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飛詢問了一下許楓在不在,得知他正在給客人美容。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于飛等了半個小時,許楓才出現。

「找我有事?」

許楓笑得很隨意,卓顯出一股自傲。

「想請你吃飯,聊點事情。」

于飛很平靜,讓人看不透他。

許楓很爽快的答應,于飛駕車帶他去了一家高級餐廳,要了一個雅間,點了不少酒菜。

「說吧,找我何事?」

許楓放下筷子,端起酒杯,一邊品嘗,一邊看著于飛。

「這氣息你可熟悉?」

于飛伸出右手,食指的指尖沾染著一縷黑氣。

許楓眼神微變,伸手將那一縷黑氣攝入手心。

「這縷氣息你從何得來?」

于飛淡然道:「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不想找到這縷氣息的主人?」

許楓一把捏碎了那縷氣息,笑道:「你有條件?」

于飛坦然道:「想找你幫個忙,我有一個朋友患了一種古怪的遺傳病,平日察覺不到絲毫異樣,一旦發作就來不及了。」

許楓沉吟道:「這種遺傳病我略有耳聞,須得看具體情況。稍後你帶我去瞧瞧你那朋友,我需要當面了解一下。」

于飛聞言一喜,於晚上八點,帶著許楓來到了學校。

「你在此稍後,十分鐘我就下來。」

于飛找到了李雪梅,她還在生氣。

于飛說了不少好話,賠了許多不是,最終才博得了李雪梅的原諒。

「把翡翠玉珠取下,我帶你去樓下見一人。」

李雪梅不解,問道:「為什麼要取下?」

「那人能感應到你身上翡翠玉珠的存在,我不想他知道這件事情。」

李雪梅一驚,連忙取下翡翠玉珠,放在了枕頭下。

隨後,于飛帶著李雪梅來到樓下,見到了許楓。

「你這朋友倒是很漂亮,你花費了不少心血啊。」

「這是我女朋友。」

「誰是你女朋友,你休要胡說八道。」

李雪梅瞪著于飛,一臉的不悅。

于飛也不生氣,給許楓遞了一個眼色。

許楓打量著李雪梅,從上而下,又從下而上,來來回回看了好幾遍,眉頭漸漸皺起。

「他在幹嗎?」

李雪梅感覺到許楓的眼神有些不對勁,拉著于飛的手臂追問。

「他在給你看相算命。」

于飛笑著回答,不敢說真話。

「他為什麼要給我看相算命啊,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快說。」

于飛尷尬一笑,正不知該如何回答,許楓卻在這時候出手了。

只見許楓凌空一指,定住了李雪梅的身體。

隨後,許楓圍繞著李雪梅快速轉動,雙手不斷的打出一些古怪的手印、法式,口中念念有詞。

李雪梅的身體出現了顫抖的痕迹,紅潤的臉色瞬間蒼白如紙,鼻孔中溢出血跡,似乎進入了某種發病狀態。

于飛密切觀察,茅山符咒十分詭秘,有著諸多門道。

于飛雖然知曉一切,但卻並不全然了解。

「我現在是促使她提前發病,然後才能在發病期間設法將其根除。這種病很古怪,若非你事先提醒,就算是我也難以覺察。眼下,她的病已經發作,我正以祛病咒替她斬斷病根,煉化病毒。」

