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幸虧秦垚阻攔的及時。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要不然秦父絕逼要跟守村人拼命。

大喜的日子出現個乞丐就夠晦氣了,這乞丐還逼逼個不停,秦父能不嘔火嗎?

“各位大爺行行好,賞些菸酒、賞些飯菜吧,老乞丐我已經一個星期沒有進食了,謝謝各位大爺了!”守村人又恢復了他來時的模樣。

依舊神志不清醒。

依舊瘋瘋癲癲的。

就像是先前的那一幕從未發生過一樣。

看在秦家賓客的眼裏,壓根就是一個笑話。

最後秦父還是安奈住了暴打守村人一頓的衝動,揮了揮手,讓人給老乞丐送出了吃食菸酒,守村人千恩萬謝後離開,時間不長就已經消失在了村道上。



一上午的時間就這樣過去。

流水席很快接近了尾聲。

午宴過後,真正的祭祖儀式開始,過程就不必再多贅述,填墳上貢之類的,無非就是這些流程。

算是爲秦垚的榮歸故里劃上了一個圓滿的記號。

預示着,老秦家從今日開始正式的一飛沖天。

秦氏一脈,也因爲有了秦垚的庇護,在未來幾年,甚至幾十年裏,將成爲所有人高攀不起的存在。

每個秦氏族人的臉上都洋溢着自豪的笑容。

忍辱負重多年,今朝終於得益揚眉吐氣,這一切可全部都是秦垚的功勞。

“祭祖儀式告一段落,下面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請出我們老秦家的人中之龍秦垚,由秦垚爲大家講幾句,大家歡迎!”伴隨着秦風的話語落下,下場頓時響起了如潮的掌聲。

今天人來的實在太多了。

除了本村的人外,不請自來的外地人也不再少數。

本就不是太大的秦家祖宅,更是被人填滿滿當當的,人挨人、人擠人,全部都是衝着秦垚來的。

尤其是秦垚的登場。

更是把氣氛推到了最巔峯。

“秦垚、秦垚!”

“秦氏、秦氏…”

秦氏嫡系發了瘋的吶喊着,聲浪一浪高過一浪,此時此刻全部歇斯底里。

身處C位的秦垚將這一切全部看在眼裏。

秦垚擡手壓下場中的喧鬧,清了清嗓子,繼而纔開始出言。

“秦氏祖訓,爲子當孝、待人誠信,克己奉公、遵紀守法,我希望,這個祖訓能一直延續下去,不管走到哪裏,不管身處任何地方!”秦垚神色鄭重。

可能受先前守村人的影響,秦垚此際的情緒並不是多麼高漲,相反還有些放不開。

秦垚今時今日確實有能力把秦氏一脈帶入輝煌。

同時他也不願意秦氏族人因爲他的緣故,從而變的囂張跋扈、魚肉鄉里。

這不僅僅是殊榮。

也是一份責任。

規矩肯定是要定的。

無規矩不成方圓。

“說的好,爲子當孝、待人誠信..不虧是我老秦家的子孫,大家鼓掌!”秦風第一個帶頭鼓掌。

緊接着現場又傳出一通如潮如浪的掌聲。

祭祖儀式就在這樣的氛圍中宣告落幕。

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秦氏一族從這一天開始,肯定會一飛沖天的。

至於能飛到一個什麼樣的高度,對此很多人也是拭目以待。

很多人甚至還在奔走相告,從今往後千萬不要招惹秦氏一脈的人,因爲他們招惹不起。

就包括哪些外地來的人,也在第一時間將這些通知下去,秦氏一脈這條巨龍是真真正正的要騰飛了。



是夜。

秦垚將二老叫到一起,坦誠的吐露了即將要離開的消息,靜等着二老的答覆。

“爸媽,我希望您們二位能跟我一道離開,一起去魔都,彼此之間也好有個照應!”秦垚目光望向父母,心情也是相當忐忑。

他這次回來就是準備把父母接去魔都的。

事先他都已經提過這件事情,不過父母一直沒有給出明確的迴應。

而今該辦的都辦了,秦垚也要去幹正事了,他又一次把心思透露出來,神色中滿是期翼。 魔都畢竟是秦垚的大本營。

他所有的產業都在哪裏。

而且各項生活設施都要比農村完善的多。

更何況他也不差錢,當然要給二老提供最好的生活環境了。

“小垚,不是我們不願意跟你一道去魔都,實在是太突然了,我跟你媽都沒有做好心裏準備,你能再容我們一些時間考慮嗎?”秦父目光望向秦垚,臉上也露出了難色。

再怎麼說,二老在這裏畢竟生活了幾十年。

突然間就要離開了,終歸還是有些不捨的。

再加上,秦垚而今把攤子鋪的這麼大,又搞出了個家族企業來,光是前期的投資就是一個億,他們當父母的總不能看着兒子的錢打水漂吧?

