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度尼斯看著兩人握的手,好像沒聽見她的問話。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她上下唇抿了下,自己要不要再問呢?

「你……一直是這個樣子嗎?」

這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容貌。

亞度尼斯終於正視她,目不轉睛的看了一會,看見她說的是自己的容貌。

他現實中不是這個樣子的,但他又堅定相信自己是這副模樣。

而且,她不大可能見到現實的他……所以他點頭。

「不會吧?那你是明星嗎?」葉靈倒是詫異了一下,她以為只有她那個年代才有這麼好看的人,沒想到先前就有了……

不過想想也是,沒有前人哪有後人?後來的人,應該是擇優保存,這樣才會越來越優秀?

如果這樣的話,他的後代應該都蠻幸福的,這麼優秀就不會沒有爸爸媽媽,不像她,只是匹配的,或許有親人,可是不知道誰跟誰那種。

真好。

要是以後見到像他的人,或許可以告訴他們,他們的先人曾被她遇見,還在一起相處過,也是一段故事吧?

葉靈自顧想著,沒聽到亞度尼斯已經回答了她。

「啊?什麼?」

見他一眨不眨的看著自己,葉靈遲鈍的問道。

至尊狂妃:廢材孃親要逆天 亞度尼斯卻沒再說第二遍。

「阿希也是來找森林之王的對吧?」

或許是想到將來有機會見到「他的後代」,葉靈不自覺就放柔了些。

亞度尼斯不說話在葉靈的意料之中。

「要我帶你去嗎?」

葉靈笑盈盈的看著他。

亞度尼斯卻皺眉。

「呃……如果我說我知道在哪,你信嗎?」

雖然一開始大家都以為她會知道,其實她真不知道,現在知道的,也不一定是……

「不過,我不確定是不是,不過那個地方蠻特別的,就算不是,也應該有線索。」有了線索再找就會更容易不是嗎?

葉靈說完,看著亞度尼斯還是鎖眉不開,不自覺也跟著皺眉:「我是真不知道具體在哪……」

真不是故意不帶到目的地啊。

剛才的救命之恩,已經足夠帶路費了。

何必騙他?!

「靈,你為什麼突然進來?」

「突然?」

葉靈回想了下。

亞度尼斯卻不安把她摟緊,看著她:「是因為……我嗎?」

葉靈微微移了目光,她回憶起來,連感覺都記得……

可是對方卻是數據而已。

大概不是他瘋了。

瘋的是她吧?

可是,那種靈魂都會相吸的感覺……

像是他也跟自己一樣,用靈魂在感觸對方……葉靈覺得自己的想法過於荒唐,拚命的搖頭。

「那是為什麼?」

葉靈有些莫幻的看了他一眼,其實有一部分他的原因。

「只是,不想連累村民。」

亞度尼斯唇抿緊。

葉靈又解釋:「我不在了,他們也沒理由難為他們了不是嗎?而且,這森林,也挺好的。」除了吃不好睡不好不見天日之外。

「我呢?」

「什麼?」

「你走的時候,有想過我嗎?」

森林那麼大,要是找不到她呢?

周圍是迷霧,要是走丟了呢?

到處都是危險,要是……

亞度尼斯聲音有些暗啞:「如果你出了什麼事,我怎麼辦?」

葉靈聽著對方的責問,認真的想了想,自己出了事,對於他來說有什麼損失嗎?

頂多就是他刷了這麼久的好感沒有了……

「對不起。」害你差點白費心思了。

「為什麼說對不起?」亞度尼斯用額低著她,聲音很輕很柔。

葉靈想後退,可他的手不肯放鬆。

「阿希……」

他們不應該這樣。

重要的是不能這樣對她。

她……只是個npc,而且,就剩十來天完成任務就會離開的!

