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飛帶著卓華與柳紅衣離去,將她們雙雙收入百花爭春圖內,獨自一人找到了一處適合的水源之地。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觀察了一下附近的地形,于飛放出了王光秀,這可是六重天境界的女修。不僅姿色過人,氣質高貴,更能有助於提高于飛的修為境界。

于飛這幾天一直沒有碰她,一是覺得時機未到,不想浪費太多精力去俘獲她的芳心。

二是心中還有些猶豫,這個王家的女人是殺是留也是一個值得斟酌的問題。

王光秀看著于飛,眼神中透著幾分憂慮。

贏來的三寶王妃 自從上一次于飛輕薄她之後,兩人已經多日未見。王光秀自然免不了胡思亂想,考慮了很多問題。

如何活下去。如何面對於飛,如何克服自己,這都是王光秀需要深思的問題。

人在衝動的時候會不顧一切,可冷靜之後,很多人都會後悔。

而王光秀在冷靜了幾天,仔細思考之後。對於生存的**依舊有著高度的執著。

要想活下去,于飛這一關就是不可避免的。

但兩人屬於敵對關係,王光秀不能因為自己想活下去,就忽略了于飛與王家之間的大仇。

這是一個不可避免,卻又很矛盾的問題。一直困擾著王光秀。

感受到王光秀的變化,于飛嘴角浮現出醉人的笑容,那邪魅的眼神透著致命的吸引力,一股男人獨有的氣息籠罩在王光秀身上。

「想好如何面對了?」

王光秀不答反問道:「你想怎樣?」

「我想把你留在身邊,做個洗衣服的丫頭。」

于飛笑得很曖昧,眼神透著很強的侵略性。

王光秀不敢面對於飛的眼神,無奈的低下了頭。

男人與女人之間的戰鬥,一個眼神,一個表情變化都至關重要。

于飛在精神領域的成就極其驚人,這讓他的某些方便佔據了絕對優勢。

看著低下頭去的王光秀,于飛臉上露出了笑容,伸手抓住她的小手,感覺纖細白嫩,涼涼的握著很舒服。

王光秀輕輕掙扎,想抽回小手,于飛卻不肯放手,反而一把將她摟入懷中。

男女之間的較量與戰鬥,有時候不全都是光明正大,總有一些略顯無恥的招數。

王光秀的心情矛盾極了,她想活著,所以不敢過分激怒於飛。

但又因為彼此是仇人,心裡懷著很大的排斥,使得兩人的相處很是矛盾。

這種矛盾增加了心靈上的刺激,這就好比一顆禁果,不容許採摘,卻又深深吸引著雙方,渴望去品嘗。

于飛明顯感覺到王光秀的排斥力比上一回弱了很多,這讓于飛十分興奮,低頭追逐著她的雙唇,任由她左右搖頭,最終還是被于飛捕獲,溫柔的含著她的雙唇,仔細的品味著那股芬芳。

