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是因為四王八公關係很好,他們沒有戒心,所以才讓牛承嗣能潛移默化的影響他們。現在,他們戒心起來了,牛承嗣想要像之前那樣保持特殊地位,很難了。

haohaoxue 2022 年 3 月 1 日 0 Comments

牛承嗣看向史文麟的目光開始凝重了起來,這人平時的時候看起來沒啥威脅,但一出手,那就是往死里弄啊!

「史二郎說笑了,我們幾家乃是世交,蒙諸位兄弟姐妹抬愛,願意包容與我,所以才會如此。史二郎你以小人之心挑撥我等關係,實在是不智,把別人當傻子不成!真是用心險惡!」牛承嗣「氣憤填膺」的對著史文麟說著,同時還偷偷觀察其他人。

可惜,牛承嗣並沒有看到賈珠他們對他的話有什麼反應,顯然是不再那麼的好騙了。

「對對對,我小人之心,我用心險惡,所以把柳姑娘救回來還要面對你的發難!所以,你是不希望我救柳姑娘是嗎?你想要我一隻手是嗎?那好啊,來吧,想要我的手,你就親自動手來拿啊!」史文麟對著牛承嗣勾了勾手指說到。

見牛承嗣要說話,史文麟趕緊再次開口:「你不會是怕了我了吧?我記得你比我大六歲,比我大六歲卻不敢和我打,真是給鎮國公府長臉啊!」

牛承嗣臉色憋的鐵青。打他肯定是敢和史文麟打,但他現在最主要的是安撫柳惜偌。史文麟剛剛的那些話明裡暗裡的點嗒他不想讓史文麟救柳惜偌。

先不說別人信不信,但他必須要表態的。不然的話,這些人對他都得離心離德!

但史文麟不給他第一時間表態的機會。時間拖得越長,越說明他考慮的越久。在長久考慮之下說的話還有幾分可信?不過是權衡利益之下的說辭罷了。

現在,牛承嗣面臨的選擇是先把史文麟收拾了再去解釋,還是先解釋清楚忍受史文麟對他的嘲諷。

很明顯,牛承嗣是個能做大事兒的人,他才不會把自己的面子立於面子之上的。

「柳家妹子,你不要受史文麟的挑撥。我一直把你當自家親妹子看待,怎可能會不希望別人救你呢。」 「兄弟們,人家不一定會和我排。」

「……」

「那我邀請咯,人家不來我就自己開咯。」

簡自豪其實是不太願意和路人雙排的,就算路人上一把表現很好,下一把的表現也是未知數,不過上一把唐夙出色的意識還是讓Uzi同意了觀眾的提議。

面對烏茲的邀請,唐夙自然沒有不來的理由,直接點下接受進入房間,並且輕車熟路地選上了輔助和補位。

「OK!沖沖沖!」簡自豪看唐夙接受了邀請,立馬點下了尋找對局后說道。

「兄弟,能開語音嗎?」簡自豪問道,「我這裡在直播。」說完,他把話又在聊天框里打了一遍。言下之意就是如果在網吧這種比較嘈雜的地方,就不用語音交流了。

「可以啊。」唐夙打字回道。說完就點擊連接進了隊伍聊天。

「進來了嗎?喂喂喂!能聽到嗎!」簡自豪問道。

「可以可以。」唐夙默默調低了一點對方的音量后說道。

女性獨特的聲線透過網路清晰地出現在了Uzi的直播間里。

「????」

「????!!!!!」

「????!!!!!(°°)」

「怎麼是個妹子?」

「是個妹子!!!」

「ohhhhhhhhhhhh!」

「喂?」唐夙聽簡自豪說了一句話后就一直沉默,以為是不是語音還有什麼問題,便問道,「聽得見我說話嗎?」

「聽得見聽得見。」簡自豪回過神后連忙回應道,他確實沒想到操作這麼好的玩家居然是個女生,他也沒有什麼歧視的意思,就是在大部分遊戲的高分段,女性玩家的數量都比較稀少的,碰到的概率不高。