許楓的解說讓于飛立時安定下來,他在專心觀察,運用觀氣之術,密切留意許楓的手法。

大約五分鐘后,李雪梅顫抖的身體逐漸停下,嘴角、鼻孔、耳朵、眼角都有血跡溢出,整個人很快暈倒。

許楓在同一時刻停下,眼神略顯疲憊的道:「休息幾天,補充一下營養,就會慢慢恢復了。現在,我想知道那人在哪。」

于飛上前查看了一下李雪梅的情況,見她呼吸平順,這才放下心來。

「她叫卓華,有一個妹妹名叫卓姆,在第一中學念書,你只要找到卓姆,就能找到卓華。這是卓華的照片,你告訴我手機號碼,我發到你手機上。」

許楓當即告知號碼,在接收到了卓華的照片后,便離開了。

于飛抱起昏迷的李雪梅,把她帶回了自己的宿舍,親自用熱水洗盡了她臉上的血跡。

這時候,于飛手機響了,是美容院張慧雲打來的。

「客人已經來了,你怎麼還不來啊。」

「我稍後就到,讓她先等一下。」

于飛掛斷電話,看了一眼床上昏迷不醒的李雪梅,在她臉上親了一下,隨即鎖好宿舍的房門,直奔美容院去了。

晚上十一點,于飛回到宿舍,李雪梅還在昏睡,于飛也沒有打擾她,而是和衣睡在一旁,近距離的看著她。

「等你醒來,一切就全都過去了,以後也不許再離開我身旁。」

這一夜,于飛睡得很香,懸在心頭的大石終於落地,讓他不再牽挂。

清晨,李雪梅從睡夢中醒來,感覺有些異樣。

當她扭頭看到于飛的那一剎那,整個人頓時驚醒,伸手揪住于飛的耳朵,怒道:「我怎會在你床上,你是不是對我幹了什麼?」

于飛被吵醒,看著李雪梅生龍活虎的模樣,搖頭甩開了她的虎爪,翻身壓在她的身上。

「為什麼不告訴我,你患病了?為什麼要分手,我就不值得你信任嗎?」

李雪梅心神大變,躲避著于飛的目光,狡辯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快放開我,不許壓在我身上。」

「昨天我去了你家,你弟弟把一切都告訴我了。你曾在家裡無故昏迷,還去縣醫院檢查,我連檢查結果都拿到了,你還要狡辯嗎?」

于飛壓著李雪梅,雙唇直逼她的臉龐,姿勢很曖昧。

李雪梅奮力掙扎,挺拔圓潤的雙峰摩擦著于飛的胸膛,這讓李雪梅很是羞惱。

「沒有的事,你休要胡說八道。」

李雪梅死不承認,不想于飛看到自己脆弱的憂傷。

于飛知道李雪梅的性格,雙手按住她的手臂,直接吻上了她的雙唇,不再與她廢話。 它的周身籠罩著一層淡淡的紅色霧氣,而且還有一層一層無形無息的波玟似是漣漪一般正在向外擴散出去,但凡被那一道道波紋掃過的士兵,實力稍弱的紛紛如同下餃子一樣噗通噗通地落下去摔在地上,就此不省人事。

夢魘魔騎的四腿緩緩地邁動著,雙翼輕輕地閃動著,身軀在人群中不斷地遊走,它的動作看上去是那麼的飄逸靈動,動作如行雲流水一般順暢,賞心悅目。只是,這看上去極其溧亮與靈動的身法,所造成的結果卻是駭人的。當它在人群中遊走了一圈之後,那原本排列的整整齊齊的數千士兵超過大半都掉落了下去,摔在地上不省人事。天空中頓時空出了老大一片空間,原本整整齊齊的方陣不見了,只剩下稀稀散散的上千個士兵了,猶在苦苦地支撐著。

夢魘魔騎緩緩地停下了腳步,凌空傲立在眾多士兵的對面,望著地面上密密麻麻的士兵屍體,滿意地微微頜首,旋即仰天發出一聲嘶吼。緊接著,它將不斷散發的靈魂衝擊波全部收回,也不再用威力強大的招式去攻擊那些士兵,而是橫衝直撞地撲進了人群中,用它的四蹄和腦袋還有翅膀展開了貼身搏鬥。

