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回到房間,劉凌一屁股坐在了一把紫木軟椅上。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這是紫香軟木做成的椅子,不僅帶有香氣,而且極為柔軟,對於修鍊還有促進作用。

這絕對是貴族才用得起的奢侈品,連劉凌家中也只有這一把。

劉凌仰面躺在紫香軟木椅上,後腦勺枕貼在椅背上,手指輕輕敲著几案,頗有些地主老財的富貴神氣。

然後輕輕眯了眯眼睛,對秋凝妃招了招手道:「秋凝妃管家,把飯做一下吧,順便把我的衣服給洗了。

對了,床也給我鋪一下,再給我準備點水,我想洗個熱水澡……」

看了劉凌眯著眼儼然一副大爺的神氣模樣,秋凝妃頓時心中來氣。

這傢伙是要上天啊!還真把自己當丫鬟使了?

以前給他做管家的時候,他也不敢對自己如此吆五喝六啊!

現在能耐見長了?

眼看怒氣要衝上來,秋凝妃玉顏上卻詭異的出現一抹微笑。

然後邁起玉腿,蓮步走到劉凌跟前,香聲軟軟的道:「好,我都記下了,要不要我再叫你一聲……主人!?」

主人二字一出口,秋凝妃本來妖嬈的笑容陡然變冷,然後帶著一縷寒氣直逼劉凌。

劉凌因為這陡變的語氣心中咯噔一聲。

看這秋凝妃轉變如此之快的神色,劉凌心中暗道這女人沒點職業道德。

管家不就該對家主唯命是從嗎?

秋凝妃伸出玉手指了指劉凌,然後又指向旁邊的簡陋凳子,淡淡的道:「你,去那裡坐!」

劉凌感受著這把紫香軟木椅的柔軟,剛要反抗,秋凝妃玉腿直接抬了起來,儼然一副敢反抗就揍你的架勢!

看著秋凝妃抬著玉腿,把紫色旗袍撐出一道曼妙的弧線,腿隨時要踢在自己身上,劉凌臉色頓時苦了下去。

他被皇室揍得經脈盡斷,雖然用凰血斷續膏修復了一些,但主要經脈仍未修復,實力大損,在這女人面前恐怕只有挨揍的份!

劉凌只得像受氣的小媳婦一樣,委屈的從椅子上站起,把這把最好的紫香軟木椅讓給了秋凝妃,自己一屁股坐在了一個硬邦邦的凳子上。

這回輪到秋凝妃神氣了。

香軟的嬌軀靠在紫香軟木上,秋凝妃翹著二郎腿,玉腿一疊,身軀顯得無比的成熟曼妙。

秋凝妃心中有自己的打算。

她跟著劉凌重新回來,可不是來當牛做馬的,而是來學劉凌最近顯露出的各種奇技的。

要不然傻子才願意跟他回來!

下巴輕輕一挑,秋凝妃有些傲嬌的道:「教我寫詩!我要兩個月之內就成為一個女文豪!」

「呃?」

「教我醫術!我要成為整個青州妙手回春的神醫!

「啊?」

「教我畫術!限你半個月讓我擁有五境畫師的畫功!」

「草!」

……

秋凝妃也知道自己所說的實在強人所難!

不過她親眼看著劉凌從一個不學無術的神棍,一下子就成了一個大師級別的詩人,畫師,醫師,才對劉凌提出這些過分的要求。

畢竟這個神棍都能突飛猛進,自己的天賦難道會比他差?

