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且,這座綠源地窟將再次移動區域,等待長時間刷新。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但至於最終移動到何處,就要耗盡人力物力去搜尋。

金君赫和段浪、燕歌,也出來遙望著地窟的動靜。

「居然被別的團隊,搶先進去搞破壞,鎮威武館也太無能了吧?這些人幹什麼吃的?」段浪笑呵呵的諷刺道。

金君赫陰沉說道:「即使是搞破壞,也要有能力闖入尾界,攻擊尾界的守關大怪。要麼成功!要麼失敗!才會引起這種崩潰的後果!」

燕歌依然是那個冷漠神態,彷彿視若不見的雕像。

段浪皺眉,突然說道:「會不會是那個寧沖?」

金君赫譏笑的看著段浪,說道:「你覺得他有那個能力?一個人不可能進,毫無作用。而他也沒可能有團隊協作,怎麼破壞?」

段浪想了想,自問自己,也沒那個能力,不由得搖搖頭,笑道:「讓鎮威武館自己去查吧,看是哪個仇家摸上門了。被人進了地窟都不知情,真是廢物!」

此刻,鎮威武館所有人,都聚集在地窟範圍,只能是面有慘色的哀嘆。他們根本無力阻止,只能是干看著心痛。

這一次崩塌,對鎮威武館造成的惡劣影響,不僅是聲譽,還有金錢損失。所謂「壞事傳千里」,這個醜聞,估計很快就傳遍東湖省。

……

寧沖已經回到了江市。

在傍晚時分,寧沖又進入劉六祿的武者基地。

一顆黑蜥之心,靜靜擺在劉六祿的辦公桌上。

劉六祿目瞪口呆地看著寧沖。

……….

本書正在沖榜,拜求!請隨便投幾張!

感謝書友「o只羨鴛鴦不羨仙o「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孤V天「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粗人大佬「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皇天至高「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慫什麼的絕對不是我「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jiy「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隱兵大帥鍋「的追投推薦票!

誤入狼懷:老公放肆疼 感謝書友「lince「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煙雨長河「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大風車biu「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黎川人「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炒股老虧錢「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xiliu「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誦讀八百年「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紅塵如夢II歲月年華「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20171228095815949「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neo175150「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我叫黑珍珠「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20180526132829859「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20190627175941935「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20180126001847074「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20190806142143280「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161129183137558「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160513084922273「的追投推薦票! 劉六祿不禁放下手裡的武俠小說,上下打量著寧沖,半晌才詫異道:「這麼快?你小子哪裡找的團隊?」

寧沖平靜說道:「我有我的辦法。」

「但這也太快了吧!」

劉六祿嘖嘖嘖的搖著頭,把黑蜥之心收好,又盯著寧沖:「組建團隊,避開鎮威武館的監控,偷入地窟。再經過奮戰,搶先奪下尾界的黑蜥之心,還要全身而退!」

「你小子,真是太讓人吃驚了!」

劉六祿嘆息一聲:「如果你是我發掘的人才,那該多好!可惜,被韓老六搶先一步,可恨!」

「我這人雖然好奇心重,但是,看的小說多了,就知道不該我打聽的,絕不打聽。你絕對是有秘密,但我不問!」

劉六祿的手指頭,在桌上輕輕彈著,說道:「你是個人才,以後有什麼任務,我優先考慮你。等著,我通知裘大師,他會有獎勵給你。」

寧沖點點頭,坐在旁邊靜靜等侯。

一個小時后,接到通知的裘大師,緩緩進房。

劉六祿把包裝好的黑蜥之心,交給裘大師,指了指寧沖:「大師,寧沖的任務完成得非常漂亮!絕對是新鮮熱辣燙剛出爐的,時間不足一天,滿意否?」

裘大師點點頭:「不錯,老朽的制器之法,必須要最新最快的地窟材料,才能獲得好的效果。」

「如果找其他的團隊購買,他們一向拖拉,極少能令老朽滿意。但這一次,老朽也未想到,能夠如此之快,很好!」

裘大師也坐下來,緩緩道:「之前老朽提過,若你任務完成,就給你一個獎勵。聽說你此次的用劍,也是老朽的作品?」

寧沖抽出屠蘇劍,遞給裘大師。

裘大師輕撫劍身,手指輕輕彈著,聽聽劍音,說道:「此劍仍是粗糙,我打算為此劍鑄入一組秘技陣列。你若有要求,可以說一說。」

全球武者運用的殖槍、殖刃兵器等,也有高低之分。

低等普通的,就是普通貨。比如寧沖之前用的腥紅蠍針、黑裘劍,大多武者的財力,勉強支持使用普通貨。

中等的稱為特版貨,也就是俗稱的「牌子貨」。屬於知名的制槍大師或制器大師,打造出來的成品,品質過硬。

比如寧沖現在用的陰影頌戈、屠蘇劍,就是特版貨。

這也是劉六祿靠關係,特別為寧沖留存的好貨色。

至於高檔次的,就稱為「高訂版」,屬於量身訂造的特殊武器。只有身份財富地位高的,又有合適的好材料,交由大師精心訂造,才能出品。

中等的牌子貨以及高檔的高訂版,都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在武器內,鑄入「秘技陣列」,擁有特殊作用。