雖然這點錢對秦垚而言算不上什麼

但是二老不這樣認爲啊!

“我同意你爸說的,這件事情我們確實得好好考慮考慮!”秦母也立即做出了迴應。

相比起大都市的繁華。

秦父秦母還是更願意過這種鄉村田園生活。

真要讓他們一時轉變思路,二老確實還有些適應不過來。

“行,我尊重您二老的決定!”秦垚點了點頭,沒有過分的去強求。

農村也好城市也罷。

只要是二老決定的,秦垚就無條件支持。

二老開心就好,這也是秦垚這個當兒子的唯一能做的了。

“還有一件事情,過了今晚我可能就要離開了,還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處理,就不能在家裏陪着您二老了!”秦垚又言,雖然不捨,卻不得不提出分別。

他在家裏足足耽擱了三天的時間。

三天時間說長不長,但是說短也不算短,夠發生很多事情了。

魔都的那一攤子交給吳天,還有范蠡在旁邊輔助,應該不會會出現什麼亂子。

秦垚眼下最擔心的還是江萊。

他甚至都不知道江萊被帶到了什麼地方,而今又有着怎樣的遭遇。

吃的好的不好,穿的暖不暖,秦垚一概不知。

而在回來之前,秦垚跟莫叔又兵分兩路,秦垚回來處理家裏的事情,莫叔則是在動用手頭的關係查找江萊的下落。

眼下就等莫叔那邊傳來消息了。

要不然秦垚也不會在家耽擱這麼長時間,他一直都在等莫叔的回覆。

“小垚,你就不用擔心我們了,我跟你爸現在身體都好着呢,還能再幹上十幾年,正好你又搞出來個家族企業,我跟你爸也都不用再閒着,我們還能繼續發光發熱呢!”

“大男兒志在四方,你有事情就儘管去忙吧,家裏的事情有我跟你媽在,你大可以放心,有空了多回來看看我們就行了,其他的事情你也不用過多的擔心!”二老紛紛拍胸脯保障。

二老不願意跟秦垚一道去魔都,最主要的還是不想因爲他們的原因,從而影響了秦垚的工作。

畢竟,秦垚早就不再是以前那個秦垚。

華夏首富、萬億富豪。

一天天不知道有多少事情要忙。

不知道要養活多少人。

二老可不想變成秦垚的負擔,要不然他們心裏也過意不去。

“好,有空我會多回來看望您二老的!”秦垚又一次重重的點了點頭。

“下次回來,記得把江萊姑娘也帶回來,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該結婚成家就得結婚成家,幹拖着也不是個事,這事你必須得儘快提到日程上!”

“你能等得起,人家幾位姑娘未必等得起,你小子要是把這麼好的兒媳婦給老子弄丟了,到時候你就別回來見老子了!”秦父秦母開啓了日常的嘮叨模式。

秦垚聽着,享受着最後的相聚時光。



“怎麼樣,程序破解出來了嗎?”夜已深,秦垚告別父母回到房中,萌萌跟林辣椒早已等待多時。

回來的這幾天裏,秦垚跟兩女一直都是分開睡的。

倒不是秦垚正人君子、坐懷不亂什麼的,而是農村的一項習俗,在未領證之前,男女是不能同房的。

秦垚一間,萌萌兩女一間。

反正他們之間也已經確定了關係,秦垚也用不着那般猴急。

除此之外,另外也需要有一個適應的階段,正所謂好飯不怕晚。

他今晚把萌萌兩女叫過來,是有正事要做的。

因爲江萊的事情,導致秦垚的系統也跟着失靈,於是秦垚就感覺到了一股陰謀的味道。

秦垚大膽猜測,江萊的遭遇可能跟他的遭遇是一致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