田園小辣妻 「大姐,你腦子秀逗了吧?你確定你說的這些話過過腦子?哪怕有一天我的胸長得比你的都大,你說的事情也根本不可能實現啊!」

「你……」

秋凝妃玉齒緊咬,沒想到算盤沒打成,反被劉凌吃了一口豆腐,她頓時氣從心來。

玲瓏成熟的嬌軀一下從椅子上站起,又瞬間抬起玉腿,眼看要落在劉凌身上,才陡然止住。

然後秋凝妃居高臨下,頗為霸氣的道:「你到底答不答應?」

劉凌沒想到自己虎落平陽被犬欺,心中一萬隻草尼馬飛奔而過。

不過這些東西他想教也沒法教。

御靈之神妃醫絕天下 畢竟劉凌也只是借用別人的能力,要是讓他自己寫詩作畫,絕對六的不要不要的。

但讓劉凌教別人,就算他累掉褲衩也教不出個所以然來。

想到這裡,看著秋凝妃的小腿正懸在自己頭上,馬上要踢下來,劉凌卻無奈的攤了攤手,淡淡的道:「大姐,你就算打死我,我也沒法教啊……」

「你……」

看著劉凌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秋凝妃美眸惡狠狠的盯著劉凌,腿卻最終沒往劉凌臉上落下去。

輕啐了劉凌一口,秋凝妃又突然對劉凌笑道:「好!教不教隨你!不過從今天起,你自己做飯,自己炒菜,自己洗衣服。一切都跟本小姐無關!」

秋凝妃哼了一聲,心中已經打好了算盤。

你不是嘴硬嗎?

本小姐有的是時間跟你慢慢耗,磨也要把你磨開口,就不信你不教!

秋凝妃在秋家一直是大姐大般的存在。

秋家那些青年小子都被她收拾得服服帖帖,小小的一個劉凌,她根本沒有放在眼裡。

看著劉凌臉色難看下來,秋凝妃美眸一動,頓時計上心頭,想再加一把火。

輕輕伸了個懶腰,秋凝妃有意無意的對劉凌笑道:「本小姐現在餓了,要去做些吃的了!」

說完得意的瞥了劉凌一眼,秀腿一邁向廚房去了。

秋凝妃雖然是秋家大小姐,但是作為女兒家,廚藝也算說得過去,。

離婚再戀愛 不多時,廚房就傳來一陣香噴噴的氣息。

那縷香氣頓時讓餓了好幾頓的劉凌一陣心神蕩漾。

半個時辰后,秋凝妃終於將菜做好,然後一個接一個的端了上來。

劉凌雙眼放光的看了一下,黃魚燒豆腐,肉末海參,蜜汁糖藕……

尼瑪!全是讓劉凌流口水的好菜!

秋凝妃做了六個菜,每個菜都飄著誘人的香味兒。

她手藝不算多出眾,只能說一般。

但這對已經餓了好幾頓的劉凌來說,簡直是極品美味!

將自己的手藝擺在桌子上,秋凝妃也是吃貨一枚,盛了好幾碗米飯放在眼前,頓時開始品嘗自己做的美味佳肴了! 不多時,兩大碗米飯已經被秋凝妃和著菜肴吃入肚中。

她是天霜城有名的吃貨,從小對美食就有一種畸形的偏愛。

而且天生飯量驚人,一頓吃七八碗米飯都是輕鬆加愉快的事情。

但是身材卻從不會有一絲走樣,仍是腰細腿長,身材玲瓏,彷彿吃的東西全都長到了胸前那兩團肉上去了。

她這種奇異的體質,不知道羨煞了多少女生!

秋凝妃這次不但吃的津津有味,而且咂著嘴嘖嘖有聲。

她也看出來劉凌已經一兩天沒吃東西了,故意用這樣的方式來饞他。

哼!不教?

本小姐一出手,還不乖乖臣服?

秋凝妃將香噴噴的飯菜一口一口送入口中,伴隨著咿咿呀呀的咂嘴聲,整個屋子都繚繞著秋凝妃回味的聲音。

本來這種吃法可是極為不雅,要是在別人面前,秋凝妃自然要細嚼慢咽的矜持些。

但現在眼前只有劉凌一人,她哪裡還用在乎什麼形象?

自己就是專門為了饞他的!