她不應該有別的想法。

「我帶你去找森林之王吧,不過,他可能很厲害,你打得過他嗎?如果打不過,要不要找些人一起去?我到時怕幫不上什麼忙……」

葉靈邊說邊巧妙的離開他的轄制,但他還是手疾眼快的捉住她的手。

葉靈無奈只能接受被牽著。

亞度尼斯凝視著她,不知道有沒有聽出她在故意轉移注意力。

葉靈有些疑惑,即使是全息遊戲,但是也應該有某些接觸限制的吧?為什麼亞度尼斯可以離她這麼近?接觸這麼密切也沒事?真人也就罷了,可他是嗎? 「下場很慘?」

湯炳權冷哼一聲。

「我湯某還不知道慘字怎麼寫,要不要你教教我?」

足球小將殺人事件 「還愣著幹什麼?給我帶走!」湯炳權這口氣必須要找個人出出來,否則真的容易憋出病。

自從混到如今這個地位之後,幾乎沒有不開眼的再找他麻煩了。

都知道他湯炳權是娛樂業大亨,在金衡市南邊這幾條街獨霸,黑白通吃,早就養成了無法無天的性子,怎麼會容忍這種愣頭青騎到自己頭上來?

而且,秦毅說的那句話,挑釁味道太濃了,湯炳權只感到濃濃的火焰在心底滋生,根本沒有考慮秦毅說的話的真實性。

幾名黑衣保鏢聽到湯炳權命令,二話沒說就沖了上來。

幾對一,在他們心中這是毫無懸念的壓制。

湯文輝張了張嘴,他想說話,可是嚴重的失血讓他抬頭就目眩神暈,說話變得極為困難。

「既然你動手了,那我就正當防衛好了。」秦毅攤了攤手。

正當防衛?湯炳權冷笑一聲,他的手下都是經過專業培訓的,豈是你想防衛就能防衛的?

「啪啪啪~」

不到三秒,湯炳權臉上的冷笑就凝固了下來,他的手下幾名保鏢以比衝過來時更快的速度倒飛了出去,最遠的一個在光滑的地板上滑了十數米。

一人一腳,沒有多餘的動作,乾淨利落。

「趁我心情好趕緊滾吧,否則就不是一腳能解決的事了。」秦毅淡淡說道。

許晴老媽手術剛剛做好,裡面正需要靜養,他也不想搞出太大的動靜。

「秦毅啊,你居然還會功夫。」看到秦毅如此身手,說實話鄭雲傅整個人都是一驚。

當初雖然吳震功猜測過,但也僅僅是猜測。

鄭雲傅覺得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少年,不僅醫術通神,功夫上要是也有造詣的話,就太逆天了。

不過現在……吳震功的猜測成立了,鄭雲傅心中滋味複雜。

而她不知道的是,吳震功現在對秦毅的了解,比他還要多很多。

如果鄭雲傅知道秦毅的那些事迹,只怕是驚訝的下巴都要掉下來。

武道通神、醫道通神。

當然,對於秦毅來說,這些還早得很。

在修真手札的記載中,他連入門都沒又踏入,如何稱得上通神?

「這裡是醫院,治病我們歡迎,你要是再鬧事我就報警了。」鄭雲傅望著湯炳權,眉頭一皺,語氣中帶著警告。

湯炳權跟他老婆愣在了那裡。

聽到鄭雲傅的話他才回過神來,惡狠狠的盯著秦毅他們這邊眾人。

「好好好,我兒子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們金衡第一人民醫院就別想善了了。」

湯炳權深深吸了口氣,憤然離開。

秦毅不知道他們轉去了哪個醫院,不過他也不關心這個。

倒不是第一人民醫院不給他們治療,而是所有的急救室都被佔滿,他這只是槍傷,簡單處理一下傷口,止止血,完全可以等下去。

後者想要走捷徑罷了。

捷徑……在鄭雲傅這裡是行不通的,畢竟他只是湯炳權,他不是秦毅。

鄭雲傅做好了這件事直接跟秦毅打了個招呼便離開了。

他過來也僅僅只是為了幫秦毅這個忙,沒有別的事情。

之後許晴讓他弟弟先回去。

弟弟才高中,學業很繁重,周六周日都很少有休息,還有一堆作業,時間趕得緊不能耽誤。

而她,除了學業還有時間做做兼職,剛好可以抽時間在這裡陪著她媽媽。

「秦毅,竹子姐,真的很謝謝你們,如果沒有你們,今天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許晴轉過頭,目光落在兩人身上,露出真摯的感情。

一輩子,許晴有恨徹心扉的人,也有感動涕零的人,秦毅跟藍沁竹無疑就是許晴最大的恩人。

否則讓她一個弱女子去面對湯文輝那種人,現在還不知道是什麼下場?

