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也是非常巨大的進步。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如今,若只是使用武道手段,林寒覺得自己可以力戰一尊普通的化龍境六重天、甚至是七重天高手。

若是魂道和武道的手段一起使用,林寒自信,就算是一尊普通的化龍境八重天高手來了,也擋不住他。

當然,這些僅限於普通的化龍境高手。

若是有特殊手段,或強大體質,或手握強大戰兵的化龍境天驕,林寒還是十分忌憚的。

要知道,有些逆天才俊,和林寒一樣,在低境界,也可以越階搏殺強者。

林寒雖然自信,但並不自大。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縱然林寒得到太古龍帝訣這種恐怖到極點的蓋世功法,但林寒一直都很低調。

也正因為這份低調,林寒才能在險惡的武道世界中,活到現在。

若不是年少時候資質平庸,碌碌無為,忍受無數白眼和欺凌,磨礪出一顆堅定而理智的武道之心,恐怕,林寒就算得到了太古龍帝訣,也活不到現在。

不說在整個靈界大地,就是在小小的一個靈武大陸,意外得到逆天機緣的天驕也不在少數,但在史書中的記載中,這些人成為蓋世強者的數目,少得可憐。

更多的人,都是在成長的途中,折腰斃命,成為枯骨。

爬得越高,越是要小心謹慎。

林寒經歷了這麼多,一顆本應該是年少輕狂的心,早就變得成熟老練。

而這,讓林寒能夠一路高歌猛進,也能夠處處化險為夷。

這一日,林寒所居住的冰湖區域,血色光華一閃,雪幽婀娜完美的身姿,顯現而出,來到了白玉樓閣前。

這些時日,雪幽自然也聽說了林寒的事迹,心中難免有著一些震撼。

不過她和赤蛟魂皇一樣,將一切,都是歸功在林寒的先天劍體。

「吱呀!」

林寒推開樓閣的門,走了出來。

他一身血色大袍,身軀挺拔,如同一桿長槍聳立在那裡,仿若刀削的英俊面容上,劍眉星目,背負一柄赤色如血的長劍,顯得英姿非凡。

「哼。」

不過對此,雪幽只是冷冷一哼,傾城的絕美容貌,依舊用一張雪白的面紗遮著,有著一種驚心動魄的朦朧和神秘。

雪幽清冷的聲音響起,道:「跟著我來,師尊他要見你。」

林寒神色一動。

看來,赤蛟魂皇今日就要告訴他,要他去做的任務,到底是什麼。

不過表面上林寒卻是裝作一點都不在意,而是掃視著雪幽那玲瓏仙姿,舔了舔嘴唇,邪意一笑道:「雪幽長老急什麼,不如進入我樓閣中,你我一同喝杯茶,探討一下人生再走?」

「唰!」

雪幽面紗外那美麗絕倫的清冷眸子閃過一絲厭惡,她什麼都沒說,而是婀娜的身姿一動,便是消失在了原地。

清冷的聲音傳來,「牧晨,你若是不想死,就抓緊來屍魔山中心大殿,別以為你得到了師尊的看重就肆無忌憚,你我都是師尊手中的棋子罷了。」

原地。

看著雪幽的婀娜倩影消失,林寒臉孔上的邪笑瞬間消失,而是變成了一種淡漠,他呢喃一聲,「你我都是師尊手中的棋子?呵呵,有趣……」

……

…………

屍魔山中心,暗金大殿中。

赤蛟魂皇高大的身影端坐在正上方。

底下,夜梟眼神冷厲,躬身站在一側。

赤蛟魂皇突然道:「本座聽說,短短的半個月,牧晨此子不僅和赤魂劍完全磨合,而且,修為也是踏入了化龍境三重天。」

夜梟目光一閃,似乎在思考赤蛟魂皇突然說這句話的意思,但他只是思考片刻,隨即抱拳道:「師尊是捨不得讓牧晨去葬魂宮?」

赤蛟魂皇點點頭,竟然嘆息一聲,道:「若是本座不知道葬魂冢中可能存在著一個驚天秘密,絕對會將牧晨此子收為麾下弟子,但……」

赤蛟魂皇話鋒一轉,臉上的嘆息之色瞬間散去,變得冰冷無情,漠然道:「但是,葬魂冢中的秘密,對於本座太重要了,如今也只有牧晨能夠幫本座去暗中探查葬魂冢,他若是斃命在葬魂宮中,那本座,也只能暗道一聲可惜。」