果然,聞著這些飯菜的香氣,劉凌一下子眼都亮了。

雖然一再的壓制,但肚子仍是不爭氣的傳來一陣咕咕的叫聲,將他的饞嘴暴露無遺。

見狀,秋凝妃暗笑,然後故意慢悠悠的夾起一塊蜜汁糖藕,一臉陶醉的放入口中,有意無意的笑道。

「這蜜汁糖藕不愧是用青雪蜂蜜與寒玉藕做成的珍饈,真是清涼如冰,回味無窮啊!」

劉凌眼中發光。

「這桂花魚骨用的倒底是三香桂花與黃骨魚,真是軟而不爛,香而不膩,味醇汁濃啊!」

劉凌喉嚨滾了滾,咽了口唾沫。

「這干燒鴨紅如瑪瑙,肥而不膩,香味醇正,當真是一道不可多得的美味啊!」

劉凌張大了嘴巴,眼都直了!

……

「我也要吃!」

劉凌本來已經餓得七葷八素,眼見這麼多好菜羅列眼前,還有秋凝妃邊吃邊贊的刺激著他,劉凌哪裡還忍得住?

秋凝妃輕輕夾起一塊豆腐,放入口中,輕笑道:「想吃可以啊……教我畫術,醫術,詩詞!」

她鐵了心要把劉凌這些東西全部弄到手。

劉凌苦著臉道:「大姐,不是我不想教你,實在是我根本沒法教……」

「那就很遺憾了,這麼多美味,我只能獨自享用了!」

劉凌頓時喘著粗氣,眼紅到了極點。

「我今天一定要吃!」

說完,不等秋凝妃同意,一把向一塊色香味俱全的肉片抓去。

眼見就要得手,秋凝妃的玉手瞬間重重地打在劉凌的手腕上,似乎戳中了某處重要的穴道,劉凌頓時「哎喲」一聲,手腕通紅的縮了回去。

劉凌現在實力跟秋凝妃相差不少,想要奪食,難如登天。

「尼瑪!」

劉凌頓時像農民嫉恨地主一樣紅著臉怒視著秋凝妃!

秋凝妃卻不理會,縴手剝開一隻青蝦,優雅的將蝦仁輕輕挑了出來,自顧自的品嘗。

「這青鰲蝦不愧是蝦中上品,真是肉嫩不膩,香軟可口,美味無比啊!」

秋凝妃每一句話都在勾動著劉凌的味蕾,劉凌早已經肚子咕咕大叫,眼饞到了極點。

不過想吃她又不給,想搶又打不過人家,劉凌現在真是連想死的心都有了!

就在劉凌一籌莫展的時候,一個念頭突然在劉凌眼前閃過。

然後劉凌猛的拍了下自己的大腿。

「媽的!我真是傻了!」

劉凌突然想起自己可是能藉助地球位面上古往今來奇人異士的絕技。

而這些奇人異士不僅包括詩詞畫家,還有那些鼎鼎有名的廚師啊!

中國歷史上可是有十大名廚!

譬如商朝一代名廚,有「烹調之聖」美稱的伊尹;春秋時期精於煎、熬、燔、炙,得寵於齊桓公的易牙;歷史上第一個宮廷女廚師,有「尚食劉娘子」之稱的劉娘子……

再加上前世可有不少聲揚天下的名菜,比如東坡肉,佛跳牆之類,劉凌絕對能做出讓人嘆為觀止的絕世美味!

念此,劉凌猛的拍了拍自己的額頭,然後頓時又充滿了骨氣……

「切,誰稀罕你做的那些小菜,我這去自己動手下廚,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真正的極品佳肴!」

說完,劉凌頓時轉過身,向廚房快步走去了。

聽劉凌說要自己做菜,秋凝妃正吃著美味,差點直接把菜噴了出來!

你?你去做菜?

大哥,你是在搞笑嗎?

你那慘不忍睹的手藝我還不知道嗎?

劉凌以前也做過一些吃食,但最後要麼焦黑如炭,要麼雞塊都滴著血跡,簡直讓人毛骨悚然!

劉凌做出的菜,他自己都咽不下去一口。

以前秋凝妃偶爾離開名士館幾天,劉凌寧願生啃白菜幫子,都吃不下自己做的菜,他的手藝可想而知……

所以秋凝妃對劉凌那慘絕人寰的廚藝可謂是記憶猶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