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杜奇威根本查不出真相。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經過數小時的嚴厲審訊,四的特工確信那些邊境巡邏部隊的官兵並不知道真相。很有可能是通信兵擅自呼叫了炮火支援。非常遺憾的是,通信兵已經在戰鬥中陣亡了,所以無法繼續追查下去。

此時,已經是當地時間口點過。

按照承諾,杜奇威必須在刃分鐘內把調查報告送大哦厄扎爾的手上,不然土耳其總理將下不了台,杜奇威也就下不了台。

無奈之下,杜奇威只能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讓四的特工編撰了一份「證據」。

大體意思就是。土耳其情報部門收到消息,得知庫爾德工人黨等幾個極端組織的頭目將在於克塞科瓦召開集會,商討破壞民族和解的恐怖襲擊事件,因為時間緊迫,所以土情報機構遙控指揮邊防部隊與駐紮在邊境附近的炮兵起「斬前行動。」在戰鬥中擊斃了包括庫爾德工人黨頭目在內的眾多恐怖份子,並且造成了一些附帶傷害,導致包括數名婦女與兒童在內的平民傷亡。

把這個編好的故事給厄扎爾之後,杜奇威並沒離開哈卡里。

直覺告訴他。這是軍情局策哉的秘密行動,那位被軍情局收買的通信兵不是在戰鬥中被打死的,而是被軍情局派來的狙擊手射殺的,所以肯定能在戰場附近找到新的線索。為此杜奇威聯繫了伊斯肯德倫的美國海軍6戰隊指揮官。要求儘快派一支海豹突擊隊過來,幫助搜尋證據。

天黑后不久。一支冉打手名隊員組成的海豹突擊隊就來到了哈卡里



這個時候,夫耳其當局已經公布了最新的」調查結果」全球各大新聞媒體也轉了土耳其的官方消息。

局勢展到這個時候,「於克塞科瓦慘案」的真相已經不重要了,更受關注的是生在土耳其東南舊多個省的,直接針對庫爾德左的各類暴力活動,而且其中大部分都有土耳其軍隊的份。

也就在海豹突擊隊深入扎格羅斯山區尋找證據的時候。伊朗、伊拉克與敘利亞當局先後表聲明,表示高度關切生在土耳其境內的人道主義災難,要求土當局立即制止針對庫爾德人的暴力迫害活動,避免釀成更大的災難。雖然三個國家均沒在相關聲明中提到會通過軍事手段解決庫爾德人問題,但是這種強硬的、而且飽含侵略意味的聲明,已經表明了三個國家的立場

稍微晚一點。共和國當局終於打破沉默。

當國務院新聞言人宣布共和國國防部將在北京時間茁日凌晨2點王分召開緊急新聞布會的時候,所有記者的第一反應就是共和國將在此向土耳其宣戰,並且在宣戰後的半個小時、甚至數分鐘內動軍事打擊。

原因很簡單。如果僅僅是表態,出面的應該是外交部,而不是國防



氣氛頓時緊張起來,戰爭似乎馬上就要降臨了。 世界上從來就沒有免費的午餐。

你們想要什麼都不付出,甚至想要主動開口求人幫忙都不願意去做,還想要讓人主動開口幫你們,這世界上哪裡有這麼好的事情。

到最後你們完全可以說,我們當初又沒有求你幫忙,一下就將責任全都推掉,想的倒是美。這種事不但在其餘行業中不會出現,在官場中更是絕對不會有誰去那樣做。

官場講究的是利益最大化,沒有利益的事情不會有人去做。

蘇沐又不是官場菜鳥,難道說還不知道如何抓住一件事去運作嗎?

關鍵是這個嗎?關鍵其實並不是這個,關鍵是雙方的關係,雙方的站位問題。要是說這事是宋青松在做,你看他會不會這麼猶豫?他肯定是不會的,因為他已經是蘇沐這邊的人,你說我遇到難題不找你找誰?

偏偏這事是羅吉祥和陸清照在做。而這事又不是你所想的那麼簡單,陸清照是孫如海的人,蘇沐和孫如海關係很好嗎?

