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飛感受到旺盛的生機,一個看不見的綠色海洋呈現在他的腦海里。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黑狗多年之後再次回到這裡,顯得格外興奮,口中不斷的叫喚,在林中跑來跑去。

「大黑,你說的禁湖在哪裡?」

西門瑞雪喚回了黑狗,問起了大家都關心的問題。

今天已經是眾人來到這島上的第二十七天了,大家都急著想要離去。

而要想離開這裡,就必須找到傳送陣,必須先知道禁湖在哪裡。

「翻過最前面的那座山,就能看到禁湖了。」

于飛問道:「三大絕地在哪?」

黑狗仔細觀察了一會地形,揮舞著狗爪指著禁湖方向。

「三大絕地就位於禁湖邊,呈正三角形將禁湖圍在中央。要想達到禁湖中心的小島上,就必須從三大絕地通過。這一關其實不難,只要不遇上金毛獅王,繞道避開它,應該很容易上島。」

于飛看著四周,這裡靈氣充裕,遠勝外部區域,生長著許多奇珍異草,甚至還有靈藥的氣息。

于飛以心靈之眼結合意念探測,對整個中心區域展開了一個大致的摸底,很快就發現了所謂的三大絕地,因為那裡存在極其恐怖的氣息,讓于飛都感覺心馳神搖,心生懼意。

除了三大絕地外,還有一個山谷也很奇怪,無論是心靈之眼還是意念探測,都無法深入,那應該也算是一處絕地。

在那山谷附近,于飛隱約捕捉到了一絲熟悉的氣息,但因過於微弱,一時間想不起是誰。

于飛重點想要了解這一區域有多少巨獸,他想在離島之前將全身三百六十五處穴全部獸化,看看到時候戰鬥力能強悍到何種境地。 (四更完畢,求訂閱支持。)