「許晴妹妹,咱們都是女孩子,互相幫助是應該的,而且那種惡棍誰見了都不會坐視不理。」藍沁竹笑著說道,眼睛彎成了一道月牙兒。

真的誰都不會坐視不理嗎?許晴心中還是明白的,如果真是那樣,那天也不會只有秦毅跟藍沁竹兩個人站出來了,而旁觀者一直都是漠視的態度。

「嗯,對了竹子姐,那些錢我以後一定會努力掙還給竹子姐的。」許晴認真說道,眼中帶著一抹倔強。

似乎是看懂了許晴眼中的倔強,藍沁竹微微點頭。

「許晴妹妹不要勉強自己,什麼時候有錢了就什麼時候還,我可一點都不急的。」藍沁竹笑著說道。

她並不缺錢,而且平時也不怎麼花錢。

能花二十萬挽救一條性命,藍沁竹心中非常開心,覺得今天做了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

「我說了請你們吃飯結果卻發生了這種事情……這樣吧,我們下去吃點吧?我請客。」許晴紅著臉說道。

秦毅跟藍沁竹點了點頭,三個人就在醫院下面的小餐館搓了一頓。

兩位校花級別的大美女陪著,秦毅被照顧到的目光也是非常之多,習慣了這種目光,秦毅也不在意。

期間還喝了兩杯小酒,兩位大美女臉色都是紅紅彤彤的,如同一朵桃花盛開在面頰,美的讓人目眩神迷。

「秦毅,這件事我覺得沒完,那些人既然敢動手,就不怕惹事,我擔心許晴妹妹家以後還會遭到騷擾。」

酒後藍沁竹說出了自己擔心的事情。

許晴臉色有些凝重。

「我媽做生意的那條街,就是今天出來幫湯文輝的那個紋身男管的……我猜今天找我媽麻煩,肯定也是他故意安排的。」許晴說道。

「還有這種事?那混蛋也太不是人了!」藍沁竹聽到後手上飯碗一擲,原本就通紅的小臉,此刻如同沖了血。

「嗯。這確實是個麻煩,如果不解決以後肯定寢食難安。」秦毅兩根手指在桌面上輕輕敲擊,眉目低沉,似乎是在想著辦法。

「怎麼解決?這些人就是毒瘤,任何地方都有,普通人拿他們根本沒有辦法,而有權有勢的又懶得管。」

「哎,可惜我不是金衡市的人,不然非得把他們全都給剷除了。」藍沁竹惡狠狠的說道。

她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藍家在天都勢大,可是金衡市的事情完全插不上手,她藍沁竹就是一個學生而已。

秦毅看了藍沁竹一眼。

他心中已經有了主意,這種禍害,留著就是噁心人的……

酒足飯飽,一行人再次去了醫院,許晴媽媽睡得很安穩,有護士巡房一般不會出現安全問題,只要安心修養就能恢復,不過這休養費……也是一筆大錢。

秦毅琢磨著等他回去花園別墅后把那千萬存款的銀行卡拿來,再辦一張卡裡面存點錢給許晴,也不至於後者為錢奔波了。

一個女孩子,遇到這種事著實不易、著實絕望,遇見了能幫就幫一把吧。

秦毅抿了抿嘴,在藍沁竹離開之後他也準備離開了,去處理一下後患。

可是在走到電梯口的時候,許晴忽然從病房沖了出來,朝著秦毅這邊追來,攔在了秦毅身前。

「怎麼了?有事嗎?」望著近在咫尺面紅如血的少女,秦毅微微一愣。

說實話,許晴真的生的極美,皮膚就像一塊碧玉,她沒有天價的護膚品,沒有高貴的首飾,平平淡淡的一個女生,渾身是自然的來自處子的清香,不過她睫毛很長,嘴巴很小很紅潤,眨起眼來讓人覺得自然嫵媚。

「秦毅……你能跟我來嗎……」

許晴有些顫抖的說出這句話,渾身都在發軟,她不敢看秦毅,轉身朝著衛生間的位置走去。

秦毅撓了撓頭,不知道對方什麼意思,不過他還是跟了過去。

這是獨立的一個衛生間,不分男女,裡面有一面鏡子,許晴能夠看到鏡子中容顏幾乎完美的自己。

「他應該會滿意吧……」

秦毅滿心的疑惑的進來之後許晴直接拉住了他的手,一轉身關上了門,背靠在門前,將秦毅推到了洗手台旁。

而她自己則是順勢撲在了秦毅懷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