陸清照知道這個關係當然是不好的,在嵐烽市的市委常委會上孫如海就曾經針對過蘇沐,兩個人關係絕對不能用和諧來形容。雖然說現在關係不錯,但真的是那樣嗎?就因為知道這個關係,所以陸清照心知肚明,誰都能求蘇沐幫忙,自己卻偏偏不能隨便開口。

至於說到羅吉祥的話,他背後雖然說站著的是吳慶亮,吳慶亮和蘇沐關係還算不錯,但那畢竟是建立在合作關係基礎上的,並非是真的不錯。你要說是別的小事,蘇沐能幫也就幫了,偏偏是這事。想要在全國那麼多城市嘴中虎口拔牙可能嗎?

這麼大的事情,蘇沐會為了和吳慶亮只是合作關係就去做嗎?

氣氛就這樣越來越尷尬。

十分鐘后。

蘇沐始終等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也就沒有心情繼續等下去,而在這時他的手機恰好響起來,他接通后那邊傳來的是李樂天的喊叫聲,因為聲音很大。所以說陸清照兩個人也都聽的清清楚楚。

「不好意思啊兄弟,中午和你喝的有點多,到現在剛睡醒,怎麼樣?你從徐老那邊出來沒事吧?行了,有事沒事的都放到一邊,趕緊過來吧,我們去玩玩。今晚非要領著簡無慮這小子去好好轉悠轉悠,讓這個小傢伙開開眼界,不然以後要是你再回到吳越省。簡書記說你都沒有招待好簡無慮而冷落你,豈不是會丟盡顏面?」

「我不會那樣想的。」

「行了,小屁孩,知道你是怎麼想的,一下午都讓你在這裡玩遊戲冷落你了,瞧你那委屈模樣就知道你肯定是不舒服,放心一會肯定讓你知道什麼叫做花花世界的。還有你不是說想要誰誰的簽名照嗎?等到你走的時候,我給你準備一批。想要誰的都行,這樣你滿意了吧?」

「你說的?」

「我說的。」

「歐耶。」

手機那邊的對話聲就這麼清楚的傳出來。蘇沐嘴角露出無奈苦笑,這話也只有李樂天能這麼隨心所欲的說出來。不過想到簡無慮被冷落著玩遊戲的情景,蘇沐也真的感到有些可憐。

既然將簡無慮喊到京城來,就要給他準備足夠多的驚喜才是。不然像是發愣,在哪裡不能發,還非要前來京城做這事嗎?

「老地方嗎?好。我現在就過去。」

「等著你。」

等掛掉電話后,蘇沐就起身說道:「你們兩個在這裡慢慢吃吧,今晚這頓飯反正是有人請客的,你們不用去管這個。我還有點事,就不陪你們兩位了。」

「蘇市長您慢走。」陸清照急聲道。

「市長去忙你的事吧。」羅吉祥趕緊道。

陸清照嘴中喊出來的是您。羅吉祥喊出來的是市長,不經意間的稱呼變化,好像在訴說著什麼潛在的變化。

蘇沐面帶笑容離開包廂,這裡只剩下兩個人的時候,陸清照臉上露出遲疑神情,坐在椅子上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水。

「剛才那邊說的是吳越省的簡書記?難道說那個叫做簡無慮的小孩是簡承諾書記的孩子?就是咱們在京城機場上看到的那個最小的傢伙。」

「應該是。」羅吉祥說道。

「咱們蘇市長這人脈網真的是牛逼了,不過老羅,剛才你怎麼沒有求蘇市長幫忙呢?要知道有蘇市長幫忙的話,這事沒準真的能成功,他可比什麼房前值要厲害的多。而且蘇市長一個電話就能搞定房前值,這不簡單啊。房前值雖然說是副處級幹部,但那畢竟是公安部的,蘇市長只是咱們嵐烽市的市長,他能影響到公安部的人事任命嗎?」陸清照看似漫不經心,實則是試探著詢問。

羅吉祥如何能猜不到陸清照的想法,他嘴角露出苦笑,看向陸清照的眼神變的多出一種坦誠味道。

「清照部長,既然咱們前來京城,就說明咱們是有緣分的。我說的緣分不僅僅是指這個,咱們兩個在嵐烽市也共事好幾年了。雖然說有時候咱們的意見會相對,但更多時候卻還是能和平相處的。而即便是那些相對的意見,你也知道是因為什麼。如此有些話咱們就沒有必要藏著掖著,我現在給你說出來的希望你能保密,其實你就算不保密,事後我也不會認賬的。」