意念搜尋快捷無比,僅僅數秒于飛就掌握了中心區域內的大致情況。

「這兒看樣子巨獸不少,我們還是先趕到禁湖再說。」

花夢舞一馬當先飛身而起,如凌波仙子飄逸輕靈。

莫寒香縱身追去,鐵拳大師與一木和尚緊隨其後,石碑由鐵拳大師攜帶在身上。

秋雨看著于飛,眼中透著詢問之色。

「你們也去吧,我和大黑在林中轉一圈,稍後就敢來與你們回合。」

于飛臉上掛著溫柔的微笑,給人一種溫文爾雅的感覺。

「小心點,我們等你。」

這是眾人的心聲,充滿了關心。

于飛給了眾人一個放心的微笑,隨即揮手送大家遠去。

「走吧,大黑,我們四處去瞧瞧。」

于飛祭出百花爭春圖,飛身落在黑狗背上,讓他跟著百花爭春圖前進。

百草園中,一株株奇珍異草閃爍著光輝,那是經過靈泉滋潤后,煥然一新的樣子。

中心區域靈氣充沛,百花爭春圖一邊吸取天地精華,一邊搜尋、攝取奇珍異草,壯大百草園的聲勢。

前行十公里,百草園內就增添了三十六株奇珍異草,這個數量可有點驚人。

這時候,于飛發現了一頭五重天境界的巨獸,這是他單獨行動的真正原因。

就于飛探測了解,島上有上千頭巨獸,可絕大多數都是四重天境界,真正步入五重天境界的巨獸,竟然只有五十六頭而已。

當然,這是四大絕地之外的情況。絕地之內是否還存在五重天境界的巨獸,于飛目前還不得而知。

在目前的于飛而言,五重天境界的巨獸就是美食,他極力想要找尋,從不會輕易放生。

掌握了光陰似箭的于飛,殺起巨獸來更是素心所欲。他甚至想要回到外部區域,去斬殺幾頭六重天境界的巨獸試一試。

光陰似箭,一去不回。

這是一種極速的體現,大大提高了于飛的戰鬥力與防禦能力。

特別是偷襲的手段更是提高了幾個層次,讓人難以防禦。

蒼山青翠,百獸同存。

于飛一路斬殺巨獸,百花爭春圖則一路搜刮奇珍異草,吸取天地精髓。

短短半個小時,于飛就斬殺了十二頭五重天境界的巨獸。體內獸化的穴道數量從三百零八個上升至三百二十個,獸血煉體讓于飛熱血沸騰,**飆升。

乙木之氣匯聚在於飛腳底,托著他飛行極速,快速轉移,在山林中獵殺五重天巨獸,如妖魔降臨。

這一日,中心區域百獸嘶鳴。

于飛如狂風過境。所到之處只要有五重天境界的巨獸,無一例外全都死在他的手裡。

繞著禁湖外圍轉了一圈。于飛耗費了足足四個小時,避開了四大絕地,成功斬殺了五十六頭巨獸,來了一次大洗劫。

百草園中多了上千株奇珍異草,這可是價值連城。

于飛體內有三百六十四處穴道被獸化,僅剩下最後一處穴道。還差最後一股獸元,就能圓滿功成。

于飛有些惋惜,獨缺其一這是很遺憾的事情,他不想就此離去。

中心區域除了五重天境界的巨獸外,還有六重天境界的巨獸。不過僅僅三頭而已。

「不要亂動六重天境界的巨獸,否則有可能把獸王驚醒。」

這個黑狗的提醒,它似乎看穿了于飛的心思,知道于飛在打六重天巨獸的注意。

這裡是中心區域,有三大獸王蟄伏附近,其中金毛獅王屬於蘇醒狀態,萬一驚動了它,那將是很可怕的事情。

于飛遲疑了片刻,打算先與眾人會合,看一看禁湖的情況再說。

翻山越嶺,一人一狗很快找到了眾人,也見到了禁湖。

群山之中,一個湖泊如碧玉般鑲嵌在那裡,無風無波,掌平如鏡,給人一種畫中仙境的感覺。

這湖泊不大,方圓不過數十平方公里,中心有一個小島,形似一隻巨龜浮在水面上,僅僅露出龜殼而已。

那就是黑狗口中的歸魂島,有三座木橋從湖邊延伸至島上,每座木橋的起始點就位於一處絕地的區域內。

花夢舞、鐵拳大師、秋雨等人都站在山頭觀望,分辨不出金毛獅王棲息在哪一出絕地,這事只有大黑知情。

閃電鳥一動不動的立在花夢舞肩上,它似乎也被獸王的氣息震懾住了,不敢輕易靠近。

黑狗馱著于飛來到眾人附近,大家見於飛一身是血,就明白他又去殺巨獸了。

「大黑,金毛獅王盤踞的絕地在哪?」

屹立山頭,黑狗仔細觀察禁湖中心小島的形狀,以此來分辨方位。

禁湖很奇特,被三大絕地圍成了一個正三角形,三座木橋造型一致,所以要分辨方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若非有熟悉之人指引,極有可能羊入虎口,誤入金毛獅王的絕地區域。