「嗯。OK。」唐夙點了點頭。

「全!體!起!立!」

「真是個妹子啊,聲音還很好聽!蕪湖!」

「真的假的,不會是個變聲器吧。」

「你有開直播嗎?」簡自豪看了看唐夙的名字,不像是主播的樣子,但是高分段的女生很少沒開直播的。

「沒有。」唐夙回道,「偶爾玩玩,沒想開直播。」

「你是主玩輔助的嗎?」簡自豪問道。

「算是吧。」唐夙稍微思考了一下說道,「其他位置也玩吧,就是ad玩得比較少。」

「為什麼。」

「不太好帶節奏。」唐夙立刻回答道,「玩ad的時候我不太有時間分心去關注其他路的情況,我算是經常切屏的那種,所以玩ad不太適應。」

「這倒是。」簡自豪點了點頭,他自己打ad的時候是基本不會切屏去看別的路的,在職業賽場上他也只負責下半區小規模遭遇戰的指揮。

遊戲也很快就排到了,畢竟是下雙,排得確實會比別的位置快一點。

「沖沖沖。」簡自豪也立刻點下確定,然後拍了拍胸口說道,「今天自豪哥帶你上分!!」

「嗯。」

「…..」

「烏茲!烏茲!對面輔助是青蛙!」

「中單是王紀超!」

不過因為有些直播延遲,所以簡自豪和唐夙一直到進遊戲后才發現這件事。

「對面輔助的ID好像是青蛙啊。」唐夙看著敵方錘石的ID說道,畢竟高分段就這些人,打久了也差不多認識了。

「好像是。」簡自豪也看了看彈幕。

唐夙因為這把隊友沒有像上一把一樣拿一堆保護英雄,所以她就選了風女,補充一點後排的生存空間。

「對面這個組合應該一級要過來堵我們。」唐夙按下table鍵看了看藍色方德萊文和錘石的組合說道。

棠梨白:打野,我們幫你打完藍,你和我們一起上線。

岩雀:明白

三人合力之下,藍buff很快應聲倒地,岩雀也按照安排,遠遠地吊在風女和老鼠的後面。

果不其然,錘石和德萊文從三角草走出來的瞬間就與他們打了個照面。

青蛙也是老錘石了,他先沒有學技能,而是先嘗試著走近風女或者老鼠,打算用厄運鐘擺穩定觸發餘震。

唐夙直接給了他一個w,減速之下,青蛙見走近的計劃落空,只能閃現e強行擺回了風女,德萊文也馬上跟上輸出。

岩雀也適時地加入了戰局,因為被動的存在,使她很快就接近了德萊文,在老鼠和岩雀的集火下,德萊文的血量迅速見底,情急之下他想閃現普攻換掉風女,可是Uzi及時的一口治療和唐夙捏了許久虛弱讓他最終無功而返。

doublekill!

最後錘石也無法倖免,被老鼠追死在了塔下。

「nice!!!兄弟!起飛!!」簡自豪開心地大喊道。

「nice。」唐夙也跟著小聲喊了一句。

Uzi拿了兩個人頭后並沒有選擇回家,而是把葯吃了準備繼續賴線,唐夙因為血量不太健康就回了一趟,基本和青蛙是一起上線的。

「中路龍王不見了。」唐夙切屏看了看中路,兵線處於中間,龍王並沒有把自己的兵完全推過去。

「龍王嗎?」Uzi也看了眼小地圖,河道一片漆黑,正當他準備控制老鼠後撤的時候,錘石和德萊文已經越過兵線,同時一道藍色的流光也出現在了他的視野里。

「壞了!我可能要死。」

Uzi還想操作一下,可是龍王直接套上點燃加上德萊文的一斧,老鼠瞬間融化,唐夙也只能交出閃現逃跑。

「還好還好,你沒死。」Uzi說道,「兵線也推過來了,剛剛線卡在那裡太難受了。」

「嗯。應該漏不了幾個兵。」唐夙控制著風女在二塔底下站著,因為無法確定龍王走了沒,所以沒有ad在邊上,她連塔下都不敢待,只能在塔后的三角草插個眼等老鼠一起上線。

「這龍王還真就直接來了。」Uzi看了看中路的線,「他也不吃線的。」

話音未落,三角草就出現了兩個身影,一個是龍王的一個是蜘蛛的。

「這是什麼東西啊。」Uzi苦笑道,然後只能和風女一起站在路上不敢前進分毫。

蜘蛛看見他們的動向也懂了,直接開啟掃描把眼排了。

「這就是你在國服的待遇嗎?」唐夙看著自己才一級的風女問道。

「我也不知道啊。」Uzi說道。

然後兩人乘機溜到了塔下,接下來只要把這波塔下的兵清完,他們就安全了,身後龍王和蜘蛛已經圍了上來。

最後一個兵。

就在老鼠射出最後一發毒箭后,一道紅光從天而降,保住了這個小兵的性命。

「woc,下路五個,這是什麼東西啊。」

Uzi(瘟疫之源)示意敵人不見蹤影

敵人4(榮耀行刑官)擊殺了Uzi(瘟疫之源)完成了一次雙殺! 正被一堆璀璨炫目的珠寶吸引的魏陶,並不知道嚴驄和某個女客人發生了什麼。

只是突然被保安架出去的女客人,從不知情況為何反轉的懵逼狀態回過神就破口大罵,這才引起了魏陶的注意。

「王八蛋,放開我!知道我是誰嗎?動我你們還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我是顧客!你們憑什麼禁止我消費?!放開我,你們放開我!!你們知道我是誰嗎?敢得罪我,你們店也別想再開!!」

一邊罵,一邊瘋狂在兩個安保人員中間扭動,踢打。場面生動形象別開生面。

把一個所謂名媛淑女的形象全拋到了腦後。

全場除了魏陶,所有女人都目瞪口呆,完全沒搞明白事情的發展,怎麼會出現這樣的逆轉。

而且羅麗莎根本連話都沒搭上吧?店務經理就因為男人的臉色心虛氣短、臉色發白把人給扔出去了。

那個男人,到底是什麼來頭?

雖然一眾女人打消了接近嚴驄的念頭,不過對於嚴驄的身份,更好奇了。

這個店務經理雖然是個生意人,難免市儈對身份尊卑的人有些區別對待,但到不至於特別明顯。

現在看來,這個店務經理,是怕那個男人的吧。

「貴賓,給您造成的困擾,我代表我們連鎖店向您致以誠摯歉意。非常抱歉。」彎腰九十度,店務經理態度誠懇。

嚴驄皺著眉,從雕花的楠木茶几上抽出一張出濕紙巾,擦了擦雙手,並沒有給多餘的眼神給店務經理。

「陶陶,我們進去慢慢挑。」走到店務經理鞠躬的頭顱跟前一米,嚴驄才冷冷道:「去準備的貴賓廳。」

「是是,好的。您請隨我來。」店務經理忙點頭哈腰,順手擦了擦額頭的冷汗。

「哦。」魏陶不明所以,不過還是跟在嚴驄身後走了。

幾人一走,大廳里瞬間炸開鍋。

「什麼大老闆,陣仗那麼大?」一個長相甜美的女孩整了整禮服裙上的流蘇,好奇地睜大眼看向身旁的女伴。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