「你說。」陸清照眼神發亮道。

「你背後站著的是孫書記,我背後站著的是吳書記,而蘇市長的空降帶給嵐烽市的是一場必然的官場格局重新洗牌。其實現在這種跡象已經很明顯,雖然說洗牌還沒有涉及到市委常委層面,但在市政府那邊卻已經開始運作。陸武的被雙規就是一個信號,有這樣的信號在,其餘副市長誰敢亂動?」

「更不要說戚伽原本就是站在蘇沐那邊的人,再加上宋青松這次肯定會鐵心跟隨蘇市長,如此在市政府中就沒有誰是能和蘇市長抗衡的,你想要將觸角伸進去都沒有機會。只是留下一個黃門雀我真的不知道他能有什麼用,還能像是以前那樣威脅到誰。市政府要是統一在蘇市長的領導下,你說他的影響力會減弱嗎?」

「還有我想你應該明白一個現實,如今市公安局局長都會被委任為副市長,這麼做是因為什麼?就是因為不想要讓市公安局的權力被市政法委無條件的掌控,成為副市長后的市公安局局長那也是副廳級幹部,即便是市政法委想要如何都要考慮下那樣做可行嗎?我這個市政法委書記,真的能對徐炎呼來喝去嗎?」

「徐炎做出來的這一系列事情,又有哪件不是驚人的?這從側面說明蘇市長開始對全市的掌控力也在逐漸加強,一個市公安局不算,再加上一個許強掌控的財政局,你說蘇市長以後掌控嵐烽市會變的很困難嗎?但這就是問題的關鍵,咱們兩個人的立場是如此的,決定著咱們不能隨便請求蘇市長幫忙,因為我們相求的話,蘇市長會不會幫忙?他會的話怎麼幫,不會的話豈不是顯得太過尷尬?」

羅吉祥是真的不管不顧,將心中的話全都說出來,端起眼前酒杯咕咚咕咚幹掉后,臉色便變的紅潤起來。

但這些都沒有影響到羅吉祥,反而刺激著他越發激昂的開始講話。

「其實有時候我真的不想要顧忌這些,但沒辦法誰讓我們身在官場中。蘇市長是多麼聰明的一個人,難道說他看不出來咱們的情形嗎?他就是看出來所以說才沒有輕易表態。清照部長,我就問你一句話,這事你是想要完成,還是想要和以前那樣應付差事就成?」羅吉祥眼神灼熱的盯著陸清照問道。

這是掏心掏肺?

陸清照能感受到此刻的羅吉祥是真的有點這麼做的意思,掏心掏肺的姿態已經擺出來,雖然說不知道他心中到底是怎麼想的,但最起碼問出來的這個問題卻是認真的。

「怎麼個說法?」陸清照沒有公開表態反問道。

「你要還想和以前那樣無功而返的話,咱們就什麼都不要做,就在這裡等待著結果便成。其實你我都知道,這種結果最後宣布出來后,肯定是沒有咱們嵐烽市什麼事情。那時候咱們就回去,像是前兩次那樣灰溜溜的回去就成。當然就算咱們這樣回去,也沒有誰能指責咱們什麼,這事換做誰都沒有可能成功不是。在省里不出面的情況下,這事怎麼運作?」羅吉祥沉聲道。

「另外一種呢?」陸清照問道。

「另外一種就是想要成功,想要讓咱們嵐烽市成為這次汽車拉力賽的一個賽點,咱們就必須求助蘇市長,只有他才能給咱們帶來希望,而且直覺告訴我,只要咱們求助,他肯定會出手。而只要他出手的話,這事成功的機率簡直是不容懷疑的,是絕對能成功的。雖然是直覺,但我的直覺從來都沒有出過錯。」羅吉祥目光灼熱道。

