作,一味地打打打,或者只是追求票房,那《功夫之王》就已經符合他的要求了,之所以一拖再拖,不就是因為在電影的藝術性上還有野心嗎。

「當然還有一個難點……」

「什麼?」

「這片子裏的歪果仁大部分都是反派,如果按照你的思路,請的都是國際動作巨星的話,人家未必肯出演。」

「沒事,」何少游大手一揮,「只要錢到位,讓他們演女人都行。」

「……」

一直沒敢插話的何夕撓了撓頭,「這不就是《精武英雄》前傳嗎?我演您兒子?這年紀也不合適啊。」

何少游是北方人,最愛的就是當別人爺爺或者收別人做兒子,當下立馬笑道:「沒事,我不嫌棄。」

楚陽則不懷好意地對何夕道:「要不,你演他哥?」

何少游反對道:「不行,這不全亂了嗎?」

「你們可以各論各的嘛,他管你叫爹,你管他叫哥。」

7017k下床后,程薇薇把散在地板上的衣服撿起來,也不管幹凈不幹凈了,只能這麼穿。

然後她邁著有些奇異的步伐,直接離開房間,朝著別墅大門走去。

靳珩從身後跟上,把她一把扯到了飯桌上。

「不吃不給走,還是那句話,別讓我哄你。」靳珩丟了雙筷子給他,……

《不得涅槃》第132章不吃不給走 其實,嚴經緯也懷疑過,安琪口中的那個心上人,到底是不是就是自己?

因為他和安琪直接的關係,已經過了,已經超越了朋友的範疇,一起吃飯,一起擁抱,一起接吻,這哪是正常朋友該有的關係?

可是他也想安琪求證過,安琪也說過心上人不是他。

還有。

在梅里神山和安琪表白,她明確的拒絕了自己!

也就是那一刻,嚴經緯才覺得,安琪心中的心上人應該不是自己,不然,有哪個女人,會拒絕自己心上人的表白呢?

所以,在安琪說要離開昆州市的時候,嚴經緯並沒有說什麼!

他沒有阻止安琪離開!

就像他當初沒有阻止姜思瑤和他分手,沒有阻止夏子悠和他離婚一樣,每個人都有資格追求自己的幸福!

「呼!」

腦子裏想着這些事,嚴經緯一路上表情都不怎麼好。

嚴經緯的表情,讓一旁的天璇有些擔心,他不知道神帥為什麼突然要前往西西里,也不知道神帥為什麼一路上都如此心事重重。

當然,她猜測出來,神帥這次前往西西里,應該是私事,不是公事!

從昆州市到達西西里,需要十多個小時的飛行時間。

一路上,嚴經緯都沒有睡覺休息。

天璇雖然擔心,但也不知道怎麼勸他休息!

終於。

經過了十多個小時的飛行后,飛機降落在西西里機場。

此時。

西西里這邊還是夜裏凌晨四點鐘。

下了飛機后,嚴經緯開着天璇提前安排好的車子,一路狂飆,朝着西西里最盡頭的盤山公路而去。

至於天璇,嚴經緯讓她在機場附近等候。

一路上。

嚴經緯對這些景色都很熟悉。

這裏是他和夏子悠離婚後,歐陽安琪帶他來飆車的場地,他隨着距離山頂的定情崖越來越近,嚴經緯腦子裏又想起了和歐陽安琪在這裏飆車的場景。

今天定情崖很安靜!

這個時間點,定情崖沒有任何人!

轟!

很快,嚴經緯的車子就到達了定情崖頂部。

停下車后,靠近崖邊的一塊巨石,就這麼矗立在嚴經緯面前。

定情石!

嚴經緯知道,這塊石頭,就是歐陽安琪刻下心上人名字的定情石。

「砰砰砰!」

隨着靠近這塊定情石,嚴經緯的心臟跳動加速了起來,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一步兩步三步!

終於。

嚴經緯走到了定情石的背面。

他的目光,看向定情石背面的字體!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