王光秀焦急而羞怒,卻又產生了一種奇妙的感覺,身體瞬間變得敏感起來,于飛的溫柔讓她很是痛苦。

如果于飛強行突破,不給她任何掙扎的餘地,那麼王光秀可以用毫無選擇來安慰自己,讓自己去恨他,而不必心懷羞愧或是心生愧疚。

如今,于飛的親吻很溫柔,就好似情人的憐愛與呵護,讓王光秀心靈掙扎,感覺快要陷進去,那會讓她羞愧自責。

心靈的轉變是微妙的,于飛柔情攻勢在無形中把王光秀推到了一個風口浪尖,讓她進退兩難,矛盾極了。

于飛能清楚感覺到王光秀的心跳在加速,身體在微微顫抖,知道她正面對一個艱難的選擇,心靈處於彷徨中。

于飛雙手移動,左手輕撫著王光秀那渾圓挺翹的美臀,掌心傳來柔軟如棉的舒爽,右手自下而上,鑽入了王光秀的衣服裡面,掌心摩擦著她細滑的肌膚,並一路而上。

那一刻,王光秀渾身繃緊,劇烈的顫抖,下意識的用手隔著衣物抓住了于飛的手,阻止他伸向自己的胸部。

王光秀扭頭甩開于飛的親吻,本能的驚呼道:「不要這樣,快把手拿出來。」

于飛右手輕撫著王光秀的腹部,感覺光滑平坦,腰肢很纖細,曲線玲瓏。

「今晚我要你。」

于飛給予了肯定的答覆,透著幾分霸道,還有幾分溫柔與誘惑。

王光秀心神一震,雖然早就知道于飛對她念念不忘,一直在打她的主意。

可真正當于飛說出口,王光秀還是顯得很驚訝,心裡充滿了迷茫與苦澀。

那一刻,于飛二次低頭,吻上了王光秀的雙唇,右手順勢而上,掙脫了王光秀小手的阻止,一把推開了王光秀的胸罩,將那挺拔、圓潤、充滿彈性,卻又細嫩光滑的嬌乳握在了手中。

五指用力,于飛感受到了滑膩柔軟的舒爽,手感舒服極了。

王光秀身體顫抖,嬌嫩之地被于飛偷襲得手,讓她差點尖叫出聲,結果卻讓于飛的舌頭趁機進入,纏住了她的丁香小舌。

那是一種連鎖反應,讓王光秀的兩大要塞雙雙失手。

于飛一邊追逐著王光秀的香舌,一邊用力的搓揉著那團雪白的軟玉,又嫩又滑,充滿彈性,真是爽心透。

根據于飛的經驗,女人身上最讓男人愛不釋手的地方就是那挺拔的雙峰。

當然,前提是女人的雙峰極其出色,具有極佳的手感才行。

那些飛機場自然就沒有什麼感覺。

王光秀身材一流,雙峰挺拔圓潤,屬於c罩杯,加上肌膚細嫩,修道之人對肉身淬鍊程度極佳,所有胸前這對軟玉的手感那是絕對沒話說。

在於飛的持續狂攻下,王光秀生澀的反應說明她在這方面經驗不足,很快就被于飛挑起了心中的**,掙扎抗拒之力在慢慢減退,無意識的回應著于飛的親熱。

王光秀的一舉一動都瞞不住于飛的感應,在體會到了王光秀的變化后,于飛進一步加大了攻擊力度,左手從細腰上鑽入褲子中,毫無間隔的摩擦感受著那渾圓的美臀,彈性十足,肌膚嫩滑,手感也是相當不錯。

察覺到下身失守,王光秀頓時清醒了很多,可惜這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于飛的左手在王光秀的雪丘上快速移動,順著股溝一路而下,很快就佔據了王光秀感到最羞恥的菊花谷。

那是女人身上的禁地,一般都不喜歡讓男人觸碰。

前面的花谷是**窩,女人不介意讓男人觸碰。

但是後面的菊花谷,百分之九十的女人都不願讓男人玩弄。

于飛搶佔要害,這讓王光秀羞愧欲怒,身體開始極力掙扎。

這時候,于飛右手鬆開王光秀胸前那團迷死人的軟玉,順勢划入王光秀雙腿間的大腿根處,掌心覆蓋著那片綠草地,感受到了一股濕熱之氣。

王光秀口中發出了嗡嗡的聲音,雙腿用力夾緊,卻阻擋不住于飛那頑皮的右手。

于飛靈巧的手指在花谷外前後移動,刺激著王光秀的心靈,讓她心神繃緊,尋找著那迷死人的桃源洞口。 【感謝大家的支持和關注!還沒訂閱的朋友還請充點小錢訂閱一下,已經訂閱的,還請設置一下「自動訂閱」,鞠躬感謝,順便求票!】

。。。。。。。。。。

外面烏雲壓境,電閃雷鳴,風雨交加。

天雷之劫,已然正式降臨。

我坐在大缸之中,身披屍衣,心中默念安魂咒。

這個時候,我念這個咒語,已然不是為了安慰亡魂,而是為了安慰我自己。

我要鎮定自己的心神,堅持住。

我知道,此時,玉嬌蓮很艱難。

但是,無論怎樣艱難,我都不能出去。

我們都是在堅持,一起堅持,一起挺過這一劫,風雨之後見彩虹。

咔嚓!

又是一道巨大無匹的閃電劃破長空,如同一道天神巨劍一般,向山頭刺來。

我雖然看不到,但是聽聲音,看光影,已經可以想象到那種撕裂蒼穹的壯闊雄渾場面。

堅持住,玉嬌!