陸清照還是沒有表態,她臉上浮現出一種凝重神情,盯著羅吉祥的眼神也變的越發嚴肅,「你就這麼肯定咱們只要求助蘇市長他就會幫忙嗎?」

「我不敢肯定,所以說咱們需要付出代價。」羅吉祥語氣冷靜道。

「什麼代價?」

「代價就是…」(未完待續。。) 略足了精神戶后,裴承毅在當地時間刀點刃分準時講喜戰巾「7中

「國防部將在大約一個小時后召開新聞布會東方聞把顯示著新聞稿件的電子閱讀器遞給了裴承毅,說道,「這是即將布的新聞的主要內容,按照我們的要求,國防部不會提到與戰爭有關的事情,也不會出戰爭威脅。」

裴承毅掃了眼屏幕。把閱讀器還給了東方聞,問道:「網路視頻會議準備好了嗎?」

「已經準備好了。袁晨皓將軍與蘇勁輝將軍已經聯線。楊少勇他們正在向再位前線指揮官介紹總體情況。」

裴承毅點了點頭,加快了步伐。

東方聞小跑著趕到前面,替裴承毅推開了會議室的房門。

總體來說,作戰計劃調整之後,我們將根據具體的情況採取行動,所以要求各作戰部隊時刻保持最高戒備狀態。」正在介紹情況的楊少勇朝走進來的裴承毅與東方聞點了點頭,接著說道,「軍情局已經建立了三條保密線路。將把最新的軍事情報同步送給聯合司令部與兩個前線指揮部。確定時機成熟之後,聯合司令部將下達代號為「閃雷。的作戰命令,前線指揮部要確保各參戰部隊在接到命令后的五分鐘之內採取行動。並且不惜一切代價確保最初六個小時的作戰行動取得圓滿結果。」

楊少勇說完的時候。裴承毅已經坐到了司令官的位置上。

幾個參謀也明到了各自的位置上。

在裴承毅對面的虛擬三維顯示牆上,除了能夠見到兩個前線指揮部的幾名將軍外,還有伊朗、伊拉克與敘利亞派到聯合司令部來的幾位將領的身影。讓這些他國將領參加戰前的部署會議,多半只是走走過

「楊少勇上校已經介紹了大致的情況,我就不多羅嗦,只針對幾個要點,重點解釋一下。」裴承毅稍微停頓了一下,說道,「按照最初制訂的戰爭計劃。我們將採取先北后南的作戰部署,在扎格羅斯山區牽制住美土聯軍、消耗掉足夠多的美軍之後,再在戈蘭高地方向上動進攻。事實是,這樣的戰爭部署過於死板。很容易被敵人識破。從軍情局最近搜集到的情報來看,美土以聯軍的最高指揮官是當年在半島戰爭中給我們製造了巨大麻煩的6戰隊上將杜奇威。此人的能耐如何,我就不多說了。各位心裡都有數。根據最新情報,杜奇威很有可能直接指揮美土聯軍,在南面指揮美以聯軍的應該是以色列國防軍參謀長達揚。綜合各種跡象。有理由相信,杜奇威已經看透我們的策略,把重點放在了北面。在此情況下,我們必須對戰爭計劃做出調整。」

因為這番話是說給那幾位他國將領說的,所以袁晨皓與蘇勁輝都沒插嘴。

「大約一個小時之後。國防部就將召開新聞布會。」裴承毅喝了兩口茶,說道,「根據我的判斷,國防部的新聞布會之後。美國當局肯定會打破沉默。表類似的聲明,至少會表明立場。按照計劃,伊朗、伊拉克與敘利亞當局將在美國表態之後改變立場,宣布組建聯合調查機構,向土耳其當局出最後通牌,要求交出製造民族大屠殺的兇手。如果不出所料的話,土耳其當局不會採取任何行動,我們將以解放庫爾德人為由。採取軍事行動。本站新地址已更改為:慨除心,刪敬請登6閱讀!