赤蛟魂皇的話語,聽似在哀嘆,但實際上,卻是帶著一種無情無義。

牧晨,在他眼中,不過就是一個棋子。

唯一的價值,就是幫助他探查葬魂冢中的秘密。

牧晨的生與死,對赤蛟魂皇而言,只是一顆棋子的得失罷了。

夜梟聽此,沉默了下去。

他雖然是赤蛟魂皇的三弟子,深得赤蛟魂皇的信任,但這個信任,是建立在他夜梟在赤蛟魂皇這裡,有著價值。

包括雪幽,以及其他弟子都是如此,在赤蛟魂皇眼中,他們都是棋子,說的不好聽一點,他們都是赤蛟魂皇的奴隸。

誰的價值大,誰就能得寵。

就比如牧晨。

如今牧晨對赤蛟魂皇價值巨大,赤蛟魂皇不僅給他無數修行資源,更是讓自己的九弟子雪幽,去勾引牧晨,亦或是讓靈冰,去滿足牧晨的所有需求,不能反抗。

這一切,都是因為,牧晨的價值,比靈冰,或者雪幽,都要大。 ……

當林寒來到屍魔山中心的暗金大殿時候,他發現,雪幽那婀娜曼妙的倩影,已經站在了大殿一側。

「拜見師祖。」

林寒對著赤蛟魂皇抱拳道。

赤蛟魂皇對林寒這些時日的進步很滿意,微微一笑,道:「你這些天的努力,本座都看在眼中,果然,先天劍體的潛力無限。」

林寒拱手,恭敬道:「師祖過獎了,雖然我擁有先天劍體,但半個月來,徒孫只是赤魂劍中的三層劍道神韻,距離完全掌控,還有著遠遠的距離。」

赤蛟魂皇點點頭,似乎早料到了,笑著道:「赤魂劍畢竟是一尊僅次於聖兵的九等半聖劍,其中的劍靈,可不容易收服,你能夠在短短的半個月內,就磨合了其中的三層劍道神韻,已經很不錯了。」

「你要知道,一柄劍的劍靈,想要收服,需要不斷用自己的魂力去感應。」

「不過,你修行的乃是武道,若你是魂師,靈魂力十分強大,收服劍靈的速度,也會更快一點。」

「半個月的時間,你磨合了三層劍道神韻,已經超出本座的預料了,若你不是先天劍體,本座甚至以為你乃是一位魂師,而不是武者。」

林寒聽到這裡,心中忍不住一跳。

魂師和武道同修,在靈武大陸,甚至是整個靈界大地,都是不可能的。

魂武不可能同修,這是修行一途中的鐵律。

但擁有太古龍帝訣的林寒,卻是打破了這個鐵律。

因此,以前每次使用魂師天眸的時候,別人都以為那是林寒的某種詭異武道秘術,而不會將其和魂師一道聯繫起來。

武者注重肉身,靈魂弱,而魂師則是注重靈魂,肉身無比脆弱。

這是修行界中的常識。

因此,赤蛟魂皇認為,林寒能夠與自己的赤魂劍如此快速磨合,都是先天劍體的功勞。

林寒也是順著赤蛟魂皇的意思,點了點頭,道:「若無先天劍體,恐怕徒孫連赤魂劍的一層劍道神韻都磨合不了。」

赤蛟魂皇接下來又問了不少有關林寒修行中遇到的問題,並且耐心講解。

這一幕,讓夜梟和雪幽都是眼神露出古怪之色。

林寒表面上裝作受寵若驚的神色,但心中卻是無比冷靜。

若不是他來屍閻殿之前,仔細調查過這赤蛟魂皇到底是什麼秉性,恐怕,他還真的要被這老狐狸虛偽的一面給騙了。

終於,赤蛟魂皇覺得差不多了,突然道:「牧晨,你知道,今日我叫你來這裡,除了檢驗你的修為,還有另外一件事嗎?」

林寒心中一動,這老狐狸終於忍不住要露出狐狸尾巴了,但表面上,林寒卻是裝作一副疑惑的樣子,道:「還請師祖明示。」

赤蛟魂皇先是笑了笑,隨即道:「你不記得半個月前,我曾告訴你,需要你去幫我進行一個任務,才有資格繼續待在屍魔山中。」

林寒眼神一閃,道:「徒孫記得,但是當時師祖您只是讓我回去繼續努力修行,並沒有說到底是什麼任務。」

「只要你還記得就好。」

最強兵王 赤蛟魂皇點點頭,道:「牧晨,你應該聽說過,我屍閻殿中,最為神秘的地方——葬魂冢。」

林寒道:「徒孫自然聽說過,據說,葬魂冢中,不僅埋葬著屍閻殿歷代強者的靈魂,同時也封印著屍閻殿高手從各地找尋並且掠奪回來的強者靈魂。」

「看來你也不是什麼都不懂。」

赤蛟魂皇出聲,隨即眼神露出一絲火熱,道:「但是你知道嗎,葬魂冢深處,藏著一個驚天大秘。」

「葬魂冢?驚天大秘?」

林寒眼皮一跳,心中暗暗一震。

難道,這赤蛟魂皇,要自己去的地方,就是葬魂冢?