陰影頌戈就擁有「臨時毒痹」的特殊秘技,有機率使氣血子彈,產生短暫1秒至2秒的麻痹混亂效果。

秘技陣列,只有頂尖的制器大師,才能製作。

裘大師的地位及名聲,自然是不必說。他能開口,親自為寧沖制劍,已經是破天荒的青睞待見。

雖然只是為屠蘇加個秘技陣列,並非重新訂製,但這樣的機會,平常武者一輩子,也是仰望不到。

劉六祿趕緊一拍大腿,笑道:「真是寧沖的福份到了!裘大師您辛苦!」說著,對寧沖拚命使眼色。

寧沖想了想,恭敬說道:「大師,能不能像我的殖槍一樣,也鑄入一個類似毒痹的秘技效果?」

「可以。」

裘大師點頭,「此劍明天來取。」

說完,拎著黑蜥之心,飄然離去。

「福星高照啊,小子!」

劉六祿笑眯眯的說道,「搭上裘大師這條線,將來你等級高了,擁有高訂版的大殺器,絕對實力暴漲,如虎添翼!」

全球的制器大師,並不多,而且個個都是孤高傲世。這群大師人物,不能強求,武者們也不敢得罪,只能哄著求著,才能有所得。

寧沖笑了笑,把這一次地窟之行,得到的三顆血馥晶核,拋給劉六祿,「結個帳吧,算算多少錢。」

劉六祿拿出計算機,噼啪一陣按,回道:「上次是六顆,這次是五顆,共11顆,合計550萬元。裘大師的任務金額300萬,你的總收入是850萬元。」

「你在血池戰前,更新的裝備,花了150萬元。這次陰影頌戈和屠蘇劍,兩件合計收你700萬元。大師任務我提10%,再扣你30萬元,再加你雜七雜八的藥劑等,再扣20萬元。」

「進帳850萬元,付款900萬元,你還欠50萬。」

劉六祿說完,叼上一支煙,笑眯眯的看著寧沖。

寧沖一陣無語。

半晌才問道:「陰影頌戈和屠蘇劍,700萬?」

劉六祿哼哼,說道:「陰影頌戈一把就700萬!!」

「三級殖槍,普通貨也要500萬至600萬,何況你那把是特殊牌子貨。即使是給你打折,算起來,屠蘇劍我都是白送你的!」

寧沖繼續無語。

他深知武者的兵器很昂貴,但之前只是聽說而已,沒有概念。如今這個錢花在自己身上,果然是忍不住的心痛。

全球武者,能夠踏上高武大道的,所耗財富,一個比一個驚人。所以說,武者們都拚命的想晉階。只有晉階,才能進更好的地窟。

更好的地窟,才能有更好的收穫。

才能獲得豐厚回報,把財富投入到自己的武裝上。

「好吧。」寧沖無奈地搖搖頭,「寫欠條還是簽單?」

「算啦,就當在你小子身上投資,這帳一筆勾銷!」

劉六祿吐著煙霧,仍有些心痛的說道:「這次是這次,下次可就不行了。你趁早努力晉階,光在綠源地窟混,沒什麼奔頭。」

此話說得也是,綠源地窟,確實是沒什麼奔頭。

藍源地窟,有血族和狼族的「源血」資源。紫源地窟,有幽靈騎士「源萃精華」。這些資源,才是好東西,才有好價錢。

……

寧沖離開劉六祿武者基地,驅車回家。

在臨近榆安老街時,把小麵包車停在偏僻角落。

他為了謹慎起見,從不把車開到家門口。

下車沒走幾步,寧衝心頭頓時警兆大起!

在不遠的廢舊站側邊,路燈下,一顆枯黃的老樹邊,兩個年青人靜靜站著,眼光彷彿毒蛇一樣,望了過來。

此時正值午夜,將近晚間十一點,月黑風高。

「等了你好久了,寧沖,過來談談吧。」

段浪淡淡說道,而他身邊的燕歌,一如既往的冷漠無聲。

寧沖還從未見過段浪和燕歌。

段浪和燕歌,只是2階實力,毫不掩飾。

但在寧沖的感應里,這兩個年青人身上,他感覺到了極大的威脅。甚至威脅感,比金君赫還強一些!

……….

感謝書友「白梔長衫、「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開心的不得了「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無趣z「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止不住的鎏年「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20190416071251329「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20170624131508389「的追投推薦票! 寧沖緩步而行,步伐沉穩,距離拉近,停下腳步。

段浪一直盯著寧沖,見他行進之間,每一步皆是穩固有度,內蘊氣血波動,即使是突然發生襲殺,也能在頃刻間做出反擊。

這種臨敵姿態,只有久經戰陣,通過大量實戰磨礪才能得到的經驗。段浪自認在神農峰修鍊有成,但此刻面對寧沖,意找不出一絲破綻出手。

他本想給寧沖一個下馬威,試試寧沖的斤兩,但這個想法轉瞬即止,眉頭不由得向上一挑,心中冷笑。

「你們是誰?」寧沖平靜問道。

段浪嘴角含笑,淡淡道:「過了今晚再說,我先問你,在江夏山戰場,你是不是最後一個見過庄十三峰?」

寧沖卻說道:「你倆藏頭露尾,不說明身份來意,我有必要告訴你嗎?」

「行。」

段浪呵呵兩聲,踏前一步。

「聽金君赫說,你很強,我卻不怎麼相信。正好今晚有興緻,就跟你過兩招,看看你有幾斤幾兩。」

他最後幾字話音未落,驟然步如急鼓,瞬間已至寧沖眼前。

左掌虛按若爪,右掌迸起如刀錐,直入寧沖胸膛。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