也就是說,戰爭將先在北面爆。」

「難道說,南面將以防禦為主?」敘利亞將軍塔林急不可耐的打斷了裴承毅的話。

「當然不是,前面已經說了,我們將根據情況決定先在哪邊開打。」裴承毅非常清楚塔林想問什麼。「扎格羅斯山區的情況,各位都很清楚。雖然參加該方向上戰鬥的第一戰鬥單位與各國盟軍都比較擅長山地作戰,第一戰鬥單位還非常擅長快奔襲、以及小規模突擊作戰,但是山區內的戰鬥很難做到戰決,哪怕美土聯軍步步為營,以完全被動的方式組織防禦,我們也得做好苦戰數月的心理準備。母庸置疑,決定這場戰爭勝負的主戰場不在小亞細亞的大山裡面。而是在大巴列湖北面的戈蘭高地上。」

裴承毅這麼一說。塔林的神色才好看了一點。

「從已經掌握的情報來看,美國當局也把中東地區當成了主戰場,甚至有可能藉助這場戰爭推翻敘利亞與伊拉克政權。」裴承毅稍微停頓了一下,等到敘利亞與伊拉克將軍的注意力轉移到他的身上,才接著說道,「眾所周知。從處於以軍控制中的庫奈特拉到大馬士革只有不區區五十五千米,而且還有一條高等級公路。雖然敘軍在沿途層層設防,按照半個世紀前的標準,以軍的裝甲部隊至少需要花上一個月、付出上萬官兵陣亡的代價才能打到大馬士革城下,但是以現在的標準衡量,哪怕以軍裝甲部隊的突擊能力只有第九戰鬥單個的百分之五十,恐怕不到一個星期就能打到大馬士革城外。加上以軍在制空權滯騾確打擊方面的巨大優勢。佔領大馬十革絕非難事六我並小故意貶低敘軍的戰鬥力、以及敘軍官兵的勇氣與鬥志。作為阿拉伯國家中最為強悍的部隊之一。敘軍將士絕不缺乏為國捐軀的勇氣,但是現代戰爭靠的不僅僅是勇氣。我說這些,是要引起各位的重視,即美國當局很有可能在我們並不情願的情況下,在南線動突然襲擊。」

塔林咬緊了牙關,神色非常激動。

「裴將軍,你能說的更詳細一點嗎?」伊拉克6軍中將巴達林終於忍不住了,「照你的分析。美以聯軍肯定會在戈蘭高地方向上起進攻,並且以攻佔大馬士革、推翻敘利亞政權為主要目標,那麼我們為什麼還要把重點放在北面?更重要的是,作為聯軍最高指揮官的杜奇威為什麼還要去土耳其,而不是留在以色列?」

巴達林問這個問題,不是在擔心敘利亞,而是在擔心伊拉克。

「這就叫聲東擊西。事實上我們與杜奇威選擇了同樣的策略。」裴承毅朝東方聞點打手了點頭,讓參謀把中東地區的地圖放到了大屏幕上。「從這份戰區地圖就能看得出來,敘利亞是整個中東戰爭的中心,也是兩個戰線的連接點。哪怕是從純軍事角度考慮,我們都會死守敘利亞,美國則會強攻敘利亞。問題是,杜奇威並不清楚我們的底牌,即不知道我們能以多快的度向中東地區投送作戰部隊。前幾天。我們以聯合演習為名,搞了一次長途奔襲般的戰略機動就讓對手莫名驚恐,足以證明,杜奇威非常重視我軍的戰略機動能力。為了確保在戈蘭高地方向上的進攻行動能夠取的圓滿成功,杜奇威必須做好一件事情,那就在扎格羅斯山區方向上牽制我們的主要兵力,並且讓我們認為,美軍將以土耳其為跳板,進攻伊朗與伊拉克,以推翻兩伊政權為主要目的。果真如此的話,別說我們只動用了四個戰鬥單位,就算動用了十個戰鬥單位。也得把重點放在伊朗與伊拉克。」本站新地址已更改為:除咕,洲敬請登6閱讀!

「這麼說,事實並非如此?」伊朗6軍參謀長哈桑中將也開口了。

「二十年多前。美國在佔盡優勢的情況下,都沒有能夠擊敗貴國,就算現在聯合了土耳其!也不可能擊敗貴國。」裴承毅淡淡一笑,說道,「更重要的是,美國當局沒有向貴國開戰的理由。不管怎麼說,庫爾德人問題的關鍵是土耳其,而不是伊朗與伊拉克。加上我們已經在巴伊邊境布下重兵,第一戰鬥單位能在二十四小時之內入伊,並且在四十八小時之內機動到伊朗的任何一處地點。美軍不可能在四十八小時之內打到德黑蘭,也就不可能把矛頭對準伊朗。雖然伊拉克的國防實力不如伊朗。但是我們已經提前做了部署,把第九戰鬥單全部署在了伊拉克西部的安巴爾省打手時之內打到巴格達,所以美國當局也沒有理由先對付伊拉克。」