而且,根據赤蛟魂皇所說,葬魂冢中擁有一個驚天大秘,難道,這個驚天大秘,和當日南宮鏡月的聖火分身告訴他的,和有關魔界的隱秘有關?

似乎是看到了林寒眼神中一閃而逝的驚詫。

不過,赤蛟魂皇以為林寒是畏懼葬魂冢,他面容上的笑意消失,一雙威嚴的雙目變得冷漠,盯著林寒,釋放一種上位者的壓迫氣息,道:「還有三日,就是葬魂宮的聖徒考核,本座需要你做的,就是參加聖徒考核,進入葬魂宮,伺機尋找進入葬魂冢中的機會,為本座探查其中隱藏的驚天大秘。」

林寒看向赤蛟魂皇,發現赤蛟魂皇此時的眼神,早就沒有了先前的和藹笑容,而是變得冰冷無情,充滿著一種上位者的命令。

似乎,只要自己說一個不字,赤蛟魂皇會立馬出手,將自己鎮殺。

這個時候,林寒想到了雪幽剛才從冰湖區域臨走前的那句話。

拐個王爺來種田 「你我都是師尊手中的棋子罷了。」

林寒想了想,抱拳道:「徒孫一定會完成師祖您的任務,絕對不會讓師祖失望。」

既然這赤蛟魂皇的目的,和自己來到屍閻殿的目的,可以說是一致的,林寒自然是欣然答應。

赤蛟魂皇很滿意林寒的回答,他從懷中掏出一枚仿若玉質的赤色丹藥,道:「此丹,乃是本座閑暇時煉製的『九轉魂蛟丹』,對增長靈魂,有著極大的裨益,你服下后,可以幫助你加速磨合赤魂劍中的劍道神韻,我不希望你在聖徒考核中失敗。」

九轉魂蛟丹,一位媲美聖境武道強者的魂皇煉製出來的丹藥。

絕對是堪比聖丹的珍貴丹藥。

而且,還是助長靈魂的罕見聖丹。

縱然林寒是一位魂師,都是十分心動。

這一枚聖丹煉化后,絕對能讓自己的魂力再提升一階。

而魂力的提升,武者的感知力、洞察力等也會隨之暴漲,武道實力,自然也會得到巨大的提升。

此時,就算是夜梟和雪幽,都是眼神帶著羨慕嫉妒恨,看著林寒手中的赤色丹藥。

「昂!」

丹藥入手,十分滾燙。

林寒仿若能看到,九條迷你型的小小血色蛟龍的魂魄,在聖丹內部盤旋著,咆哮嘶吼,散發著淡淡的龍威。

「多謝師祖賞賜。」

林寒神色大喜,立馬抱拳道。

赤蛟魂皇臉色不變,隨即又從懷中掏出一枚漆黑如墨的丹藥,上面散發著一種邪惡的黑氣。

「魔蠱丹!」

不遠處,夜梟和雪幽都是神色一變,忍不住驚叫道,似乎那黑色丹藥,是洪水猛獸,十分可怕,讓兩人都是驚懼不已。

赤蛟魂皇眼神沒有絲毫情感,看向林寒,淡漠道:「不過為了讓你更有動力去修行,完成本座的任務,你需要服用下這顆『魔蠱丹』,就在這裡,立刻馬上。」

赤蛟魂皇說著,一種龐大的靈魂威壓,如同一座參天大岳,朝著林寒壓去,沒有絲毫商量的餘地。

一尊魂皇,魂力最少也是三十階,十分恐怖。

林寒一瞬間感到渾身像是被一座山壓著。

咔嚓!

咔嚓!

林寒的腳下,由玉石鋪就的大殿地面,都是一瞬間寸寸崩碎開來,景象駭人。

可想而知,此時林寒承受的恐怖壓力。

魂力散發出去,林寒能夠發現,赤蛟魂皇手中的魔蠱丹中,隱藏著一條黑色的小蟲,只有指甲蓋大小,但卻是滿嘴獠牙,模樣十分猙獰,讓人心底發寒。

這魔蠱丹,林寒曾在古籍中了解過,是一種十分歹毒的蟲蠱。

林寒忍著心中的怒意,儘力裝成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樣,連忙道:「師祖您手中的魔蠱丹,是什麼丹藥,有什麼用處?」

看到林寒眼神中的慌張,赤蛟魂皇滿意一笑,聲音帶著一種不容置疑的命令語氣,道:「吞下這枚魔蠱丹,我自然會告訴它的用處,它對你三日後的聖徒考核,有著巨大的幫助。」

無論是林寒本身,還是他裝作的邪劍公子,此時表現出來的都應該是一樣的情緒,那就是遲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