黑狗觀察了片刻,抬起狗爪指著最近的一座木橋道:「那兒就是金毛獅王的棲息地。」

一木和尚道:「那我們就從另一邊繞過去,快速抵達湖心島嶼。」

南宮筱雨好奇道:「這兒為什麼叫禁湖,感覺其中似乎藏有玄機?」

黑狗道:「禁湖很可怕,不能觸碰湖水,也不能扔東西進去,否則必死無疑,你們要千萬切記。」

花夢舞沉聲道:「大家要謹記大黑的提醒,我們現在就過去。」

調轉方向,一行人快速繞行,儘可能避免在禁湖附近與巨獸發生交戰,生怕將沉睡中的獸王吵醒。

半個小時后,一行人小心翼翼的來到一處絕地內,這兒距離湖邊很近,看不到任何野獸、凶獸、巨獸,甚至連蚊子都沒有一隻。

大家都很震驚,也充滿了好奇,但誰也不敢輕易開口,生怕將沉睡中的獸王驚醒。

黑狗輕手輕腳的帶著大家踏上了木橋,感覺很堅固,但卻很窄,寬度不超過一尺。

好在眾人都是修士,倒也不懼。

木橋很長,目測超過兩千米。

一行人快速通過,僅僅花費三分鐘而已。

歸魂島不大,就像巨龜浮在水面上,呈橢圓形,長兩百餘米,寬約一百八十米。

島上沒有任何生命痕迹,甚至於飛還發現,連湖裡也沒有任何生命痕迹。

這就像是一幅畫,靜止、無聲,充滿了詭異。

傳送陣就位於島嶼中心,那兒立著一塊石碑,上面有一段字跡。

原來這個傳送陣名為錯亂五行歸魂陣,有錯亂五行與歸魂兩種選擇。

大家在剛進入葬龍絕地時,在那封界碑后就見識過錯亂五行陣,知道它有隨機傳送的能力。

而歸魂之意很簡單,何處來,何處去,可以把人送回葬龍絕地的入口。

若想繼續探索葬龍絕地的秘密,可選擇錯亂五行陣,進入下一個區域。

若想離去,就選擇歸魂陣。

石碑上清楚寫明,白天這兒屬於錯亂五行陣,晚上就變成了歸魂陣,黑白交替,錯亂歸魂。

「大家有何想法,都說來聽聽。」

這一刻,傳送陣就在附近,大家心中感慨萬分,不由得回想起了一路走來的點點滴滴,風風雨雨。

往事不堪回首,大家臉上都或多或少掛著嘆息之情。

鐵拳大師輕嘆道:「付出沉重代價才走到這一步,若是就此返回,豈不辜負了那些死去之人?老衲決定繼續前行。」

前進與後退是決然不同的選擇,鐵拳大師第一個表態,心中的執念並未因為身邊之人一個個死去,就輕易放棄。

一木和尚道:「我願追隨師叔,探索葬龍絕地的秘密。」

歸魂島之行,大家都明白了一個道理。

這兒兇險與機遇並存,是生是死,是福是禍,全憑各人的努力。

「我要繼續前進。」

花夢舞語氣平靜,聽不出絲毫波動,這是一個厲害之人。

莫寒香道:「我願隨師妹一同前行。」

少林與青城都決意前行,如今輪到了峨眉。

秋雨有些猶豫,看看西門瑞雪,又看看于飛,想知道他們的決定。

「葬龍絕地,大凶之地。這一次我們能順利找到傳送陣,並安全抵達,全都是大黑的關係。若沒有它的指引,相信大家都明白,後果會凄慘很多倍。如今,有機會回去,我建議大家考慮仔細,莫要輕易決定。」

于飛這話道明了立場,他不想再冒險前進,更不願身邊之人置身險境。

「于飛之言很有道理,這一次歸魂島之行,能遇上大黑是我們的運氣。若繼續前進,下一站不知會被傳送至哪裡,吉凶禍福誰也說不清。我打算先回雲城。」

西門瑞雪表明態度,選擇返回。

南宮筱雨道:「這裡太危險,給我留下了難以忘懷的記憶,我不想再待下去。」

卓華也選擇回去,她決定跟隨於飛。

許楓、秋雨、木清雪還在考慮,許楓躍躍欲試,可想到此前發生的一切,若獨自前行,他又擔心安危。

木清雪考慮了片刻,決定跟在於飛身側,她有一種直覺,于飛身上運氣旺盛,跟著這樣的人走,才有前程。

秋雨在西門瑞雪的勸說下,也同意回去。 見到那黑皂皂的鬼影,似乎正在掐著一個小女孩,我當時出於本能,向前一跳,拿著姥爺給我的打鬼棒,狠命地向著那黑影捅了過去。

「哇呀——」

姥爺給我的打鬼棒,並非是一般的桃木棒,而是雕刻了很多玄奧花紋,專門對付陰煞之物的法器,非常厲害,效果和那陽魂尺差不多。

我這麼一捅之下,正擊中了那黑色的鬼影。

立時,一聲凄厲的尖叫在我耳邊響起,接著那黑色鬼影突然一下子消失了,同時我似乎看到一道淡淡的黑氣突然從牆壁裡面蔓延了出來,包圍在了我的四周。

這時候,大雨瓢潑,狂風呼嘯,我耳朵裡面,雨聲、風聲、樹葉嘩啦聲,混成一片,很是混亂,同時頭上的雨水流了滿臉都是,視線也有些迷濛。

我用打鬼棒捅那個黑影,雖然說也捅中了那個黑影,把它趕跑了,但是,同時,我也感覺到我的打鬼棒似乎捅到了一團軟軟的東西上面。

那種感覺,就好像你拿著木棍捅到活人的身上一般,有一種綿綿的緩衝趨勢。

覺察到那種感覺,我不覺心裡一沉,暗想,我的前面不是只有一堵牆壁嗎?怎麼會出現肉肉的感覺呢?

當下,我抬手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抬眼往前一看,不覺驚得手臂像觸電一般縮了回來。

因為,我發現我方才捅出去的打鬼棒,居然是已經插進了牆壁之中。

那牆壁的材料好像是白灰的,年月久了,風吹雨淋的,已經有些風化,現在被雨水一淋,變軟了,被我一棒子捅個窟窿出來,這是情有可原的。

餘生不負情深 但是,讓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我棒子捅進那白灰層裡面去之後,裡面居然滲出了血水。

牆裡面怎麼會往外流血水?

一開始見到這個景象,我還不太敢相信,覺得可能是牆裡面的紅磚頭也風化了,被我這一捅,和著雨水,就變成了紅色的水漬往外滲,看著像是血水。

想到這裡,我鎮定了一些,皺著腦袋,悄悄上前,用手指沾著那紅色的水漬放到鼻子前嗅了嗅,想看看有沒有血腥味。

但是,不聞不知道,這麼一聞之下,我赫然發現那紅色水漬之中透著一股濃重的腥臭氣味。

猛然嗅到那血腥的惡臭味,我一個忍不住,差點一口吐了出來,同時心裡感到一陣驚慌,不知道這牆壁裡面到底有什麼古怪,只是感覺情況很不妙,知道此地不宜久留,連忙急速向後退,想要離那牆遠一點。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