哈桑微微點了點頭。沒有反駁裴承毅的觀點。

「總而言之,美軍的重點就在南面。」裴承毅站了起來,走到大屏幕前面,說道,「雖然我上次與杜奇威交手,還是數年前的印度戰爭,但是根據我對杜奇威的了解,如果由他來指揮這場戰爭,他肯定會採取兩面夾擊的總體戰略。說直接一點,戰爭爆后。以軍會死守戈蘭高地,穩住戰線。為北面的美土聯軍爭取到一周以上的時間。

在此期間,杜奇盛會拼出全部力量,由土軍鞏固邊境防線,鎮壓暴動的庫爾德人,美軍則負責對外進攻。其主力不會擺在兩伊方向上,而會以右勾拳的方式,從土耳其南部的尚勒烏爾法省、甚至哈塔伊省向敘利亞動進攻。如果是我的話,我肯定會拉開戰線。把主力放在哈塔伊省,這樣不大可以避開敘利亞北方戰區的主力部隊,還能充分利用美軍的海空優勢。美軍攻打敘利亞的第一個目標就是掃蕩敘利亞的沿海地區,拖住敘利亞的出海口,迫使敘軍向北機動。只要美軍的進攻堅決有力,那麼在敘利亞完成戰爭動員前,大馬士革就會受到來自北面的威脅。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敘軍只能把重點放在北面,從而為南面的以軍創造突擊機會。在被美以聯軍兩面夾擊的情況下,敘軍要麼把這座擁有四千年歷史的古城變成戰場,要麼主動退卻。打到這斤,時候,杜奇盛會把佔領大馬士革的重任交給以軍,美軍主力部隊從霍姆斯出,向東高推進。目標直指幼法拉底河上游的城市,為進軍伊拉克做準備。只要美軍從加伊姆殺入伊拉克西部地區,就完成了戰略大迂迴,與北面山區里的美軍遙相呼應,完成了對伊拉克北部地區的戰略切割行動。到了這一步。戰爭基本上結束了。面對殘局,我們只有兩個選擇,一是與佔據了優勢地位的美軍打一場長期消耗戰,最終導致伊拉克、甚至伊朗政權垮台,工祜承認戰敗,讓美國在伊拉蘇北部地區成古個由庫爾德沁刊本的國家,從而讓伊拉克永遠淪落為三流國家。」

口氣說完,裴承毅接住參謀遞來的茶杯,猛喝了好幾口。

此時,不但幾個伊朗、伊拉克與敘利亞將軍神色嚴峻,就連袁晨皓與蘇勁輝都感到非常震驚。他們不是為美軍的進攻感到震驚,而是對裴承毅的戰略剛斷能力,特別是人一等的預先推測能力感到震驚。

「這就是我為什麼要調整戰爭部署的原因。」裴承毅把茶杯還給了參謀,說道,「按照墨守成規的戰爭部署來打。我們的勝算幾乎為零,而且會敗得非常徹底。雖然調整了戰爭部署之後,我們的勝算仍然不是很大,但是我有足夠的把握不會徹底失敗,至少會在某個方向上取得勝利,並且為今後扭轉敗局留下希望。」

聽到裴承毅這麼一說,幾位他國將領立即流露出了期盼的神色。

「從整個局勢來看,我們先就得在北面站穩腳跟。」裴承毅朝大屏幕上的扎格羅斯山區指了一下,說道,「不管戰略上是被動還是主動,戰術上,我們一定要主動,絕對不能被動防禦。很明顯,杜奇威會在東面,也就是伊朗方向上來取防禦部署,以鞏固邊境線上的防線為主。針對這一情況。我把第一戰鬥單位放在了伊朗,就是要藉助第一戰鬥單位的強大突擊能力,以及伊朗國防軍的有效配合,完成戰術級別的突擊行動,達到牽制美土聯軍主力的目的,至少應該迫使土軍把主力放在這個方向上。