那些士兵旋即反應了過來,頓時卒心協力地揮舞著武器,同時向著夢魘魔騎展開了攻擊。上千個士兵將夢魘魔騎圍在了中間,都發出了自己最拿手,威力最大的招式。

然而,夢魘魔騎卻沒有站在中間與對他們對攻」身形恍若流雲一般飄過。來到了人群密集之處,伸出自己的前蹄,朝著那些士兵們的腦袋,胸口踏去。那些士兵們頓時不敢再發出威力強大的招式」生怕傷到了自己人,無奈之下也只有與夢魘魔騎展開近身戰鬥。

耳惜,實力的差距使得他們的攻擊是那麼蒼白無力,但凡是落在夢魘魔騎身上,均被那一層赤紅色的霧氣給擋住了,根本不能傷害它分毫。反觀夢魘魔騎的攻擊,但凡是被它擊中的人,不是腦袋被砸成稀爛,便是胸口被踩的凹陷下去,口噴鮮血地掉落在地上。

一時間」戰場成了夢魘魔騎的個人表演,它無視眾人的攻擊,肆意地揮動著自己的四蹄和腦袋以及翅膀,酣暢淋漓地將周身每一個士兵給踏成碎片。

這不是戰鬥……雙方的巨大安力差距下,這完完全全變成了一場虐殺!

場中」不斷地有士兵如同下鍋的餃子一般噗通噗通地掉落在地上,頭骨碎裂聲,骨頭斷裂聲,口噴鮮血的聲音,匯聚成一股狂暴而動人心魄的樂曲。

一刻鐘之後,戰鬥終於停了下來」高天之上空蕩蕩的」只剩下夢魘魔騎自己傲立在空中。它仰頭向天大聲地咆哮著,聲音中蘊含著說不出的暢快,此時此刻,經歷過這一場戰鬥之後,它終於將這麼多年來壓抑在心中的抑鬱全部釋放了出來。

許久之後」回蕩在天際的夢魘魔騎的咆哮才漸漸平息了下來,將心中的(陰)霾與抑鬱一掃而空的它看上去精神振作了許多」這才轉過身來回到了馬車上。

隨後,眾人不再停留,馬車再度風馳電掣地掠過天際,向養遠方駛去。

兩個時辰之後,馬車駛出了六十萬里地,已經離開了排山府範圍內,此地屬黑原府管轄。馬車在開始減速,爾後,便停在了天空中。

在遠處,視線所不及的地方,正有兩道人影如流星劃過天際,閃電般地向著這裡趕來。這一男一女的身形輕靈飄逸,翩若驚鴻,一吸之間便掠出了上千里地,速度極是駭人。兩人相攜而行,男的身材昂藏而挺拔,面色隱隱含著激動,他身邊的女子容貌秀美,身段婀娜多姿,眉宇間滿是一副幸福小女人的模樣。此二人不是別人,正是趕來與歐陽萬年相會的林百羅和紫風主神了。

不多時,半刻鐘之後,兩人見到了那懸浮在空中的豪華馬車,均是面色一喜,便緩緩地減慢了速度,來到了馬車前。

「少主,我回來了!」,說話的人是林百羅,他與紫風主神並肩立在馬車門外,略微平息了一下激動的心潮,這才朗聲開口說道。

話音剛落,車門便自動打開了,歐陽萬年的聲音自裡面傳了出來,打趣的笑道:「哈哈……」……百羅,我還以為你掉進溫柔鄉,沒個千兒八百年的都不想出來呢」

聽到歐陽萬年這麼說,林百羅幸福的瞥了紫風主神一眼,嘿嘿笑道:「這不是少主你您了嘛,所以就眼巴巴的趕過來看看少主有什麼地方需要百羅去做的。」

「嘖嘖,一段時間不見,百羅你倒是長進了嘛,竟然還學會拍馬屁了。」,隨著朗笑聲傳出,歐陽萬年的身形出現在馬車門口,他自馬車上下來,來到林百羅身邊。

面帶微笑地上下打量了一番林百羅,又望每表情還有些羞赧的紫風主神,笑眯眯的調侃道:「喲呵,這不是紫風主神嘛,多日不見,真是越來越容光煥發,神采奕奕啊,看來百羅最近辛苦了,那什麼什麼的應該沒少賣力啊!!!」