我在心中默念。

抬起手腕,看著時間,發現已然過去了半個小時了。

我相信,玉嬌蓮這個時候,應該已經快凍僵了。我不知道她還能不能堅持住,也不知道她現在的情況怎樣。

但是,很快,我就得到了答案。

她的情況很不妙,因為,這個時候,我聽到了薛寶琴的聲音。

「你先回去。我來!」

薛寶琴不知道時候。已經站在了大缸的外面。

「不,我,我,還能堅持,」玉嬌蓮顫抖的聲音傳來。

「你快去棚子里,我讓他們找了兩個女人上來,幫忙生了火。你先去暖和一下,等下我堅持不住了,你再來換我,快去。你現在的身體,不能凍太久,快去!」

薛寶琴的聲音很堅定,而且。她還有那控制別人心神的能力,玉嬌蓮不能不從。

大缸一陣晃動,應該是她們兩個發生了對換。

這樣也好,輪流休息,輪流支撐,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這樣的話,我心裡也可以輕鬆一點了,不用太擔心她們了。

想到這裡,我不覺鬆了一口氣,盤膝坐下。靜靜地看著時間流逝。

外面風雨再大,已然和我無關,雷電再猛,也已經漸漸遠去,我業已進入了入定的狀態。

又過了半個小時,外面響起了玉嬌蓮的聲音。

她回來換班了。

又過了半個小時,她們再次換班。

又是半個小時,她們再次換班,最後半個小時了,只要能支撐過去。就萬事大吉了。

此時,大雨卻是變得更加兇猛了,雷電也變得更凶了。

雖然如此,一切卻都在按照我的預計狀況進行著。

天眼避污,玉嬌蓮和薛寶琴聯手演繹的玉女瓊花。成功使得天雷無法直視我的存在,而我身上的屍衣。雖然不是最佳的材料所制,但是也成功起到了遮天的作用,至少,到目前為止,並沒有任何一道雷電擊中我。

這就是最好的兆頭!

唯一和我所預計的情況不同的是,最後時刻,坐在大缸上面的人,是玉嬌蓮,而不是薛寶琴。

不過,這已經不能成為任何問題了。

因為,無論她們誰坐在上面,都一樣,只要能夠堅持過去,我們就成功了!

勝利在望,我的心情變得越來越激動,拳頭不自覺攥緊,牙齒也有些咬緊。

二十分鐘,十五分鐘,十分鐘,五分鐘,還有最後三分鐘!

成功了,勝利了!

我抬起手臂,準備歡呼。

但是,「咔嚓!!!」一聲驚天地的巨響卻是猛然在耳邊炸起,接著,我只覺一陣冷風落雨披頭而來,再看時,卻赫然發現,那大缸,已經被閃電劈開了一個大缺口。

「啊!唔——」

一聲驚叫從頭上傳來,同時空地的旁邊傳來了薛寶琴的驚呼聲:「玉嬌!」

接著,我就看到一條雪白的人影,迎著風雨,拚命地向我跑了過來。

風雨交加,視線有些模糊,但是,卻是清晰看到了那條人影的輪廓,特別是那覆蓋著一層黑色容貌的私密地帶,以及胸口那兩團晃動著的圓圓的東西。

「玉嬌!」

人影一邊跑著,一邊驚聲叫著。

「我沒事,不要過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頭上突然傳來了玉嬌蓮的聲音。

接著,我卻是見到兩條凍得素白髮青的小腿,從缸上垂了下來,正好擋在了我的面前。

她把腿分得很開,完全按照我的說法在做,而且,她現在的行為,似乎是想要在最後關頭,用自己的身體,幫我進行遮掩。

但是,她卻是不知道,這個時候,天雷之劫,已然找到了我的存在,而且,似乎,已經不再避諱她的軀體。

這是怎麼回事?

電光火石之間,我猛然驚醒!

我通過請神幫助丁嬌蓮轉世托生,因此犯了天雷之劫。

這本該是我註定要遭遇的劫數。

但是,玉嬌蓮,卻也好不到哪裡去,她雖然沒有直接參与請神的行動,但是她強行留住丁嬌蓮的陰魂,已然是種下孽根,何況,她也是親手將丁嬌蓮送走的人。

從這方面來講,如果說我是主犯的話,那麼她無疑就是幫凶。

而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我會遭遇窒息之痛,穿心之苦,天雷之劫。而她也跟著遭遇了心智煎熬,被人**打暈,頂雨受寒挨凍,而且,這千道閃電,最後時刻,似乎,也已經轉變了對象!

不對。這最後時刻的閃電。不是沖著我來的,就是針對她的!

我的天,她現在還尚自懵懂不知,還正在咬牙堅持著,想要為我遮擋,卻不知道,此時,那閃電已經轉變方向,開始懲罰她這個幫凶。

「玉嬌,快下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