「戰場東南方向上。也就是伊拉克方向上,美軍會動有限的進攻,在掌握主動權的情況下,會積極尋求戰術層面上的突破。因為受到伊拉克北部地區的形的限制打手加上伊拉克國防軍的主力一直駐紮在北部地區,所以美軍不可能取得重大突破。如果能夠充分利用第一站多單位在東面的戰術進攻。我們有足夠的理由相信,伊拉克國防軍有能力守住防線,甚至有可能把戰線推到土耳其境內。

「關鍵就在西面。也就是敘利亞北部地區。按照我的判斷,杜奇盛會在這邊投入兩到三個師的美軍地面部隊,其中至少有一個6戰師,總兵力過六萬。我們能夠動用的,除了敘利亞國防軍北方戰區的大約四萬地面部隊之外。只有先期入伊的第九戰鬥單位,總兵力也在六萬左右。雙方的兵力規模旗數相當,考慮到敘軍裝備上的欠缺,美軍的戰鬥力優勢非常明顯。在此情況下,我的想法是,敘軍在沿途層層設防,並且在各大中城市進行有限的戰爭動員,盡量組建民兵部隊。第九戰鬥單個負責與美軍正面作戰,並且主要以運動戰的方式來對抗美軍。也就是說,戰鬥初期。肯定會有部分敘利亞城市淪陷,甚至會大踏步的後撤上百千米。我沒有別的要求,只是希望敘軍在積極配合我軍作戰的同時,必須給予聯合司令部與前線指揮部最高限度的信任與支持,不要質疑我們的戰術指揮與戰術部著。」

口氣說完,裴承毅把目光轉向了塔林。

「我們會金力配合,絕對信任裴將軍與蘇將軍。」

裴承毅微微點了點頭,說道:「守住北方戰線后,我們才在南方採取行動。嚴格說,只要北方戰線無恙,我們就將在南方戰線上來取行動。只是以軍在戈蘭高地經營幾個年,而且以軍的戰鬥力眾所周知,我們絕對不能低估攻打戈蘭高地的艱巨性,甚至得做好失敗的心理準備。根據軍情局提供的情報,早在上個月,以軍就加強了戈蘭高地的防禦,把另外兩個王牌旅的兵員派往了戈蘭高地。因為以軍有非常完善的軍事儲備機制,所以在戰爭爆后不需要立即運送主戰裝備,儲備在戈蘭高地是上的主戰裝備足以武裝兩個旅。按照我在印度戰爭期間總結的經驗,要想打下有三個以軍旅守衛的戈蘭高地,我們至少需要準備三支戰鬥單位外加大約五萬名後勤保障人員。也就是說,在投入第五個戰鬥單個之前,我們在戈蘭高地方向上的勝算並不是很大。」

「也就是說,不打算攻打戈毛高地?」

「當然不是。」裴承毅笑了笑,對塔林說道,「我們不能強攻戈蘭高地,所以得盡量利用美軍急於求成的心理,設法讓以軍主動進攻。如果能夠在運動戰中大量消耗以軍的有生力量,就有希望拿下戈蘭高地。正是如此,我們才會在北面的戰鬥中有所保留,採取一些不合常理的戰術行動。」本站新地址已更改為:慨除心,刪敬請登6閱讀!

塔林愣了一下,隨即就笑了起來。

「具體怎麼打。由戰時命令決定。」裴承毅回到了位置上,說道,「還有半個小時,國防部就要召開新聞布會了,有什麼問題,大家趕緊提出來。」

會議室內頓時沉默了下來。 沉默了好陣,袁晨皓才提冉了第一個問題。即空中女農」保證。

這實際上是一個壓根沒有必要問的問題,因為在裴承毅下達的作戰計劃中對此做了詳細說明。看在蘇勁輝不想打破沉默,那幾個他國將領也不打算貿然現丑,袁晨皓才用這個比較基本的問題展開了新的話題。

嚴格說來,如何部署空中力量是戰前準備中最關鍵、最困難的部分。

現代戰爭中,決定勝負的絕對不是地面部隊。在規模有限的局部戰爭中,地面部隊甚至只能扮演佔領軍的角色。即便在地面部隊唱主角的大規模戰爭中,也只有在掌握了制空權的情況下才有可能取得最終勝利。廣義上的「空中力量。」不僅包括空軍的戰術航空兵、戰略航打手空兵與支援航空兵,還包括海軍航空兵與6軍航空兵,隨著天軍逐步具備實戰能力,各國正在積極組建的空天部隊也是空中力量的組成部分。