「呃……」此言一出,林百羅頓時大窘,臉色漲紅地低下頭,一時間期期艾艾說不出話來。紫風主神自然也是羞不可抑,白皙的俏臉上也染上了一層紅霞。不過,她的反應卻是與林百羅夾不相同,她也不看歐陽萬年那調侃的眼神,轉過頭深情地望著林百羅,朱唇輕啟,避重就輕的說道:「是啊,這段時間百羅對我可是千依百順,的確是辛苦他了,能夠嫁給他這樣的好男人,我覺得好幸運呢!」,豐紫風主神開口解圍了,林百羅頓時抬起頭來,聽到紫風主神對他的誇讚,臉上更是洋溢著幸福與驕傲,也是扭過頭含情脈脈地凝望著紫風主神。

「哇呀呀…………我受不了了,你們兩個真是太(肉)麻了,太可惡了,竟然在本少主面前就這麼郎情妾意的眉來眼去!難道你們不知道,少主我還是光棍嘛,這不是誠心刺激我嗎?」,歐陽萬年雙手捂眼,裝作一副看不下去的模樣。

「呵呵,歐陽少主你自謙了,天下間不知有多少女子被少主你的絕世風采迷倒呢,你之所以到現在還是單身,那是因為那些庸脂俗粉哪裡配得上少主你這麼丰神俊朗的翩翩公子啊!」見歐陽萬年一副不堪受打擊的模樣,紫風主神頓時掩口嬌笑,雙眼中秋波流轉。

「哎呀,我就說嘛,以百羅那一根筋的脾氣,怎麼這麼快就學會拍馬屁了。現在我知道了,原來都是因為他有個好媳婦啊,瞧瞧……這馬屁拍的〖真〗實貼切到位。百羅,你還是得跟你媳婦好好學學這個拍馬屁的功夫跟火候!哈哈!」,見歐陽萬年被紫風主神幾句話說的眉開眼笑,林百羅當下也是面帶笑意連忙點頭說道:「是,少主,我一定會努力跟我媳婦學習拍馬屁的,絕對不會讓少主您失望。」

「哈哈……」,一陣朗朗的笑聲傳出,回蕩在天際。

近日來,歐陽萬年已經很少有這麼開心的時候了。

當下,三人便進入了馬車內,林百羅和紫風主神與車內的眾人並不認識,而剛剛歐陽萬年與林百羅夫婦的調侃車內的眾人也沒聽到。烏山和雲雨見到面前這一雙璧人,心中已經隱隱猜到了林百羅的身份,在經過歐陽萬年介紹了雙方的名字之後,烏山當即面色激動地說道:「百羅大哥,您就是歐陽少主說的那位法則大圓滿的超級強者吧?我們夫婦二人還從未與您這種強者近距離接觸過呢,今天能跟您相交相識,真真是一了多年的夙願啊,小弟厚臉叫您一聲大哥,您可千萬別介意啊。」,如果是之前手持主神器大殺四方的時候,烏山與雲雨對於法則大圓滿強者倒沒多大期待,他們都自認為那個時候實力已經堪比法則大圓滿了呢!直到歐陽萬年看出兩人心思,然後稍微點拔了一番,烏止,與雲雨才知道,以他們現在的這點實力,與法則大圓滿相比,還差得遠呢!因此,夫妻二人又再次恢復了以前的心態,對於法則大圓滿強者那是尊敬有加的。

看到烏山和雲雨滿臉崇拜的表情,又聽見烏山如此敬重的話語,林百羅的臉色頓時變得非常古怪,一副尷尬窘迫的模樣,想笑也笑不出來。他心虛地回頭望了一眼正面色自若地品茶的少主,又扭頭看了看身邊正掩口嬌笑的紫風主神,一時間語氣都有些結巴了,面色極其苦逼地說道:「我的天啊!!兄弟你太抬愛了,百羅受之有愧啊!有少主這個實力高深莫測的人在身邊,我這點微末修為竟然能稱為超級強者?真真是讓人汗顏啊!況且,就算不說少主,連我媳婦都是主神啊,在這裡無論怎麼排,我都不敢當強者這兩個字啊!我算哪門子強者啊?」,!~! 繼續求收藏、點擊、推薦票,請大家給力支持!!!