從實際情況出,在考慮部署空中力量的時候,裴承毅先想到的是海軍航空兵,而不是空軍。事實上,杜奇威先想到的也是美國海軍的航母戰鬥群,而不是部署在土耳其與鄰近歐粹國家的空軍。

進入引世紀,雖然共和國在長達力年的戰略擴張中獲取了數十處海外軍事基地,構建起了從朝鮮半島到阿拉伯海的「新月形本土外圍防線」並且在阿根廷與東非國家獲得了前進基地,俄羅斯也在獨聯體的基礎上獲得了眾多海外基地。歐盟則在與北非國家的合作中進行了軍事擴張,但是在美國全面收縮,喪失了半數以上海外軍事基地的大背景下,世界性大國的海外軍事基地數量比力世紀末縮減了近三成。

導致海外基地數量銳減的重要因素中,大國實力此消彼漲還是次

的。

根據共和國與美國每年花在海外軍事基地上的開銷來看,過於昂貴的建設與維持費用才是海外基的銳減的主要原因。按照共和國在力口年公布的國防藍皮書,在四財年度的國防預算中,維持海外軍事基地的開支多婦打手四億元,算上支付給常駐海外軍事人員的補貼、裝備在海外維護的特別費用等等,花在海外軍事基地上的費用不會少於元,約佔軍費開支的鰓,相當於美軍全年裝備總開支的鰓。

如此高昂的維護成本,肯定會讓各國國防部的官員產生別的想法。本站新地址已更改為:慨除心,刪敬請登6閱讀!

即便以共和國、美國等達國家相對高昂的勞動力成本計算,烈口億元或者打手艘級航母」艘巡洋艦、4艘驅逐艦」艘攻擊潛艇與撒快戰鬥支援艦的航母戰鬥群,購買一支擁有釣架作戰飛機的航空聯隊,並且在力年內正常使用。按照美國國防部在邀年做的一次全面分析統計。除了保證設在重要盟國的軍事基地能夠正常運轉之外,通過削減次要的區的軍事基地,每年能夠節約四到7曲億美元的軍費開支,從長遠來看;在以力年為單位的展周期內,擴大海軍規模要比擴大海外軍事基地規模更加划算。雖然共和國沒有公布相關的資料與信息,但是有理由相信,對於一相精打細算的國防部官員來說,肯定會做類似的統計。並且得出類似的結論。事實上!在回年之後,共和國已經關閉了大約舊處海外軍事基地,以減少軍費開支,或者把寶貴的軍費花到更重要的地方。

正是如此,裴承毅在制訂作戰任務的時候,先想到的就是海軍的航母戰鬥群。

實際情況並不理想,因為設計上的嚴重問題,3艘「華夏」級航母在毖年到2凹年期間6續返回造船廠進行中期延壽大改,最快也只能在力口年年底之後6續服役,所以共和國海軍在進行了充分準備的情況下,也只能出動3艘「北京」級與3艘「上海」級航母組成的支航母戰鬥群。按照華劍鋒的說法,因為這些年在建造護航戰艦上欠的債,就算「華夏」級能夠提前完成大修,也沒有足夠的護航戰艦組建3支航母戰

群。

與美軍的投入比起來,共和國海軍的投入確實差強人意。

從實際情況來看,6支航母戰鬥群的實力絕對不容小覷。

因為採用了輪換部署的編製方式,在擁有艘航母的情況下,共和國海軍僅保留7支艦載航空兵聯隊。且只有其中6支執行作戰部署任務,所以除了主要擔任刮練任務與對抗任務的第口聯隊之外,另外6支聯隊都按照戰鬥標準組建,每支聯隊擁有咕架戰鬥機與飛架其他飛機。這種編製的好處非常明顯,比如在和平時期,可以用較小的規模保持較高的戰鬥力,戰爭時期則能以最大的規模投入戰鬥。正是如此,6支航母戰鬥群均按照戰鬥標準前。每艘航母上攜帶了刀架戰鬥機與舊架其他?機,另凶出心戰鬥機與皖其他飛機則部署在最近的海軍航空站。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