剛開始,李雪梅極力掙扎,但卻掙脫不了。//

後來,于飛鬆開雙手,深入她的胸衣之內,把玩著那對挺拔圓潤的雙峰,挑逗著她的心弦,慢慢突破她的防線,讓她逐漸失去了抵抗。

「混蛋,流氓,我咬死你,我吃了你。」

李雪梅顫抖著身體,用另類的方式表達著自己的不屈。

于飛被她咬了幾下,但卻並不很重,知道她是刀子嘴豆腐心。

「昨晚我找許楓來,就是為了讓他替你祛除病根。許楓就是當日在桃源村為那斷腿女孩接骨之人,他是茅山符咒傳人,擅長醫治疑難雜症。如今,你病根已除,不會再有性命之憂了。」

于飛撫摸著李雪梅那嬌嫩的肌膚,在她身上的敏感部位用力挑逗,讓她渾身無力,然後告訴她這個消息,希望打開她的心門。

李雪梅俏臉通紅,眼神嫵媚,在聽完于飛之言后,明顯愣了一下。

「你沒有騙我?」

于飛看著那緊張、渴望的眼神,動作一下子變得輕柔,右手輕撫著她的臉頰,正色道:「我之所言,絕無虛假。當我知道你的情況后,我就在心中發誓,一定要治好你,讓你永遠留在我身旁。」

李雪梅看著于飛的雙眼,濕潤的眼角閃爍著晶瑩的淚花。

這一刻,她不知道說什麼好,用力的吻上了于飛的雙唇,用熱情與真心感謝他,與他一起分享。

于飛抱緊李雪梅,兩人在床上翻來覆去,忘情的纏綿。

十分鐘后,激動的兩人逐漸平復下來。

此刻已是早上七點半,很多學生都起床了。

于飛雖然一個人住一間,但宿舍樓的整體情況並不太好。

李雪梅覺察到這一情況,嬌媚的瞪了于飛一眼,罵了一聲色狼。

于飛哈哈大笑,高興極了,終於把李雪梅的事情搞定了。

送走李雪梅后,于飛從床下取出泥碗,飲下了靈液,然後在房間里修鍊了一個小時。

上午九點,李雪梅與楊瑩攜手而來,準備周末出去好好玩一玩。

病根消除對於李雪梅而言,可謂是天大的喜事,這一年來,壓在心頭的陰影終於煙消雲散,她再不用為此而擔心,為此而故意疏遠心愛之人。

這種輕鬆,這種愉快,絕對是無與倫比的。

「我晚上八點還有事,必須趕回來。今天就去附近轉一轉,改天再去好好玩一玩。」

于飛今晚還要趕往千華大夏,參加那個女保鏢選秀大會,這是不能缺席,也不想缺席的。

「你把宇華叫上,有些事情需要給他一個交代。」

李雪梅看著于飛,眼中儘是歡笑。

楊瑩笑的有些勉強,她自然看得出李雪梅今日的情緒變化。

九點三十分,張宇華趕到,四人在城外一處休閑山莊賞花,于飛道出了李雪梅的情況,算是給了楊瑩、張宇華一個交代。

「去除病根就好了,許楓那傢伙還真是有些能耐,以後你們可要相親相愛,別再拿我做擋箭牌了。我已經決定了,非要把開保